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诛魔之纵横天下 > 正文
第十七章 追杀
作者:天外帝子  |  字数:4856  |  更新时间:2019-08-29 12:41:08 全文阅读

张翔并未离远,停落在一处山头上,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扬手祭出一个玉简,发了一句话:师叔,速来。

  盯着萧逸的方向,眼神冰冷:“只要得到了结婴花,突破到了元婴境界,就能成为宗内第一人,到时候那向天也只能被我踩在脚下,乖乖地臣服于我。”

  看到萧逸轻松的拿到结婴花,郑荣三人才反应过来。

  “老大,你……”

  萧逸拿着结婴花,突然面色大变,将结婴花塞给郑荣,急道:“马上回点苍门,将结婴花送给艳姐,一定要快。”

  “老大,那你……”

  “不用管我,我去杀一个人!”

  萧逸面露杀机,刚才他的神识将张翔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此时他有些后悔自己的仁慈了,因一时心软,将所有人都至于危险之中,所以他必须要在张翔的师叔赶到之前杀了他,要不然,郑荣他们都会死。

  “走——”

  看到郑松三人仍然处于懵懂之中,萧逸再次喝出,而后化为一道流光激射向数里外的张翔。

  萧逸用神识牢牢锁定张翔,刹那间便已看见他的身影。

  “死……”

  萧逸面无表情,轻喝一声,手中灵气化成的长剑划过一道圆弧,紫色剑芒逼近,直朝张翔而去,欲要将他斩成两截。

  “嗯?”

  张翔看到一道剑芒袭来,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中大骇,立即运转真元,体表‘嗤嗤’作响,全身浮现出赤红色铠甲,那一块块铠甲鳞片如龙鳞一般陡然冒出,同时周身土黄色光芒大涨,一瞬间将自身的防御力提到最高。

  咔——

  紫色剑芒摧毁土黄色护体光幕,直接劈在了赤红色铠甲之上,一声脆响,铠甲碎裂成数截,从张翔身上掉落,成为了废物凡铁。

  巨大的冲击力如一股巨浪,张翔瞬间便被冲飞百米,脸色煞白,喷出一口鲜血。

  这一件铠甲,是宗门内少有的上品防御灵器,还是父亲利用职位之便得到的,特地给自己防身所用,没想到对方随随便便一剑便废了。

  此刻哪里还不知晓自己与对方的差距,连抵抗的勇气都没有,只希望师叔快些赶到,否则性命危矣。此刻心中也是懊悔不已,慌忙祭起一艘飞行法宝,狼狈的逃窜而去。

  “想跑?”

  萧逸双目一瞪,体内真元快速运转,身形再次加快几分,瞬间便拉近了数十米的距离。

  张翔远远的望见逐渐追近的萧逸,心中大骇,这艘飞行法宝同样是一件上品灵器,飞行极快,就是一般的元婴中后期修士都难以追上,数次救过自己性命,可对方仅仅一个闪面,就缩短了数十米,这不由得他不感到害怕。

   

  “师叔救我!”

  再次祭出一块玉简,张翔不敢有任何反抗情绪,只顾着控制好法宝,左躲右闪的狼狈逃窜。

  “翔儿有危险!”

  远在千里之外飞行的一位青袍老者脸色大变,放开神识,发现张翔被追杀的狼狈逃窜的一幕。

  “竖子,尔敢!”

  一道神识传音在萧逸耳畔响起。

  “嗯?”

  萧逸同样散发神识,轻易的发现了千里之外疾飞的青袍老者。

  “我若不杀他,我的同伴必将为他所杀,你还是节省点力气吧,威胁对我没用。”

  “他是我师侄,你若收手,我答应你,决不再找你和你同伴的麻烦。”

  青袍老者从千里之外赶过来,起码还需要数分钟,而这数分钟时间,已经足够萧逸灭杀张翔了。

  “之前我没打算杀他,可是他却没有放过我的打算,你觉得现在我还会再犯一次傻么?”

  此刻萧逸和张翔,距离已经大大缩近,完全在了他的攻击范围之内。

  “你若杀了他,我必将你挫骨扬灰。”

  老者语气陡然凌厉起来。

  因为——

  萧逸已经举起长剑,犀利的斩向张翔后背。

  “很抱歉,他,必死无疑。”

  “不……”

  感觉到背后凌厉的剑气袭来,死亡的恐惧笼罩全身,“师叔救我!”

  只是话音刚落,紫色剑芒瞬间没入他的体内。

  啊——

  一声惨叫自张翔口中传出,他的五脏六腑被凌厉的剑气搅得稀烂,金丹也被震得粉碎。

  砰——

  气绝的张翔重重的掉落在下方的树林从中,从此,成为了这一片树林的养料。

  “啊……我要你死!”

  青袍老者愤怒的咆哮。

  “恕不奉陪。”

  萧逸眼见张翔已死,松了口气,只要自己牵制住青袍老者,郑荣他们便安全了。当下展开身形,朝着相反的方向疾飞。

  “想跑。”

  青袍老者速度达到极限,划过千里长空,很快便追近萧逸。

  “你的速度还真快。”

  萧逸一边疾速飞行,一边冲着后方的青袍老者传音。

  “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的。”

  青袍老者冷青着脸,同时速度再次加快,距离萧逸又近了几分。

  “杀我,你没资格。”

  萧逸淡笑着,突然——

  “嗤——”

  萧逸手中半仙剑绿意陡然出现,瞬间击出一道紫光,速度极快,连神识都没探查清楚,紫光已经刺中了青袍老者的身上。

  锵!

  清脆的声音。

  青袍老者身上的青袍化为两截脱落,气浪冲击在身上,马上变得披头散发,衣袍凌乱。

  “这是仙剑?!!!”

  老者惊道,他身上的青袍是一件上品灵器,也只有仙剑,才能有如此大的威力。

  惊讶过后就是狂喜,整个落云宗最好的也就是一件极品攻击灵器,仙器级别的根本没有,这简直就是老天爷眷顾他,将一柄仙剑送到他面前,若是不取,天理难容。

  “若是你将手中仙剑给我,我可以饶你不死。”

  “哼,想要剑,做梦。”

  萧逸将老者毫不掩饰的贪婪表情看在眼里,心中冷笑,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绿意可是他的杀手锏之一,平常不轻易露出,一来对付张翔之辈,不屑用;二来若是修为超过自己的,可以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一开始青袍老者杀心最重,势要杀自己而后快,当看到仙剑绿意之后,杀意不再那么浓烈,相反,贪婪占据了大部分,在一定程度上必定会有一丝懈怠,如此一来,自己就可以利用这一点,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当然,这个点必须把握好,而且只有一次。

  萧逸继续在前面极速逃逸,后面,青袍老者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近。

  虽然一开始两人相距数百里,可是青袍老者的速度远超萧逸,没多会儿,就已经追赶了上来。

  “桀桀,现在该轮到我了。”

  二人距离不过一里,一股庞大的气息从青袍老者身上散发,他双手握剑,嘴里喃喃念咒,自身后缓缓出现一把青色的巨剑虚影。

  巨大的威压笼罩着这一片空间。

  这方树林中,原本许多或是修炼,或是战斗的灵兽也被这威压束缚住,一个个惊骇至极,趴在原地瑟瑟发抖,丝毫不敢动弹。

  “咻——”

  青色剑光从青袍老者身后劈出,斩向萧逸。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巨大威压,萧逸一转头,手中绿意一挥,同样挥出一道紫色剑影,并且暗中融合了一丝剑意。青袍老者的修为应该是化神期,修为的差距让他都必须谨慎对待,每一次出手丝毫不敢大意。

  青芒与紫芒相撞。

  紫色剑影猛然一阵,瞬间消散。而那青色剑影虽然没有消散,但是体积也缩小了整整一号,青芒暗淡了不少,威压也是大减。“砰——”的一声,余下的青芒击向萧逸,瞬间便被萧逸膨胀而出的紫色护体光圈冲散了。

  “不错嘛,居然能挡住我这一招。”

  青袍老者有些惊讶,他这一击,也使出了五分力道,为的就是重伤对方,然后逼迫他拿出仙剑,岂料对方不但接了下来,还毫发无损,倒是有些让他刮目相看了。

  “哼,你这一招可是有些差强人意啊!”

  连天劫都渡过的萧逸,这点攻击对他来说,还真不算什么。

  “是么?”

  青袍老者速度陡然加快,瞬间便又近了百米,“再试试这一招如何……流星斩!!!”

  此刻,青袍老者衣袍鼓荡,周身青芒流转,再次举起手中长剑。

  “嗡——”

  剑身青色光芒涌动,一分为二,再分为四,瞬间竟然化出了四道剑影,直指萧逸。

  感受到背后的庞大威压,萧逸一咬牙,陡然转身,反冲向青袍老者。

  “喝!”

  萧逸手握绿意仙剑,几乎在青袍老者劈出那一剑的同时,划出一道紫色剑光,猛地迎向那道剑影。

  “轰——”

  萧逸只感觉如山岳压来,几乎瞬间,握着绿意的双手被震的完全裂开,骨头断裂,鲜血直流,绿意仙剑巨颤,几欲脱手而出。

  “嗖!”

  萧逸的第一反应就是疯狂的朝远处逃窜。

  “你逃不掉的。”

  青袍老者冷笑,身子化为一道残影,瞬间跃过萧逸头顶,将他拦截下来。

  “我说过,乖乖交出仙剑,我依然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萧逸顿住身形,冷冷盯着青袍老者,脑海里不断的回忆着刚才那一剑:“太强了,可恨自己修为被封印,速度也没有优势,逃也逃不掉,除非趁对方大意之际,做到一击必杀。”

  与老者相立对峙,萧逸目露杀机,既然已经不死不休,那就没必要耽误太多时间,机会就只有一次。

  萧逸直接散发意境,无形的气波向前散开,带着一股肃杀之气卷向老者。

  绿意融合意境,激发出一道粗大的剑气,似是蕴含无穷的爆发力,激起阵阵气浪,极速斩向老者。

  老者感觉到脸面如寒风扑面,刮的生疼,黄色光晕竟然有崩溃的预兆,不由得大惊失色。

  “剑意!”

  老者惊呼一声,随即面色更为阴冷,身为一名剑修,他知道剑意极难领悟,自己落云宗开山祖师天仙境界都不曾领悟,眼前这个不过元婴境界的小子居然领悟到了,虽然还未大成,但这足已证明他的天赋了,若是让他成长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此人绝不能留,否则将是整个落云宗的祸患,必须斩杀。

  想到此处,老者当机立断,化神初期巅峰修为毫不保留的尽皆释放,体外黄色护罩愈加凶猛膨胀,将无形的剑气阻隔,巩固身体四周空间,保护住自己不受对方意境干扰。

  “旋风斩!”

  老者大喝一声,手中灵剑劈出,青色光芒闪耀,将绿意激起的气浪犀利破开,一分为二,带着无尽威势将萧逸锁定,极速劈斩而去。

  这一出手,老者用了几乎九成的力量,为的就是快速击杀对方,不给对方留有任何机会。

  若是有人知道一个化神初期巅峰境界的修士,用九成修为对付一个才元婴中期的后辈,恐怕所有人都得瞠目结舌吧。

  无尽威压几乎凝固空间,山雨欲来之前的风暴,让萧逸感到一阵压抑。

  “神禁!”

  萧逸轻喝,不得不再次使用《神卷》功法,他必须速战速决,拖得越久对自己就越不利。趁对方不了解自己,利用对方心存的一点轻视,必须速战速决,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做到一击必杀。

  神禁一出,老者刚才盖天的威势瞬间缩小了一大半,犹如十级暴风一下变成了五级大风,威压骤减。

  老者感受到变化,诧异至极,他对自己的这一招有数,绝对不可能只有这般。

  “怎么回事?”

  老者心中暗惊,突然发现自己有种与天地灵气隔绝的感觉,仿佛此刻他就是天地的弃子,被灵气屏蔽了一般,再无一丝灵气朝自己涌来。

  “嗯?”

  老者双目一凛,体内真元加速流转,灵力暴涌欲出,此刻,他已经察觉到了对方的怪异,更加觉得除掉对方的必要性。

  “神锢!”

  萧逸再次喝出,脸色更加苍白一分。当初对战坤龙也可以多次使用,毕竟修为差距不大,可是现在用在一个远高于自己修为的老者,瞬间便觉得体内真元如流水般耗得七七八八了。

  老者体内需要暴涌而出的真元灵力瞬间停止流转,被彻底禁锢。体内真元受阻,老者酝酿的后招一下消散,此刻的他就如同一个肉体稍强的凡人,一动不动。

  “神罚!”

  轰——

  随着萧逸的话音落下,霹雳一声雷鸣,一道紫色闪电带着几分天威自天而降,朝着老者劈下。

  嗤喇!

  老者恢复的同时,只来得及发出一层淡淡的黄色护罩,瞬间便被闪电淹没。

  “啊…我要杀了你!”

  老者鲜血狂喷,披头散发黑如焦炭,愤怒至极,他疯狂的怒吼。

  突然,‘嗤’的一声,一把绿色小剑从他丹田穿过,上面融合的剑意,连带元神一起搅得粉碎。

  “你……”

  老者双目瞳孔渐渐扩大,带着浓烈的不甘,似乎不相信自己已经被杀,即将死亡。

  萧逸同样被老者的攻击击中,虽然威力大减,但是杀伤力依然堪比元婴巅峰强者一击。

  砰——

  萧逸被巨大的攻击震飞半空,成抛物线飞出百米远,重重的摔落在地。

  噗……

  鲜血喷出,顿时染红了周围一片,此时萧逸体内真元枯竭,面色惨白,着一连串的攻击,早已耗尽他的所有真元,连护体光圈都无法释放,硬生生抗了老者一击。若非身体被金书改造过,自己只怕早就身死当场。

  “你…你这是什么功法?”

  老者用尽最后一丝气力,艰难地问道,至少让他死个明白。

  萧逸躺在地上喘息着,大口呼吸,此时的他体内真元枯竭,体力严重透支,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就这样四肢八仰的躺在草地上,瞥向老者,淡漠的说道: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噗——

  老者喷出漫天血雾,仰天怒喊:“我恨哪!”

  扭曲的表情表明他此刻的愤怒,他不甘心,不甘心自己会死在一个修为远不如自己的后辈手上,他憋屈,自己还有好多底牌未出,如果自己一开始如狮子搏兔用尽全力,现在倒下的就是对方。可是…现在死的,是自己。

  又过了一会儿,萧逸恢复了些许法力,拿出柯仑师兄给的生肌丹,吞服一颗,脸色才渐渐开始红润,慢慢的,真元恢复,回到最巅峰的状态。

  他走到老者身边,发现老者虽然已经死去,但是双眼仍然睁开的鼓鼓的,充满着不甘。

  “哼,死不瞑目么!”

  萧逸冷笑,狮子搏兔亦尽全力,只怪你自己一开始太过轻敌。

  没有怜悯,没有同情,萧逸收拾了一下现场,发现并未露出什么痕迹之后,选择一个方向身形一展,遁入天际。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