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一打印店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赤剑,羲和
作者:根三平方  |  字数:3283  |  更新时间:2019-12-20 00:11:42 全文阅读

第一百二十二章 赤剑,羲和

“你想救她?”

张三一想回头,却被摁住了,摁住他的那人力气极大,他动弹不得。

“是”

“救不了啊!”

那人声音中充满了悲伤。

“她是你女儿”

“那是她的命”

声音平静的可怕。

“命,又是命?那她祭剑了,你赢了么?”

……

身后,那人沉默不语。

张三一知道,他还没有离开。

空旷的大殿中,只有他和那人,他坐在那冰冷的黑椅子上。

沉默了许久,身后那人又才开口。

“当年……我和你一样的选择……”

张三一突然说不出来话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当然不希望霍双笙祭剑,现在的局面已经是个死局了,要么霍双笙祭剑,成就那把剑,还有一丝希望能保住金城,不祭剑,还会是一样的结局,金城沦为鬼蜮,骷髅遍地,无一活物。

“那该怎么办?”

张三一眯着眼盯着门口,声音沉重。

“现在,你才是城主,你不该问我”

声音戛然而止,张三一猛地转身,身后,空无一物。

“草,他是你女儿”

张三一忍不住,还是破口大骂了出来。

他能怎么办啊?

瘫坐在椅子上,张三一抓着脑袋。

黑甲士兵最多只能支撑一整天了,甚至是,城中大部分青壮也都早已经出了城,上了战场,早已经可谓是举城皆兵了。

可是,为什么要让自己来做抉择呢?

起身,张三一慢慢走出了黑色宫殿。

城中,早已经空荡荡的了。

走在青石板街道上,就他一个人。

锻剑的地方在后山里,因为后山有地火,正是锻造剑的地方。

张三一没见过那把所谓的可以拯救金城于水火的剑,他想去看看。

后山早已经被掏空了,只是靠近,一股炽热感就扑面而来。

“城主大人——”

来人恭恭敬敬。

张三一瞥了一眼。

“必须得双笙么?”

“是”

带我去看看那把剑吧。

继续往里走,已经到了山的腹地。

到处都是炙热火红的岩浆,咕嘟嘟的。仅是一会儿,张三一就大汗淋漓了。

岩浆中间,张三一看到了一把剑,黑漆漆的更像是一根棍子,完全看不出来是把剑。

突出的青石像是一个栈道,直直到了那把剑附近。

“城主大人,危险——”

张三一没听也没停下,还是朝着那把剑走去。

“你们别过来”

青石足足有十多米。

越往里面走,不仅仅是感觉炙热了,张三一感觉自己的内心都已经燥热了起来,恨不得脱光全身的衣服,可是,此刻的他浑身包裹在黑色的铠甲中,像脱去也脱不了。

终于走到了尽头,张三一俯瞰着那把剑,剑微微颤抖。

“我突然想明白了”

张三一沉默了一阵,他不知道那人在不在,他想确定一下,可惜失败了。

“你应该在吧?”

“出不出来随你”

“或许,你跳进去,才是最好的结局”

张三一的目光丝丝的盯着那把剑,只是,已经做好了防备。

“你进去,也是最好的结局”

还是那淡漠的声音。

张三一没有回头,还是背对着那人,此时,只要那人轻轻推一下他,他就真的祭剑了。

“呵呵,看样子,我们得打一架了?”

缓缓转身,张三一就像照了面镜子一样,那人也笼罩在黑色铠甲中,和他一模一样。

那人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会喝酒么?”

张三一先是摇摇头,有点点头。

“那就坐下陪我喝一杯吧?”

两人中间,出现了一张石桌,上面摆着一只酒壶,还有两只碗。

张三一坐下,等着对面那人。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要让你来?”

“因为除了我,只有你才能握住那把剑,总的找一个能用那把剑的人吧?”

“这么多年了,还真等到了”

张三一没有出声,端起了面前的酒碗,四周全是炙热的岩浆,他早已经是口干舌燥了。

“咳咳咳——咳咳咳——”

仅仅是一小口,张三一的胸膛就感觉像是着火了一样。

“哈哈,还说会喝酒”

“你说,当年要是我进去,让笙儿来握剑,会不会好一点?”

犹豫片刻,张三一才沉沉回答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谁又能知道啊,至少,要比现在好了”

那人仰头,“咕咚咕咚——”把一整碗酒都吞下了肚。

“喝了吧,时间不早了,该做点正事了”

张三一端起碗,有些愁。

但,还是仰头,灌了进去。

像是火燎一样,张三一感觉自己要烧着了,黑甲下面的他,肯定早已经红透了。

“酒也喝了,再多说一句,照顾好双笙,当年,我真没想过要让她祭剑啊”

“你说,我算是个英雄吗?”

张三一没有回答,应该算吧?

然后,俯首,拜了下去。

“剩下,看你了”

张三一感觉到,那人笑了,然后,就倒了下去,直直掉了下去,掉到了那把剑上,他的身体被岩浆吞没。

瞬间,那把剑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整个山都跟着摇了起来,岩浆开始沸腾了,翻滚了起来,一朵朵赤红的岩浆花再空中炸裂。

剑上,那黑色的外壳开始慢慢脱落,岩浆开始慢慢的向着那把剑涌去,那剑竟然是在吞噬岩浆。

剑柄出现了,依旧是黑黝黝的颜色,是那种深沉的黑,把光线都吞没的黑。慢慢的,剑身出现,赤红色的剑身,就像是流淌的岩浆一样。

山还在摇,岩浆还在翻滚,只是,岩浆却越来越少了。

又过了许久,整座山,早已经塌了一半,岩浆已经见底了。露出了剑尖,剑尖不是赤红色的,就像是接上去的一样,是白色的,像骨头一样的白色。看上去格外的格格不入。

最后一滴岩浆消失,“嗡——”一声剑鸣,罡风四起,“轰——”山壁被切下一块,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张三一就站在赤红色的剑,没有动作,身上的那黑色铠甲早已经支离破碎了,仅仅是一道剑鸣而起的罡风就让他都无可奈何的黑甲破了。

颤抖的伸出手,张三一攥住了剑柄,一股巨大的炙热感直冲胸膛,比刚才那碗酒下肚更甚几倍。

忽然,张三一的右臂开始燃了起来,炽热的红色火焰开始慢慢蔓延,从右臂,爬上了脑袋,然后又烧到了左臂,半个身体都燃烧了,火焰开始向下蔓延。

张三一感觉到,自己的铠甲已经化为了飞灰,皮肤也开始燃烧了,接下来,是血肉了吧?最后,是骨头?

他会被烧死么?

可是,他为什么感觉不到痛?

难道,人被烧死的时候感觉不到疼痛?

他闻到了肉香味。

嗯,还挺香的。

忽然,张三一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朝着他的脑袋挤了过来。到处肆虐着,可是,他却束手无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那好像是一道黑影,他想干嘛?

张三一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他该怎么办啊?

他动不了。

对了,飞剑。

脑海中,三道飞剑朝着那黑影飞去,可是,那黑影只是伸出了手,轻轻一攥,飞剑就消失不见了。

那黑影已经有靠近了一些,张大了嘴,朝着自己咬了过来。

下意识的像躲开,可是,怎么也躲不过,那黑影已经咬到了他,痛,撕心裂肺的痛……

不知是恐惧还是痛苦,张三一闭上了眼睛。

忽然,那股剧痛消失了,张三一缓缓睁开了眼睛。

只见,一个金色小人正扛着一把比他还要高的剑,叉着腰,而那凶神恶煞的黑影,此刻竟然匍匐在金色小人脚前,颤颤巍巍,头都不敢抬。

这不是自己丹田中的那小人么?

怎么跑到脑海里来了?

忽然,那小人转过头来,朝着张三一咧嘴笑了笑。

怎么感觉长得和自己一样啊?

金色小人消失,那黑影眉心,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印记。

张三一才知道,这黑影就是这把赤红色剑的剑灵,也就是祭剑了的那城主的灵魂,只是,刚刚祭剑,剑灵初成,浑浑噩噩,就想喧宾夺主,想要夺舍了张三一。毕竟,没有哪个灵魂想要被禁锢在一把剑中,每一个灵魂,本性自由。

黑影消失,张三一睁开眼睛,自己身上的火,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黑色的铠甲,也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是的,他赤身裸体,握着一把剑。

尴尬,无比的尴尬,哪怕周围没了人,也很是尴尬。

张三一下意识的朝着裆部捂去。

忽然,赤红色剑微动,一道红光闪过,张三一身体被一层淡淡的火焰笼罩,火焰消失,一件大红色的袍子已经盖在了他的身上。

虽然是大红色的,格外的扎眼,可是,总比光着要好太多了。

此时的剑,已经轻了很多,张三一微微用力,就提起了剑。

提着剑,张三一走出了山洞。

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

城外,妖兽早已经越过了护城河,撞击着城门。

只是迈出了一步,张三一就来到了城头,在黑漆漆的铠甲中,张三一的这身大红色,格外的耀眼。

轻轻踮脚,张三一就浮在了半空。

握剑,举剑,赤红色的光芒照耀了整个天地,就像一轮烈日,普照大地。

落剑,光芒倾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刺眼的光芒让张三一闭上了眼睛。

寂静,绝对的寂静。

过了许久,张三一睁开了眼睛。

他还在大殿中,大殿还是空荡荡的,只是,他的手中,握着一把赤红色的剑,剑尖一段,是苍白苍白的白色。

“结束了么?”

张三一喃喃道。

“恭迎城主大人”

一个穿着青衫驼背老人,跪倒在地上,匍匐三拜,早已经是老泪纵横。

“他叫什么?”

“霍羲和”

“那么,你就叫羲和吧?”

张三一轻抚赤剑,一股暖意传来。

起身,张三一缓缓走出大殿,站在高高的青黑色台阶上。

不是活了么?只是,这城为什么还是空荡荡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