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狂神霸刀 > 正文
82、 波折林家
作者:熊恶  |  字数:2509  |  更新时间:2019-09-28 06:15:53 全文阅读

小孩换了个姿势将琴抱住,也许是这样拿着有些累了。

他迷惑的眼神闪动,不时琢磨着,师傅此番话是何用意,又看着下面,不断祭拜的百姓,他心中十分不解,想感悟,却感悟不出来些什么。

他随即恭恭敬敬的说道:“师傅,恕弟子愚钝,无法感悟出其中有何玄机。”

“哈哈哈!”,老者张口大笑,伸出手大拇指和食指揉捏着自己的鬓发,随即说到

“上观天命,下观玄机,天地八合,分五行,后有天地人三类,今日,我便教你如何悟人事。”

小孩眼眸闪出一道精光。

师傅神机妙算,他早已面目不已,然而从记事开始,自己只能每日听闻师傅琴音,而不能学其算卦,心中早已急不可待,后来干脆成为了师傅的抱琴童子,实在是心中颇有怨词。

不过今日,似乎师傅他老人家打算传我衣钵。

小孩顿时来了精神,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老者缓缓讲道:

“悟人事,要观,观其外表,观其内理,观古往今来,观人心所想,视而思,思而断,断其理,理其推,推其衍,衍其卦!方可算无遗策,而今日,我便教你如何算卦!”

小孩激动得直接跪伏在地,给老者磕了三个响头。

老者继续说到:

“方才你问我,他们为何祭祀?我是怎样回答的?”

老者问道。

小孩如实回答:“因为他们在向上天求雨!所以要举行祭祀。”

老者点点头,随后继续问道:“他们祭司为何求雨?而非其它呢?你可知我为何如此说?”

小孩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心中却是无比疑惑。数年来跟在师傅身边,对师傅的天衍卦术,万分相信,无形之中,他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那就是师傅说的,都是真理。

所以他便不在多问。

“假如说,他们不是在祭祀求雨,而是其它的,你觉得会是什么呢?”

老者反问。

小孩顿时疑惑不已,难不成还有其它可能吗?

小孩说:“再过几天就是十月七日,是远古先帝的忌日,他们是在祭奠远古先帝。”

尽管知道小孩说错了,老者依然笑着点点头,没有否认小孩的话。无形之中,要让小孩养成一种自思的习惯,这样学习天衍之术起来,才算真正事半功倍了。

如果事事都要别人动脑子,你光听答案,那你就永远只能寄人篱下。而天衍之术不仅要自己动脑子,还要思天下事,方可知天下事,要思人事,方可知人事,先思后知,方可为天衍。

老者说:“你说得没有错,但是这不对。”

老者蹲下身来,从地上捡起一块泥土,手指揉捏,轻易化为粉末。

“你看这里的土地,这种征兆就是属于烈日久灼之相,你在看看这里的庄稼,已过十月,秋收之时,土地里还有新苗待长,你又闻闻这空气,干燥无比,和刚下过雨的空气比起来又如何,和一个月没下雨的味道比起来又如何,和一年没下过雨的空气比起来还如何?”

“且看这里的山石,表面腐朽不堪,只需轻轻一碰,就能刮下点点晶粉,此乃久旱未逢雨之兆,你再摸摸这些花草,虽然表面看起如常,实则中空,已时日无多,若是天再不降雨,必然旱死。”

小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不一会儿,他指着不远处刚开嫩苗的庄稼。

他说道:

“师傅,既然天这么干旱,那为何这些新苗能长?”

老者点点头,这说明这孩子开始动脑筋了,很不错。

“你且看土地旁边的脚印,深陷入泥土一指多宽,天旱,这些土地必然表面干燥,不易起印,这说明什么?”

老者看向小孩。

小孩思考了一阵子,说到:“说明人很重!”

“那你又看看这些村民,衣袍宽大,面黄肌瘦的样子,重吗?”

老者问道。

小孩摇摇头,然后继续问到:“那为何能起印呢?”

“咳咳!”

老者摇摇头,无语的看着不远处那长出新苗的土地,这孩子怎么就这么难教呢?看不出脚印的玄机,难不成看不到旁边那两个大水桶吗?

肯定是有人挑水上去灌溉才行啊!

老者不打算在这个话题多说什么了,他有些无语了。

.............................

林家,位于帝都东门。

林家家主是林天南,户部侍郎 ,主管天耀财务,税赋。而户部侍郎是户部最大的官,也就是龙头老大,位列二品,在朝堂上,能站文官列第四排,足以说明其位高权重了把。

虽然朝堂之上除了一二三排发发话之外,其他的基本打酱油,但是并不妨碍林天南位高权重,而且林天南可是有机会升迁的,他现在才五十多 。

再进一步,就是六部尚书,主管六部啊!六部尚书是什么概念?那是能堪比宰相的存在,届时,朝堂站位,他最少能站第二排,这一下简直就是鲤鱼跃龙门啊!

当然,天耀的宰相是文丞相和武丞相两位,分别是文人,武人之首,在往上就是三公司徒,关系是平级的,只是说享受的名誉不同,三公司徒其中文武司徒自然是两位宰相无疑,还有一位司徒则是总管天下门派,学院,也就是说,王二浪的国子监院长之位的顶头上司也就是这位司徒,不过这位司徒已经一头撞死了,他姓文,文睾屠就是他赐的姓,文青城就是他的后代,后来死后被加冕为忠义候,已经脱离了朝廷这个政治结构,成为了天耀为数不多的王侯。

但是并不是说王侯就比宰相大了,这不可能,但是王侯拥有的权利是宰相无法比拟的,不管是一千里的王侯,还是一百米的王侯,只要是自己封地内,那么税赋完全不用上缴朝廷,自己也可以养兵,相当于一地的土皇帝。

古往今来,乱世枭雄,多半就是这些王侯子弟,而非王公贵族,因为王侯有自治权,自己招兵买马是合法的,所以才会出现诸侯割据的状况。

而文家这次封侯,却是没有封地的封侯,只是说,引秋城的税赋,文家能拿一部分。完了,引秋城城主照样是做他的城主,不受文家管制,这也是国君陛下为了杜绝诸侯割据的情况,才这样行赏的,说白了,就是,文家除了每年能收一些税赋之外,就只有两千私家军,这点点势力,在天子脚下,稍微跺跺脚就没了。

这忠义候,也只是有名无实而已。

文青城还不自知。

而林家家主林天南,就是户部侍郎,掌管帝国税赋,到头来文家能拿多少钱,还不是找他要。

而林天南起初只是想通过美貌的女儿,傍上二太子这颗大树,结果林晓筠被国君看上了,顿时让他欣喜交加,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成为皇亲国戚了?

后来文太傅撞死一事,让国君纳妃子一事完全沉入海底,之后就是自家小女儿又被以和亲名义,送往大南国。顿时他哀伤的心,又死灰复燃了,失去太子这颗大树,他能得到国君这座大山,而失去国君这座大山,他又能得到大南国国君这座大山。

这可谓是颠沛流离,几经反转,让他的心,上下起伏啊!

不过对于他来说,这些都没关系,只要能傍上大山,去哪里发展都无所谓的。

正当他打算让门下几个子弟去大南国入仕途的时候,一个噩梦一般的消息传来,顿时将他打垮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