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一打印店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死了
作者:根三平方  |  字数:2565  |  更新时间:2019-10-09 00:05:00 全文阅读

第三十一章 死了

“嘀嘀……嘀——”

江流睁开眼睛,太阳光刺的眼睛想流泪,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前面马路上来来往往,匆匆忙忙的车辆,原来,自己竟然在小区门口睡着了。

“爸……应该回来了吧?”

想到这,江流猛地一起身,一股麻酥酥的感觉从脚底瞬间遍布了全身,他扶着墙,缓了一下,一瘸一拐的朝着自己家走去。

门没锁?难道,爸回来了?

江流一把拉开门,冲了进去。

“爸?”

房间里还是空荡荡的,没有回应。

“爸?……”

江流的心沉了下来,一夜了,爸都没回来……

像是失了魂一样,江流跌倒在沙发上,沙发立马陷下去了一个大坑。

“喂”

“大伯……你见我爸了没?”

“没有”

“嘟嘟嘟……”

……

“大姑……”

“没”

……

似乎是没人在意他爸在不在,也没人关心他怎么了……

这些人虽然都是他爸的至亲,可是,他们都似乎很冷漠……

江流瘫坐在沙发上,手里抱着手机,眼神十分的无助,他不知道爸还能去哪,他也不知道还能再给谁打电话。

他的肚子好饿,可是,却没有那满桌子的饭菜还有在一边叨叨叨的老爸了。

……

时间过得很快,江流缩在沙发上,一直到了傍晚。

窗外残阳似血,笼罩着京城,压抑着每一个人的心。

“叮咚……叮咚……”

江流抬抬头,看了看门口。

难道,自己幻听了?

“叮咚……叮咚……”

江流跳下沙发,也没有穿拖鞋,像兔子一样,直蹦门口。

“爸?”

江流兴奋的打开门,可是,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他爸。

“你是谁?”

看着眼前这个平头一副凶悍样子的男人,江流不自主的谨慎了许多。

“怎么?不清你舅舅我进去坐坐吗?”

“胡说,我没有舅舅”

因为激动,江流的声音格外的大。他狠狠的想把门关上,可是被武让一把就推开了,没有防备的江流一个趔趄向后坐倒在地上了。

武让看了看坐在地上,一脸委屈和愤怒的江流,笑了笑,然后,头也不甩的就走到了沙发前,坐了下来,翘了个高高的二郎腿。

“你和你的那废物老爹一样弱不禁风”

武让的声音很冷,不含一丝感情。

“你没资格说我,跟没资格说我爸,你给我出去,滚出去……”

江流努足了劲,大吼着。

可是,这一切似乎都被武让视为无物,在他看来,只有懦弱不堪的废物,才会咆哮,才会挣扎。

“我警告你,跟我说话客气点”

武让背对着江流,声音依旧很冷。

“你凭什么管我?”

“凭什么?”

“就凭你那废物老爹,特么一顿酒,就把你这个累赘扔给了我……CTM……”

“我爸?我爸呢?你快告诉我啊,快啊……”

江流的声音依旧很大,也很慌张。

“死了”

两个字武让说的风轻云淡,但是,他的拳头紧紧的握着,指甲都已经刺进了皮肤,鲜血淋漓……

“死了?死了?”

“你骗我,骗我……”

“我不信……我不信啊……”

一瞬间,江流眼泪滂沱。

“我告诉你,你那懦夫老爹死了,死的很惨,七窍流血,跪在你妈坟前,别人发现的时候,身上都爬满了苍蝇,你说,恶心不……”

武让的话,瞬间击溃了江流心中那一丝丝的奢望。

“你别说了,别说了……”

江流崩溃了,可是,武让却有些咄咄逼人。

“你说,恶心不,是不是很恶心啊……”

武让红着眼睛,声音中多了些哽咽。

“别说了……求求你……比说了……”

江流那瘫坐在地上,抱着头,捂着耳朵,十分痛苦。

突然,武让起身,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瞅了瞅坐在地上的江流,表情没有一丝丝变化。

他不知道怎么关心人,或者说,在藏区的十多年里,面对比对生物,残忍比怜悯更适合生存……

“明天早上,八点,准时来北武武学院副院长办公室”

“哦,对了,我帮你是看在你妈也就是我妹的面子上……过时不候”

“哐”的一声,门关上了,武让走了,只留下精神恍惚,眼神空洞的江流。

“我爸死了……死了……”

“呵呵呵……”

“哈哈……死了……”

江流像是疯了一样,其实,他也快疯了。

相依为命,宠着他,惯着他,把他捧在手心里的爸,就这样没了。

以后,他应该怎么活啊?

哭累了的江流,就直接趴倒在地上睡着了。

半夜,惊醒,还是难受,继续哭……

……

已经又是一个早上了

抹了抹脸上的眼泪,江流穿上鞋就下了楼。然后,拦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南山公墓。

他妈的墓他知道,只是,来的并不差多,每年清明,差不多都是被他爸逼着过来的。

他一直说,是他爸对不起他妈,但是,他对自己这个从未谋面的母亲,却有着一些抗拒,或许,这份抗拒仅仅是来自于陌生吧……

那个刻有“亡妹武秀楠之墓”的墓碑对面,多了一个新的墓碑,上面只刻了一个字“虎”。

这个字,是武让刻的,是他用指头写上去的。

江流知道这个墓碑是他爸的,也不会有谁会埋在自己妈的对面,可是,他们为什么不葬在一起呢?

“爸,妈……你觉得你们合适么?”

江流坐在两个墓碑中间的空地上,似笑非笑,看着有些可怜,有些凄凉。

“就这样把我扔下,还特么把我扔给那么一个暴力狂……”

“说是我舅舅,可是……谁要他做舅舅啊……”

……

江流越说越激动,眼泪不自主的就流了下来,声音也越来越大,最后,直接扯着嗓子喊了。

可能是喊累了,江流索性直接躺了下去,看着天空,太阳,直直的射在他的脸上,没有暖洋洋的感觉,反而是有些刺痛……

或许是一晚上没有好好睡觉,江流说着说着,就躺在地上睡着了,他睡得很安静,不吵不闹不流眼泪,因为,他有爸妈陪着,这会儿的他,不是一个孤孤单单,没人要的孩子了。

他在南山公墓,足足躺了一天。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在夕阳下,影子被拉的很长的墓碑,江流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回到家,他已经黑了。

江流不会做饭,可是,他饿了,他想煮点面条吃。

“我记得,老爸说过,可是,怎么煮来着?”

“好像……是,水开了,下面?”

“可是……水怎么算开了啊”

……

“啊,怎么这么烫”

……

江流赶紧吹了吹被烫红的手指头,已经是眼泪汪汪了。

一切都变得好难了,他想放弃,可是,他的肚子还饿着,他得填饱肚子啊。

以前,老爸在的时候,没觉得这么难啊……

经历重重困难,碗里多了一团白乎乎的东西。

“呕……”

江流赶紧把嘴里吃进去的那些半生不熟的面吐了出来。

怎么这么难吃啊……

算了,不吃了。

就这样,饿着肚子,江流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没有开灯,他不见,他才觉得不那么孤独,不那么冷清,也就不那么难受了吧!

就在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江流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那个自称他舅舅的男人,好像说的今天八点,让自己去北武?

看看手机,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算了,没去了就没去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再说,他也看武让不顺眼,干嘛还接受武让的怜悯,不去正好,也让那个自以为是的男人吃吃瘪,难受一下……

武让在办公室里等了一天,什么也没干。

“哼……好心当了驴肝肺……”

武让生气了,还没人敢放他鸽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