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深海空间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沉香木梳
作者:董秋元  |  字数:2857  |  更新时间:2019-11-17 10:03:14 全文阅读

董秋望着眼前换好婚服的微笑,脸蛋微红,他慢慢的走进微笑,而微笑正转身面对着他。

望着如此美丽动人的新娘,董秋凑上前去,将微笑抱了起来,轻轻的放在身后的婚床上。

最后在微笑直视的目光下吻了上去,微笑眼眸微动,随后慢慢闭上双眼,享受着董秋的侵犯举动。

亲吻过后,董秋脸蛋微红,他望着面前的脸色依然红润的微笑,温柔的说道:“夫人,我想申请毕业。”

微笑望着董秋冒犯自己的罪恶举动,有些害羞的说道:“这才过去半年……”

可还没说完,董秋便再次堵住了她的嘴巴,微笑再次闭上了双眼,双手慢慢环上了董秋的脖子……

第二天,董家开始陆续接待着从四方而来的亲朋好友,所有的直系亲属们都来到了董家,董爸董妈正在忙活着一切,大姐来到厨房帮着董妈忙活着饭菜,二姐由于刚生育不久,没有参与这些累人的活,就帮董爸一起给亲戚端茶递水着。

大姐夫二姐夫两位西装革履于一身,开着小车到处接着一个个亲戚朋友。

“老董,恭喜了啊,你们这下终于可以安心了吧!结婚证都领了啊!哈哈!”一位年岁在四五十左右的中年男子,笑着拍打着董爸的肩膀道。

“大海,快进来坐,现在我和他妈算是彻底安心了,接下来就等着抱孙子喽!”董秋朝男子递了根香烟,笑着相迎道。

“舅舅!”董秋走了出来,意气风发的道。

“好小伙,长得比舅舅都高了啊!新娘呢?带出来让大家看看啊!”这位被称为舅舅的男士,衣着得体,面容有一股不一样的威严,小时候董秋挺怕这个舅舅的。

“舅舅,微笑她今天来不了,现在在娘家呢?”董秋笑着说道。

“来,舅舅给你们的红包,收下。”李海从怀里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厚厚的红包,送到了董秋的手上。

“他大舅可不带这样的啊!这里可不仅仅只有你一个舅舅,我们这些二舅四舅老舅同样有红包给,来小秋,收下。”大舅身后的舅舅团们纷纷掏出自己的红包,争先恐后的递着。

“谢谢大舅二舅四舅老舅的红包,董秋谢谢了。”董秋笑着收着这些红包,他并不在意红包里的数字,而是在意着舅舅们的祝福,这让他满心欢喜。

“小秋啊,带我们参观一下你们的婚房去。”董秋的姑爷们开始起哄道。

“舅舅姑爷们,吃完早饭再去吧!我妈准备了不少好菜,等着和你们喝酒呢?”董秋笑着说道,新房离这里的距离并不近,可不能让亲戚们饿着肚子去参观婚房。

“小秋现在有本事了,我们可听说了,光首付就要五百多万啊!”二舅望着董秋年轻有为的样子,赞赏的说道。

“那可不是,华清大学高材生能有多差。”四舅在一旁吸着香烟说道。

这时董爸给众人散烟笑道:“哎呦,我和他妈不在乎这些,只要小秋过得快乐就好,我们不给他压力的。”

“那可不是,小秋有这个成就,那都是你们做父母的教育的好嘛。”姑爷坐在在一旁搭话说道。

“小秋啊,大舅还要再送你一份礼物,你不是一直想在上海扩展分公司嘛!我那有块地皮空缺,当你的新婚礼物送给你了。”大舅将香烟头掐去,放入烟灰缸内,转眼又点燃一根烟道。

董秋笑着说道:“不用了舅舅,我已经看好一块地方了,而且地段很好,已经在筹备装修了。”

“哈哈,他大舅脸色都变了,小秋不赏脸啊!哈哈哈!”二舅等人捂着肚子笑道。

“不过我得说一句,小秋做得好,一切靠自己,很不错。”笑了一会后,姑爷在一旁认真的说道。

李海好像并没有因为董秋的拒绝而有丝毫情绪,反而更加欣赏的说道:“好,小秋的志气不小。”

“谢谢各位舅舅姑爷们。”董秋低头说道。

“闲话唠完了,开始正事了。”四舅从包里拿出一个大红文件,随后打开望着上面明天要出席的亲戚名单。

“没有缺席的客人吧!”四舅拿着笔开始记录道。

“放心吧四舅,你的任务轻了不少,该来的都会来的。”董秋笑着说道。

“来来来,吃饭了,先别整了。”大姐二姐从厨房里将菜一道道的摆在饭桌上。

“秋菊啊,菜烧的不赖嘛!”众人望着满桌子的好菜好酒,各个摩拳擦掌的说道。

“没什么好菜,大家凑合的吃啊!”董妈围着个围裙,将最后一道酸菜鱼端上了桌笑着说道。

“嗯!姐,这酸菜鱼烧的比饭店的还要好。”大舅尝了一口向董妈举了一个大拇指说道。

“好吃就多吃点。”董妈笑着再次回到了厨房。

饭后,众人聊了一会便朝董秋和微笑的婚房出发,望着这一百五十平米的房子,亲戚们纷纷称赞着……

微笑穿着便装在家里和父母和姐姐开心的聊着,李梅今天什么都没做,一直待在微笑的房间里,替微笑整理着出嫁的行头,这也捋捋,那也摸摸,眼中含着泪水。

“妈!”

微笑走了进来,望着李梅不停的忙活着,心情有些沉重。

“微笑,我替你再点一下明天要出门的嫁妆,可不能到时候忘记什么了!”李梅背对着微笑用手指将眼窝里的泪水抹去道。

李梅的手术已经做完,并且恢复的很好,如今她除了每天服药外,基本和正常人一样健壮了。

“妈,我和董秋会经常回来看望你们的。”微笑知道妈妈在偷偷流泪,她来到李梅的后背,轻轻的抱住李梅说道。

“微笑,你就要出嫁了,妈替你开心呢?”李梅将手放在微笑的胳膊上,温柔的说道。其实她很舍不得微笑,当初微笑的姐姐结婚时,她也曾这般过,只是这次更加难受了。

“妈,您别说了。”微笑搂紧李梅,有些哽咽的说道。

李梅转过身来,见微笑泪水落下,连忙替她抹去:

“明天你就是万众瞩目的新娘,应该开心才对。来,女儿,让我再为你梳一次头发吧!”

李梅摸着微笑那乌黑亮丽的长发,将微笑拉到梳妆台。

“嗯!”微笑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等待着李梅为自己梳头。

李梅从自己房间里拿出一个木梳子,这木梳子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自带一抹特殊香味。

“这应该是妈最后一次拿起这把梳子了,之前你姐姐出嫁时,我也为她梳过一次。”李梅拿着梳子忍不住的感叹道。

“妈,这梳子有什么故事吗?”微笑低着头说道。

“这把梳子自你太奶奶那一代就一直相传下来的,如今也经过了五代人的手了,你太奶奶那一代在无意间得到一块沉香木,便用此沉香木的边角料做的这把梳子,这把梳子对我们家族有非比寻常的意义,只在结婚时才会用到,梳完这一次,妈就把这把梳子传给你,以后由你传下去。”

李梅慢慢的将微笑头上的红色头绳解下来,随后轻轻律动着头发,让其自由散落。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有头有尾,富富贵贵。”

李梅每梳一次便说一句话,直到全部梳完才停止下来。微笑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她能清楚的听到李梅话里的颤音。

“梳好了,微笑,你今后一定会幸福的。”

李梅稳定了一下情绪,随后用红绳将微笑的长发重新扎起来,望着镜子里漂亮的闺女,李梅鼻子再度酸了起来,眼泪再次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妈!”微笑站了起来,冲进了李梅的怀抱,将自己的脸埋在李梅的怀里。

“微笑,今后妈不在你身边,你可要照顾好自己,小秋这个人不错,对你也真心实意,我也放心不少。”李梅苦笑的轻拍着微笑的后背,她是真舍不得女儿,可是女儿总要离开自己的。

“妈,你和爸在家一定要好好的,吃好喝好,我会经常给你们打电话。”微笑哽咽的说道。

“傻丫头,爸妈又不是走不动路了,你放心吧,别哭了。”

阚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遥控器不断换着台,很显然他此刻心境同样不好受。

阚梦苒望着表面平静的阚泽,暗暗的叹了口气:当初自己出嫁时,父亲也是这般模样,满满的不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