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是主角
作者:黑坑不填  |  字数:3443  |  更新时间:2020-07-18 02:00:58 全文阅读

 安静又嘈杂的夜晚,郊野林间的偏僻别墅。

  磅礴的瓢泼大雨从天而降,顺着石墙与攀附的青藤间蜿蜒而下。遮蔽掉残月星芒,盖过了微弱余音。

  水滴带起彻骨冰冷密集到让人难以呼吸,破碎迸溅在砖瓦间,它们肆意倾倒着无言的悲伤。

  呼啸狂乱的天顶之风也吹不开这凝重云雾,它撒下的黑暗包裹着一切,包括这间躲在玻璃里的小小书房。

  在压抑沉重的天幕下,房间里仍然燃着飘忽不定的微弱白光。那里有两道身影紧紧相拥,谁也无法分开。

  父亲闭着眼温柔地将掌心暖意传达,尚未被岁月留痕的修长指尖,轻抚着战栗不已的稚嫩心灵。

  若在外边那透皮穿肉的湿漉中,连半点余温都会被夺去,但这里就是安全的归宿港湾。

  被拥抱的小女孩仍然止不住的啜泣,那缕赤红的发丝是晦暗世界里的唯一色彩。

  【啪】腥咸的殷红鲜血从额梢滑下,美丽的金芒在周遭闪动,混入泪水润泽开有些干裂的薄唇。

  “啊...在哭泣吗?流子,妳可是相当坚强的孩子呢...”

  “就像以前那样,爸爸只是暂时离开一会儿...很快就会回来...”

  “喝吧...这些血...是我给妳的礼物...忘记烦恼...”

  小女孩水灵灵的眼眸翕动着闭合,在熟悉的臂弯中沉沉睡下,蜷缩着贴近记忆中的胸膛。

  男人满是耐心的低声哼唱,不带有半分紧迫。橙芒炭火在壁炉中摇曳,任凭窗外的冷雨寒风依旧。

  仿佛时光流转,闭目即过经年。

  身旁的古典书架间已然蒙尘,他倒在了成长为少女的孩子怀中。

  满头骄傲翘立的银发早已塌瘪,再也不复闪亮。耗尽的心力与过度的憔悴,让其化为苍白。

  可接着它们就慢慢地焦黑卷曲,那漫天淌下的水幕消失得无影无踪,景象逐渐模糊扭曲。

  【轰】沸腾的空气爆出高温暴风,橘红炽热的火龙咆哮着冲破了房梁,向被点亮的夜空怒目而视。

  这一次,话语里急切盖过了轻柔,像是要一口气托付掉所有。紧握的手掌满是创痕,在炙烤下却仍然冰冷。

  “流子...不堪用的血...是...爸爸这些年来唯一给妳的礼物。”

  “好好活下去...妳一定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人总是要告别过去的...会有新的伙伴替我陪在你身边...走完这未尽的道路......”

  温热液体顺着穿透的伤口流出,代表父亲最后的温暖。在少女的指尖滴落,将猩红的交错锋刃染得更加夺目。

  绝望悲痛战胜了残存理智,而这只是第一次。握上剥夺生命的无情兵器,也一并迷失了内心的方向。

  “那家伙...一定会追上的!”

  盲目愤怒让她不管不顾地追击而出,疲惫的目光注视远去背影,可再也无法用这手臂挽留。

  漠漠月光敞亮地透过残破的橱窗,玻璃残渣嵌入了皮肉,他终究抵不过步步逼近的死亡。

  它的声音掩在噼啪的爆裂中,如墨般深邃的黑影在赤焰中拉长。如琥珀般的瞳孔倒映着的,却是...

  “不要!”

  猛的从梦中惊醒,我的眼角已满是泪水。不可置信的回想着梦中所发生的一切。

  ————

  正值炎热之夏,我躺在床上慢慢的翻滚。一边埋怨鬼天气的炎热,一边感受着空调凉席带来的惬意。

  [去死吧,罗晓!]

  [被总一郎遗愿所束缚的女儿们啊,你们为什么不明白呢?]

  巨大的片剪太刀势要斩破苍穹,向着残酷世界发出逆反的号角!

  手机上放映着斩服少女,缠流子与鬼龙院皐月在激战着罗晓,刀剑碰撞的火花都是那么的耀眼。

  完美的一镜到底,强大而炫酷没有丝毫尿点的战斗场面,彰显着作者与制作组的用心良苦。

  作为即将踏入社会的小青年在享受着最后的一个暑假,生活四线小城市的普通的我,普通的家境,父母健在。

  之后就要跟着亲戚去那位老人在南海划下的圈子里去打拼了。

  人生不享受荣华富贵,但也至少还有条稳当出路,一辈子平平淡淡是真,我的人生...也许就这么普通过去了。

  直到......

  “哎,说实在得流子老爹也太惨了,属实工具人啊。”

  在看完斩服少女之后连自己也奇怪,为啥关注点会在出场时间只比路人多一点的配角老爹上。

  造孩子机器、实验用机器,负责把流子养到懂事就送出去,再见面就是等死送装备。

  辛辛苦苦弄个组织来帮孩子,结果就只在最后亲女儿打自己老婆的时候,露个脸来当她的觉醒原因。

  发出这样的感叹默默想着,要是能到【斩服】那样的世界,成为主角来一次轰轰烈烈的战斗。

  (这普通得如同平淡白水的人生......也就没有遗憾了吧?)

  (会不会穿越呢?如果穿越了那又会是谁呢?)

  自嘲地摇了摇头,怎么可能有穿越这种事啊?我又在白日做....

  突然一股强烈的倦意袭来,压倒了胡思乱想的意识。怎么...好困啊,算了...先睡一会儿...一会儿...

  【咔嗒】床柜前的小时钟又缓缓滑动一格...

  内心的空洞让我立刻苏醒,诧异地环顾四周,却发现正处在虚无的混沌中。

  “唔,这是哪里?”

  “我们...就在内心的深处啊。”

  亮丽如灿银的发丝掠过脸庞,我有些难以置信看着眼前的男人。

  正是被吐槽为工具人的缠一身,也就是鬼龙院总一郎。

  “情况已经无法继续下去了,但是那两个孩子还不能落入它的手里。所以拜托你了,作为一个父亲。”

  他直视着我,神情中透露出难掩的悲伤与绝望,是离别前的心头苦痛。

  委以重任的嘱托似那压下的巨石,任谁也不能立刻做出决断。

  “什么情况,博士你遭遇麻烦了?而且......”

  话还来不及说完,出现撕裂空间的漩涡骤现。将慌乱的我拉扯进去,随即意识再次陷入休眠中。

  看见我消失在重新愈合的裂隙之后,男人不知是微笑还是喜极而泣。

  “父亲可是个非常艰巨的任务啊,可是...你一定能做的,我们...是同样的。”

  他的眼中蓄满了泪水,随即便点点荧光,破碎飘散消失在永恒的虚无里。

  “一定能...重新找回失去的她。”

  ------

  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地方。

  “唔,头好痛啊!”

  睁开眼便是完全不同于家中的闪亮光线,为了确认又晃了晃头试图更加清醒。

  枕在脑后如水波般轻柔的‘黑天鹅之梦’,映射出晨间朝阳的璀璨尖晶灯,华丽且神秘的壁间花纹。

  以及...这副熟悉又生涩的躯体,让我立刻意识到已经是位转身移了,不在自己那间平民之家里。

  那这是穿越了?

  不远处显出被遮挡的黯淡,这才注意到宽阔舒适的床边还有第二者。

  “总一郎大人,最近休息的不怎么好呢。”

  穿着得体西服的男人似乎已在床边等候多时了,他安静到连呼吸都与我同步,所以不带任何打扰。

  如刀削般立体的面容,始终不苟言笑的神情。那双标志性的沉默黑眸,永远笔挺的细背窄腰。

  是.....揃啊,在记忆里是跟随在皐月身旁的管家,不过看上去比动漫里年轻多了。

  等等,我成了鬼龙院总一郎?

  “嗯,还好吧。”下意识的回了一句,接着又问道,“现在是哪年哪月哪日?”

  虽然还没有从穿越的事实中回过神来,不过还是先确定时间好有准备,不至于突发情况措手不及。

  揃对我的话语有些疑惑,但还是看了一眼腕间的手表如实回答。

  “现在是2003年8月13日早上9点03分,家主大人已经在餐厅等您了,说是要去准备关于实验的事。”

  家主就是罗晓吧,那实验是...?

  这个时间的话,应该就是她要准备完成,对战斗生命纤维活体化植入的实验了吧,是皐月还是流子呢?

  在揃的服侍下完成洗漱,理清凌乱的渐长银发。再穿搭好正装,顺着淡金色的旋梯从房间来到了楼下的餐厅。

  四周墙壁和悬吊屋顶的壁画浮雕,处处透着恰到好处的华美,又凸显出拥有者的气调。

  但是我知道鬼龙院财阀的实力,可不是表面上的这些末枝细节所能体现的。

  随着缓缓的走下台阶,终于在视野尽头看见了正主。

  名义上的妻子,这片富丽堂皇的实际掌控者----鬼龙院罗晓!

  银白色的齐肩秀发如天使羽翼般散开,内里透着如彩虹般的炫目耀芒,仿佛蕴藏着那轮渐起的朝阳。

  俊美到无可挑剔的俏丽容颜,额间稍粗的菱形眉却有着别样的美感。

  不能与之直视的赤色双瞳,压倒性的女王气质。稍稍施加半点,便足以让任何一个站在她面前的男人跪倒。

  一袭轻薄的纯白羽纱和细腻脖颈上的神秘金属搭扣,处处彰显着她的与众不同。

  【啪】伴随着高跟鞋落地的一声脆响,她的脑后便现出了让人睁不开眼的虹光。

  眼前的一切如果不是我看过【斩服】的动漫,任谁都会以为来到了何等奇怪的世界。

  “罕见的迟到了呢,总一郎。不守时,可不像你的作风。”

  锐利目光中透着些许不满,而我不会也不敢说什么。之前玩笑归玩笑,我现在是鬼龙院总一郎,入赘她名下的丈夫。

  无法抗拒的指尖木偶,又或者更惨也说不定。

  【还是天道好轮回呢,调侃完人家是工具人,结果自己就变成了这个人】

  见我没有开口说话,她的神情稍显放松,食指轻轻在白布上敲动。

  “那么,先过来吃早餐吧,开始工作也得有力气去支持。”

  平淡如水的语气,却有种让人无法忤逆的力量。

  足足有十米长的餐桌将我们分隔开,她静坐在上端。却好似宝座上的女王,给人以无形的压迫感。

  内心里的不安开始滋生,精致美味的食物吃在嘴里也似同嚼蜡,木楞地重复咀嚼再吞咽。

  一向不太准的直觉告诉我,恐怕今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