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致命反击 > 第二卷梦碎石南大
话二十八 巨头来袭
作者:年非年  |  字数:4364  |  更新时间:2020-02-26 10:48:59 全文阅读

“你那些年轻人的小聪明,不要用到我身上!”感觉语气严重,可从刘局的脸色上看来,却丝毫不严重。

“我和我兄弟只是街边的小混混,干不了什么,却也从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不知道因为什么被卷进了这么多的漩涡中。。。”

张子尘耸了耸肩,抬手揉着自己的鼻梁,双眼之中一片暗淡。自己不该说这些的,更不应该对着SJZ市局的一把手抱怨,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刻,那些话就从自己嘴里蹦了出来。

看着张子尘那略显暗淡的双眼,刘成意外地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那双锋利的双眼之中,闪过了太多有含义的目光。

“我只想我和我兄弟没事,不过现在看来,肯定是不可能了。不知道刘局能不能给我点什么提示,或者让我准备准备”

这话张子尘说得相当没有底气,不过这也难怪,当所有事情都冲着脱离自己控制范围之外而去,任谁也没有底气吧。

“年轻人,我知道你在考虑什么,那些都不需要担心,只是可能会有一个很简单的谈话”

“很简单?”

“嗯”

刘局慢慢移动到了窗户前,这SJZ冬天的黑夜,还真是格外的长,格外的冷。

一看这态势,张子尘索性心中暗骂了一声,脖子一歪靠在凳子上眯了起来,实在是太累了,一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虽然自己的神经还在兴奋着,但身体早已疲惫不堪。两种错杂的感觉相互刺激着,张子尘就这么不安稳地迅速睡着了。

~~~~~~~~~~~~~~~~~~~~~~~~

凌晨两三点,往往是人们最为困倦和疲惫的时候,SJZ绚烂的夜生活也基本告一段落,各大场所、会馆、KTV的潮人门也基本都选择了离开,之前还很华丽和喧嚣的光景,就这样很快地谢幕了。

不,欢乐人间四楼VIP包厢之中,吴天依旧精神抖擞地站在窗前,手里端着一杯马蒂尼,目光深邃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与此同时,作为常客的雾和霾照例在SJZ冬季的凌晨碰面了,两人欢欢乐乐地跑遍了几乎整个市区,脚印把每一个角落都覆盖的严严实实。

能见度也就几米开外的裕华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辆全黑色的,给人感觉极为厚重的红旗轿车,北A的牌照在雾霾之中若隐若现。若不是因为凌晨的车辆极少,恐怕会引起不小的围观。

~~~~~~~~~~~~~~~~~~~~~~~~

“靠。。。”

真他妈冷。。。这是张子尘迷迷糊糊的第一个反应,毕竟这还是冬天,自己就这么蜷缩在椅子上,别光说冷,脖子还难受的要命。

“你醒了”

张子尘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差点吓到地上。自己迷迷糊糊刚醒,一点都没注意,这屋里。。。自己旁边。。。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陌生人。

“你是?”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一个身影映入了张子尘那惺忪的睡眼中。笔挺,刚毅,充满了阳刚之气。。。而且。。。外面还裹着一身绿色的军装。

“跟我来吧”

这个身影,不,应该说是这名军人并没有搭话,而是看了一眼张子尘后直接冲门外走了出去。

。。。妈的

现在张子尘感觉自己的情绪已经不是骂街可以缓解的了,自己猜到了上面肯定会有人因为碎尸案的事情下来,但万万没想到,下来的竟然是穿军装的。

没体验过的绝对不知道面对军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举个例子来说,平时小混混闹事,也就和小混混咋呼咋呼;再有点关系的小混混呢,也敢和警察咋呼那么一两下;但不管你多厉害,多有关系的混道儿上的,一旦你面对的是军队。。。哪怕就是那么几名军人。。。你绝对什么风浪也闹不起来,立马得作鸟兽散。

而现在张子尘面临的就是这样的情况。。。军人。。。怎么会有军人过来了。。。不都传说军警素来不合吗。。。这眼下这是什么情况?

前面带路的军人好像对这里的地形格外熟悉,三拐两拐之后并没有迷路,而是直接把张子尘带到了一间自己从来没有进来过的接待室。

叩叩叩,“报告!”

这名军人军姿站定之后,接着一声铿锵有力的叫门。

进!

吱呀。。。

随着里面的一声令下,带路军人缓缓推开了接待室的大门,接着一侧身,目光炯炯地盯着张子尘,示意他可以进去了。

强压着自己剧烈的心跳,张子尘头皮一硬,直接走进了接待室,可抬眼一看的时候。。。自己千想万想的情景并没有出现,因为屋子里面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刘成,正襟危坐在桌子的一旁。另一位则是一名同样穿着军装,和刘成年岁不相上下的人,随意地坐在另一旁,正噙着和蔼的微笑看着刚进来的张子尘。

“张子尘”

这人听见刘成的介绍后,随即冲其点头示意了一下,接着饶有兴致地继续打量着张子尘。

“坐吧小伙子”

富有磁性的嗓音顿时让张子尘感觉轻松了不少,毕竟这种长期上位者所带来的气场可不是随便开玩笑的。

在对方打量自己的时候,张子尘自然也没放过对方,上下扫视将这位看了个遍。随即目光一偏,抽开了自己身前的一把椅子,随意地坐了下去。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孔曲,是一名军人”

“参加过越战,右肩有伤,食指活动不方便,右耳有些轻微的失聪”

“年轻人,这儿可不是你能。。。”

刘局一看张子尘这态度顿时有点上火,拿这儿当什么地方了,拿对方当什么人物了,信口就胡说,一点尊敬都不懂。

“哎,无妨”

孔曲倒是丝毫没在意刚才张子尘的小无理,伸手拦断了刘成的话,依旧是笑呵呵地盯着张子尘。

“还看出什么来了小伙子”

“如果您肯和我握一下手,相信我会证实我更多的想法”

别以为张子尘想这样,谁他妈想这样,自己这是实在局促不安的难受了,才把自己的注意力牵扯到了别的地方。

“哈哈哈,现在的小孩儿们真是出色!”

如果忽略掉孔曲的那身绿军装,可能他真的是一个十分平易近人的人吧。

“可也太不懂规矩了一些”刘成皱着眉头说道。

“哎,小伙子吗,无妨无妨,不过张子尘啊,你能猜出来我为什么来这吗?”孔曲这才渐渐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张子尘直接摇了摇头,这里面自己想不通的地方实在太多了,太多的结,太多的疑惑需要解开了。

“最近我也关注新闻了,刚才也听小刘说了说实际的情况,这回SJZ闹得事儿可不小”孔曲虽然看着张子尘说的这话,但无疑是说给刘局听的。

“不知道您在越战期间,认不认识宋成河?”

还就怕你不往这上说呢,既然说出来了,那就来吧。。。来吧。。。张子尘立马兴奋了起来,这孔大爷要是专门来传道授业解惑的。。。那就太完美不过了。

“当然,他是我手下的兵”

好!还有什么消息。。。赶紧。。。张子尘一脸苛求地看着孔曲,足足有一分钟。。。

“没了?”

“小伙子,在这发生的一切事情,你都不需要再追问或者再追查下去了”

孔曲这话说得好似软绵绵,但里面就是透露着一股不容拒绝的命令感。

“因为马上就会有一个交代”

听到这句话以后,张子尘双眼立马眯成了两条线,因为就刚才的那几个字,分量太重了。如果这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的,那或许只是个笑话,但从孔曲口中出来的这句话,不由得你不信。

“你还年轻小伙子,离那些是非远一点”

孔曲这时候起身走到张子尘的身旁,用力拍了拍其肩膀。猛然间张子尘感觉这是一个来自于长辈的嘱咐,而且并不是那种陌生的长辈。

“这边吧,刑市长已经在那边等了”

“嗯”

两人交谈的声音从张子尘背后传来,不过这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

~~~~~~~~~~~~~~~~~~~~~~~~

呼。。。呼!。。。呼?。。。

阿巨的呼噜已经打出了声调和节拍,虽然一开始进局里自己有点腿软,尤其张子尘一不在自己的身边就有点胆颤,但过了几天以后也就适应了。尤其这还吃的喝的伺候着,虽然说只能打地铺吧,但好歹也不赖了,唯一有一点,就是有点担心苏灵在外面,这么长时间一个人。。。管她呢,就这么几天还能饿死还是怎么的。

慢慢溜达回来的张子尘看了一眼甚至还胖了点的阿巨,这才自顾自地拿了床被子,盖着倚到了椅子上,实在是好累啊。。。

几乎是立马睡着的张子尘,睡得其实并不那么安稳,因为那么多盘旋的疑惑,是不可能就这么平白无故地被自己压在脑海里的。山前大道,李光明,王家庄,小李村,老秃,氰化1钾,欢乐人间,吴天,刁爱菁,碎尸,爆炸,李薇安。。。无数的事和人如同过电影一样一幕幕出现在张子尘眼前。

这一切难道就这么结束了?

~~~~~~~~~~~~~~~~~~~~~~~~

“切,也没什么啊,上回我见你从局子里出来,端着两碗泡面,我还崇拜你崇拜地和狗一样,现在看来也就那么一回事吗!哈哈,老子不仅吃了还喝了睡了!走走走,必须庆祝”

阿巨搭着张子尘的肩膀,简直意气风发,毕竟这外面的空气,肯定比局里的要新鲜多了。

“也不知道阿凉那货躲哪了,指望着他请客庆祝庆祝呢,不得给兄弟们接接风洗洗尘啊,我说尘子,你也别总那一脸怨气样,让别人看见还以为我欺负我小媳妇了呢”

“你这货进了趟局子,都快把人家食堂吃穷了,知道人家警察看见你为啥搓牙花子吗。。。竟然还胖了。。。”

张子尘忍不住地白了阿巨两眼,确实这王八蛋的心也太大了点。

“过分了啊,过分了啊尘子,赶紧找苏灵,看她那生活费还剩多少,够不够咱弄顿烧脑光年的,赶紧利索麻利的!”

~~~~~~~~~~~~~~~~~~~~~~~~

这沉积多天的乌云总算在SJZ的天空中散开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风将其吹散的,但阳光好歹洋洋洒洒落了下来。

仅仅一夜的时间,市局门口蹲守的媒体记者全部撤离了,本市的各种纸媒上,对于碎尸案的关注度也在一夜之间骤降,虽然也没有什么别的大新闻,但就像不约而同的一样,难得格外有默契。

全国的媒体倒是没有如此的默契,但继续头版头条报道案件的媒体,每天都在锐减。

唯一没有停下的态势自然是网络上那汹涌的浪潮,不过也就仅仅几天的时间,之前从来没出现过的解释,什么“黑弥撒”事件,什么“打口碟”等等各种大胆的猜测也跃然纸上,甚至另外一些猜测推理的文章和报道也逐渐被一些人所接受。就这样,沸沸扬扬的石南大碎尸案在悄然降温,直到有作者将其改编加工,放进自己的文艺作品里,人们在心里才逐渐接受了这件耸人听闻的案子,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全城警力集中这种高强度的调动,也不是长时间的事情,就在隔天,集中在市区中的各地方警力已经启动了逐步归岗。在石南大、市局、王家庄的专案组虽然依旧驻扎,但明显也只是例行公事地进行手头工作。

整理出来的上百卷档案和调查报告全部被装档封存,就在市局的档案室里。此时程泽就站在档案室的书架下,表情默然地看着自己和同事们这些天努力的成果,心里也只是苦笑。

自己曾经的那些承诺,就和放屁一样。

~~~~~~~~~~~~~~~~~~~~~~~~

欢乐人间经过这几天的修整,又重新开业了,不同以往的是,门口进出的人群更加川流不息了,被伤得那点元气,似乎也再一夜之间就全部恢复了。

吃一堑长一智的丁敏一自掏腰包把欢乐人间所有敏感地带都进行了加固,不仅几乎用钢铁包了个严严实实,而且还安装了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带红外夜视功能的摄像头。

吴天站在监控室里看着放肆挥霍自己青春的人们,嘴角上挂着的冷笑,再也隐藏不住了。

~~~~~~~~~~~~~~~~~~~~~~~~

SJZ就像是一名受过伤的人,在经历了包扎修整之后,再次正常地活动了起来。其实生活就是这样,不论经历过什么,时间都得照走,一切都得照转;作为最渺小的我们,只是庞大生活的一部分,管你死活的,从来都不是生活,而是我们自己。

年非年
作者的话

第二卷结束啦!新书期也结束啦!百万点击然后还有这么多老爷们的支持,本年拜谢了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