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狂神霸刀 > 正文
73、想法!
作者:熊恶  |  字数:2503  |  更新时间:2019-09-23 06:35:42 全文阅读

王二浪猜不透国君到底是什么想法,他自己也并不想去花太多的时间去揣摩国君心中是一个具体什么情况。

“夫君,休息吧!夜深了。”林晓筠说道,两只手轻轻的放在王二浪的肩头,给他捏肩,给王二浪放松一下,她表示非常理解王二浪现在的一个具体心理。

王二浪闭上眼,享受这林晓筠给自己捏肩膀,她的手就像是海绵一样,力道刚刚好,王二浪紧张,压抑的神情,有了一些具体的缓解。

“你说,我该怎么做呢?”

王二浪问道,心中却是不停的在想办法,目前局势不利,王二浪不得不慎重对待。他像是在问林晓筠,也想说是像在问自己,更多的,这句话,是在反问。反问自己改怎么做。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习惯,王二浪总会在这种情况,自己问自己,这样不仅能有些眉头,还能让自己有所缓解,能够缓解自己心中的压力,那种山一样大的压力。

这种压力,主要还是来源于国君的态度,国君的态度朦朦胧胧,飘忽不定,王二浪实在是参悟不透,看不穿国君的心中在想些什么,他是在是感觉脑袋不够用了,不然也不会问林晓筠。

在王二浪心中,做大事都是男人的事,和她一个女人是八毛钱都打不着的关系,这种关系就像中国古代战场,男人在外面打仗,女人在家里面相夫教子,所以他觉得这种关系,必须好好去捋一捋了。

对林晓筠的态度也是如此,暧昧,也有些刻意保持距离,这不是一种疏远,而是王二浪为了更好的关系发展,而定下来的原则这种原则,非但不会让两人,关系冷淡下来,反而会越演越烈,让两人如胶似漆,现在偶尔问一下,也能表达王二浪对林晓筠的尊重。

林晓筠心里自然是十分的开心,不过她非常识趣的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帮忙参悟一下。

她缓缓说道:“夫君其实没必要这么忧虑,这些人也不一定会这么早来为难你的,毕竟夫君可是院长,是国子监太学的院长,是翰林学士,也是国子监太学的正院长,可以说,夫君在国子监太学里面就是最大的官了,这么一说来,其实那些暗地里的旮瘩小事都不足为据的。不是吗?”

王二浪一听,感觉不错,说得有道理,非常有道理,自己的身份可是国子监太学的院长,一手遮天的存在,而且自己身后还是王家这个庞然大物,更有王先化这个老祖宗站在后面给自己撑腰,那些人也不敢这么得罪自己,为难自己,更多的,现在王二浪要思考,如何去应对来自宇文家族的攻击。

引秋城得罪了宇文远,自己差点一刀就将这个人劈掉,而后来,国君允许自己成为太学院长,文睾屠退位,这也让一直耿耿于怀的宇文渊博心中十分的不舒服。

这种感觉空定是有的,不需要去面对他,只需要隔空感受就能感受出来。

王二浪心想,除了宇文家族,我还怕个锤子,其他的都是辣鸡,不足为虑。

林晓筠自然是说话想着自己,不过说中了关键的地方,王二浪表示十分满意。

“你说我该怎样做了,明天肯定是寸步难行,还有最近马上九月就完了,天耀帝国各地的考生表都会陆陆续续的呈现上来,这些都要自己去打理,其中最为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摆在眼前的这个问题,之前文院长留下的定分标准,自己想动一动,你说冒着得罪太学院大部分元老的风险,去改这个分数,值得吗?”

王二浪问道,这个问题是他早就想说的了,自己上位,前世作为一个地球人,肯定是有很多地方,会不由自主的去为万千百姓着想,能多帮他们一点点,也算是王二浪自己的一个私心。

对于王二浪的问题,林晓筠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双手,不断的在王二浪的肩肩膀上揉捏,心中却是在不断的思考,有没有能解决夫君有愁的计策。

只见她想了好大一会,王二浪也是再次回复了愁眉苦脸的神色,他心中的愁,更浓了。

摆在眼前棘手的问题,就像是连环屁一样,又臭又长,王二浪有点着不住。

林晓筠说:“夫君,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以不变应万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有先看到他们那些人怎样去为难你,然后才能有完全之策,去应对”

王二浪点点头,表示十分赞同。

心中却是在不停的思索着这些人有什么可能性,用什么方法来针对自己。

特别是宇文渊博,这可是武王,王二浪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拔刀斩中燃厉害,但是没有办法越级战斗,这也算是一个短板,同级无敌,一招秒。

可能是天武境和王武境差距太大了。

一个能在天上自由的飞行,一个还在地上跑,这怎么打,打不了,大哥,打个锤子打,没得玩!

就如同老鹰和小鸡仔一样,不好去应对。

不过王二浪不担心这个,宇文渊博在太学不敢放肆的,王二浪自知身后有王先化武尊撑腰,哪怕就是隔空万里,别人在动他之前,也得好好滴量一番,值不值得,能不能做。

所以王二浪不会出什么危险。

毕竟宇文远 虽然和太子是一脉的人,但是也不可能来自己这边找麻烦,和自己过不去,所以王二浪是非常安全的,况且太子上次因为纵容宇文远,文钦成等人在引秋城干的事,也是被国君大骂了一番,目前来说,太子一系这些小辣鸡,不足为虑。说句实在话,王二浪从心底就没睁眼看得起过这个太子,废物一个。

有多大能力就做多大事情,没什么能力,还没有自知之明,才是最烦的,不过看太子的样子,也是一个能不忍辱负重的人,但是怕啥!

自己霸刀狂神决在手,终有一天会天下无敌。

这些都不足以畏惧。

王二浪也不会放在心里,不拿这些人,当回事情。

最主要还是宇文渊博的态度。

如果宇文渊博和国子监太学的长老们联合起来,不听自己的话,那就棘手了,难免不会被架空,架空之后,就犹如无根的浮萍一样,没有任何办法,去应付一些未来的情况。

这些都说不准,王二浪也有信心能够做好,不回去过多的得罪这些人,他心中已经觉得决定去拉拢一批人,另外一批人不和自己为谋,那就放任他们去吧。

想到这里,王二浪松了一口气。

心中剥开天云见日出。

王二浪说到:“我们休息吧!”

然后看向林晓筠。

林晓筠面色犹豫。

支支吾吾的说到:“文吉这孩子又怕了,我想今晚去陪陪她,夫君”她哀求到。

经管知道夫君心中会产生不快的想法,但是林晓筠已然要这么去做,不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自己,对到文吉,这个苦命的孩子,和她自己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都是苦命的人。

所以她于心不忍,想要多陪陪这个她看做妹妹一般对待的孩子。

只是就是看看,王二浪心中愿不愿意了。

毕竟前面几晚上,她都是让王二浪一个人独守空房。

但是文吉害怕啊!

“她这几天又做噩梦了”

林晓筠担心的说道。

王二浪点点头,表示理解,于是就说道:“晓君,你去吧!文吉这孩子,与众不同,有很多异于常人的地方”

说罢,心中的沉闷悠然而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