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唯剑独尊 > 初入南荒
第38章 青木道人
作者:田小刀  |  字数:5216  |  更新时间:2019-09-21 01:24:34 全文阅读

夏十三置身在一片雾海之中。

迷雾层层,迷波荡漾,随风而起,飘渺不定,什么都看不见,除了雾气,还是雾气,一片迷蒙,目不能视。

夏十三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或许,这片天地根本没有尽头。

“跟我来!”

“跟我来……”

充满魔力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吸引着他,继续前行。

忽然,夏十三停下了脚步,他感觉前面没路了。

滔天大雾,他什么都看不到,但他就是感觉前面没路了,走到了尽头。

这很荒唐,但夏十三非常确定自己的感觉没错,前面……有什么东西挡住了他!

“终于要掀开庐山真面目了吗?”他心中无法平静,眼下的种种遭遇,都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严重超出了他的认知。

他好像有些明白,为什么魔神诀会被人族抛弃,并明文禁止不得修炼的原因了?

或许,就是因为这些异变。

深吸一口气,平缓下忐忑的心情,夏十三缓缓向前走去,目光如电,穿过层层迷雾,扶摇直上,隐约之中,他看到了两道巨大的黑影。

那两道黑影极其巨大,高耸入云,直插苍穹深处。

在近一点,仔细一看,两道黑影,一左一右,极其对称,连轮廓都是一样的,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

这……好像是一对门阙!

很像,但看不太清楚。

那东西绽放出一片曦光,令四周的虚空都扭曲,本体也随着空间的扭曲,严重变形,以夏十三的肉眼凡胎,根本看不清楚。

“跟我来!跟我来……”

魔性的声音越来越远去,好像升上了天空。

“要我跟着上去?”夏十三看着那两道形似门阙的巨大黑影,心中犹豫。

前途未明,就这样跟上去,实在是有些冒险。

虽然他很清楚,这只是一片精神世界,并不真实,他现在的身体,也只是精神意志凝成的,都是假的。

但是,有时候精神力受创,比肉身受伤还要麻烦,还要严重。

因为肉体上的伤,你可以通过丹药、药材来调理,很快就能恢复了,但精神意志方面受了创伤,就只能慢慢调息,通过冥想,一点点恢复,很缓慢,也很麻烦。

“都走到这一步,若是就此退却,不是我夏十三的行事作风,而且……”

夏十三也很想弄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魔神诀,这套被人族视为禁忌的功法,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

若是以前,夏十三没有修炼魔神诀也就罢了,事不关己,但现在,他既然修炼了魔神诀,一切都与自身息息相关,他必须弄清楚前因后果,才能控制一切。

心一沉,夏十三缓步向前,显得有些谨慎。

忽然,一道厚重的气息压了下来,夏十三闷哼一声,昏了过去……

等夏十三醒过来,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

小婉端着一盆水,打湿毛巾,认真仔细的替他擦着脸,夏十三忽然抓住她的手,吓了她一跳。

小婉喜上眉梢,“夏公子,你终于醒了,你昏迷了三天了,吓死了我。”

“三天……”

夏十三脑子里一阵嗡鸣,好像被什么钝物重重打了一下脑袋,头痛欲裂。

回想起那道气息……

夏十三的心中只有两个字‘恐惧’!

作为夏家曾经的第一天才,夏十三可说是见多识广,就算是传说中的武神境大能,他都曾看见过,朝拜过,在这个世上,能让他感到‘恐惧’的事情,真的是不多了。

但那道厚重的气息……真真实实让他体会到了‘恐惧’二字,就像他当年,第一次见到武神境大能的时候,体会到的那种恐惧。

那道气息,绝对是夏十三有史以来体会到的最厚重的气息!

提到‘厚重’,人们经常会想到高山大岳,的确,山岳很厚重,但与那道气息比起来,山岳轻如鸿毛,不值一提。

那道气息,不是那种重量的厚重感,而是一种岁月的厚重感。

当那道气息压下来的时候,夏十三感受到一种沧桑的古意,好似压在自己精神意志上的,是岁月的积淀,是天地的力量,是大道的气息,实在过于非凡,他根本无法抵挡,这才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在时间、空间面前,任何人都显得太过渺小。

夏十三的精神力受到了重创,若是寻不到滋魂养神的丹药,恐怕需要花很长一段时间内修养才能恢复正常。

他揉了揉眉心,问道:“你母亲怎么样了?”

小婉:“我母亲已经苏醒,体内的毒素暂时也控制住了。不过,我母亲中毒太深,昏迷太久,身体很虚弱,现在还没办法下床,不能走动,等母亲身体稍微好些了,她一定会亲身前来向夏公子道谢。”

“不用了,先让她把身体养好。”夏十三淡淡道:“我昏迷了三天?这三天可有发生什么事情?”

小婉:“有两波人来拜访过公子,一波人是青霜姐姐的父亲,在公子昏迷的第二天,他们就到了,现在就住在旁边的院子里,等着公子你。”

夏十三点了点头,“还有一波人是谁?”

小婉:“他们自称是天水城的人,来给公子送洗髓丹的。”

“哦?天水城的人?”夏十三有些意外。

之前,夏十三在把洗髓丹丹方卖给天水城的时候,还提了一个附加条件,就是天水城炼制出的第一炉洗髓丹,必须要给他。

但之后夏十三在离开天水城时,遭到了天水城的全面截杀,双方可说是彻底撕破了脸皮,从友转成了敌。

夏十三都做好了对方不会给他送洗髓丹的准备了,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守信,给他送来了,倒是有些出人意料。

夏十三:“替我打些热水,我要沐浴更衣。”

昏迷了三天,在加上他吸收那些毒素后,体内排出了一些异物,身上都有发臭了。

小婉劝道:“公子您刚醒,身体还未痊愈,还是多休息一下吧。”

“不用了,我已经没事了。”夏十三摇头,精神层次上的伤,不比肉身上的伤,光是靠休息是养不好的。

劝说不了,小婉只能打来洗澡水,帮夏十三沐浴更衣,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青霜那边也早就接到了消息,知道夏十三醒了,迅速来拜会,在大堂等候。

青木道人,这在南荒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

青木派的掌门,七品炼丹师,武侯境修行者,南荒五大强者之一……等等,他的身份数不胜数,每一种身份拿出来,都是分量十足。

当然,也仅限在南荒这片荒芜之地而已,出了南荒,恐怕他也就是一个无名小卒。

第一眼见到青木道人,夏十三就觉这个人的容貌跟他的名字,很不匹配。

青木道人,听这个名字,不说是一个仙风道骨的得道高人,也应该是一个颇有修为、涵养的高人。

可眼前这个青木道人,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身材魁梧,面容坚毅,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霸道气息,与‘道人’两个字,根本搭不上边。

“夏公子,这就是我父亲,青木派的掌门青木道人!”

若不是青霜郑重其事的介绍,夏十三还真认不出青木道人。

“晚辈夏十三,见过青木掌门。”夏十三有礼貌的拱手行礼。

青木道人盯着夏十三仔细打量了一番,点头道:“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夏公子,身体可好些了?”

夏十三:“多谢青木掌门关心,在下身体已经痊愈,并无大恙。”

“那就好。”

青木道人笑了笑,“老夫听闻夏公子在天水城以十亿灵石的价格将洗髓丹丹方卖给了天水城城主,随后为报救命之恩,又把十亿灵石送给了风刀教,出手阔绰,实乃老夫生平仅见。想来夏公子出身定然不凡,不知夏公子师承何人?”

夏十三笑而不答,想探他的底?手段未免太过简单了。

“爹!”

青霜连忙斥了一声,也觉得自己的父亲问的太过直白,这么明显的探底,傻子才会回答他的话。

青木道人却不以为然,淡笑道:“夏公子,你别怪老夫直白,老夫就是这么个直爽的人。小女已经把你的想法都告诉我了,我直白跟你说,我也想带领青木派走出南荒,但南荒不是这么容易就走出去的。”

“我青木派在三百年前也曾走出过南荒一次,结果是铩羽而归,元气大伤,缓了三百年才恢复元气。若夏公子不给我透点底,让老夫心中有些底气,老夫就是想跟夏公子你合作,青木派上下恐怕也不会同意的。”

他说的坦坦荡荡,声音颇为粗犷,颇有几分豪迈之气。

“好个青木道人!”夏十三忍不住高看了此人一眼,大智若愚,大成若缺,青木道人这一手,令他刮目相看。

表面看起来,青木道人是个豪迈的汉子,直来直往,但夏十三明白,这不过是一种试探的招式罢了。

而且,这种试探的招式是最让人无法拒绝的,因为对方摆出了一副坦荡的样子,有话都摆在了台面上,跟你直来直往,反而没有给你勾心斗角的余地。

有句老话说的好,快刀斩乱麻,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夏十三笑道:“青木掌门的担忧我理解,请你放心,如果青木派跟我合作,我可以向你担保,我会让青木掌门安心,也会让青木派上下放心的。”

青木道人大笑道:“好,有夏公子这句话,老夫就放心了,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就这么痛快的答应了?

夏十三大感意外,他还以为对方会在多试探一番,至少要弄清楚夏十三的具体计划,却没想到对方这么果断就答应了,出人意料。

“爹,你是不是太武断了?”连青霜都这么觉得,忍不住小声提醒。

青木道人自信笑道:“不武断,一点都不武断,其实早在动身来见夏公子之前,我就已经决定跟夏公子合作了,刚才说这么多话,只不过是想要夏公子一句承诺而已。”

夏十三:“承诺不过是一句空口白话,毫无作用,难道青木掌门就不怕我是信口胡说,根本没有这个本事?”

青木道人摇头笑道:“我对夏公子的本事毫不质疑。”

“哦!?”

夏十三有些意外,旋即似乎是想通了什么,对青木道人抱拳道:“恭喜,恭喜!”

“夏公子客气了,这事还得多谢夏公子。”青木道人还礼笑道。

一旁,青霜看着两人古怪的东西,一头雾水,根本听不懂两人再说什么?

“你们两个到底在打什么哑谜?”她实在忍不住问道。

青木道人笑道:“在我出发之前,你青藤师叔祖已经出关了。”

“出关了?”青霜大喜,“爹,你是说青藤师叔祖突破六品炼丹师了?”

青木道人点头道:“没错,这多亏了夏公子给你师叔祖的那些炼丹术心得,才能让你师叔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突破了六品炼丹师。”

明白了!

难怪青木道人说,他对夏十三的能力毫不质疑。

青藤道人被困在七品炼丹师数十年,数十年如一日的研究炼丹术,始终无法突破,但在夏十三给他写了一点心得之后,在短短数日之内,就突破了六品炼丹师,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如果夏十三想要成为炼丹师的话,随时都可以成为六品炼丹师,甚至是达到更高层次。

一个随时可以成为六品炼丹师的人……青木派有什么资格质疑他的能力?

好个狡猾的老狐狸!

夏十三暗暗苦笑,自己一不小心,就中了对方的陷阱,能成为一派掌门的人,果然没有一个是简单之辈,都是老谋深算。

青木道人:“青木派已经将青藤师叔突破六品炼丹师的事情昭告南荒,并在七日后召开丹术切磋大会,为青藤师叔正名。同时,我还在将大会上宣告,由夏公子你出任青木派首席大弟子之位。夏公子,你觉得如何?”

夏十三:“我对南荒的事情不了解,只要你们觉得妥当,那就这么做。不过,我事先把丑话说在前面,我身上的东西,只属于我个人,就算我加入了青木派,也还是只属于我个人,若是我不想拿出来,谁也别想强迫我。”

青霜听的眉头一拧。

她之所以坚持要让夏十三加入青木派,就是为了夏十三身上的东西,为此,她甚至抛出了首席大弟子的位置。

若是夏十三加入了青木派,却什么东西都不愿意拿出来,那她要夏十三加入青木派有什么用?

这个条件,不能接受。

就当青霜准备开口,反驳夏十三的时候,青木道人却满口答应了下来,“好,就依夏公子所言,你的东西永远都是你的东西。”

“爹!”

青霜着急的叫了一声,不明白青木道人为什么要答应这个条件?

这个条件一答应,夏十三就一点价值都没有了,明摆着青木派吃亏。

夏十三看了青霜一眼,道:“空口无凭。”

青木道人有些失望的扫了一眼自己的女儿,从怀中取出一枚青木令牌,递给夏十三,“这是青木令,整个青木派只有这一面令牌,见令如见掌门,只要你拿着它,就算是我,也没办法强迫你做什么事情。”

“爹,你怎么能将青木令给他?”青霜大吃一惊。

外人不知道青木令的重要性,但她作为掌门的女儿,可是非常清楚的。

青木令,那可是掌门的信物令牌!

在青木派,只有掌门有资格拿青木令,青木令在青木派具有着特意的意义。在青木派的历史上,但凡拿着青木令的人,最终都会成为青木派的掌门!

“闭嘴!”

青木道人瞪了青霜一眼,眼神中怒气腾腾。

以往,他对自己的这个女儿都很满意,不论是从修炼上说,还是从行事作风上说,都没得挑剔,但今天,他很不满自己的这个女儿。

她怎么想不明白,如果夏十三真的能把青木派带出南荒,让青木派能在外面的世界立足,别说区区一枚青木令,就算真的将青木派掌门让给夏十三又如何?

只要青木派能走出南荒这个牢笼,一切都是值得的。

比起门派的未来,这点蝇头小利,实在不值一提。

退一万步来说,如果夏十三失败了,没办法将青木派带出南荒,到时候,他完全可以翻脸,强迫夏十三交出他身上的秘密。

只要他还是青木派的掌门,就可进可退,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这就是作为一派之尊该有的心机,该有的算计,该有的眼界,该有的魄力。

通过青霜的反应,夏十三也看出了这枚青木令的不凡,当即收了起来,并对青木道人伸出手,“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

青木道人正要伸出手,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怒吼,“夏十三快点给我滚出来!”

“这个声音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夏十三剑眉一挑,敢在他的门口叫嚣,太嚣张了。

“是华陀。”

青木道人不悦道:“他奉师尊孙不易的命令,来给你送洗髓丹,因为你昏迷了三天,他就等了三天,早就等的不耐烦了。估计他也收到了你苏醒的消息,这才赶过来。”

“原来是他。”

华陀这个名字,夏十三还是有些印象的,当初在天水城,夏十三可把他得罪的不轻,两人互相都看对方不顺眼。

就是因为华陀,夏十三才将洗髓丹的价格抬到了是十亿,狠狠坑了天水城一把。

孙不易明知道两人的恩怨,竟然还派他来送丹,看来目的不仅仅是送丹这么简单。

夏十三淡然一笑,“让他进来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