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荒城之主 > 正文
第一章 雨里的饼,伞下的腿
作者:谁轮了我的鱼  |  字数:2969  |  更新时间:2019-09-08 23:42:56 全文阅读

再次睁眼,是雨幕笼罩下,肮脏阴暗的小巷。

躲雨的人穿着古风,偶有甲胄配剑者奔跑在雨中,不时高头大马牵着形色的车辇在巷口呼啸而过,这是一个古色古风还透着古怪的世界。

脑中一阵刺痛,大片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闪过,混乱不堪,他多久没有这般真实的痛感了?抬起白皙纤弱的手掌,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眉头皱起,这幅身体未免太弱了些,习惯了前世血脉改造下的身躯,多少有些不适应。

梳理完脑中的记忆,慢慢的站起身,这般动作牵动了雨巷里大部分冷漠的目光。舒展了下臂膀,与身体之间还无法很好的协调,可能是有伤在身的缘故。

他觉得有些饿,便向着不远处的乞丐女孩儿走去。

女孩大概十岁左右,长期的营养不良让她骨瘦如柴,雨水洗掉了脸上的碳灰,漏出藏得极好的精致面容。楚楚可怜的神态,好心人看到不免心疼,总会赏些银币的。

女孩儿目光藏着恶毒,小嘴正叼着一块坚硬的面饼,如一头护食的小狼盯着走近的少年。

“砰”,洛寒一脚将女孩儿怼在身后的墙上,探出草鞋的脚趾甲在她微黑的脖颈间划开一条血口,血水混着雨水沿颈而下,半个手掌大的面饼脱手落入雨中。女孩儿眼里惊恐代替了恶毒,转头望向不远处的褴褛大汉。

洛寒伸手捡起面饼,混着污泥与雨水塞入口中,没有理会起身的几名大汉,回到之前被孤立的角落,蹲坐下来。他此刻真的很饿,况且这块饼原本就是他的。

为首的乞丐想不明白向来软弱的少年哪里来的勇气?

“以为自己还是以前的洛大少?入了这行就该守这行的规矩,半颗银币拿不到还想着有吃食?”大汉语带讽刺,眼含凶戾的向他走来。

洛寒抬头,冰冷的打量着这名乞丐头子,仿似在看一具尸体。

乞丐大汉迈起的右脚有些偏颇,膝盖处有隐疾;脊椎搏动间发出的“吱吱”声常人自是听不见,却在他耳中清晰分辨:第三块椎骨有裂隙,牵连的左腿不够灵活,再衡量了下自己羸弱的双手,心间摇了摇头,捏不断。

接着洛寒将目光游离在大汉颈间蠕动的喉结与血管动脉,似能闻到之中奔腾的鲜血的腥甜,目光再次下移,右侧三根肋骨微微凸出,受过伤属于畸形生长,全力下当能掰断,疼痛牵引身体下弯,接下来不必太用力,小幅度极速出手,便能拽出颈间搏动的血管…

洛寒眼中仿似X光片般连闪,大汉身体穴位弱点、骨骼隐疾、血脉少有滞涩的地方,便一览无遗。他嘴角裂开森然的微笑,这幅身体虽无血脉之力,但至少前世的魂魄之能被带了过来。

那名乞丐头子在不过十六岁的少年,如死寂的目光打量下,脚步愈发的沉重,也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在背上一层叠着一层,刺的他骨头发疼,心底发寒。

随着迈步前行,大汉感觉自己正一步步的走入深渊,走向死亡。身体终是停在了距离洛寒三步之外,寸步不前。在同伴惊愕的目光下,一语不发的转身回走,他虽无武脉傍身,但多年阴暗血腥的讨食生活,让他对死亡气息异常的敏感。

见其回转身体,洛寒不再理会,低头啃了口面饼,便起身朝着巷口阑珊而去。佝偻的身影还是那般羸弱,似乎连雨滴都有些承受不起,却在身后乞丐头子心中留下了千钧重量。

洛寒觉得现在的身体状态,能不搏命自然是最好的。这里待久了迟早是要打起来,他并不想刚来到如此有趣的世界,就要横死街头。

前世的他是杀人如麻的疯子,阴暗面掌控者。杀手、医生或者纯粹的暴徒,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种身份,但他知道疯子与天才之间从来只有善恶的区别而已,所以他也是世人眼中不被承认的天才。疯魔之前,在一场世界瞩目的医学研究中,窥得血脉与魂魄的伟力,他的科研成果自是被认为fan人类、反科学的淫邪恶靡之论,被世人排挤,被社会谩骂。

那个世界里身为孤儿的他,前半生摇摆在社会底层受尽人间疾苦,后半生开始杀尽众生烦恼,实践心中真理。在鲜血与灵魂的刺激下,他的心变得越来越冷,杀人夺魂的快感,让他成为真正的恶魔,只差一步,几乎窥得另一个世界里奇妙的光景,但众生魂魄再没有让他进步的可能,他便坦然的接受了子弹的惩戒。

……

雨声渐骤,洛寒沿着记忆行走在雨幕里,穿过巷子,沿街前行。龙舞大街是一条平直而宽宏的街道,街道两边竖着颇为壮观的瓦楼、古楼、吊脚楼,形色错综的排了出去,一块块牌匾挂在门廊上,昭示着此界的繁华。

在大街的尽头,恢弘的门廊两座石貔貅如栩如生,四字匾仿佛带着斑驳的伟力扎入眼中——“龙城魏府”!看了眼牌匾,他便在街边房檐下寻了处干燥的石板坐了下来,掏出怀里的半块面饼,大口吃了起来。这一世的残魂补全了他魂穿而来的人格缝隙,却也左右着他的心性,这让他有些难过,又有些兴奋,心间五味杂陈,但他知道,这幅身体依然由前世的嗜血、暴戾人格主导着。

他只是遵循此前洛寒的习惯来到了这里。

不多时,一辆由不常见的象马拖着的豪华车辇停在了魏府门前,接着是裙摆下一条笔直充满力量感的长腿踏出车厢,雪白的小腿上一条条青细血管随着微微用力若隐若现,煞是好看,然后一副即使在男人中也不多见的伟岸身姿探出了车厢,伟岸不失曼妙,自有一股异域风情。

女人生的也极为好看,远岱青山,貌若洛神,只是眉宇间似乎笼上了层天生的孤冷,让人很难靠近。

魏然接过丫鬟递来的黑伞,向府内走去。她总觉得身后那道目光不似往常般柔和,其中毫不掩饰的垂涎之意,让她很不舒服,但想起青年惨烈的身世,便也没多做计较,跨过府门前不忘吩咐丫鬟将篮子里剩下的面饼送与他,就如往常一样。

远处垂涎的洛寒却是闻到了一丝强大魂气的诱人味道,但无论是记忆还是现在的五感都在告诉他,这女人极度危险。

魏然,龙象血脉拥有者,在宋国青州的武者梦寐之地-真武学院中,也是最为拔尖的天骄人物,而且是稀贵的魂师职业者!

由于身世关系,此界洛寒对武人的了解自是比寻常人要深入得多,这一世的他虽没到注册职业者的实力,却也是一位聚脉境武者。原本的洛家是龙城中几大世家之一,势力自然比不得龙城之主,在宋国拥有荣耀战将地位的魏家,但也称得上是一方地头蛇,而谁能想到那祖传的武道秘典-指玄经,藏着什么狗屁辛秘,据说修炼到精深处必然觉醒魂师之脉,牵动了各方势力的觊觎。奈何他这世修炼也快十年,除了魂魄强壮点却是半丝魂力未生。最终在龙城内外勾结下,漫血的夜色里洛家便被灭了满门。

狗血剧情总会留有一颗复仇的种子,洛寒在青州真武学院艰难追求武道之时刚好避过这场灭门惨案,狩潮假期归家却也被蹲守的势力废去了武脉,若不是碍于真武学院弟子的身份,他这颗悲催的种子怕是等不到破土的一天了,即使是混迹真武院底层的弟子,哪怕势力再大也做不得杀他灭口。

城中没参与洛家浩劫的势力只有眼前的魏府,同样是真武学院弟子的魏然也是唯一一位说不上有交情但还愿意赏他口吃食的人。

收起思绪,感受着体内寸断、委顿的武脉,洛寒闭起双眼,神情慢慢专注,体内似有诡异的能量生成,如针如线,开始一寸一寸的缝合着碎裂的武脉。这魂气化成的针暖暖的,这赋能连成的线轻而柔,原本因过重的伤势而冷了的身体也开始回暖。

不久,停止了魂气对武脉的孕养,仅半柱香的调息,魂魄就如撕裂般的疼,他需要大量的血食或者魂气弥补消耗。

雨声终停,夕阳也隐于了天际,将龙城拖入无尽的夜幕。

……

洛寒沿着记忆向城外走去,他现在考虑最多的是能否获得大量的魂气,城中武尽森严加上目前的羸弱体魄,他真不敢随意出手。

武者一旦失去武脉,气血会日益溃败下去,直到枯亡,可以说即使没被城中的乞丐打死,原本的洛寒也不会有多少时日可活。至于前世洛寒能无缝接盘,多半与那部秘典-指玄经的修炼,改变了此界他的魂魄特质有关。

先恢复武脉,止住身体的颓势再说,此刻的他心中已有了计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