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白衣大圣西游记 > 正文
第6章:刘伯钦(一)
作者:孙作君  |  字数:2099  |  更新时间:2020-01-20 06:31:20 全文阅读

  山风过处,腥气扑面。

  玄奘的马见到这么大的一只老虎扑过来,它吓得放弃了逃跑,跌跪在地上。

  玄奘骑在马上一动不动,不是他不想跑。关键是跑有用吗?再怎么能跑,还能跑得过老虎?

  玄奘有个天真想法,不如自己是棵树,老虎看不见。

  可是,有骑着马的树吗?老虎是不会说话,可是也别把老虎当白痴好吗?

  玄奘根本就没指望孙悟空。

  猴子天生就是怕老虎的。如果不能及时逃到树上,那就活该被吃了。

  悟空根本就没在意。

  老虎不及时逃到树上,那就别怪猴爷爷的拳头啦。

  可是,列位看官,这只上山的老虎不想吃人,也不想吃马和猴子。

  它是一只逃跑中的老虎。

  它见前路被人,马,猴子挡住,它一跃而起,想要钻进乱草丛中。

  谁知后面一个戴毡帽的雄伟大汉几步赶将上来,手中钢叉一下子叉住虎项,将它牢牢定在草丛旁。

  老虎四肢乱蹬,转眼间便四肢伸直,断了气。

  玄奘竖起大拇指:“壮士,你厉害!敢问壮士高姓大名?”

  那大汉说:“我是刘伯钦。师父怎么跑到这断崖上来啦?”

 玄奘说:“我是大唐法师玄奘,前往西天取经。误入此处,还请刘壮士引路。”

  刘伯钦爽快地说:“好啊。”

  他叉起死虎扛在肩膀上,说:“请师父跟我来吧。”

  他沿着老虎上山的小径下山。

  玄奘牵马紧紧跟随。悟空也挑起了行李,跟着离开了断崖。

  到山下找着路径,那便轻松多了。玄奘见刘伯钦扛着三百多斤重的死虎,行路仍然健步如飞,比他骑马还快着些。

  他说:“刘伯钦,你慢着些走,我有话说。”

  刘伯钦回头说:“师父请讲。”

  他一回头,这才看见悟空在后面挑着行李,惊奇地说:“师父,你居然训练猴子给你挑担子。”

  玄奘说:“他是我的小徒弟。名叫孙悟空。刘伯钦,你家中还有什么人吗?”

  刘伯钦说:“我家中还有老母亲和一个老婆,两个孩子。”

  玄奘问:“除了你之外,还有什么人可以照顾他们?”

  刘伯钦说:“我自己的老母,老婆,孩子,我不照顾让谁照顾?”

  玄奘说:“舍得小家,为了大家,造福天下方显得英雄本色。”

  刘伯钦笑说:“我一个靠山吃饭的猎户,哪有那样的英雄本色?”

  玄奘说:“你有的,你肯定有的。只要你拜我为师,随我去西天取经回来,我包你成佛成圣,成为一个大英雄。”

  刘伯钦叹息说:“若是没有家小牵绊,我保师父西天取经有何难?可是我随师父去了,家中老母幼儿难免饿死,老婆铁定改嫁另寻他人过活。”

  玄奘也长叹说:“罢了,罢了,也是我们没有师父缘分。”

  悟空在后面挑着担子,哀哀哭泣起来。

  玄奘听他哭得甚是悲惨,不禁问:“你这猴子,哭些什么?”

  悟空抹着鼻涕眼泪,说:“我这一去西天,不知几日能回。可怜我那家中老父老母,年迈体弱,难以上树摘桃,肯定饥饿而死。我那十七八个老婆不知会被那个猢狲占了,霸占我的老婆不算,还会咬死我的猴子猴孙……。”

  玄奘说:“悟空,你这些话,早些说出来,我就信了。现在说出来,明显是当面抄袭刘大哥的原创,而且你添枝加叶,混淆视听。我这一听,就听出是假的。想要蒙骗师父,你现在的水平可是万万不能够啊。”

  悟空一脸懵逼:“我表演得这么情真意切,你都能看出来是假的?”

  玄奘哼了一声,说:“不知我是火眼金睛,连妖怪都认得出吗?你那套猴把戏,少在我面前演了吧。”

  悟空乖乖挑担,心里却还有几个不服。

  

  三人行出十余里,一直是荒山野岭,没有人迹。前方半山腰上终于有了几间草房,烟筒上冒着青烟。

  刘伯钦朗声说:“大唐的长老,此去向西便是两界山,过了那里就是西域的疆界啦。这山腰上就是我的家。长老去我家里吃了便饭再上路吧?”

  玄奘和悟空的肚子早就咕咕叫起,两人都是点头称谢。

  玄奘怕坐骑上山蹄伤加重,便命悟空将马拴在树干上,随它吃那些半黄半青的秋草。

  他师徒二人随刘伯钦沿着山路登山。前面听得呼呼喝喝的,原来是一个美貌妇人坐在一棵大桑树下的石板凳上,看着两个丑怪的少年在打架。

  刘伯钦皱眉说:“你这妇人,眼见着两个孩子打架也不拉一拉?”

  那妇人淡淡地说:“小孩子打架不是经常的事吗?拉他干什么?”

  刘伯钦将肩头叉子一甩,把那只死虎扔在地上说:“孩儿们,去把老虎收拾了。”

  那两个少年欢呼一声,争抢着把老虎拖走。

  刘伯钦见那妇人转身去树旁的井里打水,朗声说:“老婆,你没见大唐的高僧在此,还不见礼来?”

  那妇人提着满满一木桶的井水过来,说:“你知道他是大唐高僧,我哪里知道他是大唐的高僧还是小唐的低僧,我只以为是两只猴子怪来了。”

  悟空把担子挑在一边肩膀,笑嘻嘻地过去说:“大姐,我叫孙悟空,我来拎着水吧。”

  那妇人见刘伯钦瞪着她,把水桶交给悟空,对着玄奘一蹲身子,说:“大唐和尚好。”

  刘伯钦陪笑对玄奘说:“山野村妇,没见过世面,师父不要见怪。”

  玄奘合十还礼,说:“女施主好。”

  悟空对那妇人说:“大姐,你从来就这么好看吗?”

  那妇人脸色一红,说:“那是自然。”

  悟空说:“但是那两个孩子可生得太丑了,你是整过容了吧?”

  妇人又羞又恼,说:“什么整容?我都没听说过。”

  悟空说:“整容么,就是我这一张脸,能整得和我师父一样帅气。我师父的脸也能整得像我这样一般的猥琐。你当真没有整过吗?”

  妇人一口断定:“没有。”

  悟空放下水桶,挠挠头,说:“那这两个孩子就来得奇怪了。”

  妇人看了刘伯钦一眼,说:“他生的丑,孩子像他,与我有什么关系?”

  悟空说:“刘大哥可不丑啊,相貌堂堂地。快说了吧,你这两个孩子是从哪里偷生来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