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好人的逆袭 > 正文
第三十四章:身份暴露
作者:老米同志  |  字数:4157  |  更新时间:2019-10-04 09:18:52 全文阅读

悬崖之下,此时黄雨生看着面前的刘力的尸体心中滋味百般。

  “看来我还是太小看他了。气劲中阶竟然也能被一击必杀,看来这次麻烦有点大。

  通知一下猜霸,这次的交易取消,要想继续做生意,让他找个人来帮忙把这块绊脚石挪开吧……”

  阳光透过过绞丝窗帘挥洒在杨澈的脸庞,沙发上的杨澈拍打着有些疼痛的脑袋醒了过来。愣神了好久以后才发现,原来自己昨晚是留宿在王宁宁家了。

  “你醒啦!先去刷牙洗个脸吧,牙刷和毛巾都是新的,早饭一会儿就好!”

  杨澈也没有犹豫,在洗手间忙活了十几分钟后就被王宁宁推到了饭桌前面。

  “来,尝尝我煮的皮蛋瘦肉粥味道怎么样?”

  王宁宁此时的热情一时间杨澈还真有点不习惯。他总感觉以前那个泼辣骂街说话尖酸刻薄的王宁宁比较真实点。

  “王宁宁,其实你用不着这样。你这样我心里还真有点发虚。”

  杨澈就想着赶紧把桌上粥吃完赶紧走人,可是奈何这粥太TMD烫了,差点就把舌头给烫出来。

  “谢谢你昨晚说的那些话,以后你就叫我宁姐吧。叫王宁宁太见外了,我昨天去孤儿院找过你,那里的环境真不咋的,要是孤儿院里住

  不习惯,可以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现在杨澈真的是头大如斗了,他想回忆起昨天晚上的事,可就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谁TM知道我昨晚上说什么了,那是什么红酒啊,怎么喝一点就能喝断片了。

  完了,昨天晚上不是是自己被这个女人给办了吧。”

  联想起这女人今天不同寻常的态度,杨澈是越想越心虚。

  “呐,这是你的钱包,昨天的旧衣服我都给扔了。手机也在这了,你看一下会不会改少些什么。”

  王宁宁把一个类似钱包的布袋子和一个手机放在了桌上。

  “钱包?自己什么时候用得起钱包了。”

  拿起这个布袋子,杨小才想起来这是那个杀手的东西。打开之后,里面除了一张卡片和一个U盘,就只剩下十来张红票票而已。

  “好啊,倒是没看出来呀,杨澈你还是个大土豪呢!隐藏地够深的啊,怪不得昨天晚上没把老娘那一百多万放在眼里,敢情你是真看不上呀!”

  “你看我像是个土豪吗?土拨鼠还差不多。”

  杨澈也不明白就这几章红票票,怎么就成土豪了。更何况这还不是他的,他只是为了不让人轻易的确定山崖下那具尸体的身份才顺手拿来的。

  “你以为我是乡下人没有见识啊,你这张是瑞士银行的不记名金卡,要想持有这卡,里面最少要存500万美金才行!我上大学时读的可是国际金融,有一次从一个外籍教授哪里听过,当时我还专门百度一下。”

  “5……500万!还……还是美……美金!”

  杨澈这时候才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装备全靠打,组团刷怪能兴家!只是一个“鹰爪王”的身家就如此丰富,关键是人家做好事还不留名,这张不记名金卡就是完全为他人准备的!

  说是不激动那是假的,杨澈从来就不是一个有钱人。如今杀人放火金腰带,无端端的就成了千万富翁的他这时是真的如坠云端一样。

  “那个杀手脑子有病啊!有这么多的钱还要做什么杀手,这不是闲得蛋疼是什么!”

  杨澈懒得去想这些有的没的,这时候他假做镇定的把东西都收了起来然后告辞离开了王宁宁的家。

  杨澈给自己打了辆车,自己坐在后座上闭目思考着自己即将面对的问题。

  “昨晚那个杀手到底是谁派来的?自己在这福中市也就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是谁跟自己的仇恨能达到这不死不休的境地?

  是宋新波?不至于吧,就因为帮了铁若男的忙还不至于此。剩下的就只有黄雨生了,这个可能性很大,但是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存在?”

  杨澈越想越想不通,他真怕什么时候又跑来几个像“鹰爪王”那样的杀手,那么可真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了。

  “我分析过你出手,你就是个暗劲初阶而已……”

  此时他脑海中突然闪过昨晚杀手说过的话。特别是用到“分析”这个字眼。

  杨澈真正意义上的出手总共才四次,第一次是商场遭遇劫匪那一次。当时只有那两个雪鹰突击队员看到,而且当时也就是那随手的一刀,况且当时都被下了封口令,所以这次可以排除。

  第二次是帮铁若男和他哥打赌,那时就射了一飞刀。地点也是在军事禁区,周围更加不可能有杀手的存在。这次的可能性也可以排除,何况就这一刀估计也看不出什么。

  第三次是学校后门和叶雅月遭遇流氓那次,当时倒是墙角多了个人,但是很明显这个人是叶家的。叶家既然可以自己“投资”,那么也不会做出派人杀自己的事情来。要真是叶家,那他们大可以叫自己去吃一顿,然后再下个毒什么的岂不是即经济又环保。

  那么就剩下最后杀杨易峰那一次了。

  “难道当时周围还有人在?不可能,要是有人绝对逃不过自己的感知!除非当时有人录了视频。”

  杨澈似乎抓住了关键点,难道杨易峰或许那几个人身上有摄影设备。要知道如今的针孔摄像头或许纽扣摄像头都是可以无线联网的。

  “是了,真像恐怕就是这个样子。那么是不是说两天后黄雨生的交易也会因为泄露而取消。

  特别是在袭杀自己不成之后会不会出现变数?而这些都是次要的了,既然自己已经暴露,那么会不会连累孤儿院?”

  这时候他的脑袋已经是乱成了一团浆糊了。他的所有依仗就是凭借自己变态的听力暗中动手,最主要的就是自己盲人这个身份可以非常完美的伪装自己。可如今却直接站在了阳光下,杨澈绝对不相信黄雨生手下就只有一个杀手!

  联想起他对付张良和梁思雨都手段,此时杨澈真正的已经起了杀心。他绝对不能让孤儿院那些孩子还有院长他们受到牵连。

  “司机师傅,麻烦你带我到市中心的瑞士银行……”

  瑞士银行在华夏的分行其实并不多,一般只有省会城市才会有那么唯一的一家。由于业余的关系,绝大多数的时间里瑞士银行的人流量是很少的,只有少数顶级富豪才会在这里有业务来往。

  当杨澈推开一扇欧式风格的复古木门时,大堂经理卡亚·罗古利也是有些意外。但是良好的职业素养还是让他马上恢复过来。

  “先生你好,我是这家银行的经理卡亚·罗古利,我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卡亚·罗古利习惯性说的是英语,但是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失礼那上用中文重复了一次。

  “卡亚·罗古利先生你好,我想把卡里的钱转账出去。”

  说完后杨澈掏出那张不记名金卡递了过去。

  看着杨澈手上的金卡,卡亚·罗古利很是震惊。不仅仅是因为杨澈能够说一口非常流利的英语,更加诧异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张金卡。要知道,这张卡的存款最少也在500万美金。

  “有什么问题吗卡亚·罗古利先生。”

  “没……当然没有问题。”

  卡亚·罗古利为什么看到杨澈手中的金卡时会那么震惊呢?因为一般办理这种特殊银行卡的就只有两种人,第一种是雇佣兵,而另外一种就是地下黑暗组织的人员,例如杀手。

  这种卡的好处就是无论是谁,不管是什么身份,只要拿到金卡就可以使用里面的钱,无论是转账或是提现都是无法追踪的。当然,也不存在密码这种东西。也就是谁拿到就是谁的,这也是一些朝不保夕的雇佣兵给家人留下的保障手段之一。

  卡亚·罗古利把金卡放在一台机器里扫描了好几次。其中还在旁边的电脑里操作了好一会。

  “这位先生,您的账户里一共有532万美金。请问你是要转账还是要拿现金。”

  杨澈虽然知道卡里面最少有500万,但是这跟真正听到的却是两回事!

  卡亚·罗古利看着杨澈发呆的样子,还以为他在顾忌着什么。笑了笑后开口说道:

  “这位先生请您放心。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到,从您进来的那一刻我就没有询问过你的名字。”

  杨澈被这么一说想想还真是这样。

  “不但如此,在这间银行里除了电灯外,唯一的电子设备就是我面前这台机器了。这里绝不会存在着监控摄像头这样的东西,而你无论是转账还是提取现金,我们这里都不会有记录。”

  杨澈愣了一下,那这不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吗?

  于是乎杨澈报出了一个账号,把100万美金转了过去。然后把其中2万美金换成了11万多的红票票,再把其余的钱全部转到了在江城上学的姐姐卡号上。

  “肥妞,适当时候我会去找你。”

  这个就是杨澈给姐姐的转账留言。办理好意切手续后,他提着一个小袋就离开了。

  这时候杨澈并没有回孤儿院,而是直接打车去了高铁站给自己买了一张直达京城的车票。接着又去了一个商场的专卖店为自己买了一身衣服和鞋子。

  而这一行的重头戏就是他在一家五金店里买了几包寸二长的钢钉。又在登山器械店里为自己买了支登山杖来代替盲杖。最最主要的就是把那头长发处理了一下,当他从理发店里出来的时候还意外的需要几个妹子要微信号的。

  都准备妥当之后杨澈就打了辆车直奔福鼎山。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杨澈的想法很简单,他不可能做等着黄雨生一次次的派杀手来解决自己,而且这还关系到孤儿院里那些孩子的安危。所以与其束手待毙不如先发制人。

  他对现在自己的能力还是很自信的,他打算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杀掉黄雨生然后借助高铁逃离这个城市。只要自己做得够干净,那么任谁也想不到会是一个瞎子干的。

  然而为什么不是飞机而是选择高铁呢,因为其实就在福鼎山下就刚好有一个高铁小站。杨澈计划在晚上一点前穿过树林到达哪里,这条路线就是目前最为便捷最短的逃离路线。

  杨澈只是让车子停在路边,这里离福鼎山的山道还有两三公里,背着包的杨澈徒步走进了茂密的树林。

  其实这个计划是很有漏洞的,因为杨澈并不能确认黄雨生就会在那个休闲会所里。这一切准备的前提都是在这样的前提下才能成立,所以走到半山腰的时候杨澈才发现自己这种心血来潮的冲动是错得多么的离谱。

  可是事已至此,难道还要退回去不成。如今是黄昏时分,杨澈必须要在天黑之前从后山树林子那边潜进会所里。

  前期是很顺利的,可是当杨澈来到会所后面的时候就彻底傻眼了。因为他又发现自己又忽略了一个致命的细节。

  这TMD是个会所啊!这晚上前来消费的加上服务的大大小小起码就有几百人!

  如今杨澈整个耳朵的充斥着的都是人声,其中还夹杂着不少的男女运动是恩喘*息声。稍微比较幸运的是黄雨生确实是在这里,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当着这么多人上前去把人杀咯?

  说实话,现在杨澈真是有打退堂鼓的打算了。因为他发现这个问题跟本就是无解的。

  “怎么办?自己又不是兰博,也不是阿汤哥可以搞什么秘密潜入。”

  呃……说到秘密潜入,杨澈此时正好想起了有一集里面是把大楼的电源给切了,然后利用夜视镜完成任务的。

  “自己的耳朵不就是天赐的夜视镜吗?只要把电源给切掉,那么趁着黑暗自己就能进入到会所,到了那个时候杀掉黄雨生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杨澈立时放空心神,仔细去辨认这附近的变压器发出的电流滋滋声。

  绝大多数的大型场所都会自己申请一个变压器,而这些变压器也大多数会露天安装在建筑物的外面。有的更是离了十几二十米。而这个会所的变压器正好死不死的安装在杨澈所在位置直线距离不到三十米的地方。

  夜间电压较大,所以此时那个变压器偶尔会发出几声非常细微的滋滋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