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一打印店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醒时已在其中
作者:根三平方  |  字数:3515  |  更新时间:2019-11-25 00:02:08 全文阅读

第九十八章 醒时已在其中

半夜,张三一刚练完驭剑,头昏脑胀,困乏至极,躺平还没来得及闭眼,突然,一阵地动山摇,不像以往的地震,只是摇一下,就止住了,这次已经持续了一分钟了,房子墙都裂开缝了,眼看岌岌可危了。

赶紧右手拽起一脸懵逼的小和尚,又一把揽起三个,小和尚在匆忙之间,竟然还抓过了自己的书包。

来不及从门口出去,一肘子撞破窗户,只是二楼,不高,张三一毫不犹豫的就跳了下去。

“轰……”

房子还是塌了,张三一抹抹冷汗,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弥漫着浓雾,伸手不见五指。

小镇早已经消失了,周围竟然只有他们在这里了,难道,这就已经进了遗迹了?

悄无声息,着实有些可怕。

“有人吗?”

张三一大喊一声,没有回应。

小和尚紧紧的靠在张三一腿边,虎头虎脑的瞅着周围,显然也被吓到了,没有回过神来。

至于三个那条狗,没心没肺,自始至终连头都没抬一下,似乎事不关己。

呆在原地,张三一没敢胡乱随意走动,现在根本不知道这遗迹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根据公牛老头的说法,遗迹中,处处是危险,与其像个没头的苍蝇一样乱撞,倒不如先待在原地,最起码等天亮。

也不知道这鬼遗迹里面有没有白天。

“槐生,怕不怕”

“我……我,不怕”

小家伙小手紧紧攥着张三一的三根手指头,只是,很明显,后面的不怕两个字语气轻了许多。

笑了笑,张三一牵着槐生,走到已经成了一小片废墟的房子前,找了块还算平整的石头,坐了上去。

他打算,就在这里,先等着。

谨慎坐在石头上,感觉到小和尚似乎有些冻得发抖,张三一揽过小槐生,紧靠着自己,小和尚这才没那么抖了,很明显的放松了许多。

不知为什么,周围特别的安静,没有风吹的声音,也没有沙淌的声音,这不得不让张三一提高了警惕。

夜开始慢慢变淡了,浓雾,却没有散去。

马上就要破晓了,张三一不由的稍微放松了一下,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突然,汪的一声,三哥抬头,谨慎的朝着前面瞅了瞅。

张三一一下子也谨慎了起来,一柄炁剑紧紧窝在了手里。

一阵沙沙声越来越近,张三一紧紧的盯着前面,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小槐生还在石头上,被张三一挡的严严实实的。

突然,一把尖矛从浓雾中窜出,直插张三一心脏,虽然沙矛速度很快,张三一还是向右一个侧生,避开了沙矛,一个比他还要高许多的披甲沙人缓缓的从雾中走了出来,眸子猩红,满是杀气。

见一击不中,沙人又刺出了一矛,张三一还是闪身躲开,一剑劈断了那根沙矛,只是,下一秒,劈断的沙矛,又恢复了原状。

沙人的行动有些迟缓,动作也没那么连贯,就在沙人准备刺出下一击的间隙,张三一一剑挥出,炁剑的锋利,那是毋庸置疑的,高大的沙人一下被拦腰斩断,倒了下去。

张三一看着地上的沙人,喘了一口气,虽然看上去挺轻松的,但是,没有什么基础,也基本没和人对阵过,还是有些紧张的,幸好沙人只像是傀儡一样,行动缓慢。

忽然,地上的沙人两截身体一阵蠕动,竟然有黄沙,朝着倒下去的沙人汇聚了过去,在张三一目瞪口呆中,两具一模一样的沙人缓缓站了起来,猩红的带着杀气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他。

两具杀人的压力,比起刚才只有一具,大了很多,有了刚才的前车之鉴,张三一也不敢用炁剑砍沙人了,两具就已经够让他吃力了,要是再多几具,那还了得。

尽力躲避两具沙人的沙矛朝着自己刺过来,张三一又是翻,又是滚的,慢慢开始有些累了,只能挨打,不能还手,不累,也憋屈坏了。

渐渐的,冷汗出现在了张三一额头上,喘气也开始变粗了,而两具沙人,像是不知疲倦一样,还是一板一眼的盯着张三一攻击着。

挥剑砍断一具沙人刺过来的沙矛,张三一狼狈一躲,才堪堪躲过另一个沙人的沙矛。

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他迟早要被耗累耗死,张三一不由的开始着急了起来。

这沙人,肯定有什么破绽的,只是,在哪儿啊?

“三叔,砍脑袋”

小和尚的声音传来,张三一愣了一下,一把长矛又朝着他刺了过来,砍断长矛,张三一又挥剑,直接把那断了沙矛的沙人脑袋劈成了两半,猩红色的眸子,瞬间像是熄灭了一样,沙人倒在了地上,化为一捧黄沙。

砍脑袋果真有效,张三一这才松了一口气,干净利落的又劈开了另一具沙人的脑袋。

等到沙人消失在,张三一一屁股坐到了小和尚身边,喘着粗气。

“小家伙,你咋知道脑袋啊?”

“我猜的”

张三一翻翻白眼,辛亏你猜对了,要不然,说不定就葬生这荒滩了。

天已经大亮了,浓雾被太阳这一照,散去了不少,至少,能看远了。

张三一和小和尚此时正在一个小沙丘上,周围荒凉一片,没个人影。

“小家伙,选个方向吧?”

张三一看看槐生,他觉得自己应该走一走了,趁着天亮了,总在这里待着也不是个事儿。

再说了,都进遗迹了,总得去捞点好处,不能白砍了沙人啊。

“东吧”

小和尚指指正对着的太阳。

把三哥放在了书包里,张三一没有让小和尚背,而是背在了自己的后背,左手牵过槐生,右手又握了一把炁剑,他怕遇到危险再凝剑就太迟了。

踩着细软的沙子,张三一和槐生一步一个脚印,走的很慢,其实,主要是想走也走不快。

太阳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移到了头顶,一路上,张三一又砍倒了几具突如其来的沙人,比早上的那些沙人出现的更加悄无声息。

“累了吗?歇歇吧?”

就在原地,张三一和槐生坐在沙包上,小和尚舔舔嘴唇,嘴唇早已经干涸了,拿出那个小水壶,喝了一小口,小和尚很懂事的把水壶递到了张三一面前。

摇摇头,张三一不知从那里掏出了那个紫砂壶,仰头灌了一大口茶,总算是没那渴了。

“放心喝吧!喝完了喝我的”

张三一摇摇手里的小壶。

小和尚这才又拿起自己的水壶,灌了一大口,舔了舔稍微湿润的嘴唇。

坐了约莫半小时,张三一和槐生又启程了,一大一小两个影子,被太阳拉了好长,走在沙丘上,似乎,整个世界,除了黄沙,就只剩下他们俩了。

就这样,枯燥的走了一天,沙人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多了,动作也越来越快了,好几次,要不是三个警觉的叫唤,张三一可能就反应不及,被从地下突如其来的长矛给串了糖葫芦。

紧绷的心弦在太阳落后,不禁更加紧了起来,夜晚,肯定比白天要危险多了。

幸好,沙漠中,张三一和槐生边走边捡了些柴火,生气了一堆小伙,两人围坐在火堆边上。

夜越来越深,也越来越冷,小和尚眼神迷离。

“躺下睡会吧?有我”

小和尚能躺着睡,张三一却不敢,甚至是一秒钟也不敢掉以轻心,今晚是个大晴天,已经快要圆的月亮挂在天边,比大饼还要大,明晃晃的。

星星密密麻麻的,偶尔有流星划过,张三一看一眼,就立马谨慎了起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一柄比往常要小的炁剑,缓缓的从张三一腿上飘起,绕着他身周摇摇晃晃的转了一圈,又掉了下去。一丝微笑挂在了张三一嘴角,在皎洁的月光下格外明显,驭剑,总算能飞一下了,尽管,那根本不算飞。

再不敢尝试在,张三一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看着月亮还有星星,聚精会神的注意着周围的风吹沙动。

谁知道危险是不是下一刻就会降临。

夜似乎比张三一想的要安全,一晚上,毫无波澜,红红的太阳爬出了山丘,整个世界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张三一有些疲累了,冲着太阳打了个呵欠,又伸了个短暂的懒腰,小和尚也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到了张三一旁边。

“走吧”

“嗯”

一大一小两个人,又开始迎着太阳走路。

……

在砍死了十二个沙人后,天又黑了,一天又结束了,张三一开始有些急躁了,这还要走到什么时候,已经两天了,每天除了黄沙还是黄沙,除了砍沙人,还是砍沙人,再这样下去,他可能要疯了。

狠狠的揉了揉沾满沙土的头发,张三一不禁的叹了一口气,他已经两天没合眼了,真的是有些困乏了,坐在火堆旁边,情绪低落,心弦,也放松了不少。

“三叔,要不你睡睡吧?”

小和尚往张三这边靠了靠,柔声说道。

揉了揉小和尚脑袋,张三一咧了咧嘴,算是笑了笑,摇了摇头。

“你睡吧,我守着你”

“三叔,我不困,你先睡会,有危险,我就叫你”

小和尚一脸认真。

张三一确实是想睡一会儿了,再这样下去,他迟早精神奔溃。

可是,就留小家伙一个人能行么?虽然,前两天晚上没有危险,可是,并不代表晚上就没有危险。

一时间,张三一也拿不定主意了。

“三叔,你可不要小瞧我,我可是跟着师父修炼过的”

小和尚看张三一迟迟拿不定主意,就又赶紧挥着小拳头补充道。

“算了,我再坚持一晚上吧?说不定明天就会好了”

张三一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小和尚毕竟是个小孩子。

朝着小和尚咧嘴笑了笑,张三一用力眨了眨眼睛,希望眨下来点眼泪,润一润自己干涩的眼睛。

忽然,身后,小和尚双手合十,嘀咕了起来,张三一感觉一阵目眩,就朝后躺了下去。

“都说了我修炼过,三叔偏不信”

小和尚撇撇嘴,有些吃力的把张三一搬平,又掏出件衣服,盖了上去。

做完一切,小和尚盘腿打坐,一个精致的小木鱼出现在他的怀里。

“当……当……当……”

小和尚边念经,边敲打着木鱼,一片祥和。

乘着月光,隐隐发现,小和尚身上,竟是有淡淡的金光。

一个沙人出现,还没靠近小和尚,就“砰”的一声,化为齑粉,消失不见。

小和尚依旧闭眼浅笑,嘴唇微动,念着谁也听不清的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