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在人间修仙路 > 正文
第十一章 战斗!
作者:哎呀少爷  |  字数:4815  |  更新时间:2019-08-29 12:46:14 全文阅读

陈微雨原本也要去赴王家宴会的,但临去时身子突然有些不适,于是便留在了房间休息。后来听到王家进了刺客,便率人来拦截了。

可没想到这个雨夜闯进王家的刺客,居然是前几日在城门口救下自己的少年。

看着还在对着自己笑的清秀少年,陈微雨不明白,为何到了此等境地他还笑得出来,不怕死吗?或者有什么有恃无恐的后手?

不太可能,因为这是黄安城第一势力王家的地盘。王家在黄安深耕百年,势力盘根错节,城中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们的耳目,大规模的敌袭基本不可能发生,有顶级强者出现他们也会有所察觉。

现在唯一的可能就是少年来之前,便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所以才这般从容。

明明年纪不大,为何这般不惧生死?陈微雨不理解。

他……受伤了……

陈微雨看到李清水坐的地方伴着雨水有血流出,而因为有雨水的称托,少年流的血似乎异常得多,像是受了极重的伤,光是看着都觉得疼。

风雨下,李清水的笑容看得陈微雨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曾救过自己,自己今夜却派人将他拦了下来,拖入死地。

他……会怪我恩将仇报么?

看清李清水脸的那一刻起,陈微雨的心就乱了,有些震惊,但更多的是愧疚,此刻姐姐又不在自己身边,陈微雨已经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是谁派来的!为何要杀我儿与唐林!”

李清水刚欲对陈微雨说些什么,王家家主‘王兵全’来了,提着一把长刀,眼睛红得像要滴出血来,声音低沉得如同一头野兽,儿子和青云宗少宗主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人刺杀掉,他愤怒得快要失去理智。

风雨中,王兵全犹如一头失去幼子的猛兽,嗜血残暴,浑身爆发着惊人的杀意,恨不得把李清水的骨头都嚼碎。

李清水看向王兵全,眼中带着不屑:“若我说我是自愿来杀了那两个畜生为民除害的,你一定会更生气,嗯……念在你半只脚已经踏进棺材的份上,给你一点自我安慰的借口吧,我是老天爷派来除暴安良的,他们被我这个‘上天的使者’杀掉,你们王家脸上也算有光。”

王家众人闻言气得七窍生烟。

“狗屁老天爷!满嘴胡言乱语!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今日也要死!”

“那当然,谁都会死的。”李清水有些疲惫地靠在房顶,点头道:“我自然也会死,你们别吓我,今日死就今日死吧,我不怕死的。”

李清水背上血流不止,脑袋已经开始发晕,但其越发苍白的脸上却依旧挂着笑容,死亡对他而言,仿佛只是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

“到底是谁派你来的!”王兵全怒喝,已经快要失去耐心。

李清水笑着摇头,脸色苍白,没有理会歇斯底里的王兵全,而是偏头看向房下撑着伞的陈微雨,缓缓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陈微雨一怔,没想到李清水会突然跟自己讲话,回答道:“陈…陈微雨。”

“好名字啊。”李清水闭眼,似在品味一坛美酒,“人如其名,香醇甘甜。”

陈微雨小脸一红,道:“那…那日……谢谢你救了我。”

“嗯……”李清水回应。

然后他没有再开口,闭眼靠在房顶一动不动,任由大雨浇灌,整个人如同死去了一般。

陈微雨见状愧疚不已,都是因为自己,他才会陷入死境,自己终究还是做了那万人唾骂,忘恩负义的小人。

陈微雨心里很不是滋味。

“杀了他!”

觉得被一个小辈无视了的王兵全大怒。

你算个什么东西?死到临头了还如此嚣张!

哗!

王家众修行者拔剑,寒意逼人。

听闻剑音,李清水终于缓缓起身,剑指众敌!其清澈的眼眸中,重聚清明,燃起冲天战意!

此人间最后一战,定要酣畅淋漓!

此人间最后一战,定要杀个痛快!

尽管遗憾,尽管不舍,但既然木已成舟路至尽头,当然要走得漂亮!

“我来时望南山,我走时望南山,此生……再见南山,来世……再见南山。”

“愿南山永世长存,愿南山万年无恙!”

“愿南山重回巅峰,愿南山人间无敌!”

李清水吟诵,然后剑起!

嗡!

一股来自九霄之上的剑意涌来。

南山最强剑技,“登云剑法”!

剑光越来越盛,越来越盛,雨夜中,李清水就如同降临人间的太阳,耀眼炽烈,斩开无数水滴!

这一刻,他心中只有剑,再次进入那日醉酒之后的奇妙状态,李清水对登云剑法的领悟已经超过了创造它的宗师,十分强大。

“好厉害!”陈微雨惊呼,如同见到了神仙下凡。

“南山弟子!”王兵全眼神一凝,从刚才李清水的吟唱中已经了解到真相,怒火中烧。

自己没去找你们,你们反倒还先找上门来了?

今日王家子弟接二连三地遭到南山毒手,现在就连自己的二儿子也死在南山弟子手上!

简直胆大包天狂妄至极!

王兵全气得浑身颤抖。

南山狗贼,不得好死!

轰!

电闪雷鸣。

六名聚灵境后期,三名破尘境初期,一名破尘境中期,十位王家强者联袂而至,想绝杀李清水!

包围,在一瞬间形成!

他们穿着蓑衣,他们是来自地府的恶鬼!

然后第一位王家修士动了,斩出一剑,想试探一下李清水登云剑法的威力。

轰!

然而,其却在与李清水接触的一瞬间,被无尽的剑意包围,一个照面,这名修士的身上便被李清水斩了数十剑,变成一个鲜血淋漓的血人,恐怖如斯!

嘭!

修士成了一具死尸,跌落在地,溅起无数水花。

众人瞳孔微缩,震惊无比。

聚灵境后期,一拳能打死一个普通人的存在,居然一个照面便被李清水斩杀?

强!

强得可怕。

他看起来明明还只有十三四岁的年纪,莫非……已经突破了破尘境不成?

不,不可能!

如此天才一旦出世,必将轰动天下,这名南山弟子籍籍无名,怎么可能是那些传说中的绝世天才?

众人不敢相信,都以为李清水手中的长剑是一把不俗的‘法器’,所以才导致了这般骇人听闻的结果。

南山虽然衰落,但终究传承了数百年,底蕴果然不俗,连派来刺杀的弟子都手握法器。

王家众人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贪婪。

然后,剩下五名聚灵境后期修为的王家修行者齐动,从各个方向向李清水斩杀而去。

试探结束,正戏开始!

李清水迅速拉起一道长虹,以雷霆万钧之势同时迎向五人!

王家修行者的经验很丰富,刚才同伴被轻易斩杀,让他们更加谨慎小心起来,闪身一躲,没有硬接李清水的剑。

五人同时躲开,进攻只是稍缓,然后再度袭来。

当当当!

瞬息之间,李清水连接他们数剑。

嘭!

看准机会,山河行发动,李清水一脚踢翻一人,同时一剑斩下,砍在另一人肩膀上,骨头好像都已经被斩碎,这名修士瞬间便失去了战斗力。

李清水已经战到癫狂,解决掉两人,然后又扑向其他三人。

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战斗,李清水体内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快要油尽灯枯了,但临走前他想多替南山除掉几个敌人,因此进攻得更加疯狂。

可惜,王家修行者不再给他机会,其他三名破尘境初期还有一名破尘境中期强者也动手了,想以最小的代价拿下李清水。

磅礴的雨夜中,一连串震耳欲聋的铁击声传出。

众人眼里年幼的李清水强得有些出人意料,面对三位聚灵境强者,三位破尘境初期,一位破尘境中期强者的围攻,李清水居然游刃有余。

若不是刚才大燕军士的‘战阵’将李清水重创,此时他应对起来必定更加轻松。

“此子必须死,如若不然,后患无穷!”

这是此刻王家众人心中共同的想法,他们开始意识到,李清水此时此刻展现出的战斗力,并不是仅仅只靠一把‘好剑’便能发挥出来的。

这名南山弟子的天赋与修为,同样很高!

“猎杀式!”

那位破尘境中期的王家修士突然一声低喝,然后一把剑游离出战圈,李清水警意大作,汗毛乍起。

犹如被一头隐藏在黑暗中的阴狠野兽盯住,让人头皮发麻!

猎杀式。

一种刺客专用的暗杀武学,于黑暗中悄无声息地收割人命,防不胜防,没想到王家居然有人习得,李清水欲退,要施展‘山河行’避其锋芒,却被王家其他修行者封锁住退路。

然后一把在雨夜中闪烁着寒光的长剑,在李清水身前突现!

李清水看到长剑了,退路却被全部封锁,无法躲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长剑刺来。

下一刻;

“噗”的一声,长剑刺入李清水腹部,速度奇快。

猎杀式,名不虚传,隐于暗中,随时发出致命一击,相当恐怖!令人胆战心惊,瑟瑟发抖。

血,开始伴着雨水淌下。

李清水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痛色,望着身前冷酷的王家刺客,他嘴角一撇,居然笑了,血液从嘴角溢出,手握住剑身一寸一寸拔出,腹部血流如注。

李清水握剑闭眼,不再反抗,也没有力气反抗了,开始享受暴雨下难得宁静片刻的人间。

此时此刻,李清水就像回到七岁那年的雨季,无忧无虑,宁静安逸。

心,前所未有的平静。

南山再见……大师姐再见……

嗡!

王家修行者的剑,朝李清水的脖子斩下!

利刃斩破雨滴的声音清晰地传进李清水的耳中。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拦住他们!!”

突然!就在此时!

一声急促的娇喝声响起。

陈微雨将手中的油纸伞一扔,红着眼睛喝道。

她不想做忘恩负义的人,无法眼睁睁地看着救命恩人在自己面前死去!

那日你替我挡了一剑,今日,便换我替你挡一剑!

拱卫在陈微雨身旁的铁血战士领命而动!

大燕军队的令行禁止,此刻被这些战士体现得淋漓尽致。

轰!

有四人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实力强大非凡,得到命令之后,瞬息之间便抵达李清近前,出刀劈开刺向李清水的剑。

然后刀指王家修士,将李清水护在中间。

“三公主你什么意思!”王兵全的脸色阴沉得有些可怕,他没想到这个给自己留下‘单纯’印象的大燕三公主居然会在此刻出手,救下这个在王家犯下滔天大罪的南山弟子。

刚才陈微雨和李清水两人的对话王兵全也听见了,两人似乎相识,这个南山弟子还对三公主有恩。

原本王兵全以为李清水对陈微雨的恩情还不足以她与自己撕破脸,却没想到她在最后时刻还是出手了,要保下他。

这令得王兵全有些愤怒,陈微雨等人从到黄安那日起,自己便将她们接到府中好吃好喝地招待着,却没想,到头来这养不熟的丫头居然反过来咬自己一口?

王兵全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体会到了好心没好报的滋味,怒火冲天。

“他救过我,我不能看着他死在我面前。”陈微雨与王兵全对视,无惧王家,不卑不亢。

此刻这小丫头倒是显露出几分威严、勇敢。

王兵全勃然大怒,只是碍于陈微雨的身份,他却又敢怒不敢言。

“你……要救我?”李清水的脸色苍白,血止不住地流,望向全身都被雨淋湿的陈微雨,虚弱开口。

“嗯!今天该轮到我报恩了。”陈微雨点头,神色坚定。

“那……谢谢你了……”李清水牵强一笑,收剑,捂着腹部的伤口,踉跄离去。

此际受的伤实在太重,再多逗留片刻自己这条命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

不怕死,并不就意味着要一心寻死。因此现在有机会,李清水没有多说一句废话,当即便转身离去。

“拦住他!”王兵全将手中沉重的长刀一挥,大急。

“喝!”

陈微雨身边数十名战士抽刀相对,双方剑拔弩张!

“小雨。”

就在此时,狂暴的雨声中传来一道悦耳之音。

一位面戴青纱身姿曼妙的神秘女子一手抱着一只类兔型妖兽,一手撑着一把油纸伞缓缓而来。

“皇姐!小白!”陈微雨惊喜。

咿咿。

小白不顾风雨,临空奔跑,撞进陈微雨怀中,才一会儿没见,就已经十分想念。

女子见陈微雨如同落汤鸡的模样,黛眉微蹙,替她将伞打上,责备道:“看看你,身上哪里还有一点大燕三公主的样子,不成体统。”

“对不起皇姐,我又闯祸了。”陈微雨瞥了一眼一路踉跄离去的李清水,然后心虚地低下头。

女子也朝李清水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道:“这小子,不错。”

陈微雨抬头,长发打湿沾在漂亮的脸庞上,发现皇姐居然没有责怪自己,于是喜道:“他真的很强呢,对吧皇姐。”

“嗯。”女子摸了摸陈微雨的小脑袋,道:“这件事……你做得不错。”

“二公主!”王兵全上前,道:“此贼杀我爱子与青云宗少宗主,绝不可放啊!”

“这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他不顾一切这么做,想来定是有缘由的。”女子开口,公然袒护李清水。

“你……”王兵全怒急,道:“难道我儿与唐林该死?!”

女子对李清水不加掩饰的欣赏,令得王兵全恼怒。

“或许吧,谁知道呢。”女子似没有看到此处王家众人已经快要喷火的双眼,随意地道。

“二公主,过分了!”王兵全浑浊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意,紧握着长刀的手因为太过用力,指节已经变得苍白,此刻他已经顾不上什么公主不公主的了。

“在临都,上一个用你这种语气跟我说过话的人,已经入土为安好多年了。”女子冷冷地看着王兵全,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道理我明白,所以今天不动你。但我也希望你明白,不动你,并不意味着我就怕了你!在他们眼中你或许是个人物,但在我眼中你还不够强,所以,莫要自误。”

“我知道你已经派人去追那少年了,行,那就给你一次机会吧,但只有这一次机会,你若是杀不死他,从今以后,他可就是我‘大燕皇朝’的贵客了。”

“小雨,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