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西游星途 > 最终卷 灵山大战
最终章 宇宙核心
作者:真东旭鹰  |  字数:8112  |  更新时间:2019-08-25 19:28:20 全文阅读

雷音殿中,陈江流苦苦支撑着金光护罩,通天的四柄光剑频频打击,每一点伤害都能被陈江流和定光感受到,陈江流如果不是被激发出天机能量,恐怕他早就死在这里。

危急时刻,一股能量从内部射在护罩上,强化了防御。陈江流二人顿时感到了解脱,各自吐出一口胸中淤血。

众人这才发现,天机不知何时出现在主殿,那能量正是他的手笔。看起来,不用言灵术,天机也有办法暂时防护一时。

天机:定光,陈江流他们是客人,千辛万苦来到这里,自有他们的任务。保护雷音殿,还是要靠你了!

定光:是,师父,我明白。

天机:不知道我的护殿圣光还能坚持多久?一旦圣光被破,你率领众弟子,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抵挡住敌人,拖延时间!

定光:请师父放心,只要我们一息尚存,就不让敌人接近核心。

天机:好!我也会尽快赶回来,与你们同生共死!贞元文化交流团的各位,请跟我来,有要事相托。

陈江流等人半信半疑跟着天机向前走去,不知经过多远曲折长廊,终于来到一间密室。密室中没有别的东西,只有一个大木盒。

悟空好奇问:“这是什么东西?”

天机一边回答着“这就是我们拼命保护的宝物”,一边发出能量,让木盒竖立的盖子徐徐向上升去。

只见木盒里还有一个玻璃柜,玻璃柜中一只胖胖的老鹰站在木杆上好像在打盹,像是已经完全没有了呼吸。可是鸟类死的时候,不是要摔落地上,双脚朝上吗?难道它已经被制成了标本?

悟空又注意到老鹰双脚上各有一根绳索,肚子上又套着一根绳索,脖子上还套了个项圈。他打趣问:“这半死不活的扁毛畜生,你们还怕他跑了吗?”

天机:(笑)你是说那项圈绳索吗?这可不是我们的,那是来自他的世界,是那边的执念所形成。束缚他左脚的绳子叫“必优库儒艾特”,右脚的的绳子叫“科如阿泼绅”,肚子上的绳子叫“堪瑟微追怎姆”,脖子上的圈子叫“康彻奥夫圈”。

悟净:这名字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天机:听说这是他世界里的什么“鹰语”,不过他小时候脑子摔过,记忆力差,学不好这鹰语。他说也正因如此,在咱们这里,就跟一个充满妖气和冷笑话般的空间一样,全宇宙都在说中国话,没有人说别的语言,这全部是受他影响。

八戒:这个有意思了,老鹰不会说鹰语,而且他说不好,反而让咱们宇宙也全都说什么……什么是中国话?

陈江流:(恍然大悟)他所说的“中国话”想来就是咱们的震旦东方语,而鹰语应该是震旦西方语。(惊)他……他自己的弱势,会影响到我们的宇宙,他究竟是谁?

天机:他的名字叫“洛葛”,就是咱们宇宙的核心。我当年修炼到心眼最高境界,才找到他。我们的宇宙来自于他,映射着洛葛所在的三次元世界在他心中的印象。换句话说,我们在他的世界和文化中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而两个世界的交叉点就是定光的“乾坤袋”。所以,在那里,你们见到的人,就是自己在三次元文化中的本体。

陈江流:(惊愕)这太不可思议了!

悟空:(猛然醒悟)既然我们的宇宙是由它所创造,也很有可能由它而改变。难道说那用四把剑的人就是冲他来的?

天机:难道说到现在还没有人告诉你,他是谁吗?

悟空:嗨,仗打得那么紧张,谁有闲工夫打听这个?反正他和那个曾经在须音城冒充你的人,一定都是玉瑞的走狗。

天机:哈哈,只怕是玉瑞被他利用了,他就是碧游大首领——通天!

悟空:(大惊)他就是被李聃囚禁的通天?他逃出来想干什么?难道是想改写碧游命运,让碧游重新掌握宇宙?他以为抓住这死鹰,就一切能够如愿?

天机:没错,他就是这么认为的!

八戒:我看这死鹰半死不活的,连这柜子都逃不出去,又怎么改变宇宙?

天机:这宇宙中总有些人自以为是,寻求不劳而获、以错掩错的方式,就算你告诉他没有这种方式,他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可是,一旦他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很可能恼羞成怒地不惜毁掉所有,如果让他彻底杀死了洛葛,我们的宇宙就会完全毁灭。所以,我想拜托你们把洛葛带走,你们可以通过秘密通道前往云池地下机场,云池已被自己人夺回,你们去劝告他们立即离开灵山界。我们的宇宙可以没有灵山界,但不能没有洛葛,哪怕它只是一个没用的废物老鹰。但如果他被通天毁掉,我们之前所经历的一切、所做过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对了,杨戬就在云池,他一定有办法救醒洛葛!

八戒:那个,是不是救醒它,就可以把它放走?

天机:它无法离开这个木盒……

八戒:是因为它太胖了,飞不动吗?

天机:……这跟胖没什么关系,它身上的绳索与圈子是三次元世界弊病的映射,弊病不彻底根除,绳圈就始终存在,它也永远无法展翅高飞。所以,它的安危就拜托各位了,请带它回贞元国,再联络大周,或许这两个玉虚大国有办法保护它。对了,在三次元世界中,它也是你们玉虚一脉,一个真正的“玉虚”。江流,我之所以当初会把能量输入你体内,让你前往贞元,就是等待今天,希望你能继承我天机之力、秉承玉虚之志,守护信仰、守护宇宙!

听天机如此说,八戒无所谓,其他几人则当即应允。

天机关上木盒,木盒上有背带,悟净立即上前背起。天机亲自引导他们来到地下机场的入口,忽然感觉房屋剧烈震动。天机明白这是通天已经攻破了护罩,忙让陈江流等人动身。

通天率领众人闯入雷音殿便大开杀戒,不管是罗汉、揭谛、蛇魔武士,还是毫无战斗力的尊者,见面就杀,不放一人。

燃灯、宝幢光、白雄、那加寡不敌众,都被困住。其他蛇魔武士已经全部牺牲。

受伤的定光与羽翼大怒,上前迎战通天,但毕竟体力不支,仅仅一招,就同时被击倒。

虬首见通天要杀这二人,急忙上前跪下求情:“大首领,他们毕竟都曾经是碧游,放过他们吧!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通天:(冷冷)机会?你看看他们两个的眼神,像是需要机会吗?他们从内心深处已经彻底背叛了碧游,追随了懦弱的天机,不再是我碧游强者。我碧游的铁律是什么?弱肉强食!他们现在变弱了,就该死!

虬首:大首领,他们只是一时想不开,我再劝劝他们。

通天:他们要是不听劝呢?

虬首:大首领,您就要掌握宇宙之力了,即便他们不听劝,您也可以改变他们思想,让他们重新成为“碧游”啊!

通天:我碧游不需要心志不定的叛徒,他们必须死!

见通天又要下手,虬首忽然猛地起身狂吼一声,这一声让在场众人无论敌我都耳膜欲裂、痛苦倒地,近处幽灵随声消散。

但通天何许人?他忍住耳痛,操纵一柄光剑对虬首穿体而过,定光和羽翼伤痛呼喊老友名字,虬首面对着通天缓缓跪下。

通天冷冷说:“你毕竟也是一个被无谓兄弟情所迷惑的弱者,不配跟随我!”

话未说完,通天轻轻一脚踹去,虬首便永远倒下……

见通天如此无情,定光跟羽翼不顾耳中痛苦,挣扎起身准备再战。这时,一股强大的力量从他们身后出现,袭向通天,通天急忙召回四剑,如电扇般旋转,才挡住这攻击。其他侵略者也挣扎站起,躲在通天身后,他们都心知肚明,来者就是天机。

魔罗冷笑着发出六道魔链,天机则发出六个转轮挡住,魔链象征六种自然力量,六轮象征六种世界,彼此不遑多让。

天机:通天,你能从炼妖空间中感悟到宇宙核心的存在,确实不简单,但你真以为可以掌控它吗?如果我告诉你,它虽然打造了这个世界,却根本无法控制或者改变什么,你信吗?

通天:哼,你说我信吗?你有宝不用,还不让我用吗?如果这东西什么都做不到,你还守着它干什么?不如让给我。

天机:你得到它,只会给自己带来失望,给宇宙带来毁灭。

通天:如果那东西真没有用,就是个废物,废物必须死!而一个让玉虚、八景自以为是欺压我们强者的宇宙,也没有必要存在。所以,你最好告诉我,使用它改变宇宙的方法,别让我失望!

天机:可笑啊可笑,你费尽心机终究是一场空,何苦来哉?想当年,宇宙中霸者以封建制荼毒乾坤,鸿钧集结英才击败各路霸者,打造出多元化新时代。鸿钧后分三派,八景主张“众生顺其自然”;玉虚主张“尊重劳动、尊重人才、打造公平社会”;唯你碧游主张“弱肉强食”,忽略强者应承担之守卫正义的责任,极力推动倚强凌弱、不论善恶,最后众叛亲离。分明是你一念之差,导致碧游衰落,不但不反思己过,反而变本加厉妄图改变历史,你就不怕恶报更多吗?

通天:只要我掌握了宇宙核心,善恶都由我来决定,强便是善,弱便是恶!到时候,得恶报的只有弱者!

魔罗:别跟他废话,让我跟他来算算账。

说着,魔罗催动功力,魔链更进一步,转轮被迫退后。

天机长叹一声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间未到,时间一到,统统要报!”

话语刚落,转轮突然消失,魔罗不由自主地随同铁链一起扑向天机。魔链全部穿透了天机的身躯,在灵山幸存守军们的悲啸中,魔罗也近在天机眼前,双肩被对方抓住,两个人急速旋转,周围燃起黑白交杂的怪异火焰。

随着焰光四射,站立双方再度倒地,而天机与魔罗却消失无迹……

雷音殿的异动,天机气息的消失,都被悟空的心眼所察觉,但他不敢表现出任何异常,唯恐动摇朋友们的情绪,只有悲痛自己忍受。

众人刚搭上“白龙”号升上云池,又纷纷走下飞船,并未离去。因为他们发现不少老朋友都在云池守候,而且天机所提的杨戬也在这里,同时空中又出现入口,哈努曼与阿宝随之落下。

众人会合,陈江流迫不及待让悟净亮出那胖鹰,杨戬也赶紧从随身空间中取出一个幽子,放入木盒内。幽子自动穿透玻璃、融入到胖鹰头脑中。

胖鹰猛地睁开眼睛,打了一个呵欠,竟然清醒过来。众人惊奇问这是什么东西?

杨戬面带悲戚地回答;“这是我朋友彭威的幽子,他因为用脑过度而过劳死,只有这幽子能唤醒洛葛的意识。”

洛葛则突然淡淡说:“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死就死了吧,别伤心!”

悟空:(怒)你说什么?

洛葛:淡定,冲动是魔鬼,我知道彭威是你朋友,那有什么的?我朋友天机刚去世,我也没哭啊!

听到天机的噩耗,众人面面相觑,八戒慌忙提议带洛葛走。洛葛却说:“能走到哪里?连灵山界都会被通天攻破,哪里又有安全的地方!算了,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怕死的就离开,我来面对通天。”

陈江流:你有什么特殊的本领对付他吗?

洛葛:没有啊,只不过我不怕死!

胖鹰的讥讽顿时令在场大部分英杰大怒,纷纷嚷着:“谁怕死啊!”

八戒却轻声嘀咕着:“我是真怕死啊……”

洛葛又说:“既然各位不怕死,那好,我来给各位分析一下现在的形势。

天机以自己的牺牲,既拼掉了“假天机”魔罗,又借机粉碎了绣球和所有幽灵‘碧游’。

以魔神的命运,旧载体被毁,就必须全体本能地去寻找新载体,不会再被通天控制。

如今,通天手下只有“雷龙”雨田手下的鬼怪与碧游弟子,其中一部分正与定光、那加、羽翼等灵山守军混战于雷音殿,一部分随通天往这里赶来,因为我的觉醒已经引起通天注意。

摩昂特战队、天地四鼠、‘纯阳’洞宾、‘六耳猕猴’小迷、武仙、封十八姨、金光,敌人虽多却是乌合之众,应该不是你们的对手,希望你们能荡平这些小贼。

通天还从灵鹫峰带来两个助手,一个就是雨田,他不过会打雷发电而已,以灵耀的金砖火鸦、乔夫的雷音火流,应该可以战胜他!

还有一个是风生,这个家伙除了会刮点小风,就是不死之身有点麻烦,通常要拿锤子砸他脑袋千下才死,而且遇风便能活过来。

虽然现在没有锤子,但哈努曼的虎头金棍与阿宝的白玉杵不比锤子差,你们应该很快可以干掉他!然后阿宝带他去广寒界,那里冷而风少,就算活过来,你们应该也有将他冰冻的技术。

最后就是通天,贞元文化交流团、哪吒、杨戬、雷震子、木吒、红孩儿,你们都是“玉虚”,李聃没做干净的事,就由玉虚的力量来完成吧!

都别傻愣着,他们杀过来了,动手吧!”

本来众英杰不甘心被一只动嘴不动手的胖鹰指使,但听到震耳欲聋的喊杀声,眼见通天率众气势汹汹杀来,他们只有不由自主地依计行事。

忽然悟空脑海中产生一个疑问:“这肥鹰的风格好熟悉,他究竟是洛葛,还是彭威?”

不管怎么样,双方刚一交战,形势立判。雨田被烈火焚烧,风生迅速被击杀又被带走,大批喽啰都被负责对付他们的英杰杀得节节后退。偏偏哈努曼、灵耀、乔夫、阿宝又随即加入战团,让他们自顾不暇,更无法冲到通天身边。

至于通天,一开始没有人迎战他,他一心只想夺取洛葛,没有在意,只顾前冲。但是,他很快发现自己只剩一个光杆司令,却偏偏伫立原地,不敢进退。因为他感应到玉虚传人们的强大力量……当然,只有对八戒,通天毫不在意。

悟空、杨戬、哪吒、雷震子、木吒、悟净、阿烈、红孩儿几乎同时进攻,通天操纵四柄宝剑厮杀。

这情景,与当年周商大战时,碧游高徒“闻仲”卓尔文在绝龙星大战周军众玉虚高手,如出一辙。

不过,通天可不是徒弟卓尔文,他运剑威力十足又极为巧妙,加上不时发出夺命光芒,让八位高手差点中招,如果不是陈江流以言灵术守护着木柜和八戒,恐怕他们早已被殃及池鱼。

霎时,金箍棒的金光、哮天犬的扑击、三尖两刃刀的银芒、火尖枪的赤流、黄金棍的雷电、飞旋而来的吴钩刀、四面扑至的尘镖、充斥宇宙能的冲击波、汹涌的神火,无数次的进攻,无数次被神剑疾光所阻挡。八大高手险象环生,通天也是神情肃穆、不敢懈怠。

八戒看得心惊肉跳,如果不是陈江流在身边,他早就逃跑了。这时,忽然听到洛葛说:“八戒,你想不想做英雄?”

八戒:想啊!但我想做活英雄,不想做死英雄!

洛葛:那现在就是机会啊!

八戒:什么机会?

洛葛:如今通天跟他们几个打成了平手,现在只要你一出手,通天根本无法阻挡,立刻就会失败。那么拯救宇宙的大英雄便非你莫属了!

八戒:(大喜)真的吗?

洛葛:当然。八戒啊,天机已经不在了,你要带天机回去重振白灵族声威那是不可能了。但如果你成了宇宙第一英雄,你回国支持白灵族,一定会让人民重新爱戴他们。机会就在眼前,想想蓝翠儿,她正在等你呐!

这一番话,顿时让八戒充满了勇气。他一声大吼,手中立现九齿钉钯,纵身杀去。

通天对抗八大高手无法取得优势,正气恼无奈。忽然见那猪头族幻化的小胖子竟然也要趁机占便宜,他随意让一柄光剑迅速变招,一道剑气冲去,正撞在八戒钯子上,将这小胖子撞倒在地。

微微变招,如果是在平常也不算什么,但细微的变化却被悟空捕捉在眼里。他猛地施展出移形换影,一棍扔出,正打在通天胸前。通天本不在意,却没想到巨大能量从胸口迅速蔓延至全身,他慌忙运气打算将这能量逼出。

稍稍分神,却令破绽百出,其他玉虚高手们的攻击接踵而来,刹那间让通天全部品尝了个遍。他发出痛苦绝望的吼叫,身躯先是分解破碎,继而被焚化成灰,撒落满地。

洛葛立即兴奋高呼:“悟空,好样的,你不愧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

八戒:(不满)不是说好,我是宇宙第一英雄的嘛!怎么他成英雄了?

洛葛:(尴尬)那个,你功劳也不小,你是宇宙第一英雄,悟空是宇宙第一大英雄!

八戒:(想想)那也不错!

洛葛:反正这里除了你,都是大英雄,你当然是唯一的宇宙英雄了!

八戒一听,当时就要发作,陈江流赶紧劝住。

通天被消灭,其他喽啰顿时慌作一团,再加上定光等人依靠天机牺牲时分散给众人的力量,已经击败了雷音殿敌人,并向这里杀来。喽啰们果断选择了跪地投降,让众英杰都不好意思再下狠手。

在哈努曼组织下,俘虏们被英杰们送往已被收复的霜贤星囚禁,准备接受宇宙法庭的审判。

定光作为天机继承人,将洛葛接回雷音殿,大部分英杰事了拂衣去,就此告辞。贞元文化交流团还没有完成任务,只能再度回到洛葛处,向宇宙核心寻求答案。

洛葛:(笑)你们不用多问,自己就应该知道答案。你们来到这里,不过是天机的安排,他就是想让你们来制止这场灾难,挽救宇宙。

陈江流:(伤感)他还为此牺牲了自己……

洛葛:啊……其实他不是牺牲,是给自己放假了。哈哈,看你们的神情,好像很迷惑,定光你也不懂了吧?我实话告诉你们,天机之道的最高境界是大解脱,就是放弃一切情感与欲望、放弃身躯,让幽子意识遨游于所有宇宙和空间之中,无所不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叫“大自在”。天机就是借这个机会,抛下了一切,完成了自己的修行。他只要高兴,随时可以出现,也随时可以消失,但他不会再多管闲事,不想再被任何事情所打扰。可惜,天机之道最多只能实现个人的大自在,而玉虚之道寻求的是积极改变世间的丑恶、追求对绝大部分劳动者的公平与正义。所以,我就算明白天机之道的真谛,我依然选择做一名“玉虚”。

悟净:既然玉虚如此重要,为什么我们的组织会解散?

洛葛:在这片宇宙之中,任何事物都与我的世界一一对应。在我那里,也曾经有玉虚组织的存在,它曾凝聚了天下玉虚之心,也因为刻舟求剑对各国玉虚各具特色的奋战产生了干扰。为了寻求最适应世界发展的玉虚发展之路,玉虚组织暂时消失,给各国自行摸索的时间与空间,就跟你们宇宙一样。但我相信,当最正确的玉虚大道被实施、被认可,在此基础之上,玉虚组织必将重现,不过,只有实践才能找到真理。这是我们两个世界真正的玉虚弟子都必然努力去寻求的。水到渠成,我们做到了,自然就是重见玉虚之日。

陈江流:那什么才是正确的玉虚之道?

洛葛:你们已经周游各星系、周游各国,见识了不同制度与文化下的得失,借鉴这些得失与本国国情相结合,自然会找到正确的玉虚之道,从而举一反三,让玉虚诸国都能自我发展。我自己其实也在不断摸索之中,我个人认为,唯有“聚才聚心、重视劳动、与民众同甘共苦、切实做到携手齐行并给予正确主导”,才能实现最接近完美的玉虚世界。我有一套“主导性玉虚社会”的书籍,在我的世界恐怕只能作为遗作留给有缘人,但是在这个宇宙中,你们可以带回参考。记住,只是参考,实现玉虚目标的道路千千万,要在坚守原则基础上因时因事而变,才能无往而不胜。

八戒:(嘀咕)难道说,我们经历了那么长时间,就只能得到这么一本未必正确的书籍?

洛葛:你们真以为此行到达终点才是最重要的吗?错了,行走其间,积累宇宙各国的经验教训,才是此行意义所在。而且终点也是起点,你们返回各自故乡的途中乃至以后,不知还会经历多少风雨,但风越大、雨越急,对你们就越有帮助!重要的是,不要在同一个地方摔倒,更不要在别人摔跟头的地方重蹈覆辙。走过了这段路,你们都会得到成长!八戒,虽然我对你还有些不满意,但你已经证明了自己英雄的潜质,作为拯救宇宙的英雄中的一员,你可以昂首挺胸回去见你心爱的人了!

八戒:(欣喜)是吗?那太好了!谢谢,谢谢!

悟空:(笑)哈哈,我终于知道了你的秘密!

洛葛:(不解)你知道什么了?

悟空:一个身躯被困的智者,为了亲身体会自己创造的宇宙,所以让自己处于濒死状态。实际上,你的幽子依附在别人身上去品尝世间酸甜苦辣。我只是不明白,难道你真的没有能力改变这个宇宙吗?为什么你不让它变得更理想,而连自己的化身都无法摆脱被压制的状态?

洛葛:(笑)既然你已经明白了我和彭威的关系,我也不瞒你了。我与某些宇宙创造者不同,你们的命运从来不在我掌控之中,我只是三次元与二次元之间的纽带。我可以全新打造你们的身份,却无法改变你们的性格,而性格决定了命运,从而演绎出我无法控制的故事。因为我的宇宙是在客观映射三次元文化,并非空穴来风的虚构,这里的人与事只是在不断印证着我所处世界的喜怒哀乐、恩怨情仇。客观的发展必然导致客观的结果,所以通天来夺取我,我无法阻止,彭威的遭遇,我也无法改变。但英雄终归是英雄,我以你们的存在为荣,以你们的奋斗为荣,以能成为你们传奇经历的见证者为荣!谢谢你们在这个宇宙中所做的一切!

阿烈:那我们现在还能做些什么呢?

洛葛:做身为玉虚应该做的一切,去为了我们共同的信仰而奋斗,去证明我们的信仰是名副其实的宇宙真理!尽你们所能,为绝大多数劳动者打造公平正义的未来!只要你们持续努力,就会不断接近那理想的玉虚宇宙,只要前赴后继地走下去,就会知道那不是空想,而是在遥远未来必然会实现的现实!

一时间,包括八戒在内,似乎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胸中涌动,却又说不清究竟是什么。

悟空最后微笑着说一句:“你是洛葛也好,你是彭威也好,我以有你这样的同道为荣!希望我们两个世界的玉虚组织都将重现世间,我坚信我们的信仰必将实现!谢谢你安排我们一路走来,我的玉虚兄弟!”

不久后,“白龙”号冉冉起飞,最终消失于时空出口。

定光望着飞船消失的方向,虽然信仰不同,但他深深知道,天机之道终究也是要打造出平等公正的极乐世界,与玉虚是殊途同归。而不管洛葛的信仰是什么,守护这个映射三次元的宇宙,也是他定光从天机那里继承的不变使命。

这时,定光回身看到洛葛又要昏睡过去,不由惊奇问:“怎么,你刚回来又要离开吗?”

洛葛:(微笑摇头)我不是要离魂,而是在用心眼观看另一场波澜壮阔的大戏。

定光:(疑惑)什么大戏?

洛葛:那是另外一群英雄的故事,与贞元文化交流团这段令宇宙瞩目的传奇旅程没有多大关系了。不过你放心,将来我会慢慢讲给你听的……

(全书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