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尘案集 > 第二卷梦碎石南大
话二十六 节外生枝
作者:年非年  |  字数:5025  |  更新时间:2019-09-19 12:00:01 全文阅读

想到这里,程泽潜意识地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了,这确实是一件让人有点后怕的事情。

“我觉得你真应该早点来我们的宿舍遛一圈。。。”小薇看着张子尘的眼神里,有一股莫名的味道。

“到了,就把车放这吧,咱们走进去”

仿佛自己在一个充满迷雾的大森林里走了好久好久,不留神一抬头却发现,自己又走回了原点。张子尘也说不清自己现在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再次回到了这里,如果非说出点什么不一样来,可能上一次是在夜里,这次还算是在白天吧。。。

“直接去刁爱菁家里吧,我轻车熟路”程泽此刻的状态也说不上坏,但绝不好。

“嗯。。。”

~~~~~~~~~~~~~~~~~~~~~~~~~~~~~~~~~~~~~~~~~~~~~~~

小李庄并不大,沿着村子的最外围走一圈,可能也就一个小时的事情,但谁又能想到,就是土生土长在这么一个小村庄里的单纯女生,现在正牵扯着全国上下的神经。

“叔叔阿姨,抱歉再次打扰你们”

开门的是刁爱菁的父母,老两口自从闺女出事以后,茶不思饭不想,头发几乎全都斑白了。不过看到程泽站在自家的门口,老两口混沌的双眼里又微微泛出些亮光。

站在最前面的程泽当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不过却惭愧的很。。。在这件案子上,自己真的是。。。有力难使。。。

“我们是想再了解了解情况”

老两口听到这话后,眼中那些许的亮光又瞬间暗淡了下去,不过依旧机械性地点了点头。

“叔叔阿姨,我是李薇安,爱菁的舍友,你们可一定要保重身体啊”站在最后的小薇看到刁爱菁父母的这种状态,忍不住要落下泪来。

“是。。。是小薇啊。。。你们都进来吧”

一个勉强又坚强的笑容艰难地爬上了刁爸爸那被沧桑刻满的脸上。两人一侧身,想把站在门外的三人让进屋。

“打扰你们了,我们就不进去了,叔叔阿姨,我们这次来就是想问一下,爱菁高中时候有个关系不错的女同学,她在村里的哪家住着?”张子尘的话截断了程泽想往屋里迈的脚。

“嗯?你说什么。。。?”刁爸爸可能有点没反应过来。

“不知道爱菁在高中时候,有没有一个关系比较好的女同学,现在还在村里住着?”小薇接着问道。

“没。。。没有吧。。。”

“嗯?”

程泽一看刁爸爸这反应,自己也有些意外,虽说那些都是张子尘的推理,不过。。。难道说,推理有误?

“哎呀,是不是说小芬呢?行啦老头子,你赶紧回屋吧”刁妈妈在身后拍了拍刁爸爸的后背。

“嗯,阿姨,她家在哪个位置?”

“在东头的第三家。。。小芬她和。。。和爱菁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这种感觉真的是,刁妈妈不能再经受一点的打击了,要不整个人就地垮掉。

“您放心,如果有进展,我们第一时间通知您,您二位保重身体”

程泽心里喘了口气,要是没有这人的话,恐怕这好不容易来的线索,又得断。

“叔叔阿姨,真的别太难过,我们都在尽力地协助警察,所以你们一定要保重身体,肯定会有真相大白的那天”

小薇心里真的不是滋味,不过现在自己能做的,可能也只有安慰了。

~~~~~~~~~~~~~~~~~~~~~~~~~~~~~~~~~~~~~~~~~~~~~~~

阿凉面朝屋里,轻轻将身后的门碰上,双眼迅速将里面的情况扫视了一遍。。。不过这次。。。那浓烈的不安和疑惑更加猛烈地席卷而来。

嗒。。。嗒。。。嗒。。。

阿凉缓缓在屋里走着,扫视着各个角落,但不论是客厅,餐厅,里屋还是卫生间,丝毫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情况,但就是这没有异常的异常,才更加让人不安。

最后直到阿凉的目光扫过餐桌时,顿时定格在了那里,一封信。。。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封信,平静地躺在餐桌中央。。。

~~~~~~~~~~~~~~~~~~~~~~~~~~~~~~~~~~~~~~~~~~~~~~~

“我听说了。。。”

小芬坐在椅子上,双手局促不安地不知道往哪里放,目光躲闪地看着面前的三人。

三人很轻易地就在村中找到了小芬家,不过对于有警察突然造访,小芬一家还是很紧张的,尤其是村里出了件那么大的事情后。

“不用担心什么,我们问几个问题就走”程泽道。

“嗯。。。”小芬抬了抬头,随即又点了点头。

“你们高中时期,刁爱菁是班长吧?”

“是的”

“你和刁爱菁,还有一个女生的关系是不是比较近?”

虽然这些都是张子尘的推理,不过还是要再确认一遍才让人放心。

“是的,我和爱菁,还有美淑”

“不知道你们王家庄中学的李光明老师,你认识不认识?”

这才是程泽要问的重点,李光明,山前大道案子的被害者,是王家庄中学的一名老师,就在王家庄村里住。

虽然那件案子已经差不多结了,前因后果弄得还算是清楚,但第一,杀人嫌犯老秃在羁押室里被毒杀身亡,凶手还没有确定,第二,李光明这人的父母籍贯一概查不到,就像一名黑户一样,只知道他在王家庄独居,也没有子女后代。

“李。。。李老师?李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

小芬不知道警察为什么要问这个,不过她的身体已经忍不住地跟着话语颤抖了,李老师。。。之前自己也已经听说了,就在王家庄侧面的地里被人杀了。。。爱菁。。。爱菁就是当时李老师的班长,可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你们的班主任?!”

终于。。。程泽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瞬间袭来。

“嗯没错,我们高中时候李老师就一直是我们的班主任,爱菁也当了三年的班长,特别受器重,为此李老师还单独给她开过好几次小灶补课”

“所以刁爱菁成绩一直很好,考上了石南大?”

“行了,美女,你不用担心什么,大家都很安全,有人民警察保护着咱们呢”

张子尘一把拦下了还要继续发问的程泽,冲瑟瑟发抖的小芬笑着安慰道。

“走吧!”还没等程泽反应过来,张子尘已经拉着小薇往外面走去了。

“嗯。。。姑娘,抱歉打扰你了,这是我们的工作,也请你谅解,不过也请你相信,人民警察会保护好人民的”

小芬低着头偷偷看着程泽,这才缓缓止住了身体的颤抖。

~~~~~~~~~~~~~~~~~~~~~~~~~~~~~~~~~~~~~~~~~~~~~~~

“为什么不让我问了?”

“没什么必要再问了,本来案子就已经足够复杂了,咱们现在只需要抓住一头,狠狠往外拽就好,再多的线索,只会起到干扰的作用”

张子尘没有警察的那一套做派,刨根问底也不是现在所有事情的重点,问到自己想问的,然后照着自己的感觉继续追查下去这才是张子尘的做派。

。。。

走到现在这步,如果你能跳出现在,站在未来回过头来看的话,这一切的一切,错综复杂还是错综复杂,不过简单的联系却又显得那么简单。

话永远是分两头说,身在局中,谁又能超脱于外,明眼看清一切?何况是当自己还乐在其中的时候。

“我觉得现在应该和局里汇报一下,你们稍等”程泽的声音里有些不自主地兴奋。

三人还没有穿越山前大道,程泽就先琢磨着跟局里汇报一下,毕竟这也算是查出了点眉目。可就在程泽的手刚摸上手机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张子尘一回头,抬手握在了程泽的手腕上。

“嗯?”

“暂时先别说”

“为什么?”

程泽自己也没有发觉,对于张子尘的话和决定,自己的下意识地在默默接受着。

“别忘了老秃是怎么死的”

对于刁爱菁这案子,张子尘现在最担心的就在这,就算你再神通广大,就算你再有千万条线索。可线索的那头站着一位知根知底,又手拿剪刀的人,一切的线索和努力都是白费的。

对于聪明人,话从来不用多说,程泽摸上电话的手转而使劲攥了攥。

“那你小子就别毛手毛脚的,前面的事情我来!”

这种感觉对于程泽来说,不太好,一个比自己还年轻的人,偏偏要来指挥着自己做着做那。。。而且指挥得还挺对,这才是让人恼火的。

刚一进村,程泽几个大步把张子尘和小薇别在了身后,准备打问一下李光明的住址,毕竟之前山前大道的结案底不是自己做的,具体的被害人住址,还真记不清了。

“帅哥,既然天刚黑,各家也都基本忙着做各家饭了,那不如我们直接来猜猜李光明住哪家,怎么样?”

对于排查的套路,张子尘还是熟悉的,不过刚才自己那提议并不是想卖弄什么,而是之前自己和阿巨在山前大道上经历的那些。。。想起来并不是那么对劲。。。至少对于向村里人打问李光明这事想起来。。。好像不是那么对劲。

“没问题啊,小朋友,跟我后面”

程泽并不知道张子尘在想什么,一听这提议,再加上有女生在场,正好就显摆一下,咱也不是白带这大钢帽的。

“首先,李光明家里肯定不会住人了,所以家中亮灯的可以排除了,剩下这么多灭灯的。。。嗯。。。像这种门前进出脚印多的也可以排除了,毕竟他在村中是独居的老师,也没有什么亲戚之类的,所以门前不会有脚印”

张子尘和小薇就紧紧跟在程泽的身后,只是听着对方的推断,并不搭话。

“不过像这间,没开灯,门前又比较干净的人家,应该也不是李光明的家,因为大门上加着两圈铁链锁,上面灰尘积压的不少,应该是长久未住,出去打工,或者在别的地方小住的人家吧”

程泽行进的速度不慢,有时候是在人家门口停留一分半分,有的则是根本就不停留,只是看看就念叨出了结果。

“还好这村子不大,不过这两间房,哪个是李光明的家呢?”

程泽站在一间房子门前,轻松地斜眼瞟着身后的张子尘,那意思就是在炫耀。

“应该是这间吧,我看大门两侧的春联和别家的并不同,应该是自己手写的吧,正好他曾是爱菁的班主任,一名老师,不知道对不对?”

还没等程泽再说话,站在一侧的小薇就先说出来了自己的判断。

“哈哈,聪明!”看着刚想斜眼瞟自己的程泽,张子尘忍不住地笑出声来。

“喂!你这家伙,想干什么!”

根本来不及程泽反应,只见张子尘撤了一步,垫了一脚,双手直接扒上了外院墙的边沿。

唰。

一下便不见了身影。

“混蛋!干起偷鸡摸狗的事你怎么这么利索,赶紧出来!这必须要向上面汇报的!”

还没等程泽再冲里面嚷嚷,只听得吱呀一声,大门从里面缓缓被推开了。

“你个王八蛋能不能。。。!!!”脸红脖子粗的程泽对张子尘简直是无语了。

“帅哥。。。做人别那么死板。。。再说了,我又不是警察,就算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看习惯就好了”

无赖!

程泽现在满脑子里就是这两个字,还没等自己想起接下来骂人的话,张子尘直接摆摆手,开始把小薇往院子里引了。。。

“你们两个!”

程泽头皮一硬,迅速打量了下四周情况,紧跟着小薇身后闪进了院子。

~~~~~~~~~~~~~~~~~~~~~~~~~~~~~~~~~~~~~~~~~~~~~~~

李光明的家并不大,除了一个小院子以外,就只有一间正屋,是一室一厅的结构。

“时间紧,任务重,既然进来了帅哥,就别板着脸了,赶紧手电开开,咱们分头找找,只看有用的!”

张子尘此刻也兴奋了起来,总算!总算能把之前乌七八糟的东西好好捋一捋了,而这把梳子,可能就在这!

~~~~~~~~~~~~~~~~~~~~~~~~~~~~~~~~~~~~~~~~~~~~~~~

“虽然这案已经差不多结了,这也不算现场了,但手脚尽量小,如果牵扯起来,还得技术科那边说话!”程泽吩咐一声,三人便迅速开始了动作。

虽然知道这是违规作业,不过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现在也顾不得那些了,既然都走到这了,那就走一步看一步。

唰啦。。。唰啦。。。

一时间这漆黑的环境里,只有一把手电光束在坚强地支撑着,除此以外只剩下三人的喘气声,还有翻阅东西的声音。

“嗯?”

正因为周围的环境格外的安静,小薇这一声轻哼也格外地引人注意。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

虽然只有一束手电光,但依旧挡不住张子尘那双丹凤眼中闪露出来的精光。

“程警官,你带表了吗?”

小薇抬起自己的胳膊,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接着另一只手使劲捂住了表盘。

“没有啊,怎么了?”反倒是正弯着腰的程泽被问了个一头雾水。

“那怎么会有时钟走针的声音?”

小薇那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里写满了疑惑,透过手电光传了过来。

“什么?什么声音?我怎么没听到”程泽直起腰来。

砰!

只见张子尘一个箭步窜了过来,也不知道踢到还是碰到了什么,总之就是冲手电扑了过去,接着双手严瓷合缝地盖住了光束。

紧接着,无尽的黑暗瞬间袭满了整间屋子。

“干什么你,一惊一乍的。。。”

“弯腰!”

躺在地上的张子尘脑袋已经开始往程泽那边扫了过去,紧接着大吼了一声。

程泽刚才话还没说完,被这一吼,也是下意识的扭了扭身,手就往腰间的配枪上摸了过去。

这一扭身不要紧,刚才一直躺在地上抬着头的张子尘瞬间扑棱了起来,松开手电光,直直照着程泽身后一摞书的后面挣扎了过去。

“什么。。。什么东西?”

程泽也发现了似乎有点不对头,不过好像这东西在自己的身后,一时间也僵住了动作。

只见张子尘两步并作一步,身形一闪,胳膊一掏,从程泽身后的一摞书后,摸出了个东西。。。

上面有个跳动着的数字计时器,闪着微弱的红光,此刻正好跳到了2:28上。。。

“操!老子就知道!”

张子尘一把掀开火炕前的地坑,把那烫手的山芋,直接扔了进去,最后定格的画面现在还可以清楚的记得,那跳得倍儿快的计时器已经跳到1:56了。。。

年非年
作者的话

各位看官老爷们,多支持,多收藏,多推荐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