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轮回终止之时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成疯成魔
作者:薄荷煮秋山  |  字数:5846  |  更新时间:2020-03-31 13:47:26 全文阅读

白泽的确是死了,在他的脖子被咬断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死了,不过,他的灵魂却没有返回方舟,而是被这片大地吞噬。

他看到自己的身体被花斑豹撕咬,也看到白糖儿竭力的扑向那头花斑豹,他想大喊,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想要杀死那头花斑豹,却无法动弹分毫。

他的身体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向下拽,地面如同水一般,淹没他的一切。

然后,他看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死亡的世界。

灰暗,朦胧,阴寒,是这里的基调,没有声音,没有生命,没有希望,厚重的灰雾将一切笼罩,压抑的让人窒息。

白泽作为异类,就仿佛一滴鲜血落到满是鲨鱼的海中,无尽的灰雾疯狂的向白泽袭来。

那一瞬间,白泽感受到了人类所有的恶。

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暴食,色欲…

人类所有的恶在这里凝聚成实质,如同蚂蟥一般朝着白泽的身体钻去,不断勾动着他心底的恶,挑拨着他欲望。

只是一瞬,白泽沉沦了,痛苦中磨砺十年的意志没有让他撑过哪怕一秒。

我好恨,恨这个夺走我一切的世界,恨这里的所有人,我要撕碎他们的躯壳,燃尽他们的灵魂,用鲜血涂抹墙壁,以骨头演奏乐曲,屠戮一切,破坏一切!

白泽的身体泛起灰暗的色泽,双眸中尽是野兽般的狂暴。

“杀,杀,杀!哈哈哈!”白泽挥舞着手臂,癫狂的笑着。

灰雾顺着脖子的口鼻,眼耳,源源不断的涌入白泽的身体,白泽的腹部渐渐的鼓起,越来越大,如同怀孕一般,但白泽却不自知,依旧沉浸在由各种恶编织的乐园之中。

杀,不断的杀,但是,无论他杀了多少,都无法得到满足,反而越杀越空虚。

一滴晶莹的泪顺着白泽的脸颊滑落,留下一行冰冷的泪痕。

白泽颤抖的指尖划过冰冷的泪痕,双目空洞无神。

为什么,我会这么哀伤?

“够了,已经够了…”

一颗颗泪珠无法抑制的滑落,打湿了他的脸颊。

“我只要糖儿…我的糖儿…就够了…”

白泽停下了动作,一丝丝灰雾从他的身体之中泄出,那如同怀孕一般的肚子也逐渐恢复平坦。

如此变化,令灰雾如同疯了一般,涌向白泽的身体周围,密度之大,宛如粘稠的液体。

但是,这些灰雾却再也无法侵蚀白泽分毫。

既然她让你满足,那就以你最恐惧的样子毁掉她,让你继续沉沦,桀桀桀…

灰雾之中似传来笑声,那淹没白泽的灰雾飘散,再翻滚,在白泽面前凝聚出一个灰暗的人影,那如精灵般梦幻的容颜倾城倾国,只是,这个女孩却只能躺在床上,不知何时能够醒来。

“糖儿!”

白泽颤抖了,恨意抑制不住的生长,而灰雾则趁机再次侵蚀他的身体。

不够,还不够,太慢了!

灰雾贪婪的翻腾着,现在侵蚀的速度和之前相比,太慢了。

又是一个人影凝聚,那是一个丑陋的男人,他翻过窗户,来到白糖儿的房间,搓着手掌,露着满是淫、秽的笑容。

“小美人,我来了,嘿嘿嘿。”

男人掀开白糖儿身上的被子,在她那无暇的身体上游走着,单薄的睡衣被男人粗暴的撕开,露出那象牙一般稚嫩白皙的娇躯。

“畜生!!!啊!!!”

白泽歇斯里地的咆哮着,一双眼睛早已血丝遍布,他想要扑上去杀了那个男人,却无法动弹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种折磨,让他近乎崩溃。

“小美人,你知道我为了今天,计划了多久吗,马上,你就是我的了,嘿嘿嘿。”

男人已经褪下裤子,将手探向了白糖儿的下体。

白泽目眦欲裂,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画面还在继续,男人已经骑跨在白糖儿的身体之上,将要进行最后一步。

“啊哈哈,小美人,你是我的了!”

“杀了你…杀了你!!!”白泽撕心裂肺的咆哮着,鲜血混着一截舌头飞出,滔天的恨意淹没了一切。

灰雾剧烈的翻滚着,疯狂的向白泽的身体涌去,白泽的肚子,四肢,脑袋,如同被充气了一般,迅速的鼓起。

“乒!”

如同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白泽的身体,裂开蛛网状的裂纹,一道道刺目的白光从他的身上迸射而出,如利剑一般穿透灰雾,也击碎了眼前的画面。

“杀!杀!杀!”

越来越多的白光从白泽的身上迸发出去,甚至已经看不到白泽的身形,只能看到一团光芒。

灰雾如同遇到天敌一般,迅速消融,痛苦的嘶吼之声不绝于耳,仿佛这些灰雾拥有生命一般。

整个世界开始震荡,仿佛这是一个将要爆炸的炸弹,一股巨大的斥力将白泽重新推了出去。

树林之中,小杰早已将药剂喂进白泽嘴里,可是白泽却迟迟没有醒来,甚至连脖子上那狰狞的伤口也没有任何变化。

要知道,他给白泽使用的可不什么九品的掺水货,而是八品的正版回血药剂,回血效果是九品回血药剂的两倍,同时也具备一些恢复伤势的效果,像白泽这种刚刚开始玩的新手,哪怕只剩一丝血,都能直接满血复活。

可现在却是,一瓶药剂下去,白泽却没有一点反应,难道真的已经死了吗?

白泽身上的奇异现象令小杰有些捉摸不透,他玩过各种游戏,按道理像方舟这样的大作,BUG是几乎不会出现的,尤其是基础属性这种最基本的程序,更是不该出现漏洞,但是现在,活生生的例子就在他的面前。

看了一下属栏中的时间,从游戏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近二十分钟,天启(就是那个释放光圈笼罩着一片地图的三角体,通俗的讲就是毒圈)的范围也缩减了三分之一,随着时间的推移,困兽模式中的玩家能够活动的范围会越发狭小,直到最后避无可避,与数量众多的魔种展开厮杀,直至时间结束。

从小杰救下白糖儿之后,他们已经在这个地方逗留了许久,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举动,因为这个模式下的魔种会随着时间向天启中心移动,并猎杀途中遇到的所有玩家,长时间呆在一个地方,不仅可能会来不及赶上天启的收缩速度,也有很大机率遇到正在移动的魔种群。

而实际上,他们已经遇到了三头魔种,若不是小杰之前使用了一块英雄碎片,临时获得英雄——橘右京的力量,可能他们已经被这些魔种给淘汰了。

看着一直拉着白泽的手,眼圈红彤彤的白糖儿,小杰实在忍不下心来让她和自己一起离开这里。

这个女孩一定非常单纯吧。

小杰心中感叹着,说实话,他玩了那么多游戏,还真没见有哪个玩家会因为好友的一次死亡而如此伤心,大多都是嘲讽一波,随后一起提着刀就直接去报仇。

罢了,一局游戏而已,淘汰就淘汰吧。

既已想通,小杰索性也不再纠结,提着剑,站在一旁,只是眼睛却不时的瞄向白糖儿。

诚然,他是对白糖儿有想法的,不然也不会为了救白糖儿而用掉一块英雄碎片,毕竟这一块碎片得来不易,且价值不菲。

其实也可以理解,以白糖儿的容颜,莫说小杰这气血方刚的小伙子,就是四五十岁的大叔估计都会砰然心动。

只是小杰的性格有些内向,而且从未谈过恋爱,也不知道改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虽然现在是极为难得的独处机会,(呃,请无视白泽这个死人)却也只是站在那里偷偷的瞄上几眼。

“咔擦。”

脑子里浮想联翩的小杰突的耳朵一动,右手抓住剑柄,警惕的扫向周围,只是,眼前的景象却让他瞬间绷紧了神经。

只见两双绿油油的眼睛正盯着他,距离他不过二十米,其中一头腰间有着一道狭长的伤痕,尾巴也少了一截,正是之前逃脱的那头花斑豹,现在,它带着同伴来寻仇了。

这个距离,已经是它们最佳的捕猎距离,以它们的速度,扑杀小杰,不过是一眨眼的事。

大意了,小杰额间渗出冷汗,这个距离,他根本无法逃脱,而直面两头花斑豹的扑袭,就现阶段而言,任谁都够呛。

不敢回头,小杰低声喝道:“糖儿,快跑!”

现在这个时刻他已经顾不得白糖儿的心情,方舟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过真实,真实到让人忍不住怀疑这究竟是不是另外一个世界。

这种真实感虽然带给玩家极致的感官体验,却也同样带来了玩家最不想要的痛觉感官,在方舟中受伤,会感受到和现实一比一的真实痛感,这种痛感让无数玩家恐惧,而小杰也在其中。

不是所有人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士兵,在现实中,一个即使是一不小心划伤手指都会哭的女孩子,突然被怪物开膛破肚,这之间的痛苦与恐惧不是言传所能体会的。

小杰经历过受伤,也经历过死亡,所以他清楚那种痛苦,他不愿白糖儿也经历这样的痛苦。

“我不走。”白糖儿紧紧的抱着白泽的手臂,青竹对刺再次出现在手中,“大叔还没醒,我不走!”

这个傻女孩,有时机灵的犹如狐狸,谁都无法骗的了她,有时又愚钝的如同木头,对任何话都坚信不疑,正如现在,她依旧相信着小杰说的话,白泽还没死,这只是一个游戏。

小杰咬紧了牙关,却已经无法理会白糖儿,因为那两头花斑豹已经袭来!

两头花斑豹一左一右,一前一后,根本不给小杰思考的时间,眨眼间已经袭来。

该死!

小杰暗骂一声,这畜生倒是非常清楚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让自己难受,如此前后袭来,他挡的了前面却挡不住后面,而且顾左无法顾右,稍有不慎,必死无疑。

秘剑胧刀——斩!

小杰腰身一拧,手中长剑迅速拔出,一抹寒光闪过,剑气森然,距离他还有几步之遥的一头花斑豹无法躲避,狰狞的兽首之上瞬间血花飞溅,一道狭长的血痕浮现,同时移动的速度骤降。

-339!

鲜红的数字浮现,小杰却是来不及收剑,猛地向斜后跳跃,同时手腕一抖,长剑微不可察的向上一挑,顿时,一道血花伴着一个数字浮现。

燕返!二段激活!

-393!

“吼!”

那原本位居后侧的花斑豹因为前面的花斑豹骤然减速,一跃位居首位,却是正好挨了这一剑,身上也是多了一道血痕,咆哮一声,势头不减,一扑而上。

燕返!

居合!

看准两头花斑豹的位置,小杰再次向后跃起,在燕返结束的瞬间,居合再起!

“锵!”

剑身发出一声嗡鸣,伴随着剑气,直接扫向两头花斑豹,同时,由于拉开了距离,这一剑更是激发了居合的控制效果,对位于路径末端的敌人眩晕0.75秒!

小杰缓缓将剑置于胸前,缓缓收回剑鞘之内,这并不是小杰故意耍帅,而是居合的收招动作,不过,这个动作是可以被打断的就是了。

剑身还未完全没入剑鞘,小杰再次出招,腰身一拧,屏气,下一刻,无尽的剑气犹如漫天飘落的雪花一般,覆盖在那两头花斑豹之上。

这一式,名细雪。

一个个伤害从花斑豹身上浮现,同时,小杰头上也冒出一连串的绿色数字,这正是细雪的吸血效果。

0.75秒的眩晕效果非常短暂,在细雪仅施展一半时,两头花斑豹已经醒来,扛着满身伤痕,再次朝小杰扑去。

伤害不够啊。

小杰一叹,侧身堪堪躲过一击,横剑再挡,借着花斑豹扑击的力量,顺势后跃,一个翻滚,卸去力道,稳住身形,正欲再次躲避,身后突然传来咆哮之声。

这是…

猛然回首,小杰瞳孔骤然收缩,只见在白糖儿身后,第三头花斑豹猛然袭向她!

这些畜生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小杰,而是白糖儿!

以两头花斑豹牵制小杰,而剩下一头则悄然绕背,袭杀白糖儿!

该死的畜生啊!

“糖儿快跑!”小杰咆哮着,而下一刻,又是一张血盆大口袭来,这一次,避无可避,小杰直接被扑到在地。

-164!

豹子的牙齿较短,不过对于人类来说,却也足以咬断他们那脆弱的脖子,只是,这是游戏,花斑豹不论如何用力,也无法咬断小杰的脖子。

小杰挣扎着,但是,他的力量如何能够与野兽抗争?

再坚持几秒,只要再有几秒,技能就冷却完毕,他也就可以凭借着技能的判定脱身,但是,白糖儿能够坚持到那个时候吗?

突的,小杰感觉右手一痛,一股巨大的力气不断的撕扯着他的胳膊。

那是另一头花斑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它正疯狂的撕扯着小杰握剑的右手,小杰眼睛瞪得滚圆,这把剑可是他施展技能的关键,若是没了武器,他的那些英雄技能根本无法施展!

这个畜生!

用文字来描写战斗,不免显得缓慢,实际上,从花斑豹袭来到小杰陷入危机,不过在数秒之间,白糖儿听到小杰的咆哮,再抬首望去,正巧看到其被花斑豹扑倒的一幕。

“小杰大叔!”(怕你们分不清,加上名字,嘿嘿嘿)

白糖儿悲呼一声,正欲上前,一股阴风自身后传来,那头绕背的花斑豹,此刻已经袭来。

白糖儿回首,当看到那狰狞咆哮的兽首,眼中闪过绝望,一根洁白的羽毛再次浮现。

天使姐姐,帮帮我…

名称: 阿卡雯之羽

类别:信物

品质:神.一品

效果:召唤天使阿卡雯降临

介绍:本是天使阿卡雯的一片白羽,后来被某个调皮的女孩偷偷拔下,带入方舟。

白羽之上绽放出柔和的光芒,飘在空中,一声低叹仿佛穿越了时空,在白糖儿耳边响起,一股股恐怖的力量波动自白羽之上传出,将眼前的一切全部定格,同时,一只柔荑缓缓从白羽之中探出,但下一刻,一股更为恐怖霸道的力量却是自下方迸发而出,将白羽中的力量直接击散吞噬。

“咦?”

一声轻咦响起,那只柔荑直接收回,连白羽上的光芒也随之消散,重新飘入白糖儿手中。

随着白羽力量的消散,时间再次恢复正常,那张血盆大口咆哮着,噬向白糖儿的脖颈。

但下一刻,一双大手分别扼住它的上下颚,任它如何用力,都无法将嘴巴闭合,咬碎这双大手。

白糖儿捏着白羽,望着眼前那高大的身影,一颗眼泪悄然滑落,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大叔!”

是的,在最后一刻,白泽终于醒来,只是…

“呜…”花斑豹发出痛苦的呜咽声,嘴角已经被这双大手撕裂。

白泽赤红着双眼,脸上的肌肉拧在一起,狰狞可怖,和痛苦呜咽的花斑豹比起来,此刻的他更像魔种。

“哧…哧…哧…”

花斑豹的双颚越来越大,嘴角的裂口更是裂到了脑后,又是一声布锦撕裂的声音,花斑豹的下颚直接被白泽生撕下来,鲜血如雨水般倾泻而下,将白泽沐浴其中。

“呵…”如野兽一般喘息着,白泽抓起夹着尾巴想要逃跑的花斑豹,重重的砸在地上。

“轰!”

鲜血混着泥土激起,那头花斑豹浑身的骨头都在这一击之下断裂,直接断了气。

不够,不够…

这还远远不够,白泽心中的戾气根本不是这一头花斑豹所能平息的。

在灰雾的诱导之下,愤怒,已经彻底蒙蔽了他的心智,只有剥夺生命,沐浴鲜血才能让他感到一抹释然。

如今的白泽,已经化作了只知杀戮的魔鬼。

丢下花斑豹,白泽转身凝视着白糖儿,一双沾满鲜血的手轻抚她的脸庞,“糖儿…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看着白泽赤红的双眼,白糖儿心中一颤,“大叔你…”

“我会杀了他们,一个不剩,全部杀掉…”

眼中血光涌动,白泽手中出现一柄铁剑,身体仿如一阵风,冲到小杰身旁,两头花斑豹还未来及反应,剑影闪烁。

“哧!”

金铁划过皮革,一剑削首!

血泉喷涌,白泽长啸一声,将剑高高举起,再重重刺下。

“噗!”

长剑穿透另一头花斑豹坚硬的头骨,没入大地,将其直接钉死在地上。

小杰看着浑身沐血,宛如魔神一般的白泽,身体忍不住的发颤,生撕虎豹,削首浴血,这,真的是自己所认识的白哥吗?

突的,小杰心头一颤,瞳孔骤然收缩。

白泽,将目光转向了他。

那双赤红,暴戾,嗜血的眼神,和面对花斑豹时无二,他这是,想要杀了我!

而下一刻,一只染血的拳头印证了小杰的想法。

强忍手腕的剧痛,小杰的身体违背常理的从地上弹起,同时长剑上挑。

燕返!二段激活!

躲过一击的小杰心头狂跳,看着发疯的白泽,忍不住大喊:“白哥,你疯了!”

“都得死!”左臂上的伤势令白泽戾气更重,上前一步,重拳砸出。

小杰咬紧牙关,再次燕返,剑芒划过,只是,这一次,却是发出金铁碰撞之声。

“叮!”

白泽手中盾牌一挥,挡过剑芒,随后奋力一砸。

“砰!”

白泽速度太快,来势太猛,小杰无法抵抗,直接被砸中面门,鲜血混着牙齿飞了出去。

“死!”

盾牌横起,白泽一拳砸向小杰咽喉,这一拳若中,小杰必死。

但是…

“大叔不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