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一打印店 > 正文
第九十九章 海市蜃楼
作者:根三平方  |  字数:3429  |  更新时间:2019-11-26 00:07:00 全文阅读

第九十九章 海市蜃楼

“槐生啊,你说我们走对的没啊?”

张三一舔舔干裂的嘴唇,站在山丘上,无奈的看着一望无垠的黄沙,已经是第三天了,他和槐生一直在走,一路往上,没有碰见一个人,沙兵倒是多了起来。

而且,张三一发现了个更加恐怖的事情,那就是,这片沙漠中,似乎根本没有炁的存在,前两天炁剑消耗挺小,他还没发现,今天,终于还是知道了,这让他都不敢随便的用炁凝剑了。

“应该对吧”

小和尚倒是还有些活力,踢踢脚下的啥子,扬起一阵尘土,似乎,这也是个乐子。

随手一挥,张三一砍倒了身后突然出现的一个沙兵,头也没回,仅仅三天,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习以为常了,甚至是一种惯性动作了,耳朵听到,感觉到,手里的炁剑就挥过去了。

张三一不知道还要走到什么时候,只是,看样子,今天又要走下去了,虽然有那个神奇紫砂壶的存在,喝水不愁,不知道是不是老和尚早已经算到了,但是,每天睁眼就是黄沙,还要提心掉胆,放着突然冒出的沙兵,迟早是要被弄疯。

“咔擦——”

“轰——”

原本烈日当空,万里无云的天,也像是变脸一样,一下子就暗了下来,乌云黑压压的一片,站在沙山上,感觉天真的很低,似乎伸手就能抓住天老爷的脚脖子。

“真他么怕什么来什么”

张三一骂了一句,带着小和尚连滚带爬的下了沙山,站在沙山上,真的有点心虚,就害怕下一秒,那粗壮的闪电就劈过来了。

一只粉红色的花伞在漫天黄沙中支了起来,格外的显眼,一大一小两个人缩在伞下,瑟瑟发抖。

大大的雨珠说下就下,夹杂着黄豆大的冰球,打在伞上,劈里啪啦的就像炒黄豆一样,热闹极了,雨真的很大,只是一两分钟,周围干燥的黄沙竟然都已经被浸湿了。

忽然,就在距离张三一不到一米的前面,一个沙兵慢慢爬了出来,凝出炁剑,张三一顺手就砍在了沙兵脑袋上,并不想以前那样轻松,虽然一剑,沙兵被劈成了两半,但是,张三一感觉到了吃力,比往常要吃力多了,炁剑也很明显的暗淡了许多。

走出三下,冰冷的玉帝和冰球砸在脸上,刺刺的痛,张三一踢踢那个被劈成两半的脑袋,想石头一样坚硬,应该是因为下雨,有了水分,沙兵也跟着变坚硬了。

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啊,还不知道这雨还要下多久,看势头,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儿。

张三一有些隐隐的愁,还有些烦躁。

雨夹杂着冰雹越下越急,打在皮肤上,像针扎一样刺痛,槐生小和尚已经套了厚厚的衣服依旧是冻得瑟瑟发抖,到后来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那间宽大破旧满是补丁的僧袍又套了上去,这才似乎暖和了,缩在伞下,怀里抱着三哥。

回到伞下,张三一裸露出的肌肤已经通红一片了,不知道是被冻得还是被冰球打的,蹲在伞下生起来不久的小火堆前,火苗不高奄奄一息,也不顾身上湿了的衣服,似乎是感觉不到身上的冰冷。

……

冷冷的冰雨下了几乎是一整天,张三一和小和尚还有三哥也就在伞下待了一整天,除了动手砍倒了那几个冒出来的沙兵,似乎应该叫石头并了,因为真的硬的厉害。

天暗的很早,等到完全黑下来的时候,雨也就停了,可是,温度却还是越来越低了,张三一把背包里仅剩的衣服也套上了,他怕自己要是冻病了又该怎么办?

这鬼遗迹,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少一事不如多一事,其实,他有点后悔进遗迹了,原本想的进来碰碰公牛老哥说的运气,结果成了现在这个逼样,他现在才是很特么忧郁。

深夜,月亮竟然出来了,白花花的月光照在盖了一层薄薄的冰被的沙包上,熠熠生辉,整个沙漠中似乎都亮了。

忽然,就在张三一一个恍惚中,一座巨大的气势恢宏的宫殿隐隐约约,有些虚幻,张三一还是揉了揉眼睛,定睛看去,并不是西方的那种宫殿,这座宫殿完完全全的国产古建筑,在这个世界已经很少见了。

那宫殿的虚影没持续多久就消失了,张三一还沉浸在刚才看到的一幕中,不用说,上过大学的张三一也知道这只是海市蜃楼,但是,既然出现了海市蜃楼,那就说明,这座宫殿应该是存在的。

或许,这座宫殿才是正真的遗迹,可是,在哪里呢?这又让张三一一阵泄气。

一晚上,又是波澜不惊,张三一不自觉的放松了警惕,伸了个懒腰,因为下过雨了,早上 那刚爬出沙山的太阳,照在身上,一点也不暖和。

小和尚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了,站在了张三一身边,身上臃肿的胖了许多,最上面是那件怎么也舍不得丢的僧袍。

朝着太阳,小和尚双手合十,宝相庄严,行了个礼,没有念经。

张三一眼角余光瞥到了小和尚的动作,只是微微一笑,槐生本来就是和尚嘛!虽然,现在头发都挺长的了,看上去就是一个脏兮兮的小家伙。

“走吧!还是向东?”

“嗯”

迎着太阳,两人走在还有一层薄冰的沙包上,“咔擦——咔擦——”,是冰碎了的声音。

这已经是第五天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才能走出这片沙海,走到那座美轮美奂的宫殿。

就在张三一眺望远方,想要看到一点除了沙子以外的东西的时候,突然,不远处的沙包一阵蠕动,两个莎宾钻了出来,和往常不一样,这次是两个沙兵一起出现,还有不一样的是,这次出现的两个沙兵似乎铠甲比之前要更加清楚了一下,看上去更加威猛高大,眸子里面的猩红像是两团火。

两个沙兵出现后,并没有急着冲过来攻击,而是似乎相互对望了一眼,互为犄角,向着张三一慢慢走了过来,每一步都极为坚实。

张三一倒是不慌不忙,凝出了炁剑,等着沙兵过来,尽管沙兵走的很慢,但是,几米的距离也只是几步的事情,转眼就到了张三一面前,一尊沙兵的长矛直攻张三一上半身,几乎同时,另一尊沙兵则攻向了张三一的下半身,配合的极为默契。

一时间,张三一有种难以躲开,只好一剑劈断了已经近身的长矛,趁着机会,张三一的炁剑,掠向了其中一尊沙兵的脑袋,那沙兵竟然一歪脑袋,炁剑擦着耳朵,砍在了肩膀上。

张三一微微一愣神,这让他有点意外,竟然会被躲开,自己的炁剑砍在铠甲上,竟然只是破开铠甲,不应该是直接被劈成两半么?

“三叔,小心”

槐生的声音让他心里一惊,另一尊沙兵的长矛已经刺到了他的胸口前。

狼狈的朝着后面滚开,虽然躲过了胸口,但是,长矛依旧擦着胳膊,鲜血瞬间就冒了出来,一阵钻心的痛直冲脑海,让他不禁咬紧了牙关。

沙兵似乎有些咄咄逼人,见一击得手,两尊沙兵又极为默契的一起攻击,这一次,张三一躲开了,两柄长矛刺进了沙里,足足插进沙里面有二三十厘米,足以看出沙兵的力道之大。

胳膊上的血越流越多,冷汗直流,几次进攻,张三一的炁剑都没能如愿的击中沙兵的脑袋,再耗下去,他怕是自己也要流血而亡了。

忍着痛,张三一在左手里又凝出了一柄炁剑,两把剑握在手里,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沙兵的面前,趁着沙兵攻击落空的瞬间,右手的炁剑递出,沙兵脑袋还是像之前一样,躲开了,只是,下一秒,左手的炁剑已经结结实实的砍在了沙兵上,沙兵的脑袋应声落地,成了两半,巨大的身体朝着身后重重的砸了下去,一时间,尘土飞扬。

不知道是不是一尊沙兵倒下的缘故,另一尊沙兵像是疯了一样,猩红的眸子更加的红了,像是疯狂的野兽一样,攻击凌乱了许多,但是,却更加的凶横,张三一一时间只能躲着,甚至是近不了那尊疯狂打沙兵。

忽然,一只小巧的炁剑从张三一袖口飞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直直的刺进了沙兵的眉心,沙兵脑袋瞬间爆炸,碎成一地。

佝偻着身子,大口喘着气,张三一的后背早已经湿漉漉的了,这是才感觉到了一阵凉,虽然极其狼狈,但是,张三一还是咧着嘴笑了,笑得毫无风范。

驭剑术似乎成了,他成功了,虽然只是驭了一柄很小的炁剑,还是偷袭,但是他成功了。

一屁股瘫坐在沙上,刚才躲在一边的小和尚摇摇晃晃的跑了过来,熟练的给张三一的左臂包扎了起来,而张三一呢,还像个大傻子一样,呵呵呵的笑着,也不想想,万一又出现几只沙兵呢?

休息了好一阵子,张三一才带着槐生再次开始走,似乎是因为驭剑有成,张三一走的轻快,时不时的和小和尚说说笑笑,只是,小和尚似乎兴致不高,一直是“哦”,“嗯”,“好的”,“不知道”之类的词。

性情好了,自然而然走起路来时间过得也快,太阳似乎也急着睡觉一样,还是躲到了沙山后面,张三一和槐生并没有停下来。

月亮很圆很大,大概又是一个十五吧,那白花花的月光洒下来,照的还是很亮的。

“累吗?”

槐生摇摇头。

“那……继续?”

槐生点点头。

整个沙海异常的安静,只有“沙沙沙……”走路的声音。

忽然,头天晚上,张三一看到的那个海市蜃楼又出现了,没有追赶,张三一和槐生同时停下了步子,举目远眺,盯着美轮美奂的宫殿。

今天的宫殿,比昨天更加清晰了,张三一甚至是能看到栩栩如生檐兽,还有那紧闭的朱红色的大门上金色的门钉。

“哇……真漂亮”

小和尚抹抹鼻尖,似乎是被震撼到了。

张三一撇撇嘴,脑子里想着,和京城里的那些宫殿比起来,就小巫见大巫了,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京城,还有没有那座宫了。

京城,迟早得去看看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