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尘案集 > 第一卷疑云诡案
话一 斗殴&话二 搜刮
作者:年非年  |  字数:2435  |  更新时间:2019-09-15 10:52:54 全文阅读

中国,SJZ市,晚上十点,西二环外,山前大道旁的一条小路上。

“尘子。。。你说,这两边。。。哪边能赢?”路旁隔离带冬青枝杈间露出了一双提溜的大眼睛。淡淡的月光下,这双大眼睛局促不安的转动着,生怕漏掉眼前的任何一个画面。

“阿巨你紧张什么,不就是打架吗,有什么好看的”另一个声音则悠闲的靠在冬青旁,黑暗之中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不大,但却挡不住的精光四溢。

“废话,老子活了二十年,有娘生没爹养的,虽说从小混惯了大街,但这么多人的阵仗还是头次见”阿巨将眼睛从冬青之中卸下,移到了身边的兄弟身上,仿佛习惯了对方这种无所谓的淡定态度,只是一撇,眼睛又迅速地回到了冬青枝杈之中。

“你骂起自己来还真是有一套。。。”尘子歪着头,一只手随意地抓起了地上的泥土,有些潮湿但很松软。

“忽略我!赶紧的,到底哪边能赢,你不想弄吃的了,咱们也得准备了”阿巨竭尽自己所能的压低着声音。

“左边的,一会等他们走后咱们再出去”尘子甩出了手中的泥土,接着抬起头,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梁。

“张子尘!正经的,你看看左边农民大爷们的装备,还指望能有暴击还是咋的,你他娘别在这给老子猜,要不一会咱们没的拿,你让我吃屎去啊”

张子尘咧了咧嘴,看着脑袋没入冬青之中,撅着屁股的阿巨甚是滑稽。

“放心,什么时候因为我让你挨过饿”

阿巨还想说什么,但一看到对方那一脸欠揍的表情,又把话压了下来。

冬青之外,惨白的月光下有将近五十人在对峙着,俨然分成了左右的两拨,左边一二十人衣服破烂,手里只是拿着镐头和犁耙;右边的二十多人则整齐划一的黑西服黑皮鞋,单是那么静静地站着就有股肃杀之气,每人手中的长铁棍折射着月光,仿佛都可以听到铮铮的鸣叫。

“这么来说,你们就是打算不讲理了!”左边一拨人之中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声沉沉的低吼。

反观右边整齐划一的黑西服们则没有一个搭话,但往那一站似乎就说明了一种态度。

刹那间不知道是谁先有了动作,阿巨眼中的画面仿佛断片了一样,刚才还在静若止水,下一秒就混乱到了极点!如墨的夜下,正在上演一场斗殴。。。

阿巨的眼睛仿佛不够用了,双手兴奋又紧张的死死攥着脑袋旁的冬青,但仅仅也就不到十分钟,冬青之外的打斗声渐渐平息了下来。

“走吧,该捡饭吃了,又累又饿的”张子尘忽然弹起了身子,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又拍了拍阿巨呆滞在那里的大脑袋。

“张子尘。。。我真他妈服你了,怎么每次都被你猜的准准的。。。”阿巨把脑袋缓缓从冬青枝杈间抽了出来,慢慢将眼睛对上了张子尘的那双笑眯眯的丹凤眼。

只见张子尘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伸出食指,缓缓移动到自己太阳穴上,轻轻点了几下。

“猜?那是你才用的方法,我可用的是这里”

精光四溢的丹凤眼中露出了一地的月光。

~~~~~~~~~~~~~~~~~~~~~~~~~~~~~~~~~~~~~~~~~~~~~~~

“我怎么就那么懒得看你那一脸欠抽的样子呢,少在这我一夸你,你就得瑟,不就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吗,是不这边就是那边,赶明让我猜中一回,老子也得瑟一回”阿巨一边念叨着,一边也手脚麻利地往刚才的战场走去。

“百分之五十。。。哪怕百分之九十九,我也从来不相信什么几率,我相信的只是自己的逻辑”

张子尘站在那里借着月光,将眼前的战场扫视了一遍,确认没有扎眼的情况后,蹲在了最近的一个黑西服身边。

“说不说吧。。。我最讨厌就是你这装逼的节奏,咋的,还停不下来了还是咋的。”

扒拉了两下躺在地上的黑西服,张子尘低着头,一手拄着地,缓缓说道。

“右边的,不仅服装整齐划一,就连手中铁棍长度也相差不了多少,可见这些人动起手来也一定训练有素。像这种带有组织性质的打斗,大都不会照着对方的要害招呼,现在是法制社会,闹出人命来,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也难以招架。但是对方这帮人就不同了,只是一帮庄稼汉,脾气上来红了眼,出手更不会讲究,打起架来就怕这种不要命的,你制不住对方,就算人再多也没有用;而且想都不用想,穿西服的这帮人肯定在这些庄稼汉身上有所图谋,不然也不可能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让身份相差这么悬殊的两拨人对上,所以动起手来,穿西服的这帮人更会有所顾忌,怕事态扩大。再一个昨天这里下过雨,泥土潮湿松软,穿西服的这帮人穿着皮鞋,正装的皮鞋,一定会不太跟脚,会打滑,这样一来可就比不上那帮庄稼汉跟脚的布鞋了。不论从哪看,都是这帮黑西服输定了”说完张子尘用下巴点了点地上十二个昏迷的黑西服。

“我就说吗。。。我就是这么想的。。。嘿,每次听你说起来都带劲的”

阿巨也不知道听没听完解释,反正兴奋的根本没拿正眼瞧张子尘,而是迅速地在黑西服们的衣服兜里摸索了起来。

两人一前一后,阿巨咬碰着牙,哼着小调,飞快地搜刮着十二人身上的钞票,但也只是钞票而已,摸到别的值钱的东西,阿巨则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拿他自己的话来说,哥们只是迫于生计,可不是抢劫勒索啊,只是暂借些散碎银子,填饱肚子,再偶尔思一思女人欲,改日哥们发达了,一定在大街上大把的撒钞票,就当回报社会,三克斯,嘎的了。

张子尘心不在焉地跟在阿巨后面,慢慢擦去两人留下的脚印,再顺便整理一下阿巨风卷过后的残云,帮黑西服们弄弄领子,系系扣子,就像整理遗容一样。

终于,阿巨蹲在最后一名黑西服边上,啪啦啪啦地打着手中的钞票,一个劲儿的往手上吐口水,恨不得把一张钞票捻出一沓子来,两个嘴角都快到后脑勺约会了。

“别说啊,这回真他娘带劲,足足三千,咱这回一个月的饭有着落了,还能泡回澡,恩!搓!再他娘狠狠搓回澡,你省点,省点啊,没准最后我还能叫个妹子,嘿嘿。。。”阿巨压根站不住了,兴奋地哗啦着手里的钞票,起身就要溜达。

“阿巨,你好像没把苏灵算上。。。而且你要兴奋,往旁边的草地里兴奋去”张子尘蹲在最后一名黑西服边上的草地里,慢慢用手抹掉了两人最后的脚印。

“好嘞!你是爷!苏灵。。。她能干个鸟,再说,还一直粘着老子,麻烦死,哪如咱们兄弟配合。但我觉得关键时刻还得看我,要不是我发现了这帮黑西服财神。。。”

阿巨话还没说完,只见张子尘的眼往这边一瞟,接着整个人好似脱弓的箭一样,嗖的一下,从草地上弹起来,奔着阿巨的胳膊就过来了。

年非年
作者的话

因为从小就爱听故事,长大后,人情世故,生活轨迹,得志失意,所以心里逐渐也有了很多很多故事。再接着,又因为爱显摆和哗众取宠的臭毛病便开始有了讲故事和扯淡的欲望,但也恰恰缘起于此,才有了《尘案集》这本书。 好吧,冠冕堂皇的话说完了,说点正题,其实是因为看了很多很多所谓的悬疑、推理、烧脑网络小说,又尝试了很多很多小说改编的网红网剧,实在是。。。不忍直视。。。(有点酸)所以自己就琢磨了,写那么烂是怎么发表的,逻辑不通,情节弱智,又是怎么卖了网剧版权的(酸爆,其实自己写的才是稀碎)难道仅仅是因为咱们的观众对烧脑题材的一切事务都格外偏爱,所以宽容度宽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只要能坚持下来,竟然都能获得认可。。。什么灵异,恐怖,噱头,各种不忍直视的内容因素全部掺杂进来。。。美其名曰变格,也不知道是在侮辱逻辑还是拽了一个推理的边。 所以,别人都行,我为什么不行(哈哈,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照着我认为好看的悬疑推理,坚持下来,除去任何杂想地讲一个故事,没有什么灵异,什么恐怖,什么硬凑的各种血腥变态噱头,就是根据最真实的事件改编,耐心地讲一个故事(其实说扯。。。也没什么不对) 因为本书的内容过于真实,而且我自己都认为自己是个阴谋论家(笑),所以里面涉及到的所有地名,案件名称,办案过程,所有人名,人称我都竭尽全力地采用化名。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认为还是应该先向本书涉及到的所有案件的相关人们道个歉,文学的创作真的没有任何恶意,请勿对号入座,请勿对号入座,请勿对号入座(重要事说三遍哈) 还有就是我在写作的时候可以很明显地预感到,《尘案集》这本书很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和谐了,对此我只想说,如果这个社会连文学的创作和加工都容不下的话,那真的是种悲哀(乌鸦嘴)总之,且看且珍惜吧。 最后,本书共十卷,每日稳定更新(不稳定自断经脉)创作也纯属为了梦想,而且梦想这东西,能实现就好,其他杂七杂八的强求也没用~ PS.本文内容如有雷同。。。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都是自己冥思苦想来的)如果非说有。。。那你来打我啊(哈哈~飘走喽) 热爱本格热爱社会派的观众老爷们,热爱烧脑的观众老爷们,热爱阴谋论的观众老爷们,多多捧场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