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老树下的光辉 > 正文
第十章
作者:海胆里的毛虫  |  字数:4621  |  更新时间:2020-01-31 10:50:55 全文阅读

在李国英李俊英李强三兄弟骑车去往吉祥镇中,一路上顺着村口通往吉祥镇的柏油马路上,借助一路上的下,路上也没用多大时间,兄弟几人便来到了吉祥镇路口,此时的街道上都已看不到阳光,只是在一旁的楼房顶端,还能隐约看到一些太阳照过来的残影。李强从李国英自行车上跳下来后,惯性的向前小跑两步来到李国英面前。一边合实双手使劲搓着,一边则用嘴不停的呼着热气来缓解着一路上的寒冷,李强先开口问道;哥,你说咱去哪里找东奎哥了,也不知道东奎哥去哪了。李国英惯性的刹住自行车后用一条腿撑着自行车,一边也搓着那双冻得发麻的双手,一脸的愁眉,由于年关的气温很低,看着街道上除了几个摆地摊卖年画的正在收摊位以外,街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走动。看到眼前自己家族兄弟拿自己当主心骨,等着他下一步指挥,于是就像个大人一般,左右摇头的看了看,指着前方的街道说到;咱先绕着街道转一转,能碰到东奎哥最好,要是碰不到咱就回去,主要天也快黑了,回去晚了家里大人会担心的。说完就用脚猛踩了下自行车脚踏,李强也紧跟在后面助跑了两步,蹲坐在自行车后面,兄弟三人沿着镇里主街道,继续向着镇子南边驶去。此时的李东奎,胳膊下夹着屠夫那里拿的一包牛肉,后面跟着一脸谄媚贼头贼脑的李敢,自大卖了牛后,心情大好的李东奎便开始话多起来,路上李东奎也对李敢吹牛自己以前腿好的时候,是怎么怎么大胆,怎么怎么厉害。而身后跟着的李敢却无心的听着,饿极了的他,此时对李东奎说的话一句也都没听进耳去,一心只想着李东奎腋下的那包熟牛肉。主要是一天没吃啥东西的他,肚子里仅有的一点清汤剩饭,在经过一下午的折腾后,这会儿早都消化没了,从刚一进入屠宰户的肉铺开始,他那早就饿昏了的肠虫,一下子便被房间里的肉香,刺激的瞬间兴奋了起来,促使着他有一种想一把抓起桌上的一块猪头肉就啃的冲动。后来在被迫无奈的现实间,还是努力的克制住了自己。而自从李敢走出肉铺后,自己也像是魂魄离体一般,走路都感觉腿脚有些发软,还碰到年关的气温冰冷刺骨,顿时只感觉脑袋发昏,腿软无力,嘴里不停的冒着酸水,耳朵里嗡嗡直响。一旁的李东奎只管嘻嘻哈哈的说着,自己却一直盯着李东奎的胳膊下的牛肉。一路上有气无力的陪着笑。也是自从立冬开始,镇里的工程队都散伙回家等着过年,李敢也就在没了收入,也从那个时候开始,李敢的日子也就很是艰难,自从他爸走了以后,每天自己就是饥一顿饱一顿,没事就在村子里瞎转悠,逢村子里谁家要是有个红白喜事,不管认识不认识,他都会去主动帮忙倒倒垃圾,挑挑水,一般主家在忙完的时候,为了表示感谢,都会顺便把桌上吃剩下的饭菜烟酒让他带走。时间长了周围村子十里八乡也都知道有这么号人。当两人晃悠的来到吉祥镇路口时,李东奎和李敢却被一阵阵的香味所吸引,双脚不自觉的朝着香味方向走去。只见十字路口的街道边,有一家卖羊肉饸络的露天摊位,这种露天的羊肉饸络在当地很受欢迎,村里人去镇里买年货逛集会,路过饿了都会坐下来吃一碗羊肉饸络面。而卖羊肉饸络的摊位也很是特别,摊位的餐桌就是用四条刷了红色油漆的木板搭成,样子更像是一个正方形的口字,口字外围则是围了四条又长又窄的长条板凳,样子更像是一个回字,而老板则是站在最中间,身边则是有两个大木托盘,分别放着切好的羊肉片和荞麦饸络面,旁边则有着一口煮沸的大铁锅,里面炖着整只羊的骨架子,老板此时正一手抓起一把压好的荞麦饸络面放入碗中,熟练的向碗里放着几片羊肉,面上在舀上一勺鲜红油亮的羊油辣子,用汤勺子在沸腾的羊骨汤锅里,一勺一勺的向面碗里浇汤,在反复的浇淋几次后,在撒上一把新鲜的葱花香菜。那个香味,让路过的行人没有一个能拒绝它的理由。而四周吃饸络面的客人个个吃的满头大汗,在吃完碗里的面条后,似乎还未曾过瘾,端起剩下的面汤,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也不在意剩下的碗里,羊汤是否太过咸辣。而这种当地小吃,每逢镇里有个集会,或者哪个村里唱台大戏,都会有这种露天的羊肉饸络的身影出现。当两人来到饸络摊位后,老板客气的招呼道;来两大碗?李东奎则点了点头,身旁的李敢赶紧说到;多给我放点辣子,多加点汤。说完便一脸谄媚的对着李东奎笑,随后直勾勾的盯着他手里包着的牛肉。李东奎似乎明白了李敢的心思,索性便把包着的牛肉递给李敢,豪气的说道;你小子,馋坏了吧,你先吃着。哥哥我去买盒烟,对了,别吃完了,给老子留点。说完便一瘸一拐的朝着路口对面的供销社走去。当李东奎来到供销社后,问销售员要了一盒阿斯玛香烟,后又要了一瓶杏花村汾酒,从兜里一大叠钱里抽出5块给了售货员。售货员在收好钱后,找了他一块钱,李东奎随后收好钱,手里掕着白酒,出了供销社的大门,在走下了一节台阶后,便一屁股蹲坐在供销社门口的台阶上,随后把酒放在一边,撕开手里的香烟,抽出一根点上火深深吸了一口,望着十字路口人来人去的身影,想着自己怎么就能稀里糊涂把牛迁过来卖了,想到这里,李东奎虽然觉得有些愧疚,只不过这种愧疚在两三口烟下喉后,也就随着空气中的烟圈一样,飘到了一边。平日里的那些不快与烦闷,在此刻也一扫而空,随后手扶着他那条病腿起身,掕起台阶上的白酒,哼着小调向饸络摊走去。此时李国英李俊英李强三人,围着镇子转了好一大圈后,也没看到那个大哥李东奎的身影。在他们父母的嘴里,这个大哥平时就很不着调,也经常被叔叔婶子们批评,不过对他们兄弟来说,这个大哥倒是一个好大哥,在平时的日子里,要是有个偷桃子摘杏的好事,件件几乎都忘不了他们。兄弟三人在转了一大圈后,有些失望的本打算回家的时候。身旁的李俊英却大声喊道;哥,你看,路边吃饸络的那个是不是咱哥?李国英听到兄弟兴奋的的声音后,便也朝着街边的饸络摊望去,随后一脸喜色的推着自行车朝着路边饸络摊跑去。兄弟三人在来到饸络摊前,看着身前这个不着调的大哥,于是便兴奋的喊道;东奎哥,可找到你了。而此时的李东奎和李敢,在刚吃完碗里的饸络面时,两人又喝了一瓶白酒,由于没了下酒菜,稀里糊涂中,两人连碗里的羊汤也都喝得一干二净。两人此时正一条腿搭在凳子上,一边吹着牛,手掐着烟抽着,好似快活。突然被背后的喊声惊到,吓的两人手里的烟都掉在地上,瞬时酒劲也醒了一半,李东奎赶忙回过脸去。在看到是自己叔叔的几个孩子后,马上便漏出灿烂的微笑,随后笑着说道;是你们三个兔崽子,吓老子一跳。来,来,来,都坐下,哥今天请你们吃羊肉饸络。说完就招手招呼三人一同坐下,随后招呼老板在来三大碗饸络。兄弟三人犹豫了下,但是一路上的冰冷,在加上出来帮东升哥找牛,下午都没吃饭,肚子也早都饿的咕咕乱叫,索性就都没在客气,撑好自行车后,笑呵呵的围着李东奎坐了下来。当兄弟三人座下来后,李东奎则拿出衣兜里的阿斯玛烟,抽出一根递给李国英,李国英马上推开说道;哥,我不会抽,要是被我妈知道了,我妈还不打死我。李东奎想着也是,自己三叔的这两个孩子平时都乖,主要是他三婶平时家教严厉,家里一家上下都怕这个三婶,平时自己父母不在家,有什么事情也也总会去找自己这个三婶,想到这就一脸后怕。随后便把烟又装进烟盒,自己点上一根笑着问道;你们三个兔崽子,是不是又趁着三婶不在家,把三叔的自行车偷偷骑出来疯了。李国英开口说道;哪有,是我爸让我们骑着自行车来镇里找你的,说让你赶紧把牛牵回家,家里人都知道你把牛牵到镇里来了。听完这些话,座在一旁的李敢一时慌了神,手足无措的等待着李东奎的回复。此时的李东奎,感觉脑袋轰的一声,随后就在脑袋里飞快的想着接下来该如何应对,只是一时酒后上头,昏昏沉沉一时也没什么头绪,虽然自己预料到家里迟早会知道,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他脑袋想着回去该怎么办,不回去又该去哪里,想着想着,却被手里燃烧的烟头烫到了手,在慌忙的丢掉手中的烟头后,回过头的他对着眼前的三个兄弟问道;家里人多吗,你东升哥去哪了?此时一碗一碗的羊肉饸络都递了上来。兄弟三个也都呼噜,呼噜,的吃着,一边回道;家里人都在帮东升哥找牛,以为是被小偷偷走了,后来说找到了,就都在九叔家等消息,东升哥和九叔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也都出去了,我们出来的时候,四叔和六叔好像有事也先回去了。说完就继续呼噜吃着碗里的饸络。听到这,李东奎心里便更是慌了神,一时也找不到好的办法,慌忙间手扶着腿想要起身,没留神间,还摔了一跤,正在吃的正香的三兄弟和李敢,在看到李东奎摔跤这一幕后,打算起身来搀扶的时候,李东奎却慌忙的赶紧爬了起来,也没来得及拍打腿上的黄土,慌忙的从兜里一叠钱中,拿出一张五块塞到李国英手里,嘱咐着李国英道;哥想起来还有点事,你招呼弟弟们吃完就快些回家去,到了家里不管谁问起我,你们都说没找到,在镇里没看到我,知道吗?兄弟三人很是不解,但在接过李东奎手里的钱后,也没在多问,只是一同点了点头。交代完这些事情后,李东奎也没在过多停留,急匆匆的就向镇子西边的车站走去,此时吓呆的李敢寻思着这事大了,他害怕李东升在知道事情后,会不会找上门来揍他,但是想着既然都干了,后悔也没用,但想到李东奎还答应自己事成后给他五十块钱,索性也硬着头皮跟了上去。身后的兄弟三人在吃完了饸络后,几人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回到家该怎么回复大人。其中李强最小,便先开口问道;哥,你说东奎哥不让告诉家里人找到他是为啥,李国英也很是不解,在心里想了想,也想不出个所以,随后便开口说道;不管东奎哥为啥,既然哥不让说咱就不说,东奎哥平时对咱们也不错,他肯定有他的道理,刚才哥给了的5块钱,现在还剩2块,走咱再去买点西瓜糖吃去,晚点再回家,到家要是大人们问,咱们就说找了一下午,没找到,听到了吗。说完这些,面前的李俊英李强兄弟二人也很默契的点了点头,他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对这种相互编瞎话骗大人的把戏他们也不是第一次用了,三人既然达成一致,便推着自行车,兴奋的朝供销社跑去。此时李东奎内心极其的忐忑不安,一边朝着车站的方向走着,一边则在脑袋里胡思乱想,走着走着,也没留神脚下柏油路上的缺口,一脚踩下去差点摔倒,跟在身后的李敢赶紧上前一把搀扶住李东奎。李东奎看了看是李敢后,便急忙开口说道;这下子麻烦了,家里人都知道了,要是传到我爸那里,他还不,,,还不。。想到这里,李东奎就一身冷汗,抓着李敢的手也越抓越紧。李敢则有些被李东奎的手抓疼了,急忙开口安慰道;哥,你怕啥,你都是经历过大事的人,这点事才到哪里,再说了,牛是你家的,家里人顶多就是找不到你,骂一顿出出气,反正牛都卖了,实在不行你把卖牛的钱给你兄弟,我想他也不会把你怎么样。听到李敢的宽心话,李东奎也稍稍有了那么一些心安,看着自己糊里糊涂来到了汽车站,便站在车站门口犹豫要不要出去县城躲几天。李敢看着站在车站口发呆的李东奎,上前拉了拉他的衣袖小声说道;哥,你要是想出去躲躲也行,必定是一家人,时间长了他们也就忘了,你想出去那就出去躲一躲吧。说完后又不好意思的继续说道;再有,你不是答应事成给我五十块让我过个肥年嘛,你这一走,兄弟我可就没吃没喝了,你能给我留五十,我也能挺到过年了。说完一脸谄媚的看着李东奎。此时的李东奎却回过了神,想了想,自己咋就来到车站了,就是出去自己又能去哪,顶多就是去县城他爸的单位宿舍,可是现在整的这档子事,估计他爸也应该知道了,去县城肯定是去不了了,便回过头伸出手,啪,的一声拍在李敢的后脑勺,骂骂咧咧的开口说到;老子怕啥,老子那都不去,这会儿你他妈还想着钱?现在事情都搞成这样,能不能回去村还是一码呢,还想着你的五十块钱?说完不等李敢在说话,便朝着镇里走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