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灭世枪王 > 乱世将至
第三十三章.我也是有脾气的
作者:末路凡人  |  字数:3169  |  更新时间:2019-09-21 05:32:04 全文阅读

“你可以去医务室找医师了。”毛小易再次对旁边的同学说道。

  那同学看了一眼毛小易,又看了一眼夜咏和导师。思量了片刻,无所谓的摇了摇头。

  他不相信结果会那么严重。

  “我最后说一次,松手!”夜咏这次没有了谦让,因为导师已经戳到了夜咏的底线。

  “我就是不放,你能拿我怎么办?”

  导师嚣张的说道,然后又使劲的扯了一夜咏的衣领。

  嘶……

  衣服……被撕烂了。

  毛小易惊愕的看着这一幕,惊讶的看着地上的衣服碎片,又胆怯的看一眼夜咏。

  夜咏的气质瞬间变了,双眼通红,直勾勾的盯着导师。双手握拳,手上的青筋暴起,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一拳打到导师的脸上。

  毛小易倒吸一口冷气,吞吞吐吐的对先前那个同学说道:

  “好了,你可以去买棺材了,我先去找一个风水宝地。”

  那个同学实在是不理解毛小易为什么这样一惊一乍的,问道:

  “至于吗?我看那导师不像是那么狠的人啊。”

  原来那同学误会了毛小易的意思,以为是夜咏会出事。

  毛小易用着一个鄙夷的眼神看着那同学,像是在嘲笑那人的无知。

  “你先看着吧。”

  毛小易跟了夜咏这么久,也算是有夜咏有一些理解了。

  平时夜咏都是邋里邋遢的,穿衣服随随便便。

  但今天的夜咏,穿得很整洁,像是一个文弱书生一样,主要还是对待这件衣服的态度,和对待其他衣服不同。

  在路上,夜咏不惜麻烦,还故意的避开了有污渍的地方,衣服一直都像是新的一样。

  加上又是中秋之后再穿出来的,一定是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给夜咏的。

  毛小易可以肯定,这是夜咏这一生中,最心爱的衣服。

  但现在,衣服……被撕烂了。

  啪!!!

  这一清脆的掌声,响彻了整个教室,教室所有人都惊愕的看着夜咏。

  没想到,夜咏竟真的敢打导师。

  那导师被夜咏的一巴掌打懵了,直接被打到几米外。她惊讶的捂住自己红肿的脸,看着生气的夜咏。

  此时的夜咏,气得全身都在颤抖。

  “你……打我,我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打导师多大罪你知道吗?你彻底完了。”

  导师迅速站起身来,摆出了自己的六阶实力。

  因为动静太大,很多导师都走到了天才班的门口。有一些导师想要上前劝架,但被月雪拦了下来。

  月雪知道,没有人能劝住夜咏。

  她看出来夜咏被撕烂的衣服,这衣服可是夜咏最疼爱的小老婆,夏小梦亲手给他选的。

  夜咏可能要好一段时间都不能与自己的老婆相聚了,这衣服承载了夏小梦对夜咏的想念。

  承载了整个中秋节,最美好的回忆,竟在一瞬之间,破灭了。

  “犯剑!不打你,天理不容!”

  夜咏瞬间暴走,拿出馨儿就是往导师身上一顿猛抽,在每一击都承载了了夜咏的怒火。

  没有多久导师就被打得不省人事了,但夜咏还是不解气,仍然对着她身体疯狂地抽打。

  良久……

  夜咏停下了攻击,看着地上的衣服碎片,眼眶不禁红了起来。

  这可是小梦亲手为他挑的衣服啊!

  中秋过了没多久,就烂了。

  我夜咏!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静遇到这些麻烦事!

  夜咏此时的心情无比复杂,不停的惆怅着,怒吼着……

  下一刻,夜咏在众人眼帘消失了。

  月雪捡起地上的碎片,将碎片放进自己的口袋里。

  然后拿出了一个药丸,塞入那个晕倒的导师口中。那导师服下了药丸后,竟瞬间清醒了。

  结果迎来的,是月雪的一句粗口和一个大耳巴子。

  学院院长走到了那导师身边,用斥责的口气说道:

  “你明天不用来学院了!”

  院长认为这才明智的选择,按发现的规律来讲,夜咏是一个无论如何也不能得罪的人。

  现在反观一下夜咏的成长之路,得罪的人有那个是好过的?

  叶家?

  坤坤学院?

  星曦不敢对夜咏做什么过分的事,再说了,夜咏也没有错,是这个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导师无理取闹罢了。

  那导师,茫然的看着众导师,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帮她,而是帮那个叫夜咏的学生。

  到现在,她还不知道,自己刚才闯了多大的祸。

  其实夜咏也已经手下留情的,他这次的怒火,甚至要比坤坤学院那次要大的多。

  不过夜咏还是留下了那导师的命,毕竟她也只是一时冲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再说了,如果要还,她十条命也还不起这一债!

  毛小易有点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他开始反思了。

  记得以前,在外院天才班的时候。

  夜咏也经常被欺负,被那些无理取闹的人当作出气包。

  那是的夜咏一直都是选择忍,很少反击……

  现在终于变了,一切都变了。

  夜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软柿子,现在的夜咏,天不怕地不怕。

  毛小易认为,这才是真正的夜咏。

  ……

  平凡大陆。

  东界的那处熟悉,偏僻的酒馆。

  夜咏醉醺醺的对着小二说道:

  “小二……!来!再给我,上两坛酒,我还能再喝!”

  “好嘞客官!”小二客气的将两坛酒送到夜咏桌子前。

  夜咏看着两坛酒,痴痴的笑了笑。

  接着一瘸一拐的站起来,搭着小二的肩膀,靠近小二的耳朵说道:

  “小二,为什么,今天那个讲故事的那个人……嗝……,那个人为什么没来讲故事啊?”

  夜咏醉了,吐字都不清了,甚至还说着说着打了一个嗝。

  “那个老先生啊,被解雇了。他啊,老是讲超平凡当年那些事,大家都听到耳朵都起茧了。”

  夜咏矫情的看了一眼酒馆最前的一个空位子,那是说书人的专位,现在已经沾满了灰尘。

  “超平凡,是不是过时了。”夜咏又想小二问道。

  “也许是吧。”

  “哦。”

  夜咏哦了一声,然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接着喝酒了。

  他不禁自嘲的笑了笑,一边喝着酒一边嚷嚷着:

  “原来我已经过时了,难怪……但是!为什么你们要逼我,我不想打人,不想做坏事,为什么要逼我……”

  此时,夜咏又笑了笑。

  他想起了一句话:

  别低头,皇冠会掉。

  夜咏不太赞同这句话,因为属于自己的东西,就算掉了,别人也捡不起!

  他的东西,只有他能捡起来。

  害怕低头,害怕皇冠掉了的人,也许是担心自己再也捡不回来吧。

  又或许,这些也只是夜咏为自己低头所找的借口……

  夜咏突然间端起一坛酒,对着酒馆的客人大声喊道:

  “好!就为了我能捡起皇冠,一定要忍下去!各位,今天我摊牌了,就是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的超平凡……!”

  酒馆的人听了,和蔼的向着醉醺醺的夜咏点了点头。

  面对这种情况,他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间酒馆每天这么多人喝醉,一醉起来就胡说八道什么的,一会幻想自己是这个传奇人物,一会又幻想自己是那方大佬。

  前些日子,还有一个收藏只有四十八个的作者,喝大了,嚷嚷着自己年入百万什么的。

  到最后还不是没钱结账,现在还在后台那洗碗呢。

  接着夜咏低沉的坐了下来,端着一坛酒,盯着另一坛酒说道:

  “我太难了。你说我错了吗?我明明没做错,为什么总会有人找我麻烦啊,我没有错啊。”

  “嗝儿……”夜咏打了一个酒嗝,接着自言自语道:

  “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以前一样,我不想狼狈不堪的会梦境。我不想为了活命,躲躲藏藏的……”

  夜咏实在是喝多了,不断飚着疯话,说着自己不开心的事。本想一醉解千愁,没想到借酒消愁愁更愁。

  ……

  第二天。

  夜咏从朦胧中睁眼,一阵炸裂般的痛感,从头上传出。

  夜咏捂着头,看了看这个地方。

  “这个地方好眼熟。”夜咏咽了一口口水,突然来了灵感。

  “原来我已经回到家了,不知道是谁带我回来的。”

  夜咏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人换了,换回了平常穿的衣服。

  他焦急的在房间寻找,看了看床头又找了找床尾。

  最后在枕头下找到了,那件,文弱书生的衣服。

  夜咏抱着衣服,露出浅浅的微笑。

  他仔细看了看,发现衣服已经被人补好了。

  “看着粗糙的针法,和这可爱风的补法,一看就知道小梦补的。”

  夜咏轻轻的嗅着衣服上淡淡的女人香味,紧紧抱着衣服,亲吻着衣服。

  “爱你,小梦。”

  这个木屋的另一个房间。

  月雪吸吮着被针扎破的手指头,满意的轻声道:

  “好险老娘会补衣服,要不然老哥可能还要伤心好一段时间。嫂子说的没错,他没有个女的照顾,还真的不行。”

  其实昨天是月雪带夜咏回家的,当时夜咏还在发着酒疯,月雪也是好久才哄走夜咏。

  可夜咏回到家后,在月雪转眼间就睡着了,那些衣服也是月雪换下的。

  在月雪眼里,夜咏真的是很差劲:

  一不开心,不是爬到树上喝酒就是跑到酒馆发疯。

  房间什么的也不打理,都是月雪来打扫卫生的,主要还是夜咏总不在家吃饭。

  要是夜咏知道月雪这个想法,一定会说,老子不在家吃饭,到底是什么原因你心里就没点数吗?

  月雪自豪的说道:

  “嫂子,你就放心吧。本姑娘心灵手巧,会补衣服又会做饭的,不会苦了凡哥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