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尘案集 > 第二卷梦碎石南大
话二十七 BOOM!
作者:年非年  |  字数:3990  |  更新时间:2019-09-20 12:00:01 全文阅读

“操!”

这一切根本容不得半点考虑,人越是在紧急的时候,大脑反应的会越快。尤其对于活命来说,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

“快!小薇!”

张子尘抄起小薇的胳膊,顺着原路直接向院里奔去,根本顾不得脚下有什么东西,只是一味地狂奔。

处在最里面的程泽也是,如同飞一般,绕着屋里的障碍物闪转腾挪地几乎都快花了眼。但也就是这好歹还没完全还给老师的身手,仅仅是几下眨眼的功夫,就比张子尘和小薇率先跑到了院中。

“赶紧!”

程泽站在院门口一脸狰狞地望着刚出屋子的两人,拼命挥着手,额头上的青筋都快暴了出来,恨不得把自己的力气分点出去。

现在根本容不得再多考虑什么别的,什么前因后果,什么捅了多大的篓子,脑子直接就忽略了除了活命的一切。

“出去!”

说着慢,实际也就那么几秒钟的事情,张子尘和小薇转眼已经逃到了院门口。程泽狠狠用手拍着两人的后背,确保都出了院后,自己也一闪身,狠狠地把大门碰在了一起,接着两三步便追上了前面的二人。

BOOM!!!

也就刚跑出去十几步样子,一个巨大的火球在三人的背后腾空而起,直接撕开了漆黑的夜空。

随之袭来的热浪如同万斤的铁锤,狠狠敲在三人的后背,结结实实地把所有人摁在了地上。巨大的声响直接封住了三人的耳朵,取而代之的只有嗡嗡作响的蜂鸣和鼓膜几乎要穿透的疼痛。。。

张子尘挣扎着最先爬了起来,死命地拖着身边两人的胳膊,这爆炸的最基本常识,可并不是像电影里演得一样,身后一个爆炸,随便往前一扑就完事了。爆炸最直接的伤害当然是主要伤害,但当你能逃脱一定爆炸的范围,接下来所受的伤害也极有可能致命。

爆炸是以爆炸中心为圆点,向外向上而形成的一个类似碗的形状的冲击波,如果不选择卧倒的话,气浪和随之而来的爆炸力会直接把人掀翻。但也不仅仅是卧倒就万事大吉了,在躲开第一波冲力之后,一定要马上再进行逃离,因为此刻你距离爆炸中心还不远,被冲上天以及被破坏的东西会紧接着狠狠砸下,这也是很要命的。

张子尘下意识地扯开嗓子吼着,可就连自己也听不清自己吼的是什么,不过还好身边的两人很快就恢复了意识,在自己的玩命拉扯下总算又踉跄着往前跑了起来。

又踉踉跄跄了二十多步,张子尘突然觉得左手一沉,身体便下意识地做出了反应,一回身,左胳膊使劲一拽,把手那头牵着的人抱在了胸前,而自己则垫在了最下面。

砰!!!

“我操。。。”

~~~~~~~~~~~~~~~~~~~~~~~~~~~~~~~~~~~~~~~~~~~~~~~

一切总算是安静了下来。。。巨响之后的安静好像显得格外美好。程泽一边扶着墙,一边嘴里狠狠出着气,张子尘则抱着小薇躺在地上,也是差点几口气没倒上来。

“小薇。。。小薇。。。你没事吧。。。”

几个断断续续又微弱的声音传进了耳朵里,小薇使劲晃了晃脑袋,适应了适应耳朵和眼睛,这才一侧身,从张子尘胸口翻了下来。

“没。。。我应该没事。。。子尘你怎么样”

在小薇从地面撑起来的时候,张子尘迅速打量了其全身一番。。。还好,只是衣服上和脸上脏了点,应该没有受伤。

在暗暗松了一口气后,张子尘这才缓缓坐了起来,揉着发昏发胀的脑袋。

“娄队。。。娄队。。。我是程泽,我是程泽,桥西区西郊小李村中发生爆炸,请速派支援,重复一遍,请速派支援!”

~~~~~~~~~~~~~~~~~~~~~~~~~~~~~~~~~~~~~~~~~~~~~~~

阿凉的家里,要说什么家具或者是摆设,都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唯一显得有点格格不入的,就是卧室里有一面超级大的镜子,相信不论是谁也不会在卧室的这个位置摆一面如此之大的镜子。

现在阿凉就坐在这面大镜子前,安静地发着呆,如果你闭上眼睛的话,甚至都感觉不到阿凉的存在,甚至连最轻微的呼吸声都听不见。

嘶。。。

画面突然好像分割裂开了一样,前一秒只见阿凉还坐在地上,再下一秒就突然发现其已经立在了镜子前,而且这两个画面之间似乎没有任何的连贯。。。

“妈的!!!”

阿凉双手顺着太阳穴两侧,狠狠向脑后捋了一把头发。

~~~~~~~~~~~~~~~~~~~~~~~~~~~~~~~~~~~~~~~~~~~~~~~

市公安局,医疗室。

张子尘和程泽一人坐在一个椅子上,正在接受酒精的擦拭和包扎。三人之中,小薇基本没受到任何的伤害,而其余两人则或多或少,胸前和胳膊上,有一些轻微的擦伤,只需要简单的消毒就行。

但除去两人外。。。医疗室里还有别人。。。最前面的刘局正一脸铁青地坐在两人对面,还有娄阳一直在来回踱着步。。。

“好了,没什么问题”

帮两人包扎的同事总算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喘了一口大气,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赶紧逃离了这是非之地。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来回踱步的娄阳听到话语后,瞬间停止了步伐,一脸严肃地冲张子尘和程泽质问了起来。

“那个。。。娄队。。。”

程泽从来没见过娄阳这幅严肃的态度,不过也是自己违规操作在先,一时间有点被吓得语塞。

“还嫌事不够多是吧!?嗯?!”

“娄队,我们只是正常的排查。。。”程泽越说底气越不足。

“正常?!那边爆炸了知道吗?!虽然说暂时没有人员伤亡,但你们知道这事情的性质是什么吗?”

娄阳皱着眉头,焦急地不断喷着火药,本来就狭小的医疗室,感觉也要跟着颤抖起来了。

“好了老娄”

刘局挥着手打断了娄阳的话,接着还是一脸铁青地看着低头坐在那里的程泽。

“小程,你把事情给我原原本本的说一遍”

程泽抬起头,先是看了看一脸若有所思的张子尘,接着又看了看娄阳,这才把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从一开始三人驱车到爆炸结束,没漏下任何的一个细节。

。。。

嗒。。。嗒。。。嗒

当程泽的声音一落下,医疗室中本来燥热的气氛瞬间冷却了下来,只有刘局那手指敲击桌子的声音格外刺耳。

虽然四人谁都没有说话,不过四人的表情却大不相同,程泽讲完以后还是有点回不过神来,毕竟这爆炸说着简单,能亲身经历过,才是另外一回事。

娄阳则停下了步伐,但脸上的焦急神色并没有减轻多少,时间在流逝,事件还再持续发酵。

张子尘则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让人感觉有些意外的反而是刘局脸上的神色,仿佛是有点懊悔,还是有点。。。自责?

“刘局。。。”

娄阳也注意到了刘局的神色,不过毕竟刘局也算是久经风雨,露出一两个不一样的表情,神情依旧是泰然自若。

“嗯。。。这些事情先放一下吧”

刘局眨了眨眼来掩护自己刚才的失神,接着缓缓出了口气,冲着娄阳说道。

“什么。。。什么意思。。。”

这回包括张子尘在内的三人,都有点显懵,什么意思?把什么事情放一放?这些事情?哪些啊?

“就是所有的事情,暂时先放一放吧。老娄,你带着程泽先回去”

当刘局说出这话的时候,明显感觉一直紧绷的神色,终于松了闸。

“刘局。。。”娄阳还想说话,直接被刘局挥挥手打断了。

“年轻人,今晚你跟我在局里熬夜”

张子尘抬起头看着面前刘局那不容拒绝的神情,很顺从地点了点头。

~~~~~~~~~~~~~~~~~~~~~~~~~~~~~~~~~~~~~~~~~~~~~~~

当娄阳带着程泽离开以后,医疗室中就剩下了张子尘和刘局两人,不过意外的是,刘局并没有先说话,而是一直抱着手臂,不知道在想点什么。

“刘局,有话请说吧”

当安静被张子尘打破以后,刘局才将目光对焦到了对方身上。

“年轻人,我知道你很聪明,不过不代表你可以这么玩火”

当环境不同的时候,同样的人之间同样的对话,意味也会变得不一样,刘局这句话没有任何一个升调或者是降调,让人听不出任何的感情。

“对方是什么身份?”张子尘丹凤眼稍眯,接着搓了搓下巴。

啪!

桌子上传来一声脆响,刘局应声站了起来,目光锋利地看着坐在眼前的张子尘,仿佛要将其撕开一般。

“你说的是什么?”

“不知道刘局说的是什么?”

那双丹凤眼丝毫没有避讳对方爆射而来的锋利,张子尘接着嘴角一扯,苦笑了起来。

~~~~~~~~~~~~~~~~~~~~~~~~~~~~~~~~~~~~~~~~~~~~~~~

SJZ的夜,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显得有些格外的压抑,除了刺骨的寒风之外,整座城市被一种莫名的气氛感紧紧包围着。

不管怎样,这个夜晚对于SJZ市市长来说,依旧很难熬。自己好像已经快记不清这是SJZ被推上全国风口浪尖的第几天了,全国的媒体在让事情不断发酵,各路的传闻也在疯狂地侵略着,如果说一开始自己还能稍微控制一二,那现在这种态势,自己的力量已经快算作沧海一粟了。因为就在昨天,几家国外的媒体已经从首都入了关,现在正披星戴月地赶往SJZ。

作为旁观者,如果你觉得此案只是如此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在我们知道案件发生后,已经把杀人凶手,杀人动机,杀人手法等等因素率先考虑了出来,潜意识地认为那是存在的。这就好像我们在做一件事的途中,先知道了结果和过程,现实可能是这样的吗?显然不可能。

如果你身在局中,你才会了解到人性的无助,碎尸案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九天的时间,这一切就好像突然又自然而然发生的一样,没有杀人凶手,没有杀人动机,被害人就那么自然的消失了,破碎的尸体切片,就自然而然地出现了,没有目击证人,没有证据线索,没有监控录像,一切的一切都没有。

你可能会觉得好笑,这完全是一派胡言的无稽之谈,怎么可能没有杀人凶手,没又杀人动机?那我可以确切地告诉你,那是你没有真正的处在当时的那种环境之中。

总之,案件在不断发酵中变得更加神秘,上面的压力,中间的压力,下面的压力,把SJZ的市长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叮铃。。。

半夜寂静之中的电话铃声格外吓人。

正在办公桌前的市长被吓了一个激灵,当回过头看见是桌上的内线电话后才深深出了口气,赶紧接起了电话。

“请讲”

。。。

“我是!”

一句对话后,市长本来黯淡的双眼瞬间明亮了起来,刚才还蜷缩在办公桌前的身躯,瞬间绷直站了起来。

“这边的情况,还请您指示!”

。。。

“好!没问题!”

。。。

“请放心!”

这通让市长兴奋起来的电话,也就持续了那么几十秒的时间,不过市长这前后的两种状态,简直是天差地别。

“备车,去市公安局!”

市长挂了电话之后,又按了另一部电话的按钮,接着抓起外套,顺着一甩,直接向楼下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