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一打印店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我快要死了
作者:根三平方  |  字数:2561  |  更新时间:2019-10-14 00:08:54 全文阅读

第四十一章 我快要死了

夜,很浓,也很静;月,很圆,也很亮。

江流盘腿坐在地板上,眉头紧皱,额头上汗水密布。

他刚把眼睛闭住,心思沉寂下来之后,就看到了那个五彩缤纷的世界,刚开始他吓了一跳,身子晃了晃,差点就心神不宁。

赶紧让自己像书里面说的那样收敛心神,调整呼吸,慢慢的沉浸在了里面,书上说你看到光最亮的那种炁,就是你要吸收的。

江流尝试着把距离最近的一个发着土黄色光的光团拉了过来,然后神奇的一幕出现,光团刚到他的面前就化作流光直接进了他的体内。

原来,这本书是真的啊,我捡到宝了啊!他已经完全忘了刚才知道被坑了八千八百八十八块的气急败坏。

“哈哈哈哈……”

自己能修炼,而且肯定能超过什么江溢,江灵儿之流的,这让他很是兴奋,放肆的笑了出来。

所谓喜极而泣,这一笑就坏事了。

过度兴奋导致心神不宁,刷的一下,眼前就变黑了。他缓缓地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自己熟悉的家,并不是那个神奇的世界了。

不信邪,江流揉揉眼睛,又闭上了眼,眼前还是一片黑暗,又睁开,还是熟悉的场景……

不管他再怎么尝试,都再也进不了冥想状态了。

但是,他不想放弃,谁知道以后啥样子,现在既然能进入冥想状态,还能聚炁,那就得抓紧,乘胜追击啊。

他在努力着,只是,越努力越失望,豆大的汗珠顺着鬓间慢慢滑落,打湿了衣服。

“怎么回事啊,怎么不行?”

江流一遍又一遍的翻着书,想要找出问题。

“我就不信了”

“再来”

……

也已经很深很深了,深的天边都变成了鱼肚白。

江流颓然的瘫倒在地上,就像一小座肉山轰然倒地,然后,一动不动,传出了沉沉的打鼾声。

……

……

又是一个大晴天,清风徐来,吹皱了一池镜湖水,也吹乱了凌风乱糟糟的白发。

凌风佝偻着腰,干枯无光的脸上沟壑密布,还算有神的眼睛静静的盯着波光粼粼的湖面,他似乎又老了,已经很老了……

“咳咳……咳咳……”

凌风皱着眉头看了看手心那摊暗红色的血,颜色很黑,只有一丝儿血色,他的眉头皱的更加紧了,缓缓蹲下来,把那只手心有血的手伸进湖水中,轻轻荡了荡,然后,拿出来,甩了甩手上的水,又把手背到了身后。

“这风,还不够大啊”

凌风的声音很轻,很轻,似乎是自言自语喃喃了一句。

“真的要那样做吗?”

皮肤黝黑的戚无敌从树后面出来,慢慢走到了凌风的身边。

他早就已经到了,一直站在树后面,迟迟没肯露面,静静的看着湖边的凌风,而他自己也相信,凭自己的本事,凌风一个废人是决绝不会发现的。

戚无敌觉得凌风变了,变得很陌生了,他怎么都不能把这个骨瘦如柴,白发苍苍的老人和自己心中十八年前的那个人影重合。

不单单是样子变了,凌风的行事方式也变了,以前的凌风直来直去,就像一把所向披靡的枪,所向无敌刺破前面所有的障碍。而现在凌风,变成了一个阴谋家,就像潜伏在黑暗的阴影中的毒蛇,蓄势待发,可是,见不得光。

或许,这一切只是因为他没有以前那种强大的力量了吧,戚无敌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可是,他还是不能相信凌风,尽管他那天叫自己“兄弟”。

“兄弟”这两个字,一直指的是十八年前那个胸怀天下,锋芒毕露和自己并肩作战出生入死的凌风,而不是现在。

“我快要死了”

凌风的话语中似乎没有一丝丝的感情,充满了死寂。

风仿佛停住了,鸟也不叫了,树也不响了,一切都安静下来了。

戚无敌也愣住了,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已是风烛残年的凌风,脑子里满是凌风刚才的那句话“我快要死了”。

“他快要死了,他怎么能死啊?”

戚无敌觉得喉咙处有些难受,眼眶处也有些湿热了。

沉默半晌,戚无敌还是忍住了心中的极大悲哀。

“你这是何必啊……”

他抬起头,看着天空中,云卷云舒,也是为了不让凌风看到他眼角的泪花。

“是啊,我这是何必呢啊?”

“呵呵……”

“咳咳咳……咳咳……”

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凌风本来就弯的厉害的身子,弯的更加低了,身体颤颤巍巍,摇摇欲坠。

戚无敌赶紧扶住了骨瘦如柴,弱不禁风的凌风。

眼泪,还是流了出来,然后,止不住了。

戚无敌很少哭,再痛,再苦,他都没哭过,哪怕,曾经和凌风一起快要死了,他都没掉过眼泪。

他觉得,眼泪是属于弱者的,只有懦弱无能的人才会掉眼泪,才会哭唧唧。

现在,他哭了,哭的撕心裂肺……

凌风佝偻着腰,看着湖面,苍老的脸上,不留喜悲。

“你会帮我的吧?”

戚无敌泪眼模糊,迟疑了一下,还是轻轻点了点头,他真的不忍心拒绝,一个将死之人,又能做什么呢?

大不了,后面的他帮他扛,天塌下来,他也能扛得住。

凌风走了,迎着风,颤颤巍巍,步履维艰,好像,随时就会跌倒,然后死去。

戚无敌坐在湖边,看着对岸的树,然后,起身,收起了自己的钓鱼竿,还有,那把看起来有些重的藤椅。

镜湖旁边,又像往常一样,少了一个钓鱼人,安安静静,无人问津。

……

……

陆望舒起的很迟了,快十点了才艰难的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还是那样熟悉,然后,会心一笑。

在这里,她每次都睡得很踏实,很舒服。

突然,她想起了那只可怜兮兮,只剩半口气的小狗。

匆匆忙忙掀开被子,连鞋都没穿,就光着脚火急火燎的跑到了纸箱旁边。

那条土黄和白色相间的杂色小狗还没死,至少现在看起来呼吸平稳,似乎是挺过来了。

“你这丫头,怎么不穿鞋啊”

从外面进来的张三一看到陆望舒光着脚,就有些严厉的说到。

“知道了,这就去穿”

陆望舒朝着张三一吐了吐舌头,然后又急急忙忙跑到了隔间,穿了双粉红色的兔子头拖鞋跑了出来。

嗯,这双拖鞋是张三一特地为她准备的,已经放了好久了。

“这狗也算命大啊,竟然还活着”

张三一边收拾店里面,边随口说着。

“嗯”

陆望舒用鼻子嗯了一声,眼睛还死死的盯在箱子里面。

“三叔,我们给他起个名字吧?”

“起名?”

张三一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你要养着它?”

“对呀”

“你马上去京城了,谁养啊?你奶奶?”

“当然不是,你养啊?”

“我?”

张三一瞪着眼睛,他可从来没想过要养猫猫狗狗的。虽然他对这些宠物不讨厌,但是也算不上喜欢,多半算是无感吧。

他连自己都养的半死不活,还养条狗?

“哎呀,三叔,你就收留它吧,你看它多可爱”

陆望舒嘟着嘴,开始了卖萌杀。

张三一顿时觉得脑袋大,他真的对陆望舒卖萌毫无抵抗力,所以瞬间就败下阵来了。

“行吧行吧”

“耶!”

“那,我们给他起名字吧”

陆望舒一脸的兴奋和得意。

“三叔,你说起个什么名字好啊”

“我不知道”

“要不,就叫它三哥吧”

“噗”

张三一刚喝进嘴里的水一滴不剩的全喷了出来。

“啥?”

可能是因为激动,张三一的声音都有些破了。

“三哥啊,怎么了?”

“没怎么,你厉害”

张三一很无语,陆望舒的着起名字,真的无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