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伐天行 > 初入世
第五章、天降祥瑞
作者:沫源  |  字数:2909  |  更新时间:2019-10-31 09:53:36 全文阅读

王家老爷子本名、王建业。说起来也算是一位标准的世袭式的土豪。从小就家境富足,在加上有良田百顷,在天羽县算的上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

相传当年马贼进县抢粮,还多亏年轻时的王老爷子一马当先交了银钱,给了马贼县里都是软蛋的错觉。这才给了已是而立之年的卢老爷子异军突起的机会....当然如果不算这件事的话,王老爷子的大半生也算是出奇的平淡...

光着膀子,脚踩草鞋的少年正绕着王府不断的打转,而他的出现,注定了要给王老爷子平凡的一生添上不平凡的一笔...

夜半时分。

“咚!咚!咚!”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比起白天时太阳的灼热,午夜的大地让人感觉仿佛换了季节一般,格外的冷。在这个占地仅有万人的小镇,除了打更人外,大部分都早已进入梦乡。

打更人走后不久,一颗虎头虎脑的脑袋从墙后缓缓探出。

英天意先是鬼鬼祟祟的打量了一番。紧接着小心翼翼的从几块烂布拼成的裤兜里摸索了起来,一边摸一边小声嘀咕道:“小爷的丫鬟也是你们能欺负。看看英大爷不把你们这群王家的老王八全都炸上天。”

说完一粒珠子被他从兜里掏了出来。紧跟着英天意咬破手指,把血往珠子上一抹。

“叮!”

原本还漆黑如墨的珠子,发出了细微的响声,之后骤然发出了强光,少年附近顿时被照的晃若白昼一般。

英天意握紧了手中的珠子,周围顿时又黑了起来,甩了甩膀子,用力将手中的珠子对着王府的围墙掷出。

“轰!”

围墙直接塌了大半,而原本坠地的珠子,竟漂浮起来,再次飞到了英天意手中。

来天羽县前几天,英天意捉兔子被狗急跳墙的兔子咬了一口。无意间发现了珠子这个功能。沾染使用着的血后,珠子便能自动返回返回使用着手中。

“轰!轰!轰!”

今天注定是一个人让人难忘的夜晚,爆炸声伴随着强光响彻夜空,石头飞溅的到处都是,无数人从睡梦中被惊醒。

王家府邸一片混乱,王老爷子半裸着身子光着脚从房里跑了出来。

十几个人仆从站在院子里手足无措,其中不乏有纳头便拜的人,在这个时代,愚昧的人们是相信有神仙存在的。

“老爷你可出来了。”一名管家模样的老者双手抓住王建业的胳膊:“天神发怒了,怎么办呀老爷?”

“砰!”

管家的话还没说完一栋靠近围墙的偏房被光扫过,瞬间倒塌大半。

王老爷子也是六神无主,他要是有魄力就不会在马贼来的时候第一个上交银钱了。

王涵也在院子里,看着不远处随着若隐若现的闪光不断倒塌崩坏的围墙。

作为独子的他从小备受宠爱,加上在这小地方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当下牙齿打颤个不停,双腿也抖的厉害。可到底是学过武的,只见他死死的咬住颤抖的牙,用力的锤着大腿....

过了一会外面的光芒伴随着声音逐渐消失....

“家丁呢?家丁在哪?”王老爷子大声喊道。用力把匍在地上的家丁拽了起来。

“去外面看看是什么情况。”

“老爷外面可是仙人。”

“仙人个....快去看。”王老爷子到底没有把脏话骂出来,朝着家丁的屁股用力一蹬,便将他踹了出去。

“老子给你一两银子,快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家丁咬了咬牙,作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走了出去。

围墙早以残破不堪,不用特意走门,管家很快便走到了断墙边。周围静悄悄的除了一点光亮哪有一点人影,就连打更的在听到爆炸声后早早的跑没影了...

翌日。

清晨太阳刚升起,王家便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看着地上的断壁残垣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很快各种版本营运而生。

最有信服力的是几个老人说的。说什么王家祖上有人做了坏事,老天爷看不下去了,降下无根雷霆。之所以没有死人是因为罪不致死。

王家家丁在众人的注视下清扫着碎石。管家佝偻着腰在跟众人辩解着什么,至于王老爷子压根就没有露面...

....

铁拳门练武场。

英天意一早便到来了。被一名青年教了几次木桩后,自己便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

过了一会,练功场里的人开始增多。

“听说了吗?王家.....

“啊!真的啊?天神震怒?....

“不对啊,我听说是天降祥瑞,我亲眼看见了王家管家捧着一个玉盒....

在这个本身就不大的小县城里,这件事足以被称为百年一遇的大事了。王家管家不亏管家之名,硬生生的把众人的思想从天神震怒改成了天降祥瑞。

英天意嗤笑一声。继续练功。不得不说的是他那虎头虎脑的小脸蛋配合着一身牛皮做的小衣服。在练武场中甚是显眼。

午时。

吃过小桐打来的饭菜,英天意出门买了一些小点心,原本嗔怪英天意不守承诺而闷闷不乐的小桐,看见好吃的两只眼睛立刻咪成了月牙,欢喜的不得了...

第二日早,王老爷子王建业亲自带着独子王涵拜访铁拳门。不清楚说了些什么,只知道原本打算不再学武的王涵再次出现在铁拳门里。

....

黑风山。

一座山寨匍匐在黑夜中,隐隐约约亮灯火。

黑风寨聚义堂,体壮入牛的寨主、王勇正懒散摊在铺满不知是何种动物毛皮铺满的椅子上。

“大当家,现在该怎么办?有那铁狮子坐镇天羽县我们可不好下手。”

“没有粮食,弟兄门难道出去喝西北风吗?”

“听说昨夜那王家天降祥瑞,好家伙隔老远就能看见电闪雷鸣....

“我听说那卢俊豪正在门下山争夺那百年灵芝,能不能回来都不一定。”文士模样的二当家说道。

王勇眼皮一跳,他对于灵芝的渴望不下于任何人,奈何实力不济,只得蜗居在山寨中,自然是憋了一口恶气。

“那卢俊豪也确实了得,我前些年听说他以至半步四境,如今怕事更进一步了。”

“哼!四境如何?他敢找上门来吗?看老子不把他砸成肉泥。”六当家是个光头胖子,满脸凶肉挥舞着手中的大锤。

“哈哈!老六你傻别人可不傻...

“都他娘的给老子闭嘴。”王勇握了握手中的杯子吼道:“卢俊豪算个屁!去杀一只羊。老二、老三你俩看家。其余的跟我走一趟。完事之后回来开庆功宴。”

.........

隔日。

天羽县县太爷、任大富,是一位不学无术五段身材的胖子,全因其妹妹嫁给了清河府府主做了小妾,才谋得了这个官职。虽然不高按说也该满足了。

但见过清河府大世面的任老爷,看地上的土都觉得没有清河府的顺眼。当下一心想要办成一件大事调回清河府。只是这县里没一个配合的,宁愿私了也不找他。任大富对此有些无奈不就是贪了些钱嘛?不至于...不至于。

到底是一心想要干大事的任老爷,这不王家出了事,一大早刚起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奈何王老爷子人都没见着,便被管家随手一袋银子给打发了出来.....

“老爷!老爷!有人来了。哎呀!我的亲娘唉。”一名师爷模样的中年男子用力敲着门。

“敲什么敲?县里面谁脑子进水了找本官判案?”任大富正睡的香甜,被吵醒后发着牢骚大喊道。

“老爷。不是县里的。”

“那是啥?”任大富大吼道。

“鹰狼...哎呦!”

师爷没说完便被人一脚踹到了一遍,紧接着就听见“砰!”一声响。面前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师爷你胆子是不是肥了....任大富还没说完便感觉脖颈冰冷。定睛一看,一把雪白的长刀已经家在了他的脖子上。

“各...各位大哥,误...误...误会。我...不是说.....任大富顿时睡意全无,颤声解释道。

“县令任大富,我等鹰狼卫奉命调查,还望你配合。”说罢,长刀缓缓收回。

“你先把衣服穿上,我们在大厅等你。”这次说话的是个女子。

“好....好。”

片刻后着装完毕的任大富走进大厅。

此时大厅坐着的三人皆一身黑色玄狼服,肩膀处用暗花秀着一匹狼只有在特殊的角度才能看见。狼张开獠牙随着衣衫活动宛若活物。

腰间挂着角牛皮鞘,黑铁吞口还绘着淡淡纹路的缭风刀。

一行三人,两男一女皆是青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