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纯阳诀 > 第一卷:帝子降兮
第六十章:带你去喝酒
作者:无心之城  |  字数:2592  |  更新时间:2019-10-21 22:30:06 全文阅读

“夏王?”独孤心遥先是愣了片刻,而后惊讶道:“你说得是五百年前那位夏王大人?”

青帝和夏王的传说,哪怕是茶花镇街头巷尾的小混混都耳熟能详,只是,夏王大人居然是纯阳之体,这倒是传闻中并未提到的信息!

青羊真人神色虔诚,像他这种为老不尊,把不要脸当做本事的人,在提到夏王的名讳时也掩盖不住内心的尊崇和向往,青州乃至九洲,唯一能与那位青帝大人争辉的,也就只有夏王了!

“夏王大人能得证大道,必然是已经破除了纯阳之体的桎梏!”

独孤心遥脸黑得跟焦炭一样,说了跟没说一样:“意思是,我要先去夏州找夏王大人?”

青羊真人摇头,一本正经回道:“我只是告诉你这个事实,夏王大人既然能不受纯阳之体的限制登顶武道巅峰,证明这世上也许真有治愈纯阳之体的方法,必死无疑的论断也不尽可信,只是那方法必定十分难寻,否则九州之内,也不会只有夏王大人走到了最后!当然,等到你修为强大到足够出去闯一闯,而你又恰好还活着,去夏州走一遭,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独孤心遥权当他是在废话,在青州都还站稳不了脚跟,还往九州最强的夏州跑,怕是人还没出青州,就被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什么叫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事实证明,天上掉馅饼到底还是少见,很多时候掉的都是铁饼,一旦砸中人,不死也能给你整残废!他今天就被砸了,感情自己从小打到连风寒都没得过几次,自以为身康体健,原来压根就是个病号,还是那种徘徊在死亡边缘过着倒计时生活的病号!这可真是天大的惊喜!

拿起桌上的茶壶,自己给自己倒上了一杯凉茶,清凉的茶水下肚,仿佛连身体都随着冰凉了几分,早知道他就不那么好奇来这儿一趟,或者被大师兄一刀劈得起不来也好,一想到从今以后他就要过上提心吊胆的生活,这心里咋就那么扎心呢!

“有没有什么想法?”青羊真人见心遥久久不吭声,开口问道:“你若现在开始停止修炼,我可以帮你调理身子,在加上你体内积攒的药力,至少可保你安然无恙五十年!如何?”

“五十年?听着挺诱人的!”独孤心遥装作很惊讶的样子,撇了撇嘴,一脸的不情愿,又过了片刻之后,正了正脸色,眼神凝重且坚定地开口回道:“你那日不是问我是否决定要走这条路吗?我还是一样的答案!”

他有不得不去寻找的答案,无论前路多么艰辛,他也一定要去闯一闯!

青羊真人点头微笑,眼中带着欣赏,独孤心遥看见他那般郑重而且温和的目光,十分不适应他表现出的严师慈父模样,身子一哆嗦,看着青羊真人的眼神异常的嫌弃。

“得了,师傅,您别故作高深了,还是恢复本性吧!”嘴上这么说着,他却是无比认真的向青羊真人拜了拜,只从进来到离开一直蹭在他脚边的老山羊很通人性,看得出他现在的心情不是很好,咩咩叫唤了两声,独孤心遥勉强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它那两只尖锐像锥子似的羊角,他竟然从一只老羊的声音中听出了安慰来。

起身告辞,老山羊没有再跟来,倒是他那位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大师兄萧一刀向青羊真人做了个手势,跟在他身后一起出来了。

萧一刀性情飞扬,潇洒不羁,没把自己当外人,也没把独孤心遥当外人,出来后就直接攀在了心遥肩上,挺重的身子半身的重量都压在了心遥身上,嘴角带着挥之不去的戏谑和霸道,两人出来后漫无目的的走着,他见心遥久不发声且眼神带着,像是没了神一样,拳头使劲砸在他胸口,大声道:“想什么呢?”

心遥摇了摇头,平静回道:“没什么!”

萧一刀心知肚明,嘴角一扬,用挑衅的口吻说道:“怎样?有没有兴趣去喝一杯!”

独孤心遥一抬头,眼中满是疑惑:“喝一杯?”

他曾见老头子喝了十多年的酒吗,如今自己也要一品其中滋味吗?

朝元宗没有禁酒令,只是朝元宗里那些酒水,如何入得了萧一刀的法眼,他要带独孤心遥去喝酒,一是酒兴上来了,二来也是为了消愁,他不相信独孤心遥在知道真相后能无动于衷,区别只在于反应是否激烈,独孤心遥恰恰是后者,他表现得很平静,只能说明他定力比常人好,不代表他真的不在乎,就连一向讲究超脱的密宗之人,也没有几个不怕死的,独孤心遥算哪根葱?再怎么稳重成熟,也才来到世上十几年,生死是啥都还弄不清楚,还想看透?

朝元宗的入室弟子,特权还真不少,内门外门弟子要想外出,需得有师长批准且持内门手令,唯独入室弟子享有普通长老的待遇,进出无需任何批文,来去自由,只不过每次离开不能超过三个月。独孤心遥觉得这样不妥,离开宗门找酒喝?这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萧一刀骂他迂腐,给他讲了一大堆男儿立于天地间,当肆意潇洒,壮怀激烈,不可为礼匡之的大道理,说得天花乱坠,独孤心遥听得也是天花乱坠,最后索性豁出去,就当给自己放半天假,顺便也尝一尝酒到底是个什么味道!

青州的平民百姓并没有形成大的建制,人口群居地即为城镇,以朝元宗为中心,这样的城镇有不下十个,其中最热闹也是最大的名为月霞城,建在朝元宗外五十里外的沃野之地,青砖铺路绿石造墙,月霞城的规模比起茶花镇要大上不少,但却没有茶花镇的古朴之气,这是一座新城,建在朝元宗周围的城镇,多是依附朝元宗,朝元宗都不过才两百年左右的历史,这些城镇又能老到哪里去?

两人来到月霞镇时,天色已至傍晚,日落西山,百鸟归巢,人声渐熄,火烛升起,萧一刀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轻车熟路找到了一家通宵营业的酒馆,开口直接叫了两坛上好的罗浮春,然后便带着心遥走上了二楼,随手丢下一锭雪花纹银,吩咐小二在阳台处支了一张松木方桌,再点上两碟干牛肉,一碟花生米,摆上两个大碗,就静等酒上桌了!

“这春玉堂是月霞城最好的酒楼了,尤其这里的罗浮春,甘香怡人,醇馥幽郁,乃是一绝啊!等下你可一定好好好尝尝!”萧一刀话刚说完,掌柜的亲自端着两只朱红酒坛走上楼梯,很是有礼地和萧一刀打了招呼,在得到对方示意后,他才揭开封膜,恭敬地替二人倒上酒,道了一声请慢用,而后倒退着离开。

“来,试试!”萧一刀伸手指了指心遥面前的碗,同时端起自己面前的碗,仰头一饮而尽。

“爽!”萧一刀大声笑道,独孤心遥不解,这白水一样的玩意儿真有这么神奇?他端起碗,深吸一口气,只觉一股混杂着米香和花香的淡淡香气扑鼻而来,直浸入五脏六腑,令人舒爽无比!

萧一刀望着他,再次向他示意,心遥迟疑了片刻,也学他一样,张嘴让那碗中的清水尽数泄入腹中。

酒刚入喉,心遥脸色大变,啪一下将碗砸落在桌上,半碗酒,喝了一半,吐了一半,脸上瞬间涌起一片潮红,比大姑娘出嫁时的红盖头还要亮眼,五官拧在一起,面目狰狞,喉咙处仿佛火烧一样,想要说话,却被呛得只能不停地咳嗽。

萧一刀在一旁捧腹大笑,独孤心遥尴尬到了极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