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倔强的平凡 > 正文
第十章
作者:海胆里的毛虫  |  字数:2782  |  更新时间:2019-09-04 19:43:56 全文阅读

村里巷子间的小路上,在经过了一后冬的雨雪。以及来往骡马车的碾压,路中间则留下了两道深深的沟壑,后经过了漫长三九天的冰冻,路面早已被冻得坚硬无比崎岖不平,好似在路中间像是人为修筑的战壕一般。使得巷子里坑坑洼洼的路面极其难走,村里人平时出行,都会在冻得坚硬的沟壑左右两边行走,慢慢的时间一长,便被人为的踩出两道较为平坦的小路。李东升和赵彩玲手挽着手出了李天一的家门后,掕着手里的花馍馍便急匆匆的朝自己家走去,一路上赵彩玲也没和李东升多说话,只是自顾自的一个劲的向家里走。李东升也没开口,心里想着怕是赵彩玲在李天一家等的着急了怪罪自己,他也没主动开口搭话,只是小心翼翼挽着赵彩玲走着,生怕巷子里的坑洼和土疙瘩绊倒赵彩玲。两人没过多久就来到自家门口。到了家门口后,看着大门上没有了门锁,赵彩玲心里的不安顿时的到验证,她明明记得自己早上和李东升离家的时候,是锁了门的,就为这事,在她早上出门锁门的时候,还特意和李东升调侃的说道;快年关了,贼也多,贼也要过年了,门户一定得看好。李东升则无所谓的笑着说道;哪有那么多贼,要是贼真来了,到了咱家都得哭着离开,咱家除了你值钱以外,也没啥值钱的了。就这样,赵彩玲就和李东升嬉笑着锁了门离开了家,赵彩玲临走时,还把特意把藏在砖缝里的钥匙,向里面捅了捅。赵彩玲看到现在眼前的大门,心里的不安则越来越强烈。她急忙甩开扶着自己的李东升,快步来到大门口,随后一把推开院门,映入眼帘的没什么异常,只是眼前地面上则放着锁门的铁锁,锁眼里则还插着钥匙。赵彩玲想也没想的就快步来到东厢房的牲口房。在看到眼前的场景后,心咯噔的一下。自己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看着眼前空荡荡的牛棚,以及石槽里还放着的,他们出门时给牛加的干麦杆,可是现在牛却不见了踪影。一想到牛是自己千辛万苦养到现在,买牛的钱都还没还给娘家,眼看着牛长大了,终于可以卖了钱还债了,而此时牛却不见了。想到这里,赵彩玲心里涌上来一股莫名的悲愤,好想大哭一场,却又忍住了,只是不争气的眼泪在眼眶了不停地,滴答,滴答流了出来。此时的李东升也后脚跟着进来,还在为刚到门口赵彩玲甩开自己胳膊而不解的时候,在看到眼前空荡荡的牛棚后,他也呆呆的愣住了,傻傻的站着,手里还拿着从天一家拿来的花馍。两个人就在那里静静地站了一会。片刻后,赵彩玲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委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随后瘫坐在地上,嘴里还哭着喊道;我的牛,哪个挨千刀的偷了我家的牛,呜。。。呜。。。呜。。。这是要把人往死的逼啊。呜。呜。呜。被赵彩铃哭声惊醒的李东升,急忙上前想扶起赵彩玲,可是赵彩玲确甩开李东升的胳膊,只管自己继续哭着。李东升看着眼前的赵彩玲,蹲下身子急忙安慰道;你先别哭,没准是谁把牛牵出去干活了,一会就送回来了。说完就拉着赵彩铃的手,想继续把她从地上扶起来。可赵彩玲在听到李东升这样讲后,心中虽然不愿意相信,但是也希望事实就是像李东升讲的那样,于是不再哭泣,抹了抹脸上的泪珠说道;那你赶紧去把牛找回来,这牛要是找不回来,我也真的不想活了。说完不管身边的李东升,继续擦着眼泪哭泣着。李东升看着眼前撒泼的赵彩玲,一时间也没了主意,自己也是慌乱间随口那么一说,现在看着眼前撒泼发泄的赵彩玲,心里也很是烦乱,烦乱间的他,突然内心也不知道那来的一股怒火,便板着脸怒声的吼道;行了,地上凉赶紧起来。。。有这会功夫我都去找牛了。看到眼前这个一贯温和的男人突然生气了,赵彩玲一下子也被惊得不在哭闹,然后抓着李东升的胳膊从地上站了起来。此时家对面的九叔和王嫂,在听到邻居家有人大声哭喊,便都纷纷赶来一看究竟。等刚来到李东升家后,看着被李东升扶起来的赵彩玲,本以为是夫妻两个吵架了,便想上去扶着赵彩玲,顺道在说道说道李东升。而看到迎面走来的九叔,赵彩玲一时抑制不住内心的委屈,急忙走到九叔面前,拉着九叔的胳膊哭诉着眼前的一切。在赵彩玲心里中,自从嫁到李家开始,对面邻居的九叔一家就跟自己亲生父母一样,平时有什么不懂的事情礼节,她都会第一时间去找到这个九叔九婶,他们也会不耐其烦热情帮助和教导她,看到赵彩玲哭的抓着自己的胳膊,双手用力扯着他的衣袖哭着说道;叔,牛丢了,牛被人偷走了。九叔本来是想上前说道说道李东升的,顺便给赵彩铃出出气,也好当个和事老让两孩子不在闹腾,可听到赵彩玲这样说,一时也没了主意,只是一边轻轻拍着赵彩玲的胳膊,一边安慰道;放心,牛那么大,一时也丢不了,能找回来,你别哭,叔这就找人去找牛。赵彩玲在听到九叔的安慰后,感觉讲的也很有道理,自己也不再哭闹,赶忙擦干眼泪,回过头对着李东升说到;东升,你赶紧快去,快跟九叔喊人找牛去。李东升也没耽搁,点了点头就急匆匆的跟着九叔向门口走去。九叔一边走一边说道;东升,你先去巷口找人挨个打听,然后问问看有没有生人来过村子,村里又有什么人牵着牛经过的。我去通知你另外几个叔,让你几个在家的兄弟们也出去帮忙找找。吩咐完这些,李东升点了点头,随后就和九叔分开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李东升一路走一路打听着,凡是见人就问,不知不觉便来到了村子中间老杨树下。老杨树对面则是一个很是宽很大的大农场,平时到了麦收季节,村民们都会在这里集体晾晒和碾压麦子,到了冬天,没了农活后,这里也是村民集体晒太阳的好去处。看着村里农场上还站了很多正在晒太阳的村民,李东升着急的上前挨个问道;叔,你们有没有看到,有什么生人进村牵牛经过的嘛?村里的老人像是集体商量过的一样,统一的摇头回答;没看到。在问了这么多人也没问出一点线索后,李东升也渐渐有些失望,因为跑的太急走的太累,一时间烦闷的自己也没了想法,身心疲惫的李东升,便垂着脑袋在农场的磨盘上蹲了下来,看着眼前村中央的老杨树,一脸的苦闷。也就在李东升失望的对着老杨树发呆的时候,远处跑过来一个20出头的小伙子,他匆忙的跑到李东升面前,一脸兴奋的说道;哥,我知道牛去哪了。一脸颓废的李东升在听完这个消息后,噌,的站起身来,急忙从磨盘上跳下,并急切的催问这个青年继续讲下去。此时来的这个青年便是九叔家的孩子,名叫李强。李强看身边晒太阳人多,就把李东升拉到一边在他耳边小声说道;我爸说你家牛丢了,让我出去找,我刚出了门,就看到门口东边的杂草渠里有一堆牛屎,我便寻思着牛可能是从排水渠被迁走的。之后我就顺着水渠向后追,一只走到了村边的时候,刚好碰到上游邻村的老汉在放羊,我便问他有没有看到有人牵牛经过,那老头说;是有是个瘸子和一个贼头贼脑的后生,刚好牵着牛从这经过没多久,向着镇子的方向去了。然后我就跑回来告诉我爸,我爸让我去先找你回来,说他可能知道牛去哪了。在李东升听到这些消息后,焦急的心总算踏实了许多,急忙催促着李强赶紧和他回去找九叔。一路上李东升也在心里寻思着这个贼眉鼠眼的人和另外一个瘸子是谁,突然间似乎连想到了什么,但是总是在自己心里嘀咕着不会的,不会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