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一打印店 > 正文
第三十章 夜
作者:根三平方  |  字数:2530  |  更新时间:2019-10-09 00:04:48 全文阅读

第三十章 夜

“老头,吃饭了”

武让拎着一个老式饭盒,进了北武门口的保卫室。

“你怎么在这?”

看到江志国竟然在这里,武让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还来这里干什么?”

“滚……滚啊……”

这十八年里,武让一直是不苟言笑,外表冷峻,嗯,如果算上脸上那些伤疤的话,就是有些凶神恶煞了,但是,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激动过,愤怒过……以至于脸上的表情都有些狰狞……

“武让……我……”

江志国站在那里,看着已经变了一个样的武让,有愧疚,又难受,心中五味成杂,哽咽的说不出话……

“我……说……了……让……你……滚……”

武让恨江志国吗?

恨,恨之入骨……

虽然,他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搭档,最好的兄弟,他把自己最心疼得到妹妹嫁给了他……

可是,十八年前一切都变了,学生死了,妹妹死了,江志国活着,还不如死了……

一切罪过,他武让可以扛,看在他妹妹的面子上,看在他们是兄弟的份上……但,他和江志国从此天涯陌路,挚友变仇人……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他从来没去看过自己的外甥,江流……

“武让,你就这么恨我吗?”

江志国浑身颤抖,看着因为激动,满目狰狞的武让。

“恨?……你不配……”

武让几乎是吼了出来。

“行了……行了……”

凌风知道武让恨,需要发泄,可是,看到现在这一幕,他也于心不忍啊。

“看在老头子的面子上,你俩消停会吧……”

“哼……你怎么还向着他说话……”

“你这个样子,还不是……”

“武让……”

凌风皱着眉头,声音中满是警告。

“哼”

武让摔过头,然后拉过来那把江志国坐了的椅子,坐在了门口。

江志国低着头,眼神暗淡无光,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保卫室里的气氛诡异的安静,只能听到武让那粗重的喘息声,他还是有些生气,或者说是愤怒……

“那个……把饭给我拿过来啊……”

武让瞅了江志国一眼,把饭盒递给了凌风。

“志国,饭不多,老头子我就不给你了啊,呵呵……”

说完,凌风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老师,没事……”

凌风吃的很慢,吧唧着嘴,吃得很香。

武让和江志国不约而同的咽了咽口水。

……

一盒饭,凌风足足吃了半个多小时。

“好了,我饭也吃饭了,你们是不是也该气消了?”

凌风笑着看看武让,又看看江志国……

“让子,去拿点酒过来……”

“老师,您不能喝酒”

武让有些为难,况且,凌风那身体,现在不喝酒都撑不了多久,喝酒,那……

“我让你去就去……快去”

“老师,我……”

“去”

武让无奈的摇摇头,还是去拿酒了。

出了门,他又不知道去哪里拿了,十八年了,他都没碰过这东西了。

“算了,去超市买点吧”

房间里只剩下凌风和江志国了。

“志国啊,你也别怪让子,他也不容易……”

“老师,我知道”

“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他”

江志国要不是为了儿子,他根本无颜面在这里待着了,为了儿子,它可以放弃所有,包括已经所剩无几的尊严。

“哎……”

凌风摇摇头,苍老的脸上,满是无奈。

很快,武让就回来了,拎着五瓶二锅头。

“只有这个”

“够了,够了,哈哈……”

“你们俩愣着干嘛?都坐”

凌风坐在自己那矮矮的床上,武让和江志国面对面坐下,只是,谁也不愿意看对方。

“咱们三个,干一杯吧”

“老师,你这……太多了吧?”

“男人嘛……”

凌风满不在乎,已经举起了杯子。

看到凌风已经举起了杯子,作为学生,武让和江志国也只好举起了杯子,只是,他们俩都不愿意和对方碰杯。

“干……哈哈哈哈……”

凌风的眼眶早已经湿润,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这么多年,物是人非,不得不哭……

“咳咳咳咳……咳咳……”

江志国猛地把一整杯酒灌了进去,那股辛辣和灼热感让他不得不咳了起来。

“哼……连个酒都喝不成……还算个男人吗?”

已经十八年没碰过酒的武让强忍着胃里的不适,只是,一杯酒下肚,脸早已经通红。

三个喝不成酒的人,硬生生是把五瓶高度数的二锅头喝完了,凌风的身体不适,早已经昏昏入睡了。

……

“江志国,当年你为什么不听我的,为什么啊?”

已经醉醺醺的武让,流着眼泪,质问着旁边的江志国。

“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这么多年,我多么想杀了你……杀了你啊……”

“呜呜……”

从前的那个谦谦公子,现在的硬汉杀神,此刻,变得格外的脆弱,哭的十分的伤心。

“……”

江志国迷迷糊糊的,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说什么,对于他来说,现在多说一个字都是罪过,他欠武让的,欠很多人的……

“武让……我求你一件事……”

“额……说……”

“帮一把流儿……嗝……让他……让他,去你的北武……”

“帮我……帮我,照顾好他……”

“我不……他是你儿子……你儿子……”

“哥,算我……求你”

“哈哈哈……这么多年了,你都没叫过我哥……”

虽然醉得迷迷糊糊,可是,武让笑的很落寞。

武让靠在床上睡着了,江志国挣扎的站了起来,看了看凌风,看了看武让。

“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头,然后,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

“师傅……去,去城南公墓”

“你喝成这样,我可不拉,赶紧下去”

“我有钱,有钱……”

江志国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塞给了司机。

可能是见钱眼开,江志国还是到了城南公墓。

这条路,他很熟悉,哪怕他醉醺醺,迷迷糊糊,摇摇晃晃的,他还是径直走到了武秀楠的墓前。

看着墓碑,江志国看着有些灰蒙蒙的天。

“秀楠……你会不会怪我……会不会?”

“我下去了,看到你,你会不会笑我懦弱?”

“十八年了……我每天都想死……”

……

……

太阳落山了,短暂的夕阳,一瞬而过,黑夜笼罩了繁华的京城。

江志国还没有回家,江流有些生气,还有些着急和担忧。

“对不起,你所拔打的电话已关机……”

扔下手机,江流在冰箱里摸索了一阵,找了点吃的,他真的饿的不行了。

“怎么还不回来啊?”

“他不知道我没吃饭吗?”

“哼……”

……

也已经深了,哪怕繁华的京城,也变得寂静了许多。

躺在沙发上的江流突然惊醒,揉揉眼睛,看看门口。

爸,还没有回来。

“对不起,你所……”

放下手机,困的连眼睛都不想睁的江流喊了一声:

“爸?”

没有回应,只有回音。

江流有些难过,有些害怕了……

爸,怎么还不回来啊,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

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江流呆呆的看着手机,已经毫无困意了。

爸,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穿上外套,江流出了门,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他不知道去哪?

茫然得转了一圈,他还是回到了小区门口,坐在花池边上,看着路口……

哪怕是六月天,京城的夜也很冷,江流冻得瑟瑟发抖,但是,他不愿意回去,不愿意待在那个空荡荡的房子里……

他的心里,有些害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