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狂神霸刀 > 正文
80、玄剑宗三
作者:熊恶  |  字数:6357  |  更新时间:2019-09-27 07:41:33 全文阅读

剑峰的山顶和别的山顶不一样,剑峰的山顶是一块方方正正犹如盒子的巨石,这块巨石平滑,边有一云松其树根刺入仅有点泥土,一半悬外面,一半又像是犟石头缝里。这层泥土比平常泥土大不相同,黑黑的就像是昨夜那山下的景象,过半都是这样子,上面有一层两公分厚的青苔,软得像棉被。下面又有泥,就更软。

  刘秀这时候就盘坐在这棉被上。酒剑仙四仰八叉倒上面,打着呼噜。修炼一夜,刘秀吐出口浊气,这浊气带着酒味,在他的嘴中酝酿七个时辰,已有股清香。酒剑仙那把银白长剑折射太阳的光,照着刘秀的眼皮子,他就是这样醒来的。修炼的同时,他也休息了。云松还是那颗云松,它只要屹立在这,就永远不会改变,看着它犹如天梯的树干子,刘秀想要去攀爬,又害怕它会折断,下面可是万丈深渊,要摔下去,只怕是骨头都找不到。粗略的望,也是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还是这颗云松胆子大,天天这里站着,一半悬在外面,也不见害怕。

  酒剑仙那只火烈鸟,欢快的在青苔上跳着,然后飞到老云松上,它居然在上面筑巢了?那是一根延伸到悬崖之外的树枝,有大腿粗,火烈鸟就在那关节疙瘩凹处搭个小窝,现在就蹲在里面,露出个小脑袋看着刘秀。

  深吸气,刘秀肚子有些饿,该下山了。

  回头看看还在熟睡的酒剑仙,他翻个身,继续打着呼噜。

  下山的路,几乎与山垂直,只能容一人踩着,刘秀看着边上,摇摇头,这么高,都不知道昨夜怎么上得来。

  他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踩在一块凸起上,一旁有小树滕可以借力,上来容易,下去就难了,花好大一番功夫,把刘秀累得不轻,下次可不来这了。走了有些时间,刘秀依然回到竹林,等待自己的师傅。他还不知道在哪能吃饭,只能干等着。竹林还是那个竹林,空气略微湿润,竹巅子的垂叶有几粒青珠滴落,地面上还看得到昨日自己坐的痕迹,老地方了。刘秀一巴掌拍在秀竹杆上,顿时就被洒来的水珠淋成落汤鸡也,还沾把晨露,搓搓手,爽。空荡的只有他一人,翘首以盼,期待着某美人出现,最好提着一盒饭,或许该找个师兄弟问问哪里吃饭才行,不然显得自己有些没能力,这样也不好。饥肠辘辘,昨夜又喝酒不少,只感觉这个胃,是要烧坏掉,当时没感觉,现在劲头一过,那滋味真还受不了,得弄点东西垫垫。

  想罢,刘秀又上山,广场人多,先去广场问问。

  刚来两天,也没怎么接触过人,唯一遇到的酒剑仙还是碰巧,刘秀站在了他的老位置,两人也有点臭味相投的意思,立马就勾搭在一块,这人也没啥心眼,他真心的当你是朋友,就是毫无保留。连金箔机缘都给你说,口无遮拦,到还是真性情。那只火烈鸟也非凡,有灵,仔细回想,多半也是当初误打误撞衔金箔开了天,倒是比一般的二愣子还聪明点些,虽然是个小动物,还挺讨喜。

  上山的路,和下山的路一样,刘秀记得自己怎么来的,绕来绕去,就回到自己的别院,不过他并没有着急先进去。昨天想洗澡,最后也没弄,干脆不弄,吃饭要紧。

  白石板广场,刘秀第一眼看到那坐雕像,这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多年雨水侵蚀风吹日晒,已看不出是何神态,唯一可见,就是他挺直了腰身,拿着根扁条,指天,霸气无比。这扁条是剑,雕像是玄剑子,玄剑宗开山鼻祖,细节雕刻并不到位,在刘秀眼里瑕疵多如牛毛,几百年一过,非但没有让他的气势收敛,反而更加英姿勃发。

  白石板广场上汇聚的不少人流围成一圈,看不清中间发生何事,不过有人拍手叫好,喧哗无比。有新鲜事?

  刘秀赶忙前去,他不好奇这破事,他只想问个人,去哪里吃饭。这些人都背对着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找个看起来比自己矮小得多的同门打声招呼,看他不为所动,刘秀拍拍他的肩膀。他转过头,好奇的看着刘秀,这人好像见过?一时间又想不起来,问道:“你找我有事?”

  刘秀点点头说到:“我想问一下,去哪吃饭!”

  “你先走这边,然后再往那边走,绕过去,直走,就看得到饭堂,现在这个点还没吃完,你赶紧去吧!”,他不耐烦的说到。

  听得刘秀有些懵,看得出来这人不想搭理自己。也不在自讨无趣。看这样样子,这些师兄们都不太喜欢被别人打扰。刘秀就走到另一边,这里一群师姐师妹,她们好几人窃窃私语,声音灵动好听,或许她们会耐心一点,正当他准备再问,就被一阵叫好声吸引住目光。

  场中央两男子对立,摆出战斗姿态。原来是要开战,那刚才岂不是放半天狠话?刘秀也有兴趣了,于是看向场中两人,要打架,他也好观摩观摩,修仙者是如何打架的。

  隔得最远的道袍男,留着长长的小胡须,和他雄壮爆满的躯体,形成强烈违和感,他愤恨的看着对面那人,“云飞,我忍你很久了”

  云飞是一个清瘦男子,脸白若面,宽松的道袍套在他躯体,挺有风度,他显得置之以鼻,不屑的说:“青尢岁,你不是我对手,别逞匹夫之勇,不然打得你抱头鼠窜,叫爷爷!”

  顿时他身后就有好几人喝彩,“老大威武,老大威武!”

  感觉有点耳熟,老大这个字眼,刘秀觉得自己曾经听到过?没有深想,刘秀继续看着场中两人,心中期待二人交锋。

  青尢岁听到云飞挑衅的言语,心中怒气升起,胸口不断起伏,他指着云飞的鼻子,嘲讽的说道:“说话,十个我青尢岁都比不过你这个小白脸,跟个娘炮一样。”

  这话听得云飞心里极为不爽,小白脸,娘炮这种字眼就是他心中逆鳞。没说话,他拿着木剑,直接动手。青尢岁反应也快,立马冲上去招架,两人战成一团。碍于规矩只能近身搏斗,不可使用术法。这样看,瘦弱的云飞是要吃大亏啊!

  相对体型庞大,肆无忌惮的青尢岁。云飞小心很多,拼力气不是他对手,只能使点小花招。他的莲花步,在整个玄剑宗弟子当中都是名列前茅,无人匹敌。今天就让你青尢岁看看什么叫将你玩弄在掌骨直接。

  硬挡住青尢岁两剑,云飞感受手麻乱无比,遂不在和青尢岁缠斗,小成莲花步开启,在这白石板广场上踩的“砰砰”直响!绕来绕去,眼花缭乱。

  “嘿嘿,你有莲花步,难道我没有?”,青尢岁得意的说道,粗迈狂放的声音,从他那张汉奸脸说出来,这种直击人心感觉,犹如指甲在墙壁上刮。

  麻!

  不适!

  两人都开启莲花步,场中只见两人的幻影,不见真身。他们违规了,切磋不能使仙家技法。这些围观的同门师兄弟,自觉后退两米,给场中两人极大施展空间,而外面刘秀就没之前挤了,看得更多的开阔。

  “砰!”

  两道身影停下,剑在空中狠狠撞击,刃面上一个半公分的口子出现,木屑横飞,却不断。木是好料。

  两人击剑停下的姿势都很有讲究,一个金鸡独立,一个回首望月,是虚招?都没有破绽。

  “好”,周围人无不拍手叫道,一个个兴奋得脸色通红。刘秀也觉得好。

  青尢岁看着云飞,继续保持着回首的姿态,说:“你有本事别躲!”

  云飞满脸不屑之色,两边脸一提,勒出一抹嘲容,回道:“你要是能摸到我,就算你赢!”

  末了,鄙视的眼神毫不掩饰。

  看得青尢岁咬牙切齿。

  两人的恩怨,说来长得很。云飞是云州人,青尢岁是青州人,两家关系不好,生意竞争对手,冤家一对。外面争生意,宗里争名次,简单了说,玩不到一块,见面就是干。两人打过很多次,青尢岁赢面多点,这次云飞破天荒主动挑衅,这可忍不住,青尢岁说:干他丫的,小白脸一个。欣然接受。

  两人就约战今日饭后,比个高低。

  刘秀此时视野完全改变,他有些惊讶,这是系统首次主给他些实质性帮助,此时他视野变化,脑海中出现属性面板:

  人物:青尢岁

  境界:人武境七重(700)

  装备:木剑(10)

  技能:小成飘花剑法,入门莲花步。入门大力体术。(60)

  战斗力:770

  怪不得这青尢岁看起,如此强壮。原来在练体。

  人物:云飞

  境界:人武境七重(700)

  装备:木剑(10)

  技能:小成飘花剑法,小成莲花步,小成轻身功。(80)

  战斗力:790

  深藏不露,只怕这青尢岁,要输了啊!

  刘秀感叹,这系统终于来回事,有点用处,这样能帮助自己洞悉别人的实力,挑战起来,也有个万全之策。不清楚是,这系统会不会看走眼。

  战斗力差20,这差距不大。青尢岁暂时拿不下云飞,他滑脱得跟泥鳅一个样,就不和你硬碰硬,久而久之,青尢岁体力有些撑不住,这瘦猴子显得游刃有余得多。一时间,奈何不得。心中苦闷懊恼无比,骂出声来,“你这滑泥头,跑甚,停下来,我俩大战三百回合!你速度快,我比不过你,这样打,不得劲,不得劲!!”

  云飞见青尢岁已然失了心态,知道自己已经是稳操胜券,反而更加踏实的施展这莲花步伐,一时虎虎生风,看得青尢岁心态炸裂,一个劲的骂他小人。他不还口,放任青尢岁骂,那两只锐利的眼珠子,不断在青尢岁身上,搜寻破绽。

  胜负已分。

  不输在实力,而是输在心态。

  青尢岁不知道,云飞轻身术外加莲花步的体能消耗,赛过几倍常人,若非经常训练,不会如此游刃有余,云飞身材瘦弱,多是这样流汗所至,长不肥。青尢岁不同,他骨架大,肌肉扎实,破绽少得多,只需要原地不动,以逸待劳,严防死守,就不战而胜了。他和云飞比速度,这正是拿己之短,对他人长处,看身材就能反应的关键,若换人上场,结局也会不同。不过现在,也还是局外人之谈,真到那一步能看这透彻,才是真本事,行内人。

  青尢岁瞪大眼睛,费劲捕捉云飞身影,却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胡乱刺剑,通通无功而返,被巧妙躲过,徒废体力。

  云飞就显得轻松很多,不时还停下,一脸轻松的休息一下,面带嘲讽,任凭青尢岁怎么出剑,就是摸不着他那半片飞飞衣角。

  云飞悠闲的躺在白石板上,一只手支撑头颅,慵懒的哈欠连天。

  他说道:“你已经输了,我的轻身术小成,你不是我对手。还是老老实实回你的青州去,当个乡野匹夫吧!青尢岁,你这头蠢猪。”

  毫不留情的嘲讽,话不狠,最诛心。

  青尢岁见他这么轻松写意,有些打退堂鼓,自己大力体术只堪堪入门,不是这云飞小成轻身之术对手。方寸乱了。自己影响自己,别人影响自己,最后就会输得一败涂地。人就是这样。战斗也是如此,以力胜之,为下计,胜心之,为上计。云飞这人非常聪明,他懂这个道理,无形中的态势,一个动作模样就影响青尢岁的心态。

  青尢岁不信邪,他不认输,继续战斗。他无论如何,也相信不得这云飞能这击败自己。

  “你输了”

  忽然云飞说道,他气势变化,来到青尢岁身后。此时青尢岁还没完全反应来,只感觉身后一股距离传来,自己就飞出去撞在雕像脚下,顿时头晕脑胀,难受得要命。

  “噗!”

  青尢岁一口心头血喷出,想必受伤不小,这云飞一脚就重创他。

  这突然一脚,变化之大,刘秀是看得一清二楚。

  刚才属性面板,云飞的战斗力忽然从770升至870,古怪得很。他身上有宝物能提升战斗力?

  云飞突然爆发,只是一脚就将青尢岁踢得口吐鲜血,可是把所有人震惊个遍。他二人可是打过几十次,也没有这般结果,就连青尢岁自己都不信,被云飞如此轻松写意的击败。一时间瞪大眼眸,看着云飞,心中万千杂念,却是找不到是何缘由会败。肃静下来。落针可闻。

  有几人见云飞胜,大喜过望,手舞足蹈,“老大威武,老大威武!”

  云飞是得瑟不已,这老对头被打败,他心中乐不可言,还不忘嘲讽:“你就一匹夫!”

  “噗”

  青尢岁吐血晕倒,头重重磕在地上,仿佛是不甘。

  刘秀的眼中,云飞的数值又从870,变770。磕药了?没看到,但云飞获胜,必然有不光彩的一面,只是所有人都看不到。

  青尢岁被两个道袍师兄抬走,这些人散了,这场比斗宣告结束,刘秀也打算离开,此时的他,还饿着肚子。

  “站住!”

  刘秀刚打算走,就被几人拦住,有些莫名眼熟,心中不禁疑惑。

  这三个拦住自己的同门,身材都没刘秀高大,长相尖嘴猴腮,一副小人嘴脸,他们不怀好意眼光不加掩饰打量刘秀,上到下,下到上。

  中间那人,疑惑:“没事?”

  云飞莲花步开启,站在刘秀前面。

  刘秀疑惑的问:“几位师兄有什么事吗?”

  “刘秀,别装了,所有人都觉得你失忆,可我不会,你根本没失忆吧!”,云飞说道。眼神不断打量,看看他眼睛,看不出些什么来。

  刘秀顿时明白,为何会觉得那么熟悉,自己前日的伤,是这几人所致,若不是这些人将以前那个刘秀打死在广场,自己也不会穿越过来,说来还得感谢。看现在这个情况,怕是又要打我。我现在没实力,打不过。那边人多,料这个云飞不会拿我怎样。

  刘秀真诚笑到:“我真不记得!”

  云飞见刘秀神情不是做假,一时拿不出真假,他旁边和他一样高的人靠近他肩膀,在云飞耳边轻声低语,云飞疑惑的面容顿时如云雾消散,他眉毛一展,露出阴冷的表情。

  云飞笑道:“刘秀师弟,你既然失忆,那说明你的武学技法应该都忘了?”

  刘秀点点头,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云飞又继续说:“我黄连师弟说,他想找你讨教两招!”

  云飞的表情变得强势,不容置疑,不容拒绝。深知自己不是对手的刘秀为难不已。云飞人多势众,若是起哄,自己面子往哪挂,之前敢明目张胆打,现在也未必不会,只是话是这样说,好听点,对于这种人,段然不会等你同意,只怕今天这顿打,跑不过。

  刘秀皮笑肉不笑说:“我怎么可能会是师兄的对手,我认输!”

  云飞不乐意的说道:“师弟不必自谦,你师傅就你个徒弟,想来得到的教导也不少,我黄师弟天资愚钝,正好需要你这种来指点指点。”

  看来是跑不过了,刘秀在脑海当中点开系统,看看有没有解决眼前危难之局的商品。有肯定有,只是价格贵得离谱。买不起。难道今天躲不过?看这样子,要被打很惨啊!皮肉之苦,无法避免。

  刘秀摇摇手,稍微怂点说:“比武我不是各位对手,要不换个方式怎样?”

  云飞摇摇头,你今天不绕着我们走,所以要打你。刘秀失忆不像是假,多半是忘的一干二净。

  云飞说:“这样吧!老规矩,你从我们胯下钻过去,就不要你指点怎样,毕竟你以前可没少钻!不能坏规矩!”

  刘秀顿时火冒三丈,这几人真是找死。难道真的要钻吗?刘秀丝毫不畏惧的看着云飞几人,难道这些人以前就是这样欺负他的?

  “钻不钻给句话啊!”

  云飞身后的黄师弟起哄道。嘲讽不已。在他们眼里,刘秀就是个躲在女人身后的软蛋。一时,好几人都嘲讽的大笑,眼中瞧不起的意更加明显。

  云飞丝毫不急的说道:“没事!你什么时候钻,我们就什么时候走,哈哈哈哈”

  “哈啊哈哈哈!”,云飞身后的人也跟着起哄。

  不少同门师兄弟都向这边看过来。

  韩信能忍胯下之辱,我刘秀也能,大丈夫能屈能伸,我忍得住,我忍得住。

  只恨这系统,毫无作为。师傅也不见人,宗门长老一个不在。真是时不逢运!

  刘秀弯下腰。

  这不是侮辱,也不是低头。总有一天,我将千倍,百倍奉还。

  “兄弟,不可!”

  这时候忽然传来酒剑仙的声音。他几个闪身就冲过来,挡在刘秀身前。怒目直视云飞几人。刘秀松口气,依稀还闻得到酒剑仙身上酒气,还有些泥土清香,他道袍背上,沾有青苔,是刚从山顶下来。

  对于突然出现的酒剑仙,云飞自然是认识。

  云飞不爽道:“怎么,你这酒鬼要和我们作对?”

  他轻微眯眯眼神。看着酒剑仙,下巴一挑,不屑的看着眼前这蓬头邋遢一身酒气的师弟。他身后几人也和他一个样子。

  酒剑仙指着云飞鼻子说:“刘秀是我兄弟,你们有什么冲我来?你们不是要打架吗?我陪你,你是黄师弟是吧!我来指点你”

  刘秀心里十分感动,酒剑仙是好兄弟。

  云飞朝地板吐口唾沫,咧嘴笑道:“傻子酒鬼一队的,可以,黄师弟,上。”

  黄师弟走出来,他完全就是一张小人嘴脸,头发稀稀拉拉,有两颗大龅牙,他抽出木剑就是向酒剑仙刺去。两人就战做一团。

  刘秀眼中视野变化:

  人物:陈非子(酒剑仙)

  境界:人武境六重(600)

  技能:小成飘花剑法,大成狂风醉剑,小成幻影步。(80)

  装备:木剑(10)

  战斗力:690

  这战斗力,比起云飞青尢岁都不遑多让,看来酒剑仙还是深藏不露啊!

  人物:黄素凉

  境界:人武境五重(500)

  技能:入门飘花剑法,入门莲花步(20)

  装备:木剑(10)

  战斗力:530

  两人战力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刘秀放下心来,这黄师弟,必败无疑。

  果然如此,刚开始这黄素凉还能和酒剑仙战得旗鼓相当,但是在酒剑仙使出狂风醉剑之后,黄素凉完全无法招架,满天剑影,直接被酒剑仙一脚踹飞。

  “不堪一击”

  酒剑仙说道。

  眼神鄙视,仿佛就在看垃圾。

  “我们走!”

  云飞不悦,这酒剑仙他看不透。不惧,只是刚过场战斗,他现在消耗一空,不然会和酒剑仙战个高低。

  想不到自称从未出手的酒剑仙,第一次出手是在这种情况,刘秀心中感动,这才是好兄弟啊!

  “他们走了!没事吧!秀哥。”酒剑仙关心的说到,还不忘朝云飞等人背影唾弃一口。

  刘秀感激的说:“谢谢你,酒剑仙,有你这个朋友,真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