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奇妙仙子 > 最初的开端
掌握天赋
作者:星之夜空  |  字数:16812  |  更新时间:2019-09-01 00:39:45 全文阅读

悬停在空中伸了一个懒腰,萨尼莎望着菲妮娅叮嘱道:“接下来要飞好一段距离,小心别跟丢了~”

  “别听萨尼莎胡说,她这句口头禅是跟暴风仙子那学来的~”带着些许调侃的语气,罗塞塔向着菲妮娅解释道。

  “暴风仙子?”听到罗塞塔的话,菲妮娅一边控制好身体悬停,一边向她投去了困惑的眼神。

  “你说的是暴风仙子啊~”发觉了菲妮娅的疑惑,萨尼莎急忙飞到了她的面前适时的岔开了话题,随后绘声绘色的向着她解释了起来。

  看着萨尼莎努力转移话题的样子,罗塞塔忍不住笑了出来。

  听到这笑声以后,正聚在一起议论着什么的两位姑娘顿时都把视线转向了罗塞塔。

  “罗塞塔小姐想到什么开心事了~”带着一点点小情绪,萨尼莎嘟着嘴向着她询问道。

  面对萨尼莎的询问,罗塞塔无所谓的摊了摊手,随后望着她回答道:“也没什么了,亲爱的,只是看到你刚才的样子很滑稽,所以忍不住笑出来了而已。”

  “我才没有滑稽!明明很酷的说~”对于罗塞塔的话,萨尼莎有些耿耿于怀,仿佛一定要和她争个对错。

  嗅着空气中的火药味儿,菲妮娅顿时慌了手脚,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两位针锋相对的女孩。

  就在战争一触即发的时候,一阵声音顿时浇灭了她们两个的战争之火……

  “哎?萨尼莎?罗塞塔?还有?菲妮娅?!”惊讶之中带这些紧张,紧张中又带着些不解。

  顺着声音三位花园仙子一齐看了过去,地面上,顶着一对熊猫眼的凯若琳正满脸不敢置信的望着她们。

  “凯若琳?”有些意外的看了看凯若琳,萨尼莎又望了望身旁的两位姑娘,随后一起飞到了地面。

  三位姑娘来到凯若琳身边,顿时开启了盘问模式。

  “凯若琳?!你为什么跑出来了?不是应该待在仙子救助站的吗?”带着内心的不解,萨尼莎咄咄逼人的凑近她质问着。

  怯生生的望着凯若琳,萨尼莎满脸担忧的向着她询问:“凯若琳你不要紧吗?要听医生的话,不能这样随便跑出来的吧?”

  “对啊亲爱的,对待自己的身体要温柔,你看看你的黑眼圈……”罗塞塔有些心碎的望着凯若琳的黑眼圈说道。

  面对着她们三位的嘘寒问暖,凯若琳的脸上不禁染上了红晕,有些害羞的低下头向着她们解释道:“其实是因为我不想待在呢,所以才请求医生让我回家休息的~”

  不对!我要说的不是这点啊!迅速晃了晃脸颊发烫的脑袋,凯若琳皱起眉盯着她们训斥道:“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而且现在是我要问你们问题!”恼羞成怒的打断了她们的盘问后,凯若琳旋即气鼓鼓的望着罗塞塔与萨尼莎质问道:“为什么到现在还在休息的地方磨蹭?你们不是向我保证过会按时教授菲妮娅课程的吗?”

  看着暴怒的凯若琳,自知没有兑现承诺的萨尼莎与凯若琳只好低着脑袋任由她抱怨着。

  “对…对不起……”壮着胆子,菲妮娅挡在了萨尼莎与罗塞塔面前,望着凯若琳供述起了自己的‘罪行’:“对不起,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睡过头的缘故。”

  “不!是因为我!”在菲妮娅话音刚落,萨尼莎就紧接着供认了自己的‘罪行’:“因为我在炫耀从暴风仙子那学来的口头禅,所以才浪费了那么多时间。”

  “你那几句话怎么可能浪费那么多时间呢?”带这些嘲讽的语气,罗塞塔自信满满的说出了自己的‘罪行’:“我挑选衣服才是最耗费时间的吧?这可是大家公认的~”

  “是我的缘故,才……”

  “是我了啦~”

  “当然是我啊小可爱~”

  面对着争相供述自己罪行的三个女孩,凯若琳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一切,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之后,她瞥了一眼菲妮娅,随后开口说道:“本来看这种状况的话,我是打算亲自带菲妮娅去学习的……”顿了一下,看着又打算说点儿什么的三位仙子,她不禁摊了摊手。

  “真拿你们没办法~”妥协的望着她们三位,凯若琳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微笑向她们宣布:“不过介于你们三个罪孽深重,而且是同伙,所以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你们自己好了~”

  “耶~”听到凯若琳的话,原本布满阴云的三张小脸儿,顿时变成了欢呼雀跃的样子。

  “但是——”看着抱在一起的三位仙子望向自己后,凯若琳加重语气补充道:“如果在今天没有完成学习课程的话,我想我会很生气,你们应该知道后果!”

  “我们这就出发!”迅速点头保证后,三位仙子急忙扇动着翅膀离开了地面,朝着居住区外飞去。

  “哈……”一个长长的哈欠过后,凯若琳揉了揉快要撑不住闭上的眼睛低语道:“希望…你们能做的到,不然的话,我会针对你们各自的特点分发明天的——‘工作’。”

  迅速飞离休息区之后,她们三位来到了临近休息区的工作区域,地面上,不少花园仙子正在忙碌的工作着。

  “嗨~罗塞塔,萨尼莎,还有……?”

  “嗨~艾薇,她是新的花园仙子,菲妮娅~”打完招呼后,萨尼莎拉过一旁的菲妮娅向着艾薇介绍。

  “哇哦~”有些惊讶的飞到菲妮娅身旁,艾薇有些紧张的拉起她的手自我介绍道:“你…你好~我是艾薇,一名花园仙子,很高兴认识你~”

  “你…你好,我是菲妮娅,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对于艾薇的热情,菲妮娅不禁有点儿受宠若惊。

  “嘿!艾薇!打招呼是可以的,别落下你的工作!”一边忙着手里的工作,她一边呼喊着艾薇的名字。

  “阿欧~”有些无奈的吐了吐舌头,艾薇望着菲妮娅拉起她的手带着些许遗憾:“抱歉亲爱的,我想我要回去工作了……”说完,她有些不舍的松开了手,转身朝着工作的队伍里飞了回去。

  望着她有些落寞的背影,菲妮娅顿时有些不忍。

  似乎察觉到了菲妮娅的情绪,萨尼莎拍了拍她的肩膀,带着笑容向着她投过去了一个鼓励的眼神。

  看到萨尼莎的眼神,菲妮娅顿时下定了决心,随后她俯着身子朝着艾薇的方向飞了过去。

  看到菲妮娅的动作,罗塞塔先是有些惊讶,随后有些幽怨的把视线转向了一旁兴致勃勃的萨尼莎身上:“小向日葵,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听到罗塞塔的声音后,萨尼莎迅速把视线从菲妮娅身上收了回来,望着她正义凌然的回答道:“我当然知道啊~我在让菲妮娅去交朋友~”

  “话虽是这么说没错……”看着萨尼莎脸上的得意,罗塞塔顿时有些头痛,侧过脑袋看着落在艾薇身边的菲妮娅满脸担忧的嘀咕着:“可是,你难道不知道艾薇她一旦哭起来就很难停下来的吗?这样下去的话,不要说今天完成课程,开始课程都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哎?!”经过罗塞塔的提醒,萨尼莎总算是想起了这个被自己丢进记忆深渊的陈旧的记忆,有些慌张的朝着艾薇与菲妮娅飞了过去。

  对于萨尼莎的健忘,罗塞塔总算是领教过了,长叹了口气后,她有些无奈的扇动翅膀跟了过去。

  “快!快!快!要赶在艾薇哭起来之前把菲妮娅……”以最高速度朝着艾薇与菲妮娅冲了过去,就在萨尼莎的手快要触碰到菲妮娅之时,一声声的抽泣声,传进了她毫无防备的耳朵里。

  完了……既然已经在菲妮娅面前哭起来的话,现在让她抛下艾薇离开什么的肯定是不可能了……

  无奈的停下了挥动着的翅膀,萨尼莎有些颓废的盘膝坐在了一旁的草地上。

  紧随其后赶过来的罗塞塔,看到萨尼莎的样子基本也已经猜到了事情似乎达到了那种不可逆转的地步,弯下腰拍了拍萨尼莎的脑袋,罗塞塔随后望着她开口安慰道:“好了好了~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然而,就在这时,菲妮娅却突然转过身望向了她们两位,带着一丝疑惑,她望了望萨尼莎,又看了看罗塞塔:“萨尼莎怎么了?发生了什么?罗塞塔?”

  “怎…怎么了?萨尼莎还好吧?”擦了擦脸颊上的眼泪,艾薇从菲妮娅身旁探出脑袋望着她询问。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后,萨尼莎有些意外的抬起了头,望着似乎停止了哭泣的艾薇,她有些不太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这是奇迹吗?是奇迹吧?”同样看到艾薇停下哭泣的罗塞塔先是有些惊讶,随后带着微笑拍了拍萨尼莎的肩膀:“看来事情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嘛~”

  “不应该啊……”有些不解的站起身凑近艾薇观察了起来,没错啊,是原来的爱哭的艾薇啊……到底是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难道?!不太感相信的转过脑袋望向菲妮娅,萨尼莎咬了一口口水平复了一下惊讶的心情,随后向她确认道:“菲妮娅安慰过艾薇对吧?”

  挪了挪身体替艾薇挡住萨尼莎直勾勾的眼神之后,菲妮娅微微点了点头,望着她回答说:“是的,艾薇似乎很伤心,所以我就安慰了她,有什么不对的吗?”

  “哎?!真的吗?”不太敢相信的再次望着菲妮娅确认道,在看到她肯定的点头之后,萨尼莎不禁惊愕的吼了出来:“你让哭泣的艾薇停下来了?!”

  突如其来的爆音,让罗塞塔措手不及,看了看周围被吸引的花园仙子们,她不禁认命的叹了一口气,随后飞到了一旁找了块儿干净的石头铺上荷叶坐了下来。

  “哎?你们听到萨尼莎刚才说了什么吗?”

  “你是说……有谁能让艾薇停止哭泣的那句话吗?”

  “嗯……看来那不是我的幻觉,萨尼莎真的说了。”

  “似乎是那位叫做菲妮娅的仙子做到的吧?”

  简单的议论过后,花园仙子们急忙放下了手里的工作,迅速朝着事件的中心围拢了过去。

  “嗨~你是菲妮娅对吧?你真的让艾薇平静下来了吗?”

  “萨尼莎说的是真的吧?”

  “你好~我的名字是丁香~很高兴认识你~”

  “我的名字是……”

  望着乱成一窝蜂的花园仙子们,萨尼莎不免也有些意外,还没等她回过神,一双手就把她从人群里拉了出来。

  看着面前这位怒气冲冲的仙子,萨尼莎有些尴尬的挤出一丝笑容向她问候道:“嗨…嗨~菲恩,工作…完成的怎么样了?”

  “你说呢?”看着萨尼莎躲闪的眼神,菲恩指了指一旁围拢在一起叽叽喳喳的仙子们向着她反问道。

  “我也…也不是故意的……”有些委屈的望着菲恩,萨尼莎努力的为自己辩解着:“能让爱哭鬼艾薇平静下来什么的,不管是谁听到都会很惊讶的吧?而且我……”

  “明天你除了要完成自己的工作外,还要帮助我们整理种子。”径直打断萨尼莎的话,菲恩望着她交代着明天的事务。

  “哎?”听完菲恩的话,萨尼莎不禁有些疑惑:“明天的工作?”

  望着萨尼莎不解的眼神,菲恩指了指围拢在一起的花园仙子,随后指着萨尼莎解释道:“这是惩罚,对于弄出这么多乱子的你。”

  “好的,我明天一定会加油的。”唯唯诺诺的向着薇恩保证过之后,萨尼莎目送着她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唉……”解决完这个麻烦以后,萨尼莎有些无奈的望着面前的人墙长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这样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明明答应过凯若琳要在今天帮助菲妮娅完成所有的课程来着,这样下去的话……

  带着满满的心事,萨尼莎愁眉苦脸的来到了罗塞塔身旁坐了下来。

  抬起手搭在了萨尼莎的肩上,罗塞塔关切的凑近她问询着:“亲爱的,你还好吧?”

  勉强挤出笑容,萨尼莎望着她故作轻松的说:“别担心罗塞塔,也…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好吗?我们是朋友啊~”有些不满的望着萨尼莎,罗塞塔皱着眉抱怨着。

  “抱…抱歉,我只是…”收起脸上硬挤出来的笑容,萨尼莎低下脑袋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抬起头望着萨尼莎说出了自己的顾虑:“这样下去的话……这样下去就没办法完成和凯若琳的约定了,我该怎么办?我……”

  “好了好了,别难过了…”轻轻拍着萨尼莎的后背,罗塞塔轻声安慰着她:“这种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已经弄成这个样子了,也只好接受了吧?”

  “说到底,毛手毛脚害罗塞塔生气,自顾自的向着凯若琳保证,大喊大叫把大家吸引过来,果然一切都是我的错吗?我……”怀着一颗沉重的心,萨尼莎低着头自言自语了起来。

  望着身旁越发阴沉的萨尼莎,罗塞塔不禁慌了手脚,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状况呢……

  将一切责任归在自己身上之后,萨尼莎越发的难过了起来:“为什么一切都会被我弄得一团糟?真的是因为我太糟糕了吗?我……我只是想要帮忙,我只是……只是…咳…咳咳…只是…呜呜……只是……”

  “欧……亲…亲爱的……”有些慌乱的扶着萨尼莎不断颤抖着的肩膀,罗塞塔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静静的任由她发泄着……

  “明明!明明我是…那么开…朗的女孩!明明我…呜呜……我是个…是个疯狂的向日葵!为什么!呜呜……为什么又哭了呢?明明很少…很少哭的,为什么今天会变成这个样子!呜呜呜……”扑在罗塞塔的怀里,萨尼莎嘶声力竭的将心里所有的疑惑都喊了出来。

  “萨尼莎?”耳边的哭喊声让菲妮娅有些发愣,回过神之后,仿佛受了什么刺激,她居然想起了自己还有翅膀。

  腾空而起的菲妮娅,连同被哭喊声吸引的其它花园仙子们,大家全部都朝着萨尼莎望了过来。

  大声发泄过自己的不满后,粗重的喘着气的萨尼莎总算是意识到了周围的视线。

  “萨尼莎…”满脸担忧的飞到了罗塞塔面前,菲妮娅惊慌失措的询问道:“罗塞塔,萨尼莎还好吗?”

  “她……”被突然冲过来的菲妮娅吓得有些发愣,回过神之后,罗塞塔低头看了看躲在自己怀里的萨尼莎随后不太确定的开口回答说:“嗯……她大概……还好吧?”

  “还好吗?”听完罗塞塔的回答,菲妮娅有些不安的凑近萨尼莎打量了起来,收回视线,她望向罗塞塔带着疑惑追问道:“那为什么会突然哭起来呢?”

  此时,回过神的其它花园仙子们也迅速围了过来。

  “哎?为什么会哭呢?我也很意外哎~”

  “确实很奇怪,说着什么很少哭之类的话,结果却哭成这个样子……”

  “萨尼莎还好吧?”

  面对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冷静下来的萨尼莎羞的想找一个地缝躲起来,无奈,只好把脸埋在罗塞塔怀里躲避着大家的视线。

  意识到了萨尼莎的窘迫,罗塞塔望着大家替她解释道:“萨尼莎只是压力太大了而已,没什么问题的,大家还是回去工作吧。”

  “这样啊…”

  “那就麻烦罗塞塔你好好照顾她了~”

  “对了,菲妮娅要不要过来看我们工作~”

  “对啊,对啊,第一次看的话,绝对会很惊讶的~”

  “啊…这个…我……”面对她们的邀请,菲妮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随后求助似得望向了罗塞塔。

  看到菲妮娅投过来的眼神,罗塞塔会意的望向她们说道:“还是算了吧,等一下菲妮娅还有课程要学习。”

  “这样啊……”虽说有些沮丧,不过她还是迅速恢复了过来,带着微笑望着菲妮娅说道:“真希望菲妮娅你之后能分到我们这一组,那样的话就可以一起工作了。”带着希奕说完这句话,她向着菲妮娅挥手告别,随后飞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有些意外的看着工作岗位上的她,菲妮娅略微思索了一下,随后低声嘟喃着:“或许会……”

  然而,还没等菲妮娅说完,萨尼莎却突然从罗塞塔怀里窜了出来有些不满的打断了她的话:“没有或许!菲妮娅不可以分到这里!”

  “哎?为什么啊?”有些疑惑的看着莫名愤怒的萨尼莎,菲妮娅歪着脑袋望着她询问:“为什么不可以啊?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

  听完菲妮娅的话,罗塞塔捂着嘴巴偷笑着,满脸期待的望着萨尼莎等待着她的回答。

  “那…那种事……”面对菲妮娅的提问,萨尼莎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阵语塞过后,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指着远处的小河转移话题道:“时间已经不早了,再待在这儿的话,就没办法及时完成课程了!”说完,就拉起她的手朝着河边飞去。

  望着逐渐远去的萨尼莎,罗塞塔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向着返回工作岗位的花园仙子道别后,她也急忙扇动着翅膀跟了过去。

  顶着地面上花园仙子们的视线,萨尼莎带着菲妮娅快速穿过了这片区域。

  带着菲妮娅飞了好一会儿,直到离开花园仙子们工作的区域后,萨尼莎总算是缓了一口气。

  望着神色有些疲惫的萨尼莎,菲妮娅不由自主的抬起了手贴在了她的额头上:“萨尼莎不要紧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感受着额头上菲妮娅手心的触感,萨尼莎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下来,深吸了几口气,她终于恢复了以往的样子。

  带着嘴角的笑容,萨尼莎握住菲妮娅搭在自己额头上的手护在了双手之中,元气满满的说道:“别担心了啦~我只是想要菲妮娅你安慰我才哭出来的,不需要太在意幺~”

  虽然萨尼莎是这么说的,但是菲妮娅明显不怎么相信这个解释,微微皱起眉,她凑近萨尼莎的脸,望着她的眼睛确认:“真的吗?如果有什么事情记得要告诉我。”

  看着菲妮娅凑过来的脸,萨尼莎顺势凑过去和她碰了碰鼻子,随后带着一丝调皮回答道:“没事的~我没那么脆弱~”

  “对了,要快点儿开始课程才行,不然的话就没办法在今天完成了~这可是和凯若琳约定好的呀~”察觉到菲妮娅继续追问下去的打算,萨尼莎急忙转移话题说道。

  “哎?”听到萨尼莎的话,菲妮娅明显有些意外,虽说还有很多问题想要弄明白,但是确实做过约定,考虑到这点,菲妮娅有些无奈的将心底里的疑惑压了下去:“那…我该做点儿什么呢?”

  “嗯……”成功转移了话题后,萨尼莎撇着嘴思索了起来,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带着脸上的惊喜,萨尼莎拉起菲妮娅飞过了小河来到了河对岸。

  带着紧皱着眉头的菲妮娅在河对岸的草丛上盘旋了一会儿,终于让萨尼莎找到了一片没有被杂草侵蚀的空地。

  拉着菲妮娅的手降落在空地上之后,萨尼莎开始考虑起了接下来的课程,怎么说呢,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了,按照原来的计划根本就不可能完成教学,所以介于现在的状况,似乎需要去繁就简……

  想到这里,萨尼莎不禁坐了下来开始思索起了新的,精简版的花园仙子课程。

  望着坐在地上咬着下唇陷入沉思的萨尼莎,菲妮娅的眉头不禁越皱越紧,几乎要皱成一团了……

  空中,一丝不落的看到全过程的罗塞塔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经过深思熟虑,萨尼莎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新的课程,站起身的她带着笑容边向着菲妮娅走去,边兴奋的讲述着自己的课程计划:“菲妮娅~我想到了一个好点子~总而言之我们先开始种植课程,第一课,种子的引导和土壤选择~”

  愁眉苦脸的抬起头望着向自己走开的萨尼莎,听着她所说的课程计划,菲妮娅皱着眉点了点头:“好的……”

  “嗯~那么,我去找点种子之类的带过来,课程马上开始幺~”看到菲妮娅没有拒绝之后,萨尼莎仿佛完全感受不到她难过的情绪一样,自顾自的扇动着翅膀飞走了。

  无助的望着萨尼莎的背影,一直到彻底看不见后,满脸阴霾的菲妮娅盘着膝再次蹲坐在了原地,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飞出空地之后,越过一大片茂盛的草丛,萨尼莎脸上的笑容总算是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不知所措。

  “所以说你告诉菲妮娅自己有多难过很难吗?”身后,罗塞塔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回过身望向罗塞塔,萨尼莎叹了一口气落在了草丛的叶子上,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

  “这有什么不知道的?”盘着胳膊,罗塞塔坐在一朵花瓣上望着萨尼莎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告诉她你喜欢她,非常喜欢,因为她你不仅仅会生气,还会难过,而且还会哭~”

  “不…不是那样的……”对于罗塞塔的话,萨尼莎依旧进行着没什么说服力的辩解。

  “哈?”微微挑了挑眉毛,罗塞塔瞟了她一眼,随后眺望着远方事不关己的说道:“你确定?”

  “好吧…确实和菲妮娅有一点关系……”看了看罗塞塔望着的方向,萨尼莎妥协的说道。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去告诉她?没看到她很困扰吗?”无奈的望着萨尼莎,罗塞塔实在有点儿不太理解她的思维方式。

  “我……”犹犹豫豫的搅着手指,萨尼莎满脸无助的嘀咕着:“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而且告诉她是因为她的缘故,菲妮娅会不会讨厌我?而且就算她不讨厌我,会不会很自责?是她的话很可能会自责的吧?”

  “阿嗯……”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罗塞塔有些恼火的飞到了萨尼莎身边,抬起手指愤怒的戳在了她的额头上,恨铁不成钢的望着满脸诧异的萨尼莎,罗塞塔忍无可忍的开口训斥道:“你是有多笨啊!朋友之间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有什么事情不能告诉她?对待朋友像对待陌生人一样还算是朋友吗?果然你这样的笨蛋就该像一株野向日葵一样待在深山里孤独下去!”

  “我……”面对罗塞塔暴风骤雨般的斥责,萨尼莎一时有些发愣,回过神之后,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即有些生气的望着罗塞塔质问道:“罗塞塔你刚才叫我什么?”

  “野向日葵,那又怎么样?”面对萨尼莎的质问,罗塞塔依旧面不改色的迎着她反问道。

  “你居然又一次这么叫我?”难以接受的望着罗塞塔,萨尼莎有些失控的大声嚷嚷着:“你明明说过再也不会这么称呼我的!”

  “有说过吗?”然而,对于萨尼莎有些嘶声力竭的样子,罗塞塔却依旧没有任何要道歉的打算:“我只记得我和我的朋友萨尼莎保证过,但是似乎没有向犹犹豫豫畏畏缩缩的懦夫保证过!”

  “我不是懦夫!”听完罗塞塔的话,萨尼莎气鼓鼓的反驳道。

  “是吗?”不屑的看了一眼逞强的萨尼莎,罗塞塔抬起手指着远处的空地挑衅道:“如果不是懦夫,那么就去把一切告诉她。”

  “我……”有些犹豫的望了望远处菲妮娅所在的空地,又看了看罗塞塔那不屑的神情,萨尼莎咬了咬牙,随后扇动着翅膀飞了过去。

  盯着萨尼莎的背影,罗塞塔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落在身后的花朵上静静的等待着。

  过了没一会儿,萨尼莎再次飞了回来,此时的她,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那个向日葵又回来了。

  “怎么样了~”看着兴高采烈的萨尼莎,罗塞塔明知故问的说道。

  听到罗塞塔的话,萨尼莎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径直扑到了罗塞塔的面前给了她一个拥抱。

  贴近罗塞塔的耳朵,萨尼莎充满感激的喃喃道:“谢谢你~罗塞塔~”

  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罗塞塔开口安慰道:“好了,问题解决了的话,那么开始课程吧,向日葵~”

  “嗯~”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手,萨尼莎拉起罗塞塔边朝着不远处的土坡上飞了过去,边开口解释着:“罗塞塔,我记得那边有水仙花的球根,正好带过去让菲妮娅练习引导种子~”

  被萨尼莎带着来到土坡上空,看着迅速降下去的她,罗塞塔有些谨慎的观察起了土坡的状况。

  总的来说还好吧,毕竟土坡上生长着一些丝状植物,地面的土被覆盖的很严实,确认这点之后,罗塞塔总算是降落了下来。

  在罗塞塔观察的那段时间里,率先俯冲下去的萨尼莎已经找到了好几个水仙花的球根。

  抱着怀里的三四个球根,萨尼莎勉强的用脚勾起一颗球根甩在了怀里的球根堆顶部,随后一边控制着怀里摇摇欲坠的水仙花球根,一边向着罗塞塔叮嘱着:“罗塞塔,剩下两个球根就交给你啦~”说着,她迅速扇动翅膀离开了地面。

  望着空中如同杂耍一般飞行的萨尼莎,罗塞塔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随后慢条斯理的走到了她为自己准备的两个球根面前。

  有些嫌弃的抓住球根的叶子,罗塞塔带了两颗球根也朝着萨尼莎飞走的方向跟了过去。

  不安的等待这片空地上,菲妮娅感觉似乎过去了很久,可是萨尼莎和罗塞塔却还没有赶回来,就在她越发焦虑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萨尼莎的声音。

  “危险!”伴随着这句犀利的警告,一颗水仙花球根砸在了菲妮娅的头上,而萨尼莎也跟随着其它几颗球根一同摔在了地上。

  抱起掉在自己头上之后又弹落在地面上的球根,菲妮娅快步跑到了滑行出好远的萨尼莎身边。

  看着萨尼莎灰头土脸的样子,菲妮娅急忙弯下腰放下了球根,抬起手小心翼翼的提她擦拭着脸上的灰尘。

  紧随其后赶过来的罗塞塔,望着肤色都变了的萨尼莎不禁有些无奈,抓着两颗球根放在地上之后,望着菲妮娅提醒道:“好了菲妮娅,不用管她,萨尼莎一直都是这个样子,让她自己去河边清洗一下就好了,还是快点开始课程比较重要吧。”

  “我才没有一直都是这个样子,这只是意外,意外而已。”努力争辩过后,萨尼莎也不免有些担忧,时间确实没剩下多少了。

  想到这里,萨尼莎急忙拉着有些不明所以的菲妮娅来到了几颗球根附近。

  指着这些球根,萨尼莎向着菲妮娅介绍起了接下来的课程:“对了,菲妮娅,你试试看能不能领着这群球根走动。”

  “走动?”听完萨尼莎的话,菲妮娅不禁有点困惑,微皱着眉望着她反问:“该怎么做?”

  “怎么做……”有些尴尬的看了看这些球根,萨尼莎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要不试试做示范?

  没等萨尼莎开始行动,罗塞塔却走到了菲妮娅身边。

  在萨尼莎不解的时候,罗塞塔却突然凑近了菲妮娅的耳朵轻声嘀咕了些什么,紧接着,菲妮娅就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深呼吸之后,菲妮娅微微俯下身,向着球根们低声呼唤着:“起来,起来小种子,跟着我,能办的到吗?”伴随着她的呼唤,这些球根仿佛睡醒了的小动物一样,扭动着圆滚滚的身子站了起来。

  惊喜的望着这一切,菲妮娅蹦蹦跳跳的引导着它们跟随着自己,满脸兴奋的一边后退一边呼唤着:“过来这边~快过来,小种子~跟着菲妮娅~哎吆——来这边~小种子~”被地面上的植物根茎绊倒后,她迅速爬了起来,依旧兴致不减的继续呼唤着这些球根。

  “额?太夸张了吧?”有些意外的望着兴奋异常的菲妮娅,萨尼莎无奈的说道。

  侧身有些嫌弃的和萨尼莎拉开距离,罗塞塔开口提醒道:“好了,亲爱的灰尘葵,菲妮娅喜欢花园仙子的天赋不是很好吗?只有感兴趣,才能做的更好不是吗?”

  抬起手扇了扇面前的灰尘,罗塞塔满脸厌恶的抱怨着:“而且灰尘葵能不能快去河边清洗一下,你身上的灰尘呛得我都快喘不过气了!”

  望着兴奋异常领着球根跑远的菲妮娅,萨尼莎无奈的笑了笑,随后收回目光望向了罗塞塔。

  扭捏了一会儿之后,她带着一丝歉意向着罗塞塔道谢:“罗塞塔,谢谢你和我说那些话~”说完,有些激动的想要扑过去给她一个拥抱。

  急忙扇动翅膀和萨尼莎拉开距离,罗塞塔满脸嫌弃的呵止了她的行为:“停下!别靠近我!除非你去洗干净!不然我是绝对不会让你靠近的!”

  “哎?”尴尬的收回僵在半空中的手,萨尼莎不太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随后向着她妥协道:“好了好了~我去洗还不行嘛~”

  “这还差不多~”稍微松了一口气后,罗塞塔依旧警惕的和她拉开距离,慢悠悠的跟随在她身后向着河边走去。

  强忍着笑意,萨尼莎任由着身后的罗塞塔将她‘押送’到了河边,随后径直跳进了河里开始清洗起了身上的灰尘。

  灵活的避开了萨尼莎掀起的水花,罗塞塔自顾自的在河边找了株干净的植株坐在上面休息了起来。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脸上痒痒的感觉让罗塞塔忍不住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笑盈盈的望着自己的萨尼莎不由的警惕了起来,在确定她身上是干净的之后,罗塞塔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看起来你洗的还算细致,那么该回去了~”灵活的从植株上站起了身,罗塞塔跳到了地面上准备回到原来的空地。

  “不行~”迅速爬下植株拦在了罗塞塔的面前,在她疑惑的注视下,萨尼莎开口解释了起来:“我们还要准备接下来课程所需要的材料来着~”

  “材料?”有些不解的望着萨尼莎,罗塞塔挑了挑眉,带着疑惑开口追问:“等一下亲爱的,首先,原本的课程时间根本来不及,所以你所说的接下来的课程是哪一部分?”

  “是生长的那一部分~”带着笑容,萨尼莎快步跑到了先前的那株植物前,抬起手轻抓着它的茎,边控制着植物快速生长边向着罗塞塔解释:“就是说,花园仙子如何赋予植物活力的那部分。”

  “你说的是这个啊~”了然于心的点了点头,罗塞塔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周围的植株自言自语着:“那么该挑选哪种植物让菲妮娅练习呢?”

  听到罗塞塔的问题之后,萨尼莎迅速跑到了小河边,扯着河水里的水草向着她询问:“罗塞塔~你觉得这个怎么样?也是类似于藤蔓之类的,菲妮娅之前不是让牵牛花疯狂生长了吗?这个应该会更得心应手吧?”

  “额嗯……”看着萨尼莎的动作,罗塞塔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所以说我为什么会以为你能去找点儿正常的东西?”不再去理会脑回路清奇的萨尼莎,罗塞塔自顾自的转身朝着草丛里走去。

  盯着她远去的背影,萨尼莎有些意外的看了看手中的水草,随后丢掉它们低声自语着:“这个不行吗?”

  甩了甩手上沾着的水渍,萨尼莎看了看静悄悄的周围,不禁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口水,略微迟疑了一下后,她急急忙忙的朝着罗塞塔离开的方向跑了过去。

  沿着河边的杂草走出了好远,罗塞塔经过对沿途的植物细致的鉴赏后,总算是看中了一株郁金香。

  然而,还没等她来得及高兴,一只好大的兔子就从杂草之中窜了出来,简单的啃食过一些嫩叶之后,它的视线就落在了那株郁金香上……

  “不不不!”察觉到这只野兽贪婪的视线后,罗塞塔急忙振动翅膀飞到了她的面前,一边阻止它的前进一边不断嘀咕着:“停下你这只蠢兔子!别靠近它!”

  然而,面对‘凶猛’的野兽,罗塞塔的力量就如同螳臂当车,晃了晃毛茸茸的脑袋甩飞挡路的小仙子之后,这只兔子向着那株郁金香伸出了邪恶的爪牙……

  抬起爪子压倒郁金香之后,这只兔子张开了它的嘴巴对着那朵可怜的花包做出了凶残而又可怕的事情。

  “不——”无可奈何的看着罪恶的黑手伸张了那株郁金香,罗塞塔有些不忍的捂住了眼睛,因为她不忍看到这残忍的一幕。

  小小的兔子嘴巴两三下吞掉了花骨朵,随后伴随着一阵咀嚼后,似乎不是很满意郁金香的味道,它径直把嘴巴里的花朵吐了出来……

  啪叽……一堆混杂着兔子唾液的郁金香糊糊好巧不巧的洒在了罗塞塔头上,真是迎头淋下啊……

  “呕……我的天呐!”震惊不已的抬头望着这只兔子,罗塞塔隐隐约约仿佛看到了它嘴角的笑意,这兔子绝对是故意的!

  僵硬的伸展着手臂,防止那些恶心的东西沿着侧身流到裙子上,罗塞塔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强忍着不适,她努力朝着河边走了过去,虽然整个过程没花多长时间,但罗塞塔感觉自己仿佛忍受了一个世纪……

  艰难的扇动着翅膀,罗塞塔腾空而起,随后生无可恋的一头扎进了河水里……

  沿着罗塞塔离开的方向,萨尼莎花了好长的时间,然而依旧没有找到她的身影,就在她向着开始的方向准备返回去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循着声音,萨尼莎来到了河边,随后看到了水中努力梳洗着头发的罗塞塔。

  “罗塞塔?你还好吧?”望着满脸怒意的她,萨尼莎试探着询问道。

  “我很好!”依旧努力的梳洗着头发,罗塞塔愤愤不平的低声抱怨着:“那只兔子绝对是故意的!不仅毁了我的郁金香,居然还把它们吐在了我的头上!回去后我一定要请动物仙子们好好教训教训它!”

  抬头看了看已经开始向西边倾斜的太阳,萨尼莎有些无奈的望向罗塞塔催促道:“罗塞塔,时间没剩多少了好吗?麻烦快点儿上岸好吗?而且我貌似找不到菲妮娅了。”

  “知道了知道了~”有些不满的回应了萨尼莎的催促之后,罗塞塔极不情愿的走上了岸,撩了撩湿透了的头发,她望着萨尼莎挑着眉询问道:“所以接下来我们该做点儿什么?”

  “我们先找到菲妮娅!”信誓旦旦的说完这句话之后,萨尼莎仿佛是在向罗塞塔展示她伟大的计划,一边用手比划一边解释着:“找到菲妮娅之后,我们再教她怎样使用天赋赋予植物活力!”

  “奥~”努力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罗塞塔微微点着头,随后转身背对着她微微扇动了一下翅膀:“所以说,你觉得我们两个在地上‘爬’的‘小可怜’能追的上天上飞的‘小天使’吗?”

  “额……”经过罗塞塔的提醒,萨尼莎回头第一次开始打量自己那对被水冲洗后半干不干的翅膀。

  “阿奥~貌似确实是个棘手的问题~”撇了撇嘴默认了罗塞塔的话,随后她又开始扇动着翅膀做起了尝试。

  小心翼翼的尝试着扇动翅膀,感受着空气的流动,她边给自己催眠边加速翅膀扇动的速度:“小翅膀~我要去找菲妮娅,帮帮我~这之后会给你们很多好吃的仙尘,所以现在——嗯——加油——啊!”就在萨尼莎不间断的自我催眠下,她似乎隐隐约约听到了什么笑声……

  “那是?”有些疑惑的四处看了看,随后萨尼莎望向罗塞塔询问道:“罗塞塔,你有没有听到笑声?”

  “笑声?”微皱着眉看了看萨尼莎,罗塞塔侧耳倾听了一会儿,随后望着她回答说:“没有什么声音啊,会不会是你的幻觉?”

  “幻觉?”微微皱着眉,萨尼莎一边观察着周围一边自言自语着:“可是那声音不像是幻觉啊,感觉很清晰来着。”

  “有吗?”看着萨尼莎认真的样子,罗塞塔渐渐也开始变的不确定了起来,带着些许疑惑,她凑近萨尼莎询问道:“那声音像是什么?”

  “嗯?”突然,萨尼莎眉头一皱,随后兴奋的指着小河下游的方向拉着罗塞塔解释道:“在那里!罗塞塔快听~”

  将信将疑的闭上眼睛,罗塞塔努力倾听着周围所有的声音,渐渐的,一阵笑声越来越清晰“快过来~这里这里~小心点儿~对~就这样~”……

  这声音……貌似是菲妮娅哎,想到这里,罗塞塔睁开了眼睛望向了萨尼莎,相互确认过眼神后,她们两个急忙朝着声音的方向跑了过去。

  扒开挡路的植被,沿着河床,萨尼莎和罗塞塔没花多长时间就看到了依旧兴奋异常的菲妮娅。

  看着仍旧带着球根乱跑的菲妮娅,萨尼莎急忙拦住了她的动作,在菲妮娅不解的注视下,萨尼莎指着球根的根系向着她解释起了原委:“菲妮娅,这样是不行的,球根的根如果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中养分会很容易流失的,而且你这样带着它们跑着这么久,会伤到球根的根系,到时候就算是种下去也没办法生长了。”

  “哎?”听完萨尼莎的解释,菲妮娅有些惊慌的向着罗塞塔投去了确认的眼神,在看到罗塞塔点头后,她顿时自责了起来:“我……我不知道会这样……”

  轻轻抚摸着菲妮娅的头发,萨尼莎温柔的安慰着她:“别担心,虽说你带着她们跑了这么久,但是似乎很小心的避开了糟糕的路面,它们伤的并不严重。”

  经过萨尼莎的安慰,菲妮娅稍稍安心了一些,抬起头带着些许慌乱望向了球根们。

  “接下来就由你来为它们挑选合适的土壤吧~”温柔的拉起菲妮娅的手,罗塞塔带着她来到了球根们跟前,随后撒开手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有些不安的走近这些球根,在萨尼莎与罗塞塔的鼓励下,菲妮娅总算是行动了起来。

  扇动着翅膀来到了河岸边,认真的检查过河岸的泥土之后,她折返回来引领着球根们来到了岸边的土地上。

  深吸了一口气,菲妮娅挥手示意球根们开始扎根,灵活的扭动着身体,很快,球根们就钻进了土壤里。

  满意的打量着只漏出头顶嫩绿的球根,菲妮娅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她迅速飞到了河面上抓着一片落叶开始往返着给球根们浇水。

  “真是个美好的故事~你觉得呢罗塞塔?”望着这温馨的一幕,萨尼莎不禁一阵感动,刚刚感慨了两句,她突然发现身旁的罗塞塔不见了。

  愣了一下后,她基本上猜到了状况,侧过脑袋朝着不远处的河边望去,不出所料,罗塞塔正在清洗她的手……

  坐在地上等待着两位姑娘完成自己的工作,萨尼莎有些百无聊赖的抬起手数着天空的云朵。

  不知不觉,身边突然多了两道身影,回过神后萨尼莎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罗塞塔与菲妮娅居然坐在自己两侧正和自己一起数着云朵。

  虽说这种感觉很惬意,但是还有事情没办完呢……想到这里,萨尼莎努力强迫自己站了起来,随后拉起菲妮娅与罗塞塔就朝着河边走去。

  “怎么了吗?萨尼莎?”带着一些疑惑,菲妮娅有些茫然的望着她问。

  稍微整理了一下有了凌乱的裙摆,罗塞塔望着萨尼莎前进的方向,不禁皱起眉向她确认道:“等一下向日葵,你该不会是真的打算让菲妮娅用水草来练习吧?”

  “当然不会了啦~”一副理所当然表情说出这句话之后,看了看罗塞塔意诧异的样子,她紧接着解释起了原因:“你还记得菲妮娅测试天赋的时候吗?牵牛花只是被碰了一下就疯狂生长成那个样子,万一这次又出现那种状况就遭了……”

  “所以?”明白了萨尼莎突然改变主意的原因后,罗塞塔微挑起眉毛询问道:“你又想到了什么‘有趣儿’的主意?”

  “到了到了~”似乎完全注意到罗塞塔加重语气的那个词,萨尼莎兴奋异常的拉着两个姑娘来到了河边一片圆叶杂草附近:“就是这些了~这些草既没有藤蔓也不会散播出什么有害的东西,相当适合对吧?”

  望着兴奋挥舞着双手替这堆杂草做介绍的萨尼莎,罗塞塔不禁有些无言,微张着嘴巴愣了一会儿之后,回过神来的她有些无奈的妥协道:“好吧,亲爱的,如果你觉得合适的话。”

  “太棒了!”得到罗塞塔的‘认同’后,萨尼莎蹦蹦跳跳的拉起菲妮娅来到了杂草根部。

  松开拉着菲妮娅的手,萨尼莎指着杂草示意道:“菲妮娅,试着用你的天赋让它生长看看~”

  听着萨尼莎的话,菲妮娅忐忑不安的望着这些杂草,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该不该把手放上去。

  察觉到她的异常后,罗塞塔迅速走了过来,望着她提议道:“如果菲妮娅不喜欢的话,换朵花怎么样?我记得这附近生长过水仙花和郁金香之类的~”

  “哎?杂草不行吗?”有些意外的看了看罗塞塔,随即她又将视线投向了一旁的菲妮娅。

  看到菲妮娅紧张的样子,萨尼莎也不禁有些动摇,带着对她的担心,萨尼莎微皱着眉询问着菲妮娅的意见:“需要我去找花儿吗?”

  “会不会出问题呢?”苦恼的愣在原地,菲妮娅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话,随后在罗塞塔与萨尼莎不解的注视下,她终于说出了紧张的原因:“会不会和之前一样?它会像上次一样吗?”

  看着菲妮娅惊慌的指着面前的杂草,萨尼莎和罗塞塔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

  轻轻握住菲妮娅的手缓解着她的不安,萨尼莎开口轻声安慰道:“别担心了啦~我们都在你身边,不会有事儿的~”

  “真的吗?”在萨尼莎的安抚下,虽说菲妮娅稍微安心了一些,但是回想起那株暴走的牵牛花,她还是有些慌乱。

  “没必要紧张,亲爱的~”小心翼翼的扶住菲妮娅比较干净的肩膀,罗塞塔凑近她开口鼓励道:“不管等下会发生什么,我们都会陪着你的~”说完,罗塞塔瞟了一眼菲妮娅裙子上的污渍,随后正义凛然的说道:“就算是污渍什么的,回去之后好好洗一洗也就没问题了!”

  “嗯!”经过两位姑娘的安慰与鼓励之后,菲妮娅鼓起勇气将手附在了面前的那株杂草上。

  闭上眼睛微皱着眉,她有些忐忑的等待着自己的天赋起作用。

  眼神在杂草与菲妮娅身上来回切换,萨尼莎此时看起来似乎比刚才的菲妮娅还要紧张。

  相较于明显能看出情绪变化的萨尼莎,罗塞塔看起来要稍微好一些,此时的她正聚精会神的望着那株杂草,警惕着周围的任何变化。

  随着耳边絮絮的声音越发清晰,那株杂草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杂草生长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带起了根部的泥土。

  望着这一切,似乎菲妮娅这算是成功了吧?

  正当满脸惊喜的萨尼莎打算开口恭喜菲妮娅之时,她不禁看到了一旁发生在罗塞塔身上那有趣的一幕。

  在植物迅速生长带起根部的泥土之时,罗塞塔慌乱的抬起手在面前挥舞着,似乎是想抵挡住泥土的攻击。

  “噗……”耳边,一声带着些嘲讽意味的笑声让慌乱的罗塞塔停下了挥舞着的双手,确定泥土不会溅到身上后,她收回了遮挡在面前的手,转身朝着背对着自己的萨尼莎走了过去。

  抬起手抓住萨尼莎的肩膀将她拉到自己面前,盯着她那一张若无其事的脸,罗塞塔皱着眉询问道:“刚才的笑声是你的吧?”

  “怎么会~”面对罗塞塔的质问,萨尼莎顿时露出了一副委屈的表情,抬起手指着一旁的菲妮娅说道:“明明是菲妮娅的,我根本就没有笑。”

  “菲妮娅?”侧过脑袋看了看专心致志的菲妮娅,罗塞塔有些狐疑的回过头看着萨尼莎确认着:“你确定?她貌似一直在关注着那株杂草吧?”

  “哈?”一边躲闪着罗塞塔探究的眼神,萨尼莎一边辩解道:“啊~那应该是看到自己的成功的让植物生长所以开心的笑出来了吧?”

  “有吗?”对于萨尼莎不自然的神情,罗塞塔也有所察觉,凑近她的眼睛追问:“可是我记得那声音里似乎带这些……”

  “对了~该让菲妮娅停下来了~”迅速找了一个借口之后,萨尼莎急忙挣脱了罗塞塔的审问,快步跑到了菲妮娅身边。

  “好了~可以停下了~”麻利的拉开了菲妮娅紧贴着杂草的双手,萨尼莎随即向着那双疑惑的大眼睛说明了原因:“不能一直这样的,赋予植物过多的活力和力量之后,它们就会长成一副奇怪的样子了……”抬头看着这株如同小树苗一样的杂草,萨尼莎不禁倍感意外。

  话说这已经算是奇形怪状了吧?河边的杂草怎么可能长这么大?而且就算注入了过多的活力,但是一株野草长成这个样子也太……都已经超过了野草生长的极限了吧?

  听到萨尼莎惊讶的语气,罗塞塔也不由自主的抬起头忘了过去,看着这株雄伟的杂草,她不禁感慨道:“哇……真是厉害,菲妮娅真是个天赋异禀的孩子啊~”

  短暂的惊讶过后,罗塞塔随即转身满带着笑容望向了那个呆立在原地的身影宣布:“菲妮娅做的很棒哦~这门课程通过了~”

  “哎?通…通过了?!吗?!”听到罗塞塔的话,菲妮娅再三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后,脸上不由得燃起了难以抑制的喜悦。

  “菲妮娅做的非常棒~不过接下来的课程也要努力才行~”趁热打铁说出这番话之后,看着菲妮娅斗志昂然的样子,罗塞塔相当满意的望向萨尼莎开口询问起了接下来的课程:“向日葵~这算是完美的完成了课程吧?那么接下来的课程是?”

  “接下来?”被罗塞塔的声音从沉思中拉回来之后,萨尼莎满脸疑惑的望着她反问道:“什么课程啊?”

  对于萨尼莎的明知故问,罗塞塔不禁有些嗔怒,微微皱起眉望着她加重语气说道:“就是有关花园仙子工作的课程。”

  “完成了啊……”听明白罗塞塔的意思后,萨尼莎有些困惑的望着她反问:“还有什么课程吗?”

  “完成了?”将信将疑的复述了一遍后,看着点着头的萨尼莎,罗塞塔难以置信的望着她再次确认道:“所以……你所谓的精简课程,只有两课?!”

  “对啊~”向着罗塞塔再次点头给与肯定答案后,萨尼莎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开口解释说:“本来要在一天内完成所有的课程就很困难,更何况还浪费了那么多时间。”

  “所以你就只交给菲妮娅这些?!”有些头疼的叹了口气,扶着额,她无奈的开口反问道:“你觉得这些就足够菲妮娅完成以后的日常工作了吗?”

  “别担心了啦~”似乎终于明白了罗塞塔所担心的事情,萨尼莎拍了拍她的肩膀开口安慰道:“之后工作的问题我们可以一起帮她的~”

  抬头看了看透过草丛斜射过来的光,罗塞塔长叹了口气,望着萨尼莎妥协道:“也只有这样了吧?”

  得到罗塞塔的同意之后,萨尼莎笑容满面的拉起了她的手欢呼道:“好了~该回家啦~”

  “回家?那课程怎么办?”有些迟疑的站在那株杂草旁,菲妮娅不解的望着萨尼莎询问道。

  “课程菲妮娅已经全部完成了~”朝着菲妮娅竖起拇指之后,萨尼莎又抬起手指了指西边快要落下去的太阳解释道:“时间已经不早了,是时候回去了,而且明天还有很多工作等着你呢~”

  “奥~”听完萨尼莎的话,菲妮娅会意的点了点头,随即扇动着翅膀来到了她们两位的身边。

  看了看跃跃欲试准备起飞的菲妮娅,萨尼莎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随后开口向着她提议:“菲妮娅,我们两个的翅膀没办法飞行了,能麻烦你飞回去带来点儿仙尘吗?”

  “哎?”听完萨尼莎的话,菲妮娅担忧的望着她们的翅膀手足无措的问道:“翅膀?还好吗?”

  温柔的安抚着菲妮娅的后背,罗塞塔开口向着她解释道:“别担心小可爱,只是翅膀上的仙尘被水冲掉了而已,我和萨尼莎没办法越过这条河,想要让你帮忙带些仙尘。”

  “呼~这样啊,是因为没有仙尘的关系吗?”弄明白萨尼莎所谓的不能飞的原因以后,菲妮娅顿时有些为难,满脸歉意的望着她们两位说出了自己的顾虑:“可是……我不记得路了……”

  “额……不记得路了……”有些意外的眨了眨眼睛,萨尼莎随后就释然了:“那,我们想想有没有别的办法能到达对岸好了~”

  正当萨尼莎打算问问罗塞塔有什么主意的时候,菲妮娅却突然朝着河面飞了过去。

  引领着罗塞塔穿过草丛来到河边之后,萨尼莎就看到了已经等在岸边的菲妮娅。

  带着脸上的笑容,菲妮娅抬起手邀请着萨尼莎与罗塞塔沿着自己制作的绿色通道穿过这条河:“这样的话就可以通过了~”

  踩在浮在水面的巨大荷叶,萨尼莎望着前面一个接一个连到对岸的荷叶,带着些惊讶向菲妮娅询问道:“菲妮娅,你是怎么想到这个主意的?”

  有些不好意思的躲开萨尼莎的视线,菲妮娅低声说道:“因为在河边带着那些小种子乱跑的时候,看到过这里有很多荷叶。”

  “原来是这样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罗塞塔望着她微笑着说道:“不过能想出主意,菲妮娅果然很聪明哎~”

  就这样,安然无恙的度过小河之后,菲妮娅罗塞塔与萨尼莎一路上欢声笑语,虽说花了不少时间,但总算是在天黑之前回到了家。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