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一打印店 > 正文
第九十六章 忧郁的蓝发
作者:根三平方  |  字数:3280  |  更新时间:2019-11-23 02:30:32 全文阅读

第九十六章 忧郁的蓝发

张三一呆呆看着青牛驮着那头发五颜六色的人缓缓走进了小镇,就像没看到他一样,一时间大张着嘴呆住了。

这组合怎么看怎么有些雷人啊。

或者,难道说,这小镇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这个想法让他不由的心里一怔,出了小县城之后,他越来越谨慎了,可是,生活在和平世界的那个习惯还是没那么容易改变的。

所以,总是觉得别人没恶意,到处都是好人。

进了小镇,那一牛一人已经消失不见,不知道进了哪个院子或者哪间房子了。

不得不说,小镇安静的夜着实让人沉迷,只是,张三一还是有些困了,明天还得赶路,怎得都得睡一会儿,哪怕他现在已经好了很多的身体也承受不住。

……

第二天,小镇刮起了大风,很大的风,风吹的黄沙到处都是,整个世界都好像浑浊了。

站在小房间的窗户前,张三一又在纠结到底今天启程不了,天气不好,他其实并不想走路,可是,不知怎么的,心里面老是有种慌慌的感觉,就像是在催着他离开一样。

张三一自己捉摸不定,就准备给自己找个做选择的借口,像是无心一样问道,“槐生,今天想走路不?”

并没有得到回应,槐生小和尚正趴在床上,放着还是昨天的那本故事书,目不转睛,两耳不闻书外事。

张三一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应该给小家伙买那几本书,有种教坏小朋友的嫌疑,还有就是槐生这小家伙也太沉迷了,这就让他有些苦恼了。

“三哥,你说呢?”

三哥挣扎的抬起头,像是白了他一眼,“汪——”。

似乎在说,老子是你抱着的,管我屁事。

虽然没有得到答案,但是,张三一也算是做出决定了,再呆一天吧,反正也不急,等天气好了就行,这样安慰自己,也就不觉得再花一千大洋心里憋屈的慌了。

在房间里待了一早上,槐生就趴着看了一早上故事书,连姿势都没换,而张三一则百无聊赖,应该是昨晚睡迟了,又打着呵欠睡了一觉。

中午稍晚,他才带着槐生还有三哥那条越来越懒的狗出了门,肚子饿了,莫得办法。

可能是风太大,小镇里面,没有昨天那么热闹了,走到昨天吃串的那个店,随便点了点吃食。

小和尚应该是饿坏了,吃的狼吞虎咽的,张三一却胃口乏乏,只是吃了几口,至于三哥,只吃肉的臭毛病还一直没改过来。

“小兄弟,这莫的人哈?”

一个怪异的口音突然在张三一耳边响起。

张三一回头,竟然是昨天牛背上的那个人,只不过,五颜六色的头发变了,变成了蓝色,还是那样的杀马特。

昨天只是匆匆几眼,张三一没看清,这会儿那人站在面前,张三一才着实看清,只见那人,一头蓝发,一身朋克装,皮夹克配上马丁靴,要不是枯槁的皮肤和灰白的眉毛,张三一还以为是个岁数差不多的年轻人。

“你这小哥,有莫得人吗?瞅我做啥?”

说着,蓝发那人,已经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张三一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紧回到,“没……没……”,目光略表歉意。

“你这小哥,瞅就瞅,偷偷摸摸的干个啥啊?”

张三一老脸一红,他只是好奇偷偷又看了看,觉得身边槐生有点异样,一转头,结果发现,这小家伙,小脸憋得通红,想笑又不敢。

无奈的叹了口气,张三一结了帐,抱起三哥,一把拽起槐生,就出了小店,他怕再坐下去,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噗……哈哈哈……哈哈……”

小槐生一出门,就破口大笑了起来,笑得前俯后仰,眼泪花儿直打转。

“好了,笑笑就够了嘿”

张三一也是要脸的,只能允许小槐生笑道这里了,当然,无依无靠,寄人篱下的小槐生也给面子。

“记住,等你头发长长,可不许学那样,很难看的”

张三一摸摸小和尚已经不算光头的脑袋,郑重其事的说道。

“嗯”

小和尚重重点点头。

“哞——”

一声牛叫,张三一回头,只见那蓝头发大爷懒洋洋的趴在牛背上,看着他,笑了笑。

“你这小哥,不地道啊,啥子叫很难看啊,这叫艺术,艺术,你懂不拉?你这样说,搞得我很忧郁啊,就像我这头发,忧郁的蓝啊……”

“额,那个……大爷,对不起啊”

既然被听到了,张三一也不准备说啥了,道歉就完事了。

“大爷你个锤子啊,老哥我才五十七”

说着,蓝发大爷不知哪里掏出一面镜子,对着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蓝发。

张三一撇撇嘴,五十七,叫你大爷都年轻了,只不过,他可不敢这么说,谁知道这不像老头的老头是不是个善茬。

虽然他脑海里那个战力框没弹出来,但是,他可不敢掉以轻心,这老头,很明显不像个普通人。

“额……那,老哥?”

张三一扬了扬声音,意思,我这样叫,你老满意了吧?

“哼,这还像话”

“小子,看在你叫我一声老哥的面子上,给你句忠告,不是为了那个地方的话,赶紧离开吧!”

“那个地方?”

张三一满脸的疑惑。

“看样子,你小子真的只是路过,小子,我劝你还是别打听,只是,万一你真想知道的话,就跟我来。”

蓝发老头骑着牛缓缓拐过墙角,张三一站在原地,有些踟蹰,不知道该不该跟上去打听。

以他的性格,自然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最好,可是……

“黑子,你说那小子会不会来,我猜会,那你就是不是了啊,说定了”

“哞——”

青牛长吼,表示抗议。

“三……二……一,来了”

张三一果然拐过了墙角,朝着老头和牛走了过来。

“小子,真的想好了趟这趟浑水了?”蓝发老头呵呵笑着。

“先听再说,说不定,老哥你说完,我就溜了呢?”

张三一也不把话说尽。

“行吧行吧,小子,我也是听说的呵,是不是真的可就不知道了。”

“老哥但说无妨”

不知为啥,张三一拽了个成语。

“据说,这附近有座遗迹,具体哪里不知道,应该离这里不太远,你别看现在这个小镇子里热热闹闹的,几乎大部分人都是为了那个遗迹来的……”

老头也不藏私,有什么就说什么。

“遗迹?”

“是啊,那可是个好地方啊,虽然危险重重,但是,富贵险中求嘛?不管遗迹的规模大小,里面总是能出现一些让觉醒者挣破脑袋甚至是搭上性命的好东西,比如S级装备,甚至是超S级的装备,要是能找到一本功法,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情……”

张三一这才明了,原来这里真的和以前看的那些蹩脚网文一个套路啊,竟然还有遗迹。

“小子,言尽于此,是去是留,你自己琢磨”

“哦,对了,每次遗迹都有自己的规矩,这次遗迹规模不大,应该会简单点”

“谢了啊,老哥,对了,老哥贵姓啊?”

“你这小子咋的突然文绉绉的额了,免贵公牛”

至于叫什么,公牛老头没说。

“公牛?”张三一觉得这不像个姓,听过“公羊”,还没听过有姓公牛的。

……

回到小房间,张三一躺在床上,又在纠结着离开还是留下。

他还是想留下来看看热闹的,只要不麻烦到自己就行了。

让他疑惑的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既然镇子里大部分来碰运气的是觉醒者,为什么自己的脑海中没反应了,要是以前,他脑海里那个界面,早已经弹出来弹的让他烦了,现在为什么安静的过分?

难道?坏了?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宁愿相信是自己坏了,也不敢觉得是老道士的额这东西坏了。

在脑海里打开修道APP,张三一想知道是为什么。

“我”的那个界面,早已经焕然一新了。

“金钱:623840/10000000

经脉:10/12

战力:12000

炁:空

阶段:金丹后期

剑骨:0/206

……”

一万二的战力,差不多都快相当于觉醒者六段的战力了,可是,张三一可不敢觉得自己那么厉害,在他看来,自己就是个菜狗。

再说了,别人修炼都是多么痛苦,多么艰难,自己怎么可能躺着就那么厉害了,他早已经把自己每次系统升级自己死去活来的样子忘了。

反正在张三一的心中,别人都是战力爆表的大佬,哪怕觉醒者一段,自己永远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菜鸡。

翻看了半天,张三一也没找到是为什么,只是,又看到了自己的便携打印店还有不到五个月的时间了,就一阵郁闷。

“槐生,你想修炼么?”

不知怎么的,像是鬼使神差,张三一冒出了一句话。

“修炼?是不是就能很厉害了?”

槐生注意力还在故事书上。

“是吧”

“那我修炼,三叔你教我”

小孩子,做个决定,总是那么的容易。

把《炁》基础篇和进阶篇,各打印了一本,张三一递到了槐生面前。

不知道是不是小和尚对书有一种天生的敏感,拿起让张三一能昏昏欲睡的书,竟然还看的津津有味。

“三叔,这就是修炼啊?和师父教我的差不多嘛?我都会的”

“你都会?”

张三一眼睛瞪了老大。

“对啊”

小和尚没有看到张三一见了鬼的表情,把两本书扔在一边,又抱起了自己的故事书。

张三一不知道说什么了,只好默默收起了自己的书,这还是这两本书第一次被其他人嫌弃。

小槐生竟然会,那老和尚……

张三一不敢想。

还有,感情老道士的东西也不是独一无二的啊?

丹田中,沉寂许久的金色小剑,愤怒的颤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