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一打印店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血月升,城门开,迎公主
作者:根三平方  |  字数:3346  |  更新时间:2019-12-16 11:31:24 全文阅读

第一百一十八章 血月升,城门开,迎公主

黑云压城城欲摧,黑城压人人欲退。

桥没出现,过那如天堑似的护城河也就成为了空谈,有之前那觉醒者的先例,没人愿意再去尝试了。

甚至是,也只有张三一和嬴赢才敢靠近那深渊边缘,走走停停,看看对面的那座黑城,再向下瞅瞅深渊,黑黝黝的,见不到底。

小萝莉赢溪跟在后面,绕着小骷髅和小和尚,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可惜,似乎没人理他,小和尚最多抬头笑笑,然后就低头不语,小骷髅只直勾勾的盯着张三一,小丫头也不觉得无聊,还是说个不停,兴趣盎然。

张三一和嬴赢并排走着,白衣对白衣,只是,张三一身上的那件白衬衫已经有些发黄,皱皱巴巴的,再加上腰间挂着那把无名剑,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嬴赢倒是不在意,大家族的涵养,再说了,自古以来,有本事的人多怪癖,张三一要知道嬴赢这样想,肯定把那柄剑摘下来扔给小骷髅拿着了。

“张兄为何不把剑放入剑鞘啊?”

嬴赢还是忍不住问到了,他实在有些好奇,张三一怀里抱着剑鞘,剑却挂在腰间。

“它们不是一套”

“哦”

嬴赢自知,已经聊不下去了。

只是,他的目光还是时不时的往张三一怀中的那把剑鞘上瞅去,剑鞘看上去很是平常,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就是吸引嬴赢的目光。

嬴家作为西北最大底蕴最深厚的世家,什么样的宝贝没见过啊?

就像张三一腰间挂的那把剑,差不多是A级装备的水准了,嬴赢也只是稍有讶色,而张三一怀中的那把剑鞘就不一样了,他感觉那剑鞘他看不透,剑鞘绝对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他本想旁敲侧击的打探打探,只是,张三一一句话就堵死了他的打探。

“张兄为何紧皱着眉头?”

“愁啊,愁怎么过去”

原来,张三一在护城河边上走来走去,就是在找过去的办法,走了一圈,也不知道怎么过去。

“可能,还需要等”

“等?”

嬴赢点点头。

等,那就等吧!既然上来了,张三一也就不缺那点时间了。

张三一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继续练剑了,练剑,如逆水行舟,一刻也不能松懈,或许一次不练,就得数次或者数十次才能补回来。

忽然,他瞥到了身后,小骷髅紧紧的捂着胸口的那块黑漆漆的令牌,时不时的朝着黑城望去,眼中,橙色火焰抖得厉害。

没有作声,张三一带着小和尚和小骷髅快步离开,走了挺远。

“双笙,没事吧?”

小骷髅怔了怔,缓缓摇了摇头。

“你应该是从那里面出来的吧?让我猜猜,说不定还是个贵族小姐,或者小公主什么的?”

张三一笑着,只是,心底却有些担忧,他只是想开个玩笑,让小骷髅别那么紧张,虽然霍双笙是个骷髅,但是,这一路走来,张三一已经把她当成了伙伴。

走过去,轻轻的揉了揉霍双笙的头骨,张三一能感觉到,小骷髅有些紧张,紧张中,还有些恐惧。

她在怕什么啊?

不管她怕什么,也有我在。

“放心吧,有我在,还有槐生和三哥”

双笙眼中的橙火,平稳了一些。

……

远处,嬴赢背着手,嘴角浅笑,时不时朝着张三一瞅去。

“哥,想过去就过去呗,那小和尚和小骷髅挺好玩的,也不知道张三一怎么捉到那骷髅的,还那么听话,我也想去捉一只玩玩……”

像是个话匣子,赢溪开始说话,就停不住了,嘴里还是含着一只棒棒糖,也不知道哪来的。

奇怪的是,这一次,嬴赢没觉得烦,没有制止妹妹说话,他的目光还在张三一那边。

“张三一?张……三……一?”

嬴赢轻声嘀咕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名啊?”

嬴赢努力的思考家族里面那些世家子弟,天才的档案,他对张三一这个人完全没印象,不是没印象,是家族完全没记载。

他觉得,张三一肯定是哪个他不知道的隐世家族的子弟,不然,不可能这么优秀。

因为,他已经足够优秀了。

所以,他对张三一越来越又兴趣了。

或许,可以合作一把?

他迈着步子,朝着张三一走去。

霍双笙还站着,呆呆的看着黑城,长矛插在旁边。

这时,嬴赢才注意到那柄黑漆漆的毫不起眼的长矛,虽然比不上张三一腰间的那柄剑,但也差不了多少了,接近A级水准,他愈发好奇了,他很想知道,张三一到底是什么人了?

他为什么不用腰间的那把剑练,却要拿着剑鞘练?

剑鞘,可不是剑!

真是奇怪,更多的是有趣。

嬴赢的走近,张三一早已经察觉到了,他没有理会,还在自顾自的连着剑,准确说,还在练着向前刺,只是,闭着眼睛。

“嘶……”

张三一倒吸一口冷气,他被水清抽了一鞭子,已经挺长时间没挨鞭子了。

他的心是有些不那么平静,因为小骷髅的状况,他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的,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再加上嬴赢过来,他有些分心了。

一下停滞之后,张三一又继续练了起来。嬴赢没有过去搭话,靠在一块大石头上,笑盈盈的看着张三一。

他没练过剑,也不懂剑,整个华夏,还练剑的,应该没几个了吧?

除了那些比嬴家还古老,还悠久,底蕴更深厚的家族,其他的扑通觉醒者,应该也不会练剑了吧?

会剑的也怕是没几个吧?

反正他没见过。

张三一的动作很简单,很枯燥,嬴赢的目光还是被吸引了。

动作简单,隐隐之中自有深意,说不明道不白。

……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夕阳西下,张三一的影子被拉了好长好长,他还在挥汗如雨。

嬴赢则靠在石头上靠了整整一下午,看张三一练剑,他心中有一些若有若无的明悟,他想抓,却没有抓住,他想继续看下去。

妹妹赢溪,绕着小和尚叽叽喳喳,小和尚也不恼,面带浅笑,小丫头要比槐生大挺多,只是,活泼的厉害,一颗童心,让人羡慕。

没人去打扰小骷髅霍双笙,一动不动,站了整整一下午。

太阳渐渐下山了,星空乍现,另有一番美意,只是,那轮明月却迟迟没有出现。

张三一还在练着,只不过转了个方向,盯着霍双笙。

“心不静,算了吧!”

脑海里,水清冷冷的声音响起。

张三一心确实越来越不平静了,出错越来越多了,继续练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除了被水清多抽几鞭子。

收起了剑鞘,用袖子抹抹额头的汗水,张三一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嬴赢,走到了霍双笙身边,霍双笙没有动,也没有看他。

张三一停下了练剑,嬴赢怅然若失,他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抓住那丝明悟了,有点儿可惜,好在,他能感觉到,那丝明悟没有消失,只是暂时藏了起来,是他的终究会是他的,急不得,一切自有定数,他信这个。

也缓步走到张三一身边,瞅了一眼霍双笙,又瞅了一眼张三一和他怀里的剑鞘,嬴赢也把目光投向了那座城。

没有月亮,那座城愈发的阴暗了起来。

“怎么会没有月亮呢?”

张三一轻声嘀咕道,轻皱眉头。

“可能……被那厚厚的城墙挡住了吧?”

张三一看了嬴赢一眼。

果然,没过多久,城墙上面,出现了一块亮光,越来越大。

“血月?”

嬴赢失态的喊出来了。

这是他来到山顶,第二次失态。

看到那轮红红的月亮,张三一大张着嘴。

此时的山顶,陷入了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的盯着像是从那黑城中升出来的那轮血月。

血月爬的很快,只是一小会儿就越过了城墙,高悬天空。

忽然,一道光打在了小骷髅身上,小骷髅身子一颤,痛苦的挣扎了起来。

“双笙,双笙,怎么了?”

张三一把小骷髅拦在了身后,想要挡住那道光,可是,不管他怎么挡,那道光,还是死死的照在小骷髅身上。

忽然,小骷髅伸出了双手,环住了张三一的腰,脚尖轻掂,在张三一额头轻轻的啄了一下,凉凉的。

张三一呆住了,眼泪,泛出了眼眶。他心痛的厉害。

“我走了”

软软的声音在张三一耳边响起,小骷髅松开了张三一,呆呆的望着张三一的脸。

忽然,“轰隆隆——”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

两队骷髅骑兵慢慢走了出来,虽是骷髅,却各个身披重甲,武装到牙齿,包括身下只剩骨架的马。

骑兵走到护城河旁边,忽然,一阵地动山摇,一座宽有数十米的石头桥竟然是从深渊中慢慢升起。

马蹄声阵阵,朝着小骷髅走了过来,杀伐之气,扑面而来,张三一不禁有些心悸。

骑兵的最后,两匹马拉着一辆宽大的马车,马车精致,富丽堂皇。

走到霍双笙面前,为首的那两骑上面的覆甲骷髅翻身下马,单膝跪地。

“恭迎公主回城——”

声音响彻整个山顶。

张三一左手握紧了剑鞘,右手朝着腰间的那柄剑摸去。

忽然,小骷髅转头,按住了他的手,冲着他摇摇头,然后,转身,拔出了那柄黑矛,径直走向了那辆马车。

没有回头,霍双笙只是在上马车的瞬间,又看了张三一一眼。

自始至终,张三一没有动,因为小骷髅告诉她,没有危险。

紧紧的攥住手心那块还微微发热的令牌,张三一忍不住颤抖着。

“双笙,等着,我会进去找你的”

马蹄声骑,马车过了石头桥,驶进了城门,消失不见。

石头桥没有消失,城门也没关。

终于,有人回过神来,朝着城门冲了过去。

张三一没有动,紧紧攥着令牌,看着城门口。

“张兄,你……没事吧?”

嬴赢其实不会安慰人。

张三一摇摇头。

“走吧!”

张三一要进城,不为别的,他得把霍双笙找回来。

这是他说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