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末日仙尊 > 正文
第1章 不是轮回
作者:天马行空70  |  字数:2224  |  更新时间:2019-08-21 19:20:36 全文阅读

芬城。一条僻静的乡村公路上。

  一辆残破的白色面包车突然加速,迎面对着道边行走的一个年轻人撞了过去。

  “咣当”一声,那个年轻人高高飞起,在空着折了三个跟头,啪叽一声落到半山坡,接着就滚落下去,而那辆面包车并没有停下,屁股卷起蓝烟,转瞬就没了踪影……

  “忽悠”一下,牟平眼前一黑,接着渐渐清晰起来,他睁开了眼睛,斑驳的阳光刺来,他赶紧又闭上了。

  “我还活着?!”

  他慢慢伸出神识,脑袋一疼,可也探查清楚了,映入识海的是一片苍翠的世界。

  “这是什么地方?”

  他费力地支起自己的身子,转动脖子重新睁开双眼四下瞅了瞅,发现自己躺在一座山脚下,半山坡怪石嶙峋荆棘丛生。他禁起鼻子嗅了嗅,一股成熟青草的甜香旋即冲进了他的鼻鼓。那是没有一丝灵力的花草,可香味,恬静舒适,令人犯懒。

  他放开毛孔感受了一下,空气斑驳,只能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灵气,或者说,灵气几近于零更为贴切。

  他恍然明白,自己来到的一定是一个凡人的世界!

  咧了咧嘴,他露出了一丝苦笑。

  可就是这丝笑容却牵动了伤口,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感疼得他呲牙咧嘴,吸溜溜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下意识地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身体。

  “不对!这不是自己原来的身体!”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这是重生在凡人身上了,并没有轮回,心里旋即一喜,可没高兴一会儿,接着就皱紧了眉头。

  肋骨断了三根,有一根已经扎进了肺里,前胸塌进了三寸,内脏受到挤压,溢出的血已经在胸腔里凝结成了拳头大的几块血块。胳膊上、腿上、肚子上的口子更是像小孩的嘴一样翻翻着,好在除了左胳膊骨折外,腿骨还算完整。他急忙提气运转了一下自己的木元气,令他感到绝望的是,甭说大小周天了,丹田里一点元气也没有。

  而且经脉阻塞,里面都是血块。

  “搞什么搞嘛,重生虽然是好事,可也太悲催了,这根本就是一具没有修炼过的躯体好不啦!”

  饶是他活了两千一百多年,心智已经完全成熟,可也被眼前的一切搞得昏头涨脑,突然他一下子明白了。

  “这具身体哪里是受伤,分明就是遭遇了谋杀好不好?”

  牟平原是玄魔大陆的修真者,玄魔大陆是科技与修真并重的星陆,科技水平超过其他星球至少五百年。而他在渡九木化仙大劫时,因为最后的劫雷同时落下,加上一个敌人的偷袭,所以他的肉身一下子就被劈得粉碎并引发爆燃,而他的一丝残魂附着在本命飞剑上,这才穿过虚空逃了出来。

  知道自己借助一具普通人的躯体重生了,牟平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他知道,当务之急,就是疗伤,然后恢复实力……

  与此同时,芬城一座别墅里,一个三十多岁满脸横肉的光头男子正坐在一张宽大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右手摇晃着一个装满了半杯红酒的高脚杯,旁边坐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子,眼睛盯着躬身站在自己面前的一个瘦猴样的男子。

  “这么说那小子完了?”

  光头浅浅地啜了一口酒,阴冷地瞅着面前三米远的瘦猴。

  “四哥,必须地,我亲自出的手,亲眼看见那小子被撞到了山下,肯定已经死得透透的了。”

  “嗯。”

  光头点了点头。

  “那个女人怎么样了?”

  “啊?”走神的瘦猴就是一愣,赶忙恢复了恭敬的神情,“四哥是说那个女人吗?放心,兄弟们已经在芬城布下了天罗地网,她肯定跑不了。”

  “兄弟们都去了,那你还站在这儿干什么?”

  光头的声音里无端就带上了一丝冷厉和厌烦。

  “是,四哥,猴子这就去办。”

  瘦猴又瞄了一眼光头旁边的女人,转身,蹬蹬蹬离去。

  “咯咯咯。”

  没过三秒的功夫,屋里就传出了光头和女人的说笑声,刚走出门口的瘦猴浑身一僵,微微顿住了脚步,脸上闪过一丝狠厉,可他也仅仅只是稍微停顿了一秒不到,下一刻就出现在了别墅的大门口。

  夕阳西垂。云霞漫天。

  距离牟平醒过来已经六个小时了,他坐在地上,四肢摆出了一个奇异的姿势,已经陷入了入定之中。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外伤已经完全愈合,断裂的三根肋骨也已经被接上了,塌陷的胸腔恢复了原状,除了内伤,他看起来和正常人一般无二。

  之所以能恢复这么快,除了因为他强大的神识,也叫精神力之外,还和他修炼的九木神诀功法有关。他的肉身虽然毁掉了,可他媲美大乘仙尊的精神力却保留了下来,而他修炼的功法对于疗伤更是大有裨益。

  修士修炼,除了浑身的仙元以外,就属精神力了,没有强大的精神力,一切都是白费。当然,也有炼体的,可牟平虽然有炼体功法,可他从来都没有修炼过,所以才抵抗不了那恐怖的劫雷和那个蒙面修士的偷袭。

  若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怎么的也要炼体,虽然那很苦,可总比陨落强吧。

  现在才发觉这个,一切都晚了。

  牟平摇了摇头,抛却了不切实际的想法。习惯性地就去掏自己的储物戒指,可一下子走空了。

  这才发现,自己的储物戒指肯定毁掉了,而飞剑也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去了。他脸上一阵黯淡,若是在玄魔大陆,甭说这点伤了,就算肉身毁了,他也能重塑。可眼下,他只能通过梳理经脉一点一点恢复。

  夜凉如水。

  四周一片沉寂。偶尔几声蟋蟀的啼鸣很快就被无边的黑暗吞噬了,一股略带泥土腥气的霉味涌进了牟平的鼻腔,使他禁不住“啊嘁!啊嘁!啊嘁!”连打了三个喷嚏,从修炼状态中醒了过来。

  内视之下,身体里断裂的经脉已经被他完全接上,并打通了三条,九木神诀运转之下,已经稍微能感觉到一点气感了,而外伤则已经完全好了,只留下了一道道淡粉色的疤痕。

  “咕噜噜!”

  突然,他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一股强烈的饥饿感潮水样袭来。

  “这具肉身实在是太弱了!”

  他苦笑了一下,精神力一动,一截枯枝倏地飞了起来,落到了他的手上,他三拗两拗,去掉枝桠,做成了一个简易拐棍,他右手拄着,慢慢站了起来。

  突然,他浑身就是一凛,一股危险感觉袭来,十米外,一双散发着绿色荧光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