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风起迷行 > 正文
第一章 恶梦开篇
作者:门三派  |  字数:2992  |  更新时间:2019-09-01 23:27:37 全文阅读

鬼市分五行,斗、砂、风、古、曲。

斗字行,指摸金倒斗;砂字行,为紫砂茶器;风字行,乃风水奇术;古字行,为古董文玩;曲字行,也称曲艺杂谈。此五行统称为——鬼行。

鬼市一直流传这样一句话,凡入鬼行者必走鬼道也......

鬼道在这里指的并非黄泉路,亦或是鬼修道缘,说的是鬼行中特有的一种社会现象,鬼行中人,都称之为鬼道江湖......

其实鬼行本就是一个小型的江湖世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自然就有权谋、纷争,诡诈,以及赤裸裸展现出的人性。

鬼行除了江湖应有的是非之外,另有着神秘、恐怖、血腥的一面,一般来说,行外人很少会与鬼行有所牵扯,因为都知道:鬼市五行无真假,阴阳难辨头难回。

似乎鬼行已经成为一种禁忌,脱离了这个看似和谐的现代社会,鬼行中人,无论商、贩,只遵循着鬼道江湖自己的规矩,在外人看来都是些冥顽不灵,食古不化之辈,殊不知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会入鬼行,走鬼道......

我对于鬼行的认识并不多,这还是从几位师父口中得知的,不过这二十多年来,几位师父传授我的知识、技艺,几乎都与鬼行有关,不知道是不是刻意为之。

我隐隐觉得,小时候那段恐怖的记忆,似乎与鬼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至今还清楚的记得,父母在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被几个突然闯进家的陌生人,不由分说的抓上一辆闪烁着红光的汽车。

在车门即将关闭的那一刻,父母几乎同时朝我喊了声:“小风,是鬼......”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车门已经关闭,车轮转动,快速消失在了夜色中,从此,再没出现过......

这一幕,在我年幼的心里,留下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其恐怖程度,远比让我见到一只厉鬼更为严重,甚至我一度认为,将父母带走的,就是阴间鬼差......

我的事情要从五岁开始说起,具体可以追溯到一九九一年,一个位于大山深处,叫做十里岗的农村,是我生活的地方,这里的夜晚特别瘆人,在没有月亮的情况下几乎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如若遇到电闪雷鸣,刮风下雨的天气,深山里,时长还会传出一些鬼哭狼嚎的动静。

胆小的人,夜里上厕所,连家门都不敢出,所以基本上家家户户都会备有尿盆,尤其是小孩儿,不管大号小号,都选择在家解决。

但我不一样,自打记事起,起夜就从来不会在家,不管多晚,天有多黑,总要跑到院子里。

这倒不是因为我胆大,实在是臭的厉害,尤其上完大号,臭气如同滚滚浓烟,在屋里肆意妄为,随处飘散,整个晚上都挥之不去,别说父母了,就连自己都被熏的无法呼吸,我怕迟早有一天,会被熏成一个小黄人儿。

有一天夜里,我被一个十分惊悚的噩梦惊醒,随后尿意袭来,迷迷糊糊地出了房门,朝着院子西南角的厕所走去。

可正当我要褪下裤子,尽情的放飞小鸟之际,不知怎的,刚才那个恐怖的梦,偏偏在这个时候浮现脑海,后背顿感一片冰凉。

梦中的我,身处于一个十分幽暗的山洞口,洞中有两个穿着怪异,眼冒绿光,看不清长相,或者说压根儿没有脸的人,在不断的朝我招手。

不知为何,我内心极度想要看清楚他们的脸,于是没有半分犹豫,照直向洞内走去。

结果在踏入洞穴的一刹那,只感觉灵魂像被抽离一般,身子完全不受控制,径直朝着黑暗深处而去。

随着距离缩短,眼瞅着这两张怪脸即将显现在我面前,这时候,心脏却好似被人猛地捏了一把,一股莫名的恐惧瞬间传遍全身。

我不敢再继续前行,想要停下脚步转身逃离,奈何此时的双脚,如同不是自己的一样,根本不听使唤,任凭我如何发力,就是停不下来。

更要命的,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一道阴恻恻的声音忽然响起。

“孩子,你不是想看到我的脸吗?来,再靠近些,让你瞧个清清楚楚。”话音一落,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阴森无比的怪笑声:“咯咯咯咯......”

这等诡异的笑声,让我全身的毛孔直接炸开了,恐惧,在一刹那攀升到顶点,我几乎本能的张嘴大叫,但却发不出丝毫声音。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崩溃了,恐怕神经大条下一秒就会炸裂。

然而,在这个濒临死亡的关键时刻,我感觉小腹发胀,似有一股洪荒之力要破体而出,猛地睁开眼,所有的恐怖刹那间消失,才发现,原来这一切,只是个噩梦而已......

裤裆隐约有些湿热,想来已经挤出了少许黄汤,于是赶忙夹紧双腿,朝屋外跑去......

可谁曾想,刚才那个恐怖的梦,居然会在我肆无忌惮的在大地上勾画图案之时,毫无征兆的浮现脑海,一股莫名的寒意直接从脚底蹿到心头,另有一种好似被厉鬼注视的恶寒之感,陡然而生......

我凭着直觉,扭头朝着院门处看去,这一看不要紧,直接吓得尿意全无,仿佛刚刚放出去的水又都尽数收了回来一般。

只见,在院门上方的栏缝中,有两个黑衣人正在直勾勾的盯着我,脑袋全部隐没于黑色的斗篷衣之下,看不清长相,但眼中所闪烁的寒芒,却丝毫不受这暗夜影响,直刺我心。

呼吸间,我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恶毒之意,将我整个人死死地笼罩其中。

一时间我竟然忘记了喊叫,只是呆呆的站立原地,一动不动......

足足过了有将近一分多钟的时间,我才反应过来,急忙提着裤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回屋内,也不去管那两个黑影有没有追上来,直接钻进被窝,将自己捂了个严严实实,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最后,在好一阵的瑟瑟发抖中,昏睡过去......

这件事我并没有告诉父母,因为当时并不确定,两名黑衣人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由于受到先前的噩梦影响,所生出的幻觉。

然而这样的噩梦并没有结束,在之后的几天里,我虽然选择了在尿盆里小解,但每当夜深人静时,都会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感。

其实我心里清楚的知道,这种恐惧一定是来自于外面的黑暗,只是我没有勇气面对而已。

终于,当这种感觉又一次的出现,我竟然鬼使神差的透过窗户朝外看去,结果这一看,顿时吓得哇哇大叫,因为先前出现在院门口的那两名黑衣人,此刻就站在窗前,并且恶狠狠的瞪着我。

父母立刻被我这如同见鬼一般的嚎叫声惊醒,起身开灯,关切的问我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惊恐的张大嘴巴,指着窗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可奇怪的是,明明刚才还恶狠狠盯着我的黑衣人,此刻却消失不见,外面除了黑暗就只剩下黑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父母透过窗户,朝着我所指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些不放心,就将院灯的绳栓拉下,屋外顿时一片明亮。

父亲披了件外套,从锅台侧方的抽屉里抽出一把菜刀,走出房门,母亲也急忙穿好衣服跟了出去。

大约几分钟后,他们神色凝重的回到屋里,问我刚才到底看见了什么。

我用极为颤抖的声音,将刚才看到的以及前几天所发生的事,用毫无逻辑的叙述方式,讲了一遍。

听后,他们神色变得更加凝重,父亲随即抽了袋烟,沉默的看着窗外,良久,才安慰我说道:“孩子,你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外面什么都没有,不要多想,放心大胆的睡觉,有你老子在,什么都不用怕。”

下一刻,母亲一把将我拉进被窝,搂着我睡去......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父母表现出了十分不寻常的一面,以往父亲都是白天下地干活,晚上回家睡觉,并且俩人很少背着我说话。

但这几日却不同,父亲没有再去地里干活,而是在家里帮着母亲翻箱倒柜的收拾着东西,时不时的还会避开我,说着什么悄悄话,这让我很是不解。

我好奇的问了母亲好几次,她一开始并没有理我,结果在我再三的追问下,告诉我,说过几天我们要搬到别的地方去住,至于原因,没有透漏半分。

大约又过了三天,吃过晚饭,母亲跟我说,明天一大早就要搬到镇里去住,还问我想不想换个环境生活。

我无知而又兴奋的点点头,默默等待着第二天来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