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狂神霸刀 > 正文
87、玄剑宗四
作者:熊恶  |  字数:6015  |  更新时间:2019-10-01 06:21:41 全文阅读

“你还没吃饭?”

  酒剑仙问道,脸上显现一抹若有所思的笑容,他到是不太了解刘秀,不知道根底,两人有点臭味相投,也没啥朋友,都是孤独人。多半都是这个点,吃饭。每晚除上山喝酒,练剑,白天就枯燥乏味,打坐修炼。此时见刘秀,才感觉有那么点乐趣,不孤单。感谢的话被他忽略掉,这些在他看来,都是该做的。

  “没有!”,刘秀摇摇头说道,不为刚才的事情烦忧,几个必死之人,何必在想。一切还得有钱在说,现在自己犹如手拿至宝小孩子,等沉浸阵子,在飞出来,给这些欺负自己的人,狠狠几棒。不慌。况且还有酒剑仙这个战斗力690的朋友。

  一时间刘秀有点好奇自己的战斗力如何。

  点开属性面板:

  人物:刘秀

  技能:飘花剑法(待学)

  装备:青灵剑(50)

  境界:人武境三重(300)

  外挂加成:无

  总战力:350

  有点弱了,实话说。自己应该是整个玄剑宗垫底吧!他也不气馁,最主要还是没灵石,这十个灵石显得有些捉襟见衬,买点吃的还成,拿来装外挂,路有些远。也不怎么敢去想。

  酒剑仙一笑道:“走,吃饭,请你吃大餐!”

  “莫非要花钱?”

  “那不,饭堂大厨子陈老头是我伯伯,你放心,有我在,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酒剑仙拍拍自己的胸脯,十分讲义气。

  到是还没想到有这层关系。酒剑仙的酒,多半也是饭堂陈老头给的。不过对这些,刘秀没什么具体印象,根本不知道,以前不知,现在也不知。重活一世,还得先老老实实的做阵子老实人。看什么学什么。

  刘秀提醒,担忧道:“那不怕?万一被抓住?岂不是要被处罚!”

  酒剑仙大大咧咧的说道:“自己的钱!”

  难怪!刘秀想到,不迟疑,就跟着酒剑仙走,他也不知路何去,能去吃饭的地方就是好地方。两人边聊边走,到还有些快。

  能看到不少杂役弟子,上了年纪,不能修炼,没天赋,只能做点闲杂活计,来维持生活。好几人排成一串,背着几袋谷子,走着上坡路,步履蹒跚,很艰难。看酒剑仙和刘秀走过去,他们还得低头恭恭敬敬的喊“仙师”,刘秀有些不习惯,这些人年纪哪个不比自己大,做了辈子杂役,到头来还得对自己年轻的人恭敬着。看着他们穿着编织草鞋,露出的脚丫被晒得通黑,干瘦的身材流出的汗,犹如血水。刘秀看不下去,于是想帮他们扛一截。主要是酒剑仙他显得和这些汉子热叨,上山这几里路不好走,虽然有石板路,累就是累,很多次都主动帮忙,也就打成一片,跟个小老头一样,说话还一套一套的,把这几人逗开了心。现在酒剑仙也扛着两袋,刘秀也扛两袋,有一百七十斤重,挺吃力,不过两个年轻人,显得好得多,顺顺利利走着。

  “他们搬一趟几个钱?”,刘秀问。

  酒剑仙知道这些,帮忙回答:“十个钱一趟,天不见亮就上山,现在估摸着,五个时辰有。下午还有一趟,一天能挣20个钱。”

  刘秀感叹:“挣的都是苦命的钱啊!”

  “那不是,不过我们好多了,能修仙,嘿嘿!”

  这几个人很拘俗,他们也说不出什么感谢的话,不会说,没上过学堂,刘秀眼神复杂的看着他们,他们只是咧嘴一笑,干瘦的脸皮子耷拉下来,被烈日晒黑的皮肤皱起,比哭还难看,几颗孤零零的大黄牙齿,显得很丑,眼神很干净,到还是个老实人的样子。不过不讨喜,不如不笑。

  刘秀心中却有另外一番打算,这山路如此漫长,坡如此陡弄几个架子背着,也要比干扛,松活得多。也好展示一番,现代人的才智,小小造福一下这些劳苦人民。

  顺便看看几人的属性,战斗力连100都没有。劳苦大众啊!还好,我不是这样起步,不然弯路得多不少。

  空气很干燥,石板小道上,有不少稀碎,焦干泥土,脚一踩,就飘起来,头低一点能吸进肺里去,刘秀抬起额头,反感这味,更加吃力。

  不多时就到这饭堂,位置偏僻,在另半山,旁边是万丈深渊,孤零零的一座大殿,前面有篮球场大空地,栽有几颗果树,上面长有不知名的小果果。几人从偏门进,现在这点没啥人,过饭点,就都走了。不少弟子一日只吃一餐,没做事情,没那么大消耗,大部分时间不是打坐就是冥想,刘秀不一样,他是地球人,没那种少食人间烟火的习惯。两人就将谷子放门口,酒剑仙迫不及待拉着刘秀就往大殿行去。

  “走,吃饭!我伯伯烧的菜,不比那青州城内名人饭堂的厨子差,包给你舌头都吃下来!”

  酒剑仙舔舔干涸的嘴唇。一路过来口干舌燥,不弄两口酒喝,他都觉得快要死了的感觉。

  刘秀点点头,心里却是思考给杂役们,做架子的事情。他心中有些想法,等有时间做几个柴架子给他们用用,绝对比干扛省力气多了。

  还没进门,酒剑仙就对着里面喊到:“伯伯,我来了!”

  “老规矩!”

  里面传出的声音,有些沙哑,年纪差不多有个四五十岁。此时刘秀已经闻到殿里漂出的香味,顿时口腹之欲,油然而生。

  “嘿嘿!”

  酒剑仙直接对着某个位置,大拇指弹出一块银白色的钱币。

  也不见人,只听里面说道:“三菜一汤,酒十斤,你给这点?”

  “这不是没钱嘛!先欠着,伯伯”

  酒剑仙打着哈哈说道。

  “算了!去吃吧!偏门第二隔间,趁热。”这声音没好气的说到。

  “记得给我加个碗!”

  “行,但是你吃完要帮我削一百斤瓜皮,你刘二叔这两天家里有事回去了,你给我打两天下手。成不?成我就再给你添碗肉!”

  好久没吃陈伯伯炒肉的酒剑仙可是眼馋无比,当即就同意。

  这殿中有些暗,中堂上供奉着一尊大神像,怒目圆瞪。左手边有条小长廊,酒剑仙带着刘秀就走进去左拐右拐,两下子就进入一个隔间,里面摆放着三菜一汤,一罐酒,还有一碗热气腾腾新做的肉。

  “你陈伯伯速度挺快!”,刘秀真心佩服这夸张的速度。这陈伯伯,有本事。

  “他和刘二叔两个人包了整个玄剑宗的饭堂,两人干,不快怎么行,挺累,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我那时候可没少帮忙,现在好些,他们动作快,我也能多修炼点时间,我陈伯伯的菜,天下一绝,你先尝尝这肉!”

  两人落座,刘秀也不拘谨,酒剑仙大大方方的坐对方,端着碗就吃起来。刘秀是真饿,吃得快,也不说话。酒剑仙倒不着急,先是将背上挂着的鹤嘴壶取下来,灌满,然后余下了的酒,刚好斟满够两杯,他自己多一点,然后推到刘秀旁边。

  酒剑仙问:“刚才广场怎么回事?”

  刘秀叹口气:“不知道,自从我失忆,都记不得和这些同门,到底有何恩怨。云飞,青尢岁两人在雕像下比斗,我就好奇看看,散后就将我堵起来,那黄师弟说要我指点指点他一番,我也知道,不是他们对手,我再三回避,却不放我走,要我从他们胯下钻过去,才放过我,后来你就过来了。”

  酒剑仙何尝听不出刘秀的无可奈何,他沙包大的拳头重重的锤在桌面上,咬牙切齿,手上青经暴露,桌面发出巨大声响。

  “简直欺人太甚,这几人,我以后见一次打一次”

  “咳咳!轻点别把桌子拍坏咯!”,门外想起陈伯伯的声音。

  “嘿嘿,知道了!陈伯伯,你去忙吧!等会我就过来削瓜皮!”,酒剑仙连忙对着门外大声说道。

  陈伯伯推开门,看着两人露出笑容,他前面挂着满是油污的袍子,手中端着两盘小菜,一盘青菜,一盘奇奇怪怪的肉。散发的味道很奇特。

  他看着酒剑仙,又看看刘秀将两盘菜放桌上,笑到:“昨天玄机长老回宗,有只赤虎不开眼,挡路,被玄机长老收了,然后尸体送到我这来了,让我给门内弟子加餐,你俩运气好,第一个吃到。”

  这是一个很朴实的厨子,很亲和,他的笑容有魔力,拂去刘秀心中的陌生感觉,两人就像老熟人了一样。

  虎肉,从来没吃过,来这世界第二天,就能享受如此美食,上天真是待我不薄,说来还得感谢酒剑仙这关系户。

  酒剑仙狠狠的抽了这虎肉香气,站起来,用手掌指着刘秀,对陈伯伯说道:“伯伯,这是我刚交的朋友!”

  刘秀赶忙站起来,带着微笑看着陈伯伯。显得有些拘谨。想来,是这盘虎肉的关系。

  “你好你好”,陈伯伯笑着对刘秀说道,然后又说:“那你们先吃,我去忙了,不够吃去我那拿,管饱!”

  然后就跨步开门离去,完了还不忘将门合上。

  “好嘞!”

  酒剑仙应和道,很是高兴。

  “这山下有赤虎?”

  “玄机长老出去干嘛?”

  两人同时说道,筷子也同时向那盘虎肉夹去。

  “哈哈哈哈,你先说!”

  酒剑仙抢先说。

  “这山下有赤虎?那这些杂役不怕危险吗?”

  刘秀不客气,直接问道。酒剑仙下过山,肯定知道些。自己害怕的就是山下遍地是野兽,万一要下山,岂不是有危险。

  酒剑仙思考后说到:“有,不过这些野兽聪明,人修的大路,它们不走。也不愿意和人打交道,走大路不用担心,估计玄机长老走的山路,钻林笼了,才会遇到这些野兽!”

  刘秀点点头,心里却不放心,野兽这东西,在怎么聪明,也聪明不到哪儿去,万一上大路伤人可不好。最主要还是担心自己会遇到,现在还不一定打的过。所以要小心着点了。

  酒剑仙看出刘秀的担心,他说:“你别担心这些,山下有不少猎户的,这些豺狼虎豹见了,跑都来不及,哪有空来找人麻烦,再说,你的实力,只要不是遇到妖兽,这些通通一巴掌拍死。来,喝酒!”

  他率先喝一杯,示意刘秀也来。

  看着杯中自己的倒影,刘秀仰起头,一饮而尽。

  对于酒剑仙的话,刘秀还是不太相信,这些野兽强大非人可比,在地球就有很多血的教训,如今一只猛虎化作盘中餐,怎么看都有些匪夷所思。多多少少,酒剑仙的话听听就行,刘秀还做不到这样的心态去对待。

  不过眼前更加好奇的是妖兽。

  “妖兽?”

  刘秀一脸疑问。

  酒剑仙点点头,回答道:“妖兽是能修炼的野兽,妖兽野兽不同,妖兽有灵性,一眼就感觉得到,很好区分,一般遇到妖兽,不可力敌。”

  刘秀算是懂了,他点点头。

  这妖兽就是动物界修仙者。

  酒剑仙又疑惑道:“我有点好奇,玄机长老为何出去,并且还走那种野路子。”

  刘秀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不过他想起昨天师傅说,一个月后小试的事情,不知道有没有联系。

  “喝酒,这些事情咱们也关心不来!”,酒剑仙又拿起酒杯,要干。

  刘秀赶紧夹几块肉吞下肚子,先垫着,然后拿起酒杯,“来,喝”

  不得不说陈伯伯手艺好,两人风卷残云的收拾这一桌,连调味品都吃得干干净净,要是把盘子舔了,估计碗都不用洗。

  “你陈伯伯厉害!”,刘秀摸摸爆满的肚子,对着酒剑仙竖起大拇指。

  “哈哈哈!削瓜皮去!”

  “一起?”,刘秀问。

  “走”

  “好”

   削瓜皮,是一项极为枯燥的工作。算一算,一百斤,要削上千个小瓜。此时,刘秀与酒剑仙两人就蹲在墙角削瓜皮。酒剑仙对削瓜皮这种事,熟透了。忙活一阵子,这些小瓜通通消灭干净。

  弄完,这黑黑小屋,有些看不见,两人打算出去,酒剑仙神神叨叨的,一直说他金箔的事,末了,拉着刘秀迫不及待的跑出去。

  惊得陈伯伯大呼:“待会天黑还有趟活,别忘了!”

  “放心!”

  隔着老远传来酒剑仙的声音。

  陈伯伯摇摇头,自顾自的切菜。

  他只是个普通人,没有修为的普通人。有些事,修仙者能轻而易举就做到,没得比。

  酒剑仙一脸神秘的表情,他说:“你刚失忆,肯定很多武学都忘了吧!”

  刘秀点点头,不明所以。

  酒剑仙说道:“我那个金箔能托梦,我送你,你拿去在上面睡两天,估计就能想起些事来!”

  听酒剑仙的意思,似乎要将金箔给我?刘秀想到。虽然眼馋这种机缘,但是不是刘秀自己的,他断然不可能接受。心中已经做好了拒绝的打算。况且酒剑仙还是他第一个当兄弟的人,更不能要了。

  酒剑仙说道:“我那个金箔,自从那次之后,在没给我托梦过,想来也是无用了,不如你拿去,看看能否有所帮助!”

  “不行”,刘秀摇头果断拒绝。

  酒剑仙懵了,诚恳说道:“秀哥,你可想明白了,这金箔说不定真能帮你。”

  对于这些,刘秀显然不相信,自己就是穿越过来的,失忆都是自己用来敷衍别人的,他心里最是清楚,所以不能要酒剑仙的金箔,对酒剑仙有用,那是他的机缘,对自己有用处,自己都不相信。

  再说酒剑仙本身剑法就不差,舞起来有板有眼的,一看就是行家,金箔给他托梦,大半还是他自己有那个天赋。而自己什么都不会,托梦给自己,也学不会啊!

  两人就这样走着,不知不觉,已经来到那片竹林。

  安静好一阵子。

  忽然酒剑仙说道:“秀哥,有没有用试了才知道,这东西神得很,就算没用,你后面还我也行。”

  刘秀稍加思索道:“好!”

  若是金箔能给自己拖个梦,那就最好不过了。于是也不客气,直接点头。同时心里已经决定,过两天试完效果就还酒剑仙。

  有点香。

  好香啊

  啥味道?这不是饭菜香。

  酒剑仙正打算将东西拿出来给刘秀的时候。

  紫苒如同鬼魅般,突然闪现在酒剑仙,刘秀眼前。香味原来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奇怪,前天都没这么香的。

  “你昨晚没回去?”

  她眼神微眯,气机十分凌冽。看着刘秀,又看着一旁的酒剑仙,脸色十分冰冷。

  刘秀忽然想到前天广场上,师傅的怒态,该不会是发怒了吧?还有,她怎么知道我没回去,难道偷……窥。

  “师傅!”,刘秀喊道,躬身行礼。

  酒剑仙也是一样,只不过他喊的是“四长老”。

  酒剑仙看刘秀师傅来了,也不好在继续逗留下去,于是对刘秀说到:“秀哥,我先走了,不打搅你,记得晚上,老地方,我在那儿等你。”

  然后几个闪身就溜走了,他可不想和这个母老虎呆在一块,感觉浑身都是鸡皮疙瘩,特别是她的眼光,特别的危险。酒剑仙颤栗的摇摇头,逃了。

  见到酒剑仙识趣离开,紫苒恢复温柔的眼神,看着刘秀说道:“昨天晚上,我到处找你都没找到,你跑哪去了?”

  刘秀问:“师傅找我干嘛!”

  紫苒脸色一红,说道:“昨天给你的飘雪剑法拿错了,给我”

  她直接摊开左手掌。可能是动作弧度大了些,她右手有些不自然的抖了抖,摸了摸自己的腰后背。

  刘秀老老实实将那本飘雪剑法拿出,一看书名,果然不对,怎么变成“风雪事法”了,不过也没迟疑,立马就交给紫苒。

  “你没看过吧!”,紫苒问。

  刘秀摇摇头。一副老实人的模样。

  紫苒将“风雪事法”收走,拿出一本“飘雪剑法”递给刘秀。

  这回刘秀仔看仔细了,紫苒拿出来的不是飘雪剑法,而是“风雪往事”。

  刘秀老老实实问道:“师傅,你是不是拿错了?”

  有点懵!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

  紫苒瞬间收回了手。

  “拿错了,下次给你!”,她脸色尴尬的说道。

  刘秀问:“那今天学什么?”

  “哪也不许去,给我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宗里面的人,少和他们接触!”,紫苒严厉的说道。

  “为啥?”

  “别那么多为啥?你先跟我来!”

  两人来到溪边,顺着溪流而上,刘秀什么也不想,就看着师傅的背影,走着。

  不多时,看到一瀑布,瀑布很高,水很细,拉成一条线注入下面水潭,这是一个半圆的天井,水潭边,有一栋茅草屋,一半在水上,一半在岸边,很是别致。

  “你就在这里打坐修炼!”

  紫苒丢下一句话,就自顾自进了茅草屋,砰的一声,关上门。

  不至于吧!

  我有自己的别院,回不回去,难不成还得看师傅的意思啊!那我岂不是没人权?为什么师傅看到我和宗门弟子接触,会显得有些反感的样子。这…………

  一时间,想不透。

  还有那本风雪事法,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也不知是什么法术。

  刘秀摇摇头,还是老老实实打坐修炼吧!

  但是听着瀑布激打着水潭的声音,刘秀怎么也进入不了坐定的状态了。太吵,这要枯坐很久的,还有这石板,有些冷。

  感受着丹田的状态,已经接近饱和,按照昨天的进度来说,只要保持下去,明天就能突破境界。刘秀抬头看看天上的日头,没过半。

  于是打算找个安静的地方修炼,毕竟这里太吵,无法进入状态。突兀的就离开,也不好,寻思着,怎么也得打个招呼才行。于是站起身,向着前面茅草屋走去。也不远,五十来步就到前面来。

  “师傅,这里太吵了,我能不能换个地方啊!”

  刘秀对着茅草屋喊道。

  这么近,这么大声,不可能听不见啊!刘秀看半天没有回应,纳闷的想到。

  于是再次喊到:“师傅,这里太吵了,我能不能换个地方啊!”

  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难道睡着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