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荒原归来 > 第二卷 边境
第十章 罗鳄和李豺
作者:肥七  |  字数:3083  |  更新时间:2019-09-21 23:00:01 全文阅读

慕晨他们走后,罗鳄和李豺珍视的看着手中的灵石,两眼放光。又是举起冲着太阳独眼观瞧,又是用丝布不停的擦拭,总之如获至宝,爱不释手。

“你说这慕晨怎么就回来了,一走近三年,整个人类大陆都以为他死了,没想到这小子命真大,居然活着回来了。”李豺还在搓着灵石,手指都发红了。

“死?我从来没认为他死了,他是雇佣者,死了也会在生命树复活,一直没他消息,说明人在荒原活的不错。”罗鳄沏了壶茶,翘着二郎腿,坐在纱幔下。

“他真有那么大本事能独闯荒原三年,我可不信,他肯定狼狈不堪,东躲西藏才活到现在。你没看他带着个荒原女人,说不准出卖色相,在她的庇护下才保住小命。哈哈。”

“你可别忘了,他终归是开拓者之首,人类大陆第一个荒芜层,成功逼迫无限帝改制雇佣者管理协会,绘制全魔兽图卷及栖息地,登上龙崖山降服龙族,就这些成就,直到今天也无人能企及。”

“那有什么用,还不是乖乖的给咱俩送灵石,求咱俩找人。刚才我故意揶揄他几句,他不也没敢说什么,再光辉伟大,那也是过去,开拓者之首又有什么用,人走茶凉,当年他带出来的另外四个,现在什么样,分崩离析、不相往来,各自投奔皇族去了。雇佣者在人类世界,只能算是个寄居的,再厉害也得缩起身子做人,不足为惧了。”李豺小人的本性暴露无遗,话越说越大。

“还是小心为好,现在雇佣者的整体形势先不考虑,他毕竟是这些人曾经的领袖,也毕竟是这大陆地区的最强者,要真和咱翻脸,咱俩不一定承受的住。”

“怕什么,咱俩也不是当年的小跑腿儿了,这整个边境地区有谁不知道你我,况且还有官职在身,两年多的黑市监市不是白当的,凶神恶煞的荒原人都能赶得走,还怕他一个久别人世的荒原上门女婿。”

“久别人世?这怎么听着还是跟死了一样。”

“就当他死了,哈哈哈哈。”李豺大笑,罗鳄也跟着笑起来。

“要说唯一没改变的还是他出手大方的习惯,你看这灵石,就为了找个人,居然这么大手笔。”李豺还在把玩灵石,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谁说不是呢,记得原来咱俩在黑市做中间商的时候,就希望碰到他,只要是他想要的、想知道的,出手真是阔绰,那时候接他一个活够咱俩过好几个月的。”

“唉...那时候咱俩也不易,为了给他打探点消息,酒喝的都不省人事了,也算值得上他的佣金。”李豺不知廉耻的回想着当年的事情,还强行合理自己的付出。

“你说他今天让咱俩找的这个女人是干什么的,怎么会跑到人类一侧的群山中呢?”罗鳄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

“那谁知道,估计是找了个相好,不对,是一对相好,弄丢了一个。”

“哈哈,相不相好不知道,反正肯定是个重要的人,要不咋能花这么大价钱。”

“他说和他带来的荒原女人长相相似,我估计是姐妹俩,肯定是玩弄了人家姐姐或者妹妹,让人抓住了,这不压着他找人来了吗?”李豺越说越过分,言语也越来越下流。

“哈哈哈哈,还是豺哥你会猜,不开玩笑了,这事咱俩怎么处理,毕竟收了钱,总要有些动作。”

“收了他的钱又能怎样,就说给找了,村民也去了,他还能找咱俩对质,黑市可没有算后账的规矩。”

“就这么赖着可不行,咱不能用黑市的规矩对付他,还是谨慎些的好。这样吧豺哥,中午的时候你去找几个人,干什么的都行,让他们去伺候慕晨,找不找的到人就看运气了,找到最好,咱们还能多收一颗灵石,找不到,咱也算把事给他办了,他要是回来纠缠,也有个说辞。”

“你现在是越来越胆小,原来咱敬他怕他,那是因为咱没钱没声望。现在,咱管理着整个黑市,光摊位费和抽成就是一笔不小的收入,还有和无限城的利众商会之间的买卖,更是独揽专供、无人竞争。咱怎么也算的上是腰缠万贯、富甲一方了,钱上的事再也不用看人脸色,名望就更不用说了,咱有家园城在背后支持,这两年咱俩没少往少城主那跑吧,虽然归他管辖,可咱交的税款比其他城镇的总和还多,我就不信如果咱们有难,他少城主会坐视不管。”

“话虽如此,可你得想想万一他真和咱俩较真,你我谁是他的对手,这整个边境地区又有谁能胜的过他。他现在带着个荒原女人,那表示他在荒原一定有落脚的地方,要是他翻脸杀了咱俩,跑回荒原怎么办,少城主就算真想为咱俩做主,他也不可能出兵荒原去抓人吧。”

“拒绝接待商团啊,只要停止和贝金部商团贸易,荒原人肯定不会放过他,这招不是屡试不爽吗?用在他身上也一样,我还就不信一个荒原女人能护的住他。”李豺说完撅起嘴,用不屑的表情看着手中的灵石。

“我说豺哥,怎么还不明白呢?你说的这些都忘了一个前提,那就是咱俩那时候已经死在他手上了,荒原人不管是找他泄愤、还是杀他,能有什么用,咱俩已经死了,死了啊,豺哥。”

“哦哦哦,对对,光想着怎么收拾他了,他要是真狗急跳墙对咱俩下杀手,那这比买卖可就不划算了。按你说的,我一会儿去找些酒鬼无赖,让他们帮他去找人。”说完,李豺不再把玩灵石,将它揣在怀里。

“就这样办,来豺哥,喝茶。”

两人商量完,坐在那里喝起茶,欣赏着黑市逐渐繁忙的景象,表情泰然自若,没有一点愧疚之情。

慕晨第一次见到他俩时,他们为了半条鹿腿和几个猎户大打出手,只不过几枚银币的价值就争的头破血流、你死我活。最后还是附近的摊主看不下去上前阻止,猎户们才勉强停手,放过他俩。

躺在地上抱着鹿腿的罗鳄满脸是血,泣不成声,李豺则急忙向围观的摊主说明自己的无辜。整个过程慕晨都看在眼里,觉得他俩可怜,就给了点钱让他们治疗伤口。

三天后,他俩来到慕晨居住的地方,也就是现在他们的住处,土楼的四层,向慕晨说明自己的能力,推荐自己,愿意为他干任何事,只求一顿饱饭。慕晨虽然没有答应,但还是给了他俩一些钱财,让他俩在边境地区安生度日,不要再来黑市。可谁知,几天后他俩又出现在酒馆,一样的说辞一样的惨状,就这样骗了慕晨好几次。

酒馆老板几次提醒慕晨,不要再给他们钱财,他们在这一带是有名的无赖,整日游手好闲,靠偷抢诈骗为生,有钱要么赌博,要么酗酒,之前被打也是买完肉后偷人家的鹿腿,硬说成猎户们不守黑市规矩算后账,最后人家忍无可忍才动的手。

慕晨并没有因为这些而疏远他俩,反而交待他们为自己办事,不管是收集荒原的信息,还是买卖紧俏的物品,都交代给他俩去办,由于两人常年混迹于市井,许多事做起来驾轻就熟、得心应手,不但可以按时完成慕晨所托,时间长了还学会主动接近买卖双方,为彼此牵线搭桥,从中获利,积攒下不少财富,在边境地区逐渐成了有名的掮客,终于活的像个人样。

大概也是在这个时候慕晨击败了界图部,离开了黑市。他对人类的情感很复杂,有时怜悯,有时憎恶,有时毫不关心,但对罗鳄和李豺,本应该冷眼旁观却出手相助,也许在他眼里,这样的人也有为人的难处,不应该放任自流。

在慕晨走后,罗鳄和李豺掮客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黑市上的大宗买卖基本都要经过他俩,买卖双方对他们的口碑也不错。后来又通过各种途径,主动向家园城缴纳税金,最终经过少城主授意,掌管黑市,成为监市,虽然算不上什么正经官职,但终于有了身份。

本来两个生活在社会边缘,做尽坏事的市井无赖,摇身一变,成了黑市人人敬畏的话事人,本该摒弃劣习,踏实为人,可他俩不但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越加狂妄。也许是为了报复原来不堪的过往,也许他们本就是这样的人,没人给的出确切答案。

两人沉默了片刻,罗鳄开口问道:“对了豺哥,还有一个事儿,利众商会的货备好了吗,过几天就要来人取了。”

“还差一点儿,你放心,这两天一定备足,不会出差错的。”

“那你抓紧,我可是亲口答应的铁副会长,咱可不能因为自己的疏失,丢了这么好赚的买卖。”

“放心,也不是第一次和他们做生意了,我下午再安排安排,肯定按时交货。”

阳光已经变得炙热,他俩喝掉最后一杯茶就进屋了。楼下的酒馆开门营业,来自四面八方的客人蜂拥而至,黑市和往常一样,繁花似锦,人潮涌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