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血弑月 > 正文
第三十一章施妙解毒
作者:樱奈铃泽  |  字数:1987  |  更新时间:2019-10-24 04:38:08 全文阅读

岐凤坡,数十名黑衣使者手持长剑,将西门痕雪围在中央,随着风行的令下:“杀”黑衣使者蜂拥而上,挥舞着手中长剑,朝西门痕雪袭来,她在躲避攻击的同时,使出《化雪凌梅掌》其掌法蕴含冰的属性,使其冰封而死。

风行见状使出《瞬息万宗》,欲置西门痕雪于死地,但她的《化雪凌梅掌》冰封的速度快的惊人,力道十足,使风行处处堤防小心应对,《瞬息万宗》也不断变化招数、身法、以及步法、化巧为虚,双方的实力相当,在武学招式上西门痕雪略胜一筹。

眼见《瞬息万宗》难以抵挡《化雪凌梅掌》的冰寒之气,风行改变了招式,使出第二招《涅海九重决》,这一次风行更有胜算,因为《涅海九重决》可以分成九个人影,每个人影都有不同的招式,而每个招式又变化万千,人影变幻无尽,使西门痕雪处于吃紧的状态,不得不使《冰寒漫天舞飞霜》来抵挡数以千计的的人影所使得不同的招式。

但见天空巨变,乌云蔽日,紧接着漫天的冰霜剑流如雨一般从天而降,使周围满目疮痍,风行的《涅海九重决》分身而成的无数人影对付漫天的冰霜剑流是绰绰有余,双方武学在第二招上,明显风行略占上风。

琳茗居内,妙莲生和欧阳啸天一同站在屋檐下,看着漫天的冰寒剑流从天而降,摇头道:“乌云蔽日,恶虎相斗,其输赢又有何妨”

无数招过后,双方各有一利一弊,战成平手,风行倒是觉得西门宗主确实实力高深,而她更多是觉得此人的武学过于阴险,必是千宗府的劲敌,必须铲除才行,道:“左灵使,你我实力相差无几,还要继续打下去吗?”

风行道:“西门宗主,在下还有事,不陪你玩了,不过下次你可没这么好命,我会让你很荣幸的成为剑下亡魂”

“那就要看你今后的本事了,我倒是很希期待那一刻”风行就此离去,西门痕雪则继续前行。

琳茗居的房屋内,只见欧阳啸天双目紧闭,盘坐在床上,妙莲生盘坐在他的身后,用奇特的手法为他解毒,在他的周围冒起了滚滚的青烟,其后浑身炙热,并见黑血从他的口中涌出。

片刻之后,欧阳啸天更是感觉浑身比以往轻松多了,从床下下来,对妙莲生道:“先生的手法的确高明,可否到本城主的城中久坐,以便共同谋事”

“诶,妙某不才,习惯了闲云野鹤的生活,城主的此番好意,心领了”想到八面威风的欧阳城主,必掀起滔滔巨浪,继续:“虽城主中了五味散的毒,但却不知是何人所下?”

“是,月煞”

“月煞?”紧接着,用手拿起了放在桌子上,一个用黄布包裹着小盒子,继续“这是我精心研制的一种丹丸,对城主的身体大有功效,请拿去”

“这···不会是毒药吧?”显然,经历了月煞的事之后,他对所有的药物都有所怀疑。

“城主请放心,妙某绝无害人之心”

“好,本城主收下了”并将药盒揣在怀里,继续:“告辞”

“環童,送送欧阳城主”

“不必了”就此离去,只剩下妙莲生独自站在屋内,自言自语道:“世事如棋,凶险难料,纵使有万般本领,也难逃天命”

而欧阳啸天前脚刚踏出琳茗居,西门痕雪便在環童的带领下踏入此地,两个人在一身前一背后的瞬间,怒目相视,谁也没多说什么,径直离去。

環童道:“先生,先生,西门宗主来了”

只见妙莲生从屋里出来,走上前去迎接:“西门宗主的光临,令妙某的十方仙瑶阁蓬荜生辉啊!”

西门痕雪道:“先生,您客气了”

妙莲生示意她做下谈,并盛上一杯刚沏好的茶,只见她端起茶杯细细品尝,道:“此茶确实与我千宗府的茶有所不同,不知是何名字?”

“此茶没有名字,只不过是用十种茶混合而成”

西门痕雪道:“那就叫它十香茶吧”

“十香茶,好名字,好名字”

“西门宗主此次前来,必有要事要与妙某交谈”

西门痕雪道:“的确,方才我在岐凤坡被欧阳啸天的下属袭击,好在本宗主的实力深厚,他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哦,竟会发生这种事”

西门痕雪道:“那欧阳啸天利用下属埋伏在那作掩护,他则来到这解毒,先生为了天下武林的安危考虑是不是已经回绝了”

妙莲生看得出来,打着天下武林安危的旗号,而散播谣言,让仙剑门受创的就是她,道:“我,已将他体内的毒解了”

“什么!”听闻此话,西门痕雪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怀恨在心,但又不能表露出来,所以:“看来先生帮着樱鬼城的人,是不顾武林正道安危而对立喽”

“诶,宗主此言差矣,我帮着樱鬼城的人并不到表我不为武林正道安危考虑,反而我救了他,他答应我不在祸乱武林”

西门宗主道:“哼,你以为欧阳啸天真是那种放下屠刀的人吗,太天真了”

“宗主还是不要激动,话可以慢慢说”

紧接着:“这不是天真,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叫‘知错能改,焉能与命呼’意思是说,一个人犯了错,但他有悔改的决心,就要给他宽容的心态,如果不改,那就如同···”

并看到几片落叶飘落在石桌上,继续““如同这落叶一般,从树上掉落,自我而亡”

她倒是觉得这话在暗示自己的所作所为,道:“我觉得,一个人犯了错,是有他潜在的原因的,一但原因被找到了,她就会毫不犹豫地解决原因的根本,就算悔改又怎样,还不是罪孽深重,告辞”转身离去。

妙莲生看着他离去时的背影,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此人的智慧不在我之下,但唯独欠缺的是,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