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白毦手札 > 西极上军
第十五章 泪血军
作者:八幡小明  |  字数:3696  |  更新时间:2019-09-11 09:52:41 全文阅读

台阶下的人不就是前几天在南川古董店撞见的那个乞丐么?虽然变换了一身行头却也还是蓬头垢面,手里还捧着那尊蚩尤像呢!他一个瘸腿的竟孤身一人出现在这个地方,这TM也太不可思议了!在这幽闭的环境中不得不让人联想到一个问题:他究竟是人是鬼?

  大家不由自主地聚到一处,耗子突然拦着我说道:“你看他的表情很怪耶。”耗子常年混迹江湖,察言观色自然有一套。那人的神情方才我就注意到了。他诚实的身体分明是想靠过来,为何又一脸恐惧地迟迟不敢迈腿,那他的恐惧从何而来?我环顾四下,台阶上就我们四人——老乡,别害怕啊,我们哥四个可都是大大的良民呀。他并不理会台阶上的我们,自顾自地凝视我身后的黑暗,口中吚吚呜呜的也不知道念着什么。我纳闷他这是什么操作,顺着他的目光往身后看,除了大鼎外便是一片混沌。老龙尝试往鼎后查看,没过多时就听着他发出“my god”的感慨。

  这是咋啦!还能惹得我们的老龙说英语。我跟上去一看......我的天爷啊!在这黑暗中居然藏匿着一尊巨大的雕像,目测足有四层楼那么高。雕像俯着身子,伸出的六支爪牙抓着刀、弓、斧、戈各类兵器,兽角人面张着血盆大口,既有君临天下的威仪,又不乏吞食天地的凶残。

  “这......老廖,这玩意.....这位大哥是......”老龙都已经结巴了。站在它脚下仰视着雕像,耳边竟充斥着震天般的怒吼,无形中压迫得人喘不过气。尤其是那双眼睛,虽说是石像亦令人不敢直视。

“这是蚩尤。”我稳了稳心神,只感觉那双眼睛直勾勾地瞪着我。

 “谁?”

 “蚩尤!上古的战神也被称为兵主,你玩那么多游戏,他的名号你都没听说过?”我解释道。我以前就劝老龙多读点书,连蚩尤的大名都没听说过,你还算是中国人吗。

  “就是传说里面黄帝大战蚩尤里的蚩尤?”老龙还在确认。我点点头。老龙继续追问道:“在这里立他老人家的像是几个意思?”......咱们下次能不能不问这类白痴问题,你问我,那我又该去问谁。这蚩尤雕像跟白云滩传说里统治太平的国王还有几分类似,莫非百姓口口相传的残暴统治者便是蚩尤。

  我这边还是一团浆糊呢,耗子那边又出了状况——那个乞丐又跑掉了。耗子照看着朝阳君,不方便追赶,只能眼巴巴看着他跑掉。我们自己的豆花都没吹冷,还去管别人的稀饭?再说就这大山里面他一个人咋个出的去……等一下,那他是怎么进来的?“格老子的,必须把那个崽儿找出来!他能进来就肯定知道怎么出去!”我边说边领着大家往乞丐逃走的方向追去。

  还没走出几步,耗子便问我们有没有闻到怪异的气味。朝阳君附和说他也闻到一股怪味。我提鼻子嗅了嗅,除了腐败的霉味哪里来的怪味。“你们莫不是嗅觉出现问题......!”我话还没说完,朝阳君拉了拉我的衣袖,让我往边上看,说是旁边的石碑动了一下。他一句话让整个队伍瞬间安静下来。

  我看了一眼他所说的石碑,纹丝不动。我们都这步田地了,能不能营造一个良好的氛围。我宽慰朝阳君道:“你眼镜坏掉了,哪里还看得清楚。还有我需要重申下纪律,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鬼神,希望大家还是以科学为准绳,不要散布恐怖信息。”

 “那刚才石碑上所写的泪血军是怎么回事?”朝阳君立马反问。

  嘿!你这是抬杠啊!那泪血军什么的不过是传说而已,这样神乎奇迹的传闻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也就罢了,居然还有人相信。在场诸位有谁见过泪血军的,要是这世界上有泪血军,那萧铣至于国破身亡?我决心要好好纠正朝阳君的错误思想。不曾想,一个黑影从边上一闪而过。

  “谁啊!”老龙被吓得变成了公鸡嗓。他的声音还没有停,那乞丐已经站在了我们面前。那乞丐一手托着神像,另一手比划着,口中还是听不懂的呜呜声——搞啥子名堂!你绕着我们神出鬼没地,我也忍了,你说的话我们是真的一句也听不懂啊!

  我们一脸懵逼地看着在面前指手画脚的乞丐。突然朝阳君也开始学着乞丐呜呜起来——难道没有人告诉你模仿残疾人是不道德的行为。我正要打断朝阳君的不礼貌,没想这小子竟如烂泥一般瘫到了地上……啊哈!你小子玩的什么套路。

  我正要俯身查看情况,老龙急促地拍打我后背,嘴里呜噜呜秃听不清他想表达什么——我说你又是要闹个哪样,这聋哑还带传染的?我话还没说出口,耗子一把将我架起,在我耳边轻轻咬牙道:“荆轲,这回可是大事……”说着,他示意我往右前方石碑看……

  嚯!没想到这个地方还真热闹,除了我们和乞丐还能有活口。

  石碑旁站着一个人,身上的衣物都成条状比我们眼前的乞丐还要落魄,一脸阴沉如同刚下葬的死人,看皮肤跟僵尸片里的僵尸没区别。此刻他正捏呆呆地盯着我们,而那双眼分明淌着鲜血——这是什么玩意啊!我大脑闪过方才看过的碑文——这他妈不是泪血军么!我顿时觉得裤裆潮乎乎的,腿也开始不听使唤,要不是耗子托了我一把,恐怕已经追随朝阳君的步伐了。

 “老……老廖,我们现在……现在咋个……办。”老龙的牙齿已经上下打得不亦乐乎。我脑子里一阵嗡嗡声,心说我们今天是非交待在这里不可。耗子摸出随身携带的刀子,示意不行就拼了。拼撒?刚才上课时候没听讲么,这玩意根本不怕刀枪。现在它并没展示出侵略性,我们又何必去招惹它。依我看不如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看着那怪物没有丝毫动作,也是宽心不少,我们轻轻地向后退了两步。猛一回头,只觉得天塌地陷,我们的退路已经被堵死了!几步之外站着几个人,无不一身破烂,满眼鲜血直勾勾地盯着我们看,脸上还挂着扭曲的笑容,像是看着一顿美味的饭餐。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屁股,你们悄咪咪地跑到我们后面意欲何为?

  老龙刚要出声,被耗子一把给捂住。就看见他双眸渐渐无神,是要步朝阳君的后尘。我咬着牙用力支撑起他:“司龙啊!你给老子雄起!地上已经躺起一个了,你这两百斤肉再往地上一甩,我们不负责抬你出去哈。”

  那乞丐没有逃走的意思,只是很狂躁地在原地叫嚷,搅得人心烦意乱。耗子攥着手中的刀说道:“荆轲,今天这条路恐怕是不好过哟。等下我先动手,你看能不能跑出去。”我心说这地上晕一个,身上还瘫一个,哪里还跑得出去。我偷偷地往包里摸着折叠铲,等下要是有意外,索性就在这里拼了。

  我拍拍老龙的脸,问他行动还能自理不。老龙缓了缓,悄咪咪地说:“动还是能动,就是不方便。”

  “你这是啥子意思,你当靠在我身上安逸嗦!咋个叫不方便?你是来大姨妈了?”我对于老龙这种关键时刻掉链子的行为向来不齿。

  老龙特别害羞地支支吾吾道:“跟那个差……差不多。我的裤......裤……裤子......”这裤子跟行动不方便有啥子关系,我低头一瞧,老龙的裤子已经湿了一大片......好吧,我了解了。

  “荆轲!跑!”老龙还在矫情,耗子已经出手。只见他手中刀照着怪物的面门飞了过去,未等我反应,他已经拿着折叠铲冲了上去。我撇下老龙,操起折叠铲跟了上去。不得不说,古人对泪血军的记载还是挺写实的——那怪物面门上插着刀,仍旧不管不顾地迎着耗子而去,一把就抓住了耗子挥出的铁铲。

  格老子的,这个东西的力气还挺大!对方一出手,耗子就明显处在下风。我用尽力气朝那怪物头上拍去,要是搁一般人早就头开肉绽了,可它却不受丝毫影响,死命地抓着耗子的铲子。耗子趁势冲那怪物裆部一脚,看得我浑身跟过电一样。那怪物哪在乎这点伤害,甚至冲着耗子傻呵呵地乐,甚是得意的样子。

  “让开!老子跟他拼啦!”身背后一声暴喝,老龙已经将自己当做炮弹硬生生地撞了上来。没想到刚一起步就脚下拌蒜,啪叽一下扑倒在我脚下。

  ……这一摔得肯定比耗子那一记断子绝孙脚还疼。

  我哪里顾得上搀老龙,当即以铲做剑奔着那怪物手臂劈去——饶是我用尽力气,也只是在他手上造成一道浅浅的伤痕,鲜红的血液瞬间由伤口淌出。我发现除了和耗子纠缠的怪物,剩下的都站在原地看着我们斗得不亦乐乎,却是没有丝毫要帮忙的意思。这是嫌弃我们战斗力低下还是怎么的。

  “荆轲你还在木啥子!”耗子已经支持不住了。面对眼前的泪血军,可我哪里还有勇气继续进攻,只能眼睁睁地看看耗子渐渐落了下风。

“快啊!我坚持不住了!”耗子几乎绝望的吼声把我从怯弱中拉出来。我举着铲子卯足劲向着怪物的颈部斩去,那怪物还有所意识,本能地抬手将我的攻击化解,除了给它手上划了条口子,别无斩获……有门儿?它似乎很注意保护自己的喉部。看来这咽喉是所有生物的弱点,包括牛鬼蛇神。

  那怪物的臂力果真异于常人,一下就将耗子连人带铲怼了回来。却不知为何它始终不愿意再向前一步,哪怕我从它还插着刀子的脸上看到了愤怒。这泪血军还真是神奇的产物耶,你说它是人吧,身上感受不到丝毫人的气息;你说它非人吧,还能看出它带有人类的情绪和思维。我刻意回头看了看,那乞丐一如既往地站在原地,用不可思议的眼色扫视着我们。

  我们双方仅隔着一米对峙。几番折腾我是口干舌燥,看着不远处的泪血军,哪里还有方才的斗志。恐惧和绝望顺着脊背慢慢爬上来,如同坠入冰冷深渊。眼前发生的一切远远超越我的认知,我默默地回忆着方才碑文的内容——照它的描述我们此番自是凶多吉少,可悲的是此刻的我即便也留下只言片语也不会有外人得知。

看着地上还躺着两个人,我拿脚尖点了点贴在地上的老龙:“赶紧起来,知道你没事,别他妈装死。赶紧站起来,要死一起死。”说话间就觉得头顶忽然一阵白光显现,笼罩整个山穴格外明亮。长久处于昏暗之中的我本能地用手护住双眼,心中不由得转悲为喜:莫不是弥勒佛显灵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