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狂神霸刀 > 正文
(56)、劫数!卦象!
作者:熊恶  |  字数:2557  |  更新时间:2019-09-14 08:28:22 全文阅读

虽然自己知识浅薄,对于后世的很多原理都不清楚,但是自己仍然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知道一部分就够了。

而且这个自己还有灵力,神识,天地之力,想要加工些精细的东西,还是非常简单的,甚至可以精确到百分之百。

所以,很多东西是完完全全可以跳过的,就像是机床,完全可以不用面试,可以直接跳过,做内燃机,造小汽车了,这就是神识的好处。

不过这只能王二浪自己用,不能别人用,所以想要培养这种人才,还得教他们修炼神识。

“哈哈哈!王公子,这卧榻之地,犹如笼子,而我就像这笼中之鸟,池中之鱼,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文睾屠笑到,声音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凄楚。

看着这个比自己爹还大的男人,王二浪忽然有些同情,只怕这文睾屠,一辈子没出过这帝都吧!而后又做了国子监太学院长,能活动的范围,怕是更小了。

“文院长真乃豁达之人!”王二浪说道。

竖起了大拇指。

文睾屠看着王二浪,神秘兮兮的说道:“王公子,我已经算到,不出三日,你将遭受劫难?”

听到这话,王二浪脸上闪过一丝凝重,虽然文睾屠并没有在自己面前展现他的占卜造诣,人也是极为和善,丝毫没有武王的架子,从和他之间的对话中,也没有提现出他能力是强是弱,但是他乐观的态度,让王二浪觉得此言非虚。

“愿闻其详”,王二浪拱拱手。

“公子不妨猜猜是何劫数?”,文睾屠说道。

王二浪将小书童再次斟满的茶,一饮而尽,有点烫嘴。

他试探性的说道:“可是桃花劫?”

自己能想到的也就这个了,毕竟除了林晓筠的事情,王二浪可没再得罪过任何人。

宇文元,文青诚这些人,不可能在和自己作对了,那么唯一可能的,就是自己无形当中得罪了太子,但是太子并不知道林晓筠在自己府中,宇文远并没有搜查到自己的马车,断然不可能发现林晓筠的行踪。

但是这只是件小事,太子不可能冒着得罪王护法的风险来和我过不去,因为不值得。

毕竟自己的靠山,也很铁的。

“非也,非也,王公子确实有桃花劫,但是王公子的桃花劫已经被贵人所破,所以不是此劫!”,文睾屠摇摇头说道。

“还请院长赐教啊!”王二浪拱了拱手,尊敬的说道。

桃花劫被贵人所破,这实在是让王二浪百思不得其解。

“王公子,你此劫起于度水之畔。”文睾屠说道。

“这……”,王二浪想不通了,自己在度水河边,没得罪人啊!于是问道:“院长,我实在想不出自己在度水边做过什么错事,得罪了什么人,还请详解?”

“我刚才算过一挂,王公子此劫,源于冻河奇观之前,你可相想,在冻河奇观来临之时,和来临之后,公子可以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

文睾屠说到。

经过这么一点拨,王二浪恍然大悟,然后站起来,想对文睾屠行躬身之礼,在求破解之法,不过被文睾屠阻止了。

于是王二浪说道:“在冻河奇观来临之时,我做过一首诗,取名为《霸绝—度水赋》!”

如果还想不出来,那王二浪就是傻子了。

他那首《霸绝—度水赋》可是把天下间的王公子弟都得罪了个遍,招来劫数,实属正常,但是一般的劫数,王二浪完全不惧。

那么这个劫数,必然会得罪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

他忽然想起半个月前,祖父王先化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为所欲为!但是皇宫除外!”

瞬间,王二浪就有点懵逼了,这特娘的不会是把那位得罪了吧!天耀的国主。

那这岂不是说,自己要火了。

搞不好现在满大街都是自己的诗。

王二浪感觉心里凉透了。

仿佛是看穿了王二浪的心思,文睾屠点了点头:“昨夜我夜观星象,其中正东方有一颗星辰,光芒闪耀,赛过了天极星,你可知这是和征兆。”

“是何征兆?”,王二浪本能的问道。

文睾屠走了过来,看着壁上的山河图,说道:“天文星,位于星极七耀之四,之五,两星之间,平时看不到,但是每一次显现,必然都是有千古绝句出世,或者天之才子诞生,但是昨夜不同,此星光芒闪耀,不恒久,但是有千古绝句之象,光芒虽显,却是闪烁不断,此乃文劫之象,而其中星极七耀,连成中枢七斗,对应天地造化,又分四州,神兽四州,洲洲不同,而玄武则取南斗,与蛇星遥遥呼应,此卦象,视为玄武,这就是南大陆的由来。”

王二浪听得是一窍不通,说的啥。

虽然听不懂,但是感觉好厉害的样子哦!

文睾屠继续说到:“看到我书架上的磁勺了吗?那便是星极七耀的卦象,而王公子此劫,分别对应在四,五星辰之间,这些先听我细细道来。”

“星极七耀,分为七颗星辰,第一颗星辰,名为天北,第二颗名为天东,第三颗名为天西,第四颗名为天南,其五名为天耀,其六名为天险,其七名为天尾,分别对应玄武七国,前四者,取方位,命国号,好比大南国,对应天南星,还有大北国,大东国,大西国。”

一瞬间王二浪就明白了。

“而天权星位于四五之间,对应则是在大南国和天耀国有绝世之文出世,但是我观天权星不断向天耀移动,便推测此事,出在我天耀帝国境内,于是我连夜卜卦,共七七四十九卦,卦卦不同,但是每七卦,都有一挂无形当中指向九龙柱的方位,我推测,卦象所说的绝世才人会在九龙柱出现,而另外四十二卦,则是指,卦象之人将会在九龙柱间徘徊半个时辰以上,于是我派了小书童去那里等候,并且日上三竿之时,在九龙柱徘徊半个时辰之久的人才是应卦之人。”

文睾屠说道。

王二浪震惊了,想不到传说当中虚无缥缈的卜卦之道,能被文睾屠研究得如此透彻。

天才,这才是真正的天才。

虽然没怎么听懂,但是这并不妨碍王二浪喊溜溜溜啊!

不过思来想去,还是有一个地方不解,于是问道:“院长是怎样知道我信王的?”

“这也是卦象告诉我的”,文睾屠说到。

“难不成,卦象还能显示别人的名字不成!”王二浪不可置信的问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卦就有点假了啊!

“非也,非也,卦象上讲,此人有官运亨通之福,祖上曾是王侯,现在是平民,且无官无职,还有人雄庇佑,这不就是说你们王家人吗?”

文睾屠反问道。

“这些都能从卦象上,看出来?”王二浪匪夷所思的问道。

他现在只感觉,要是自己学会了占卜之术,那岂不是,不用靠神识,掐指一算,就能算出林晓筠内衣的颜色?

溜溜溜啊!

文睾屠再一次看穿了王二浪的想法,只见他笑着,摸了一把胡子说到:“王公子,卦也有不准的时候,卦象所对,乃世间万物,非人事,也可是地事,天事,都能被卦象所对出来。”

“哦!”王二浪好奇了。

“卦象千变万化,犹如水中浮萍,随波而动,稍微有点波涛,那就能将这卦象全部推翻,还得尽天时地利人和,算卦先算天,再算地,最后在算人,算人之后才算事,这才是算卦,就算算到最后,仍然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文睾屠说道,看着头顶的星辰图,然后问道。

“你还想学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