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一打印店 > 正文
第一百章 白骨叶瞳
作者:根三平方  |  字数:3549  |  更新时间:2019-11-27 00:08:09 全文阅读

第一百章 白骨叶瞳

虚幻的总的是虚幻的,来的快,消失的更快。

海市蜃楼消失,张三一有种怅然若失,似乎,月光都不那么亮了。

小和尚吸吸鼻子,把已经掉到屁股尖上的书包往上背了背。

继续前行,默默无言。

只是没有刚开始那样的兴致勃勃了。

海市蜃楼越来越清晰,至少是说明,张三一朝着东走是对的。

顶着月亮,送走了月亮,张三一也看了一场所谓的日月同天,又是一个晴天,早上刚出来的太阳就格外的刺眼。

他们继续顶着太阳前行,累了坐下喝口茶,然后,继续前行。

终于,张三一远远的看到了花花绿绿的几块碎布,慢慢走近,不远处,竟是一副骨架,血肉早已经被掏干了,只剩下白森森的骨架,胸口插着一根粗大的沙矛,很明显是被沙兵杀死的,张三一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后背不禁有些凉。

站在骨架前,张三一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现在的处境,当初进遗迹,抱的是凑热闹的心态,根本没想会有多少危险,再说了,公牛老头也说了,这个遗迹规模不大,张三一信了,也就理解成了不怎么危险。

现在,这具让人看着心寒的骨架,让他冷静了许多,这不是闹着玩的,是真的会死人的,张三一还是怕死,也怕杀人。虽然当初是他亲手杀了庄志成的,可是,在他心里,一直在逃避这个事实,他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了。

“呼……”

重重的吐了口浊气,张三一把骨架上插得的根巨矛拔了下来,然后,挖了个沙坑,把骨架放了进去,也算是安葬吧,虽然不知道是男是女,是老是幼。

卖了骨架,张三一心情沉重,似乎,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一直在告诉着他,这是一个会死人的世界,对抗异兽,会死人,对抗邪教,会死人,探寻遗迹,同样会死人,不是说要做好死的准备,但是你至少要变强,最强的那个人,是不会死的。

“刚才为什么不念经超度了他啊”

张三一声音沉沉的,没有回头,缀在张三一身后的小和尚槐生也知道张三一是对他说的。

“我不会”

还是奶声奶气的,有些理直气壮。

自从那天穿上那身宽大破旧的僧袍之后,小和尚就再也没脱下去,现在看上去,脏兮兮的,像个小叫花子,在看后面背的书包,像个被压迫的小叫花子。

在张三一的心里,槐生刚才就应该念一段经的,往生经也好,还是只是一句简单的阿弥陀佛也行,但是,小和尚没有。

似乎是感受到张三一的那点怨气了,小和尚步子一下子不那么轻快了,闷闷不乐,垂头丧气的,距离张三一拉开了一米多的距离。

“三叔,别生气了,我真不会”

终于,还是小和尚忍不住了,有些委屈的小声说道。

兀的,张三一止住了步子,小和尚撞了上去,赶快退了一小步,低着头。

“我没在生气你会不会念经”

张三一叹了一口气,他还是没办法对小和尚严厉。

宠溺的揉了揉小和尚那已经长满黑压压头发的脑袋,张三一笑了笑,小和尚也跟着笑了笑。

走到下午,夕阳西下,又是几具骨架,没有一丝血肉,白森森的骨头上,有些可怕的牙印,还是像刚开始,张三一拔下长矛,埋了骨架。

小和尚则双手合十,低声念叨了一句“阿弥陀佛”。

一句“阿弥陀佛”简单,简单的似乎谁都能念叨,但是,张三一要求小和尚念叨,不只是因为他是个和尚,更是因为,槐生还小,还是上幼儿园或者小学一年级的岁数,既然跟在自己身后,看自己杀沙兵是无法避免的,但是,看到那些死了的人,至少的怀有一颗怜悯之心,一声“阿弥陀佛”就够了。

在他看来,小家伙这几个月跟着自己风餐露宿已经够辛苦了,别的他能力有限教不了,但是,一个“善”字,这是他需要告诉小家伙的。

又揉了一把小和尚的脑袋,小和尚嘿嘿一笑,鼻涕泡吹了老大。

“哈哈——”

张三一没忍住笑了出来。

“救命啊——救命啊——”

几声撕心裂肺的呼救传入了张三一的耳朵中,远远的,张三一看到了个人影,从沙山上滚了下来,后面追着一只沙兵。

“走……”

一马当先,张三一朝着那人跑了过去。

似乎是那人也看到了朝着他跑去的张三一,连滚带爬的疯了一样,拼命挣扎着,只是,他再拼命,后面的那只沙兵还是慢慢逼近了,距离张三一还有一百米左右,沙兵已经追上了又跌倒的那人,高高举起了长矛。

“去——”

一道白光从张三一袖口略出,像是一道流光。

“砰——”

沙兵头颅炸开了,身体也一下子僵住了,朝着后面倒了下去。

“噗——”

一口热血从张三一嘴里喷了出来,喷到了滚烫的沙子上,立马白烟升起。

对于刚学会驭剑的张三一来说,一百米的距离,还是太吃力了,可是他还是做到了,当然,代价就是刚才喷出的那口热血,还有这会像是炸了一样,痛的厉害的脑袋。

“额——啊——”

抱着脑袋,张三一痛苦的跪倒在了沙上,又倒了下去,蜷缩成一团。

小和尚终于是跑到了张三一身边,没有慌乱,也没有不知所措,只是紧皱着小眉头,盘腿坐在了张三一前方,双手合十,嘴里轻声念叨。

痛的已经失去神智的张三一渐渐的恢复了一点清明,虽然脑袋还是炸裂了一样的痛,昏昏沉沉的,但是,至少是要比刚才好了许多。

“三叔,你没事吧?”

张三一睁开眼睛,看到满脸着急的小和尚,虚弱的笑了笑。

被小和尚扶着,张三一挣扎的坐了起来,拿出小茶壶,灌了一口茶,喝完茶,张三一觉得似乎又好受了那么一些。

远处,被救下的那人,并没有靠张三一和小和尚太近,距离还在五十米开外,警惕的看着这边,想靠近,又不敢。

似乎是察觉到那人的目光了,张三一扭头看了看,笑了笑。

“过来吧”

轻声喊了一声,张三一还是希望有个伴儿的,或许,能从那人身上了解到些关于这个遗迹的东西呢。

至于过来不过来,张三一也不强求。

纠结了挺长时间,那人还是动摇了,朝着张三一这边慢慢移了过来,走走停停,十分的警惕。

张三一则买了一颗养元丹,塞进了嘴里,竟然像糖豆一样,丝丝甜味入胃。

顿时,张三一感觉到脑袋的痛减轻了许多,轻松了许多。

那人终于还是靠了过来,距离张三一只有不到五米的距离了,张三一这才看到,那人披头散发的,衣衫褴褛,有种衣不蔽体的样子,隐隐约约,张三一还是想起了,好像那天看到了兰武的校服,就是这个样子。

“你是北武的学生啊?”

张三一轻声问道,他很明显感觉到,眼前这个应该是个北武学生,情绪有些不太对劲。

那人轻轻点点头,披头散发的看不清脸。

忽然,张三一意识到,这么长的头发,该不会是个妹子吧?

声音也就更加的轻了少许,还掺杂了一丝温柔。

“如果你相信我,可以过来”

纠结了一会,那女学生还是挪动了步子,走了过来,只是,还是对张三一十分的谨慎。

“坐吧”

“谢……谢……”

声音干干的,张三一看到这个比他小了可能有几岁的女生身体不由自主的抖着。

示意小槐生拿出了个杯子,张三一倒了一满杯热气腾腾的茶,递到了女生面前。

“咕咚……咕咚……”

女学生咽了好几口唾沫,盯着茶水,眼神忐忑。

终于,还是忍不住,一把抢过了杯子,一饮而尽,应该是一杯不够,女学生向张三一投来了哀求的目光。

似乎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女学生有些唯唯诺诺的收回了手,缓缓低下了头。

“说说吧,发生了什么?还有,你叫什么名字?”

张三一也知道女生想继续喝水,但是,他并没有动作,毕竟,他的水也不是想要就能有的。

“我……我叫叶瞳,北……北武的学生,马上毕业,水水系二段……”

叶瞳一下子奔溃了,瘫坐在地上,大声哭泣。

张三一自始至终都没有动作,一个毫不相干的女生,也轮不到他去安慰,再说,他根本不会安慰女生的,当初;陆望舒哭,他不也是在一边束手无策,只能看着么?

慢慢的,叶瞳的哭泣声小了下来,变成了低声抽泣,又开始慢慢说了起来,“我……我们,跟着老师出来毕业试炼,听说这边有遗迹,我们就想来凑个热闹,可是,那天夜里,一阵地震之后,我们就莫名其妙的进了遗迹,我们四个和老师分开了……”

说到她的三个同学都被沙兵杀了,她侥幸逃脱的时候,叶瞳有一次奔溃了,抱着膝盖,把头埋进怀里,身体剧烈的颤抖着,直说都是她的错,是她的懦弱,才会让三个同学惨死。

张三一只是摇了摇头,神情黯淡,不是他淡漠,只是,人都死了,只不过是和他有那么一面之缘罢了。

又递过去了一杯茶,算作是安慰吧,叶瞳迟疑了一秒多,没有犹豫的接过了茶杯,双手紧紧的抱着,生怕出现点意外,这一杯,她喝的比上一杯要文雅了许多。

天已经黑了,月亮还是一样的圆,一样的亮。

“我们要赶路,愿意的话就跟上吧”

张三一只是看了一眼已经恢复了一些精神,情绪也稳定了许多的叶瞳,他不介意带上叶瞳,不管是不是累赘,至少,在现在看来,这个遗迹还没有出现让他招架不了的东西。

毕竟,丢下叶瞳,她多半也会像她的那三个同学一样,被沙兵杀死,身体被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一点一点的啃个干净,只留下白森森的骨架子。

不一样的是,她的同学的,有张三一埋了,她的只能慢慢腐朽。

没有丝毫的忧郁,叶瞳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起身,紧紧的跟在了张三一后头,距离槐生小和尚也有一点距离。

边走,她边偷偷打量着这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偷偷的抹抹脏兮兮的脸,又整理了整理头发,又看了看自己已经破破烂烂的校服,不禁泄了口气。

她怕万一张三一丢下她怎么办?

不管什么手段,只要张三一能带她走出这遗迹,那就够了。

经历了死亡,没有什么放不下。

似乎,她还欠张三一一声谢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