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一打印店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各怀鬼胎
作者:根三平方  |  字数:2657  |  更新时间:2019-10-12 00:02:08 全文阅读

第三十七章 各怀鬼胎

大风起兮云飞扬。

七月流火,诺大的太阳孜孜不倦的炙烤着大地,炎热让人生不出一点力气,变得惫懒许多。北武门口不远处的那两颗大树似乎也敌不过这刺眼的阳光,耷拉着枝丫,绿得发黑的叶子也好像失去了光彩,挂在树上,一动不动。

凌风坐在自己的门卫室门口的阴凉处,眯着眼睛,抬起头看了看天。

“要变天咯……呵呵……”

说罢,他缓慢的起身,然后似乎有些吃力的把自己的小马扎收了起来,然后佝偻着腰,一步一步缓缓进了自己的小门卫室,关上了门。

要是武让在这里,绝对会大吃一惊,此时的凌风像是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一样,以前挺直的身子现在弯的厉害,以前皱皱巴巴的脸现在更像是蔫了的橘子皮一样,已经皱到了一起,格外的丑陋。

突然,大晴天,一道亮得刺眼的闪电横贯北武上空,像是要刺破着天空,“轰隆”一声巨响后,硕大的雨滴像是断线的珠子一样,“噼里啪啦”的打在地上,激起一个个水花。

几乎是喘息的功夫,天空中的太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大片大片的乌云,黑压压的云低的厉害,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好的一点是,雨的到来和太阳的消失,少了那一份让人窒息的灼热感,可是,天气还是很闷,很闷,闷得人难受……

凌风盘腿坐在床上,身边放着一只墨绿色的药剂,还有一只大针管,针尖头的那丝丝寒光,让人心生畏惧。

“咳咳咳……”

黑红色的血从凌风的嘴角流了出来,豆子大的汗珠已经挂满了他的额头,本来苍老的有些丑陋的脸此刻阴沉的可怕。

“还是不行么……”

凌风的语气中满是失望,他已经用了两份修复药剂了,可是,自己的身体却毫无反应,像是死了一样。

这三支修复药剂可是凌风前几天花了巨大的代价才换回来的,为的就是能恢复一些实力,能够在日后风云诡谲的北武中争取出一个自己的位置。

其实,这种药剂还有另一个名字——希望*复苏,没错,这就是那个邪教,希望组织制造的药剂,能够唤醒,激发人体机能,尤其是对觉醒者有着巨大的作用。但是,有个相当可怕的副作用,就是会消耗人的生命力,也就是,注射这种药剂后,可以通过缩短寿命来获得身体的改善。

不管成不成功,只要注射了药剂,就会一定程度上消耗自己的生命力。

使用这种药剂是凌风思考了许久才做的决定,在北武日后的这场权力大战中,没有一些实力,连蝼蚁都不如,这次,也是凌风唯一的一次机会了,他不得不冒险。

把最后一只药剂一滴不剩的灌进大针管后,凌风闭上眼睛,像是祈祷了一阵,然后睁开眼睛,毅然决然的把针又一次狠狠的刺向了自己的脖子,药剂慢慢注射进了血管。

“呃……啊……”

凌风浑身青筋暴起,满目狰狞,双拳紧紧的握着,骨头都在“咯咯咯”的作响。

“要坚持下去……要坚持下去……”

凌风知道这次有反应,可能是要成,只要能坚持下去,他就能再一次拥有力量。

欲望慢慢的战胜了痛苦,占据了上风。

不知过了多久,那股钻心的痛慢慢退却,凌风浑身是血,披头散发,面目狰狞,就像从血池里面出来的恶鬼一样。

“呵呵……呵呵呵……”

凌风咧着嘴笑着,只是,嘴里满是血丝,牙都已经是猩红色的了,他的笑有些可怕。

“咳咳……咳咳……”

又是一阵猛烈的可售咳嗽,凌风看看手心中的那一滩暗红色的血,不知道是原本嘴里面淤积的血还是从喉咙里面新咳出来的。

虽然狼狈不堪,可是,凌风觉得自己舒服极了,那种久违的感觉有一次遍布了全身,那就是力量啊。

十八年了,自己都快忘了浑身是力量的感觉了。

真是让人迷醉的感觉啊。

凌风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还在感受着自己的身体,熟悉着那股力量。

……

……

江流这几天过的很是舒服,翻箱倒柜找了好久后,终于在老爸的一个柜子里找到了一张银行卡,至于密码么,江流想都没想,用自己的生日试了下,就对了。

卡上的钱挺多,五十万左右,这些钱的出现,倒是让江流兴奋了许久,他终于可以不用再自己做饭了,终于可以不用躺着手了,终于可以不用再……

武让也已经好几天在没找过他了,这让他感觉浑身舒爽,日子过的优哉游哉的,整天吃喝玩乐睡……

有钱且没有武让折磨的日子,那怎叫一个爽字了得。

“叮咚……叮咚……”

正坐在沙发上吃着薯片,打着有些的凌零一下子就不开心了,这种时候,响什么门铃啊。

拖着肥胖的身子,来到门口,江流一脸不耐烦的打开了门。

“谁——啊?”

“你们怎么来了?”

江流的语气很不和善,似乎还有些厌恶。

“死胖子,听说你爸死了?”

江灵儿的声音算不上好听,又尖又细,多半以后会是个尖酸刻薄的女人吧,只是,脸蛋儿长得还不错。

“灵儿,闭嘴”

江振国赶紧出声制止了自己女儿继续说下去,现在可不好和自己这个侄子交恶。

“江灵儿,你再说,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

“死胖子,就凭你?一个C级的垃圾”

江灵儿满脸的鄙夷,虽然她只有B+,可是,已经足够在江流的面前耀武扬威了。

“啪”

江流完全没有犹豫,一个耳光就已经打在了江灵儿的脸上。

耳光并不重,可是,江流出手让江振国和江灵儿都有些猝不及防。

“死胖子,你敢打我?”

江灵儿捂着脸,眼泪汪汪的。

“二伯,你该管管你女儿的这臭嘴了”

“不然,以后还有得不少嘴巴要挨”

“哐”

门已经狠狠的关上了。

门里,江流看看自己右手,似乎沾了些江灵儿脸上的粉,有些恶心。

可是,扇人耳光的感觉真的好爽啊。

“爸……爸……他,那个死胖子他打我啊”

江灵儿气得直跺脚。

而此刻的江振国脸色铁青,紧攥着拳头,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本来,他听到自己那个不太亲的三弟死了,心中并没有多么悲伤,就急冲冲的跑了过来,并不是为了吊唁还是什么的。

只是为了江志国的这套房子,京城的房子多么值钱呢。

他原本想的是,趁着这个几乎,江流一个小孩子无依无靠的,自己说点好话,大不了暂时养着,等到把这房子弄到手,再让江流滚蛋就好了。

可是,现在那小子竟然敢这么无法无天。

“闭嘴”

江振国有些烦躁,要不是这死丫头,说不定这会已经把房子骗到手了,带她来干嘛啊?

“爸?”

“我说了,让你闭嘴”

“我要告诉我妈”

眼泪已经把江灵儿脸上的妆花的七七八八的了,这会儿的江灵儿,似乎和漂亮再也沾不上关系了。

“叮咚……叮咚……”

又按了一阵门铃,江流并没有开门。江振国觉得今天应该是没办法再说了,就明天自己一个人再来吧,先把房子骗到手,其他的,秋后算账也不迟。

出了小区门,江振国看到门口停了一辆出租车,刚想要上去拦下,从车上下来了一个人。

“哟,这不是二弟吗?”

“还有灵儿侄女,这是咋啦啊,咋哭成这个样子了”

“大哥,你怎么来了?”

“怎么?只能你们来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

江振国虽然还保持这表面的客客气气,可是,心里的小算盘早已经打开了。

“这不,听说三弟走了,我过来看看江流侄儿需不需要帮忙”

“那二弟你们呢?”

江光国似笑非笑的看着江振国。

“我……我也想的过来看看,可是,好像没人啊”

“是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