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一打印店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做好事
作者:根三平方  |  字数:2565  |  更新时间:2019-10-26 00:13:55 全文阅读

第六十五章 做好事

“三叔,你在干嘛呀,最近好吗?”

仅仅是这样一句简单的问候,陆望舒就在屏幕前斟酌了好久,删删写写,反复了好几次,最终,还是没有改什么,发了出来。

盯着屏幕,期盼着张三一的回复,可是,五分钟过去了,屏幕暗了又亮,还是没有等到回复。

“三叔……大概是在忙吧”

盯着空空的对话框,陆望舒有种说不出的失落,还有淡淡的忧伤。

上学不到一个月,她和张三一之间就像多了一道看不见的沟壑,正在逐渐的慢慢变宽,变陡。

“可是,都九点多了,这会三叔都关店休息了啊,怎么不回我消息啊”

“难道,睡着了?”

“又或者在打游戏,没看到?”

……

陆望舒小小的脑袋,在胡思乱想着,不断地找着让自己信服的理由来企图让自己不那么失落。

其实,一切打个电话就都能解决了,可是,似乎是被刻意的遗忘,只是在傻傻的盯着屏幕等着消息,发着呆……

……

张三一确实是在忙,特别忙,在医院里面焦头烂额,破手机早没电了,装在身上像个板砖一样,没有任何的卵用。

中午刚吃过饭,准备躺躺就被三哥一连串急促的叫唤给吸引过去了,跟着三哥一阵跑,来到了昨天碰到巨鼠的那个山洼,然后,就来到了已经不成人样,奄奄一息的庄志成的旁边。

庄志成早已经昏迷过去了,昨天在张三一和三哥把巨鼠吸引走之后,他不由得松了口气,这口气憋着还好,一松之后,爬了一段眼看就要爬到山头上去了,顿时觉得浑身就像断了一样,痛不欲生,还有巨大的疲倦,在咬牙挣扎的又爬了几米,终于还是软软的昏了过去。

看着浑身血和泥的庄志成,张三一紧皱眉头,试了下还有这微弱的呼吸,然后,想都没想就背着庄志成下了山,然后打了急救电话。

本来想的做个好事,就这样子,结果,他也被要求来到了医院,在没找到病人的家属之前,他是主要的负责人,毕竟,庄志成伤得太重,多处骨折,还有失血过多。

在这个小县城的医院,只是先做个手术,把病情稳定住,之后,就得转去市里的大医院。

在手术室外,张三一坐立难安,有些后悔救庄志成了,万一这人是个没有家的,自己肯定要担负医药费了,这就相当于砸自己手里了,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他想跑,可是,不远处盯着他虎视眈眈的年轻医生,让他掐死了逃跑的念头,肯定是跑不走的。

可是,这特么也不能砸在自己手里吧?

坐在手术室外硬的有些硌屁股的椅子上,张三一忽然想到了个问题。

为什么三哥能知道山上有个人啊?还带着自己过去?

这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三哥这一天了也没有出去,它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三哥的鼻子这么灵?

那,这特么也太灵了吧?

神犬?

……

甩甩头,把这些自己觉得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脑袋,看了一眼还在手术的手术室。

手术已经进行了四个多小时了,还在继续着……

揉揉有些困了的脸,让自己精神一点,拿出手机,发现已经没电了,也没有去找充电器充点电,张三一知道,不会有人找自己的,也没什么事情的,他打电话告诉过老妈自己回去了,所以,也不担心老妈担心着急。

没有手机玩,还得继续等着,张三一觉得很是无聊,就来回踱着步子,四处走走看看,但是,一直没有走出手术室门口的范围,也没走出那个年轻小医生的视线。

……

被告知庄志成殉职之后,好像晴天霹雳一样,让钟意无法接受,这比天塌下来还夸张。

她去东边那些山里找过,可是,只有一片狼藉,并没有找寻到任何庄志成的痕迹,她绝望了,也就接受了这个现实,之后,她去县政府闹过,喊过,可是,每个人都是一副抱歉的样子,却没有人告诉她她应该怎么么办,只有会给她一个交代这种说辞。

交代?人都死了,要什么交代?

庄志成就是她的天,现在,天塌了。

她哭了很久,几乎从知道庄志成殉职的那一刻起,眼泪就没干过,一个平时收拾的干练整洁的女人,就那样,瘫坐在家里,绝望的看着周围,哭泣着,嘶喊着,不吃不喝,披头散发。

她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远在京城上学的庄晓曼,她不知道怎么说,这样大的打击,她自己都垮了,庄晓曼又怎么能承受住,不告诉,这是她作为母亲,现在唯一能做到的。

蜷着身子,钟意躺在沙发上,眼角噙着泪水,眼神空洞。

“叮铃铃——”

手机屏幕亮了在,黑暗中,显得格外刺眼。

钟意无动于衷。

“叮铃铃——叮铃铃——”

……

又是连着好几声电话铃声,或者是被铃声吵醒了,亦或是被铃声吵烦了,钟意抹抹脸上的眼泪,拿起了手机。

“喂——”

声音很微弱,也很干。

“喂,你好,是庄县长家属吗?这里是县人民医院……”

“哐”

手机从脸颊滑落,重重的摔在了地毯上,然后又弹了起来。

像是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了,钟意匆匆忙忙的从沙发上滚了下来,手忙脚乱的捡起了手机。

“是是是,我是——”

钟意几乎是喊出来的。

“是这样的,庄县长身受重伤,手术完暂时稳定了,我们需要家属……”

电话那头,话还没说完,钟意就穿上鞋子,狂奔而出,门都没关。

“县医院……县医院……”

边跑,钟意边念叨着,眼泪,随风飘落。

……

“哪呢?哪呢?”

一阵急促,尖锐的喊声,把张三一吵醒了,揉揉眼睛,又看看表,已经是十点多了。

“哐”的一声,病房门被推开,进来了一个穿着墨绿色衣服,披头散发,已经哭得不成样子的看不清容颜的女人。

刚进门,钟意就扑到了病床前,看着几乎被绷带缠了个严实的庄志成,钟意像是怔住了一样,呆呆的站在旁边,不再哭,不再喊叫。

一切,尽在无言中。

早已经知道庄志成是县长了,张三一本来准备着等家属来,总得给点好处表示感谢不是么,可是,现在看到这一幕,他却感觉一切都索然无味。

所有人的注意力和目光都在病床上的庄志成和床边的钟意身上,也没人注意张三一,所以他就趁机溜出了病房,然后,出了医院。

抬头看看天空,月明星稀,呼吸了一口外面新鲜的空气,张三一只觉得腹中空空,很是饥饿,然后,他想起了三哥,中午出门着急,也不方便带三哥,不知道它在家里和老妈相处的咋样?

十点多的小县城,其实已经很安静了,所谓的夜生活,也只有几家小店还开着,老板打着盹,看着手机,再看看门外,似乎在期盼着能有顾客过来。

“咕——”

肚子的呐喊,让张三一走不动路,浑身摸摸,身无分文,而手机,也已经关机了。

“算了,也不远,回去吃泡面吧”

医院确实距离三一打印店不远,步行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

顶着月光,在路灯下,张三一慢悠悠的前进,不是他不想走快点,只是真的太饿了,没力气走路而已。

秋天的小县城,到了晚上,还是有些寒意刺骨。

紧紧身上的衣服,胳膊环抱在胸前,张三一走着走着,然后不由自主的扭过头,看了看旁边。

嗯,好像,少点什么?

“汪——汪汪——”

几声犬吠,张三一看到了蹲坐在打印店门口的三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