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洛阳七日 > 正文
正月初九(一)
作者:洛扬任  |  字数:2965  |  更新时间:2019-09-13 15:11:48 全文阅读

神龙元年,正月初九,神都洛阳。

  距上元灯节还有七日,虽女皇帝武则天病笃,但洛阳城内还是一片张灯结彩的热闹景象,好像女皇帝的病重丝毫不影响这即将来临的盛大节日。

  自天授二年迁都洛阳至今,每年的上元节都热闹非常,神都经过九年的建设,繁华程度丝毫不亚于西边的长安,神都坊内西域各国商人络绎不绝,都赶着要在这上元佳节大赚一笔。武皇临朝后期,奢靡、攀比之风日渐增长,官宦、贵族手里不缺银两,追求的就是那份人前显贵。各国商贾也是抓住了这一时期,提前大半年就开始整备货品,各路驼商、马队陆续抵达洛阳。

  洛阳城按“天人合一”理念设计,以皇宫紫微城为核心,象征天帝居所紫微宫,洛水穿城而过,宫城外依次建设了皇城、外郭城,开有八座城门。东北和南部是坊市居民区,共109坊。商业贸易集中在南市、西市、北市,三市皆依傍河渠,直通大运河。

  此次上元佳节,因为外国商贾涌入较多,为了集中管理,就把所有外国商贾集中在了西市,并开厚载门,以方便外国商贾出入。可偏偏在这个地点、这个时间却发生了一件不该发生的案件。

  晨钟过后,丑时一刻,厚载门刚开启。城门令仓皇来报,离城门约五十丈处,一群胡人商贩遇袭,现场二十余人无人幸免,三十多乘骆驼也倒毙,满地血迹,胡人商货被洗劫一空,现场还散落一些遗漏的胡人商货。遇袭的人员大多是脖颈处一刀毙命,负责查案的王温知县一看案情重大,上元节将至,如处理有纰漏,或不能及时破案,那轻则丢官受罚,重则搞不好会性命不保,于是及时向大理寺作了上报。特殊时期,大理寺也不敢怠慢,于是迅速组织人员赶赴案发现场,此事可大可小,如果处理不当,各国商队恐慌全部外走,或他国商队不敢再来,必定影响了神都的上元盛景,更重要的是现在各国使节都在洛阳,一旦因此事损害了大周的国威,那势必影响巨大。

  负责此案调查的是大理寺司直陈无忌,别看大理寺司直仅六品,可这个陈无忌其人却不简单,精于刑事,三十多岁,却已在大理寺任职十年,破获不少案子,早年在狄阁老手下当过差,后转调大理寺,为的就是有破案的机会,好利于升迁,大理寺卿徐有功深知其能力,也多为重用,但可惜狄阁老、徐有功先后离世,一时间陈无忌在朝中也没有了门路。现任大理寺卿武江靠的是关系上位,生怕其能力取代自己,始终不予以提拔,一来二去,这陈无忌也只能在司直的职位上呆着,碰到棘手的案子就交由其处理。

  今天的案子太过于紧迫,武江也不敢怠慢,接到报案时,就派出了经验最为老道的陈无忌负责调查此案。陈无忌身形魁梧,皮肤黝黑,是长时间在外查案造就的体格,他蹲在地上细细的观察案发现场,检查尸体,不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

  此时,太阳已完全升起,案发现场在陈无忌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勘察着,武江也赶到了现场,他一看满地尸体和骆驼的惨状差点把刚吃的晨食都给吐了出来,一手捂嘴,一边问道:“怎么样?有什么线索吗?”

  陈无忌对武江打心眼里是瞧不上的,一无真才实学,二无为官的履历,靠的就是跟武三思的那点亲戚关系短短几年就出任了大理寺卿,但瞧不上归瞧不上,他始终是自己的顶头上司,陈无忌还是一拘礼,答到:“回大人,我看此案不简单,不像是简单的抢货杀人,内有蹊跷。”

  “蹊跷?什么意思?这货也不见了,人也死了,不就是抢货杀人吗?”武江心急的答到。他是不愿意此事太过于复杂的,上元节将至,他只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现场迅速勘察,然后发放一个海捕文书拿人,如果拿不到人,就随便找一个顶罪的,把此案给尽快结了。反正不能让此事发酵,免得事情越闹越大,捅到更上级那里去,搞不好他这个节也没法过了。

  陈无忌不紧不慢的翻开一具尸体,指着勃颈处的刀伤说到:“大人请看,这些受害者都是一刀毙命,身上再无其它伤痕,我检查过几具尸体,都是如此,甚至连打斗的痕迹都没有。”

  “这又能说明什么?”武江不耐烦地说到。

  陈无忌倒是不在乎武江的态度,反正他也已经习惯了,武江素来对公务不重视,那点闲暇功夫不是巴结上级,就是忙着在花街里厮混,此刻对案情不耐烦也属正常,他不动声色,继续说到:“这说明凶徒身手非常好,不像是普通的盗匪,况且案发地点离城门不过五十余丈,这么短的距离如果失手,有人大声呼救,那想必城防处是有可能听得到的。但这些凶徒的速度太快,以至于根本没人发现。况且,如果只是为了抢货,大可在远离城防的路上行凶,为什么非要冒这个险在这里设伏呢?而且。。。”

  “够了!”武江打断了陈无忌的话,继续说到:“那你有没有线索,凶徒是谁呢?”

  陈无忌思索了一会,答到:“目前没有线索!”

  “那你还说个屁啊!我限你三日以内查清案情,抓获凶犯,否则此事上头怪罪下来,我拿你是问!”武江颇有些无赖的说到。

  陈无忌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默不作声,低头继续在地上寻找线索。他的目光被散落在地上的一个发绳吸引住了,他弯下腰捡起发绳仔细端详着。

  这时,案发现场挤进了几人,径直走到了武江面前,带头的中间那人非常年轻,一袭青衣,清瘦,看相貌约摸着就二十来岁,身材高大,目光如炬,身后跟着两人,身材魁梧,一脸英气,一看就非等闲之辈。

  武江一看眼前之人,连忙行礼,奉迎道:“原来是尚辇奉御李三郎,李公子,到此处请问有何事啊?”

  李三郎还礼,答到:“上元将至,奉吾皇之命,特设立龙安司,负责上元佳节期间,神都城内的安防之务。此事既属于安防之事,理应交由龙安司负责查办,我等前来即是为了交接此事。”

  有人肯来接这烫手的山芋,武江自是高兴,但尚辇奉御无非就是一个掌管皇帝的内外闲厩马匹的闲差,况且龙安司又是什么时候设立的,他可未曾听说,不问清楚,贸然就将此事交接,自己恐背了一个不察之罪,但这李三郎却又是相王李旦的儿子,自己当然也不敢怠慢,真顶撞了,日后追究起来,上面的人也不一定会为此事帮自己,想到这里,武江一躬身,继续说到:“此事由李公子接管,自是妥当,但这设立龙安司一事,下官尚未得到明文,烦请李公子出示信物,我也好回去后向上级禀报,要不然下官必被上级责罚。”

  李三郎从腰间取出一个腰牌,递给武江,说到:“此乃龙安司令牌,龙安司设令今日朝会便会颁布,大人尽管放心交接;吾皇还有特令,为保证上元节周全,龙安司还可向各部衙门征调人员,各部衙门尽须给予配合。”

  武江接过令牌,令牌正面刻有“龙安司署”,背面刻有“奉天诏令”,李三郎再是胆大怕也不敢伪传圣命,此事应该是真,于是武江连忙归还令牌,又鞠了一礼,答到:“下官立即奉旨交接,剩下的事还有劳李公。。。哦,不,李司丞辛劳,请问我部衙门还需怎么配合?”

  李三郎摇了摇手,说到:“大理寺只需调派一人给我即可,其余人等如有需要,我自会告知,望大人届时还请鼎力相助。”

  武江笑道:“那是自然,请问李司丞需要借调我部衙门何人?下官立即安排。”

  李三郎四周看了一下,手指着陈无忌说到:“就他一人即可。”

  武江连忙把陈无忌招到跟前,说到:“这位是龙安司的李司丞,此事交由他主办,由你配合,你须竭心尽力,凡事只需向李司丞上报即可。”

  陈无忌看了一眼李三郎,鞠了一礼,大声说到:“喏!”

  武江看事情已交接完毕,心头巨石终于放下,连忙告退,撤了去。

  李三郎看了看陈无忌,说到:“即刻起,你为我做事,我们须尽快破获此案。”

  陈无忌大声说到:“我为洛阳做事,对李司丞负责!”说完一拘礼,又转身开始去翻看现场。

  陈无忌这么一说,倒是出乎了李三郎的意料,心想,此人心性甚高!此后相处必多加注意。

  此时,日头已高,想必已近巳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