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白毦手札 > 西极上军
第六章 恶鬼传说
作者:八幡小明  |  字数:3183  |  更新时间:2019-09-04 10:56:59 全文阅读

风雨廊桥距离老龙表姨家不足百米,说起来也有百年历史,算得上太平镇的一景。我和朝阳君走上桥,几位老人正在此处乘凉。驻足凭栏,远山一片青葱,山风自桥洞轻抚而过,几声驮马铃声响起,恍惚将来带入另一个世界。

 “对不起哈,本来是请你来避暑,没想到还让你来帮忙。”我递烟给朝阳君。

 “没事。忙完了不就可以玩两天了”朝阳君点着烟,若有所思,“反正被你丫坑又不是一回两回了。”

……我能把烟收回来么?

  我俩正说笑着,我的手机响了,是老龙,问我们在哪里。我告知他在廊桥,便看见一个健硕的身影风风火火赶过来。还没来得及问怎么回事,就听老龙急匆匆地说道:“廖总,勒个事情恐怕不好弄哟!”分开没多久,老龙几乎成了水人。

 “啥子事情不好弄?”看着老龙神情慌张,我大概猜到是什么事情。

  老龙管我要了一支烟,狠狠抽了两口才缓过来:“我先跟你说勒个知客事,那个副镇长带我去请了三四个,都不愿意来。好不容易请到一个,说是只负责乡里乡亲的接待,灵堂吊唁这块他一概不管。”我心说果不其然,今天现场的情况表明大家对死者死亡的状况有所避讳,所以才会躲在远处张望,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帮忙的大多数年轻人。懂老礼的人有自己的一套认知,不愿前来也不能强求。

 “愿意来帮忙就行。”我们入乡随俗,自然要尊重当地的风情。既然知客事安排好了,我还是问问道场的情况,“知客事安排一下大家的宴席之类就行,那道士先生请到没?”

  这一问不打紧,老龙更是气不打一出来。“打电话问了,TMD一个都不愿意来,说是我姨妈的道场他们不敢做。”急得老龙都爆粗口了。这没有道场也是很棘手。我给老龙支招,先让他联系家里人,让他们火速赶来撑撑场子,现在这场面不是我们几个小年轻就能hold住的;然后去找副镇长,他毕竟是政府干部,虽然当地民俗我们应该尊重,但过分的封建迷信他不能坐视不管吧。

  听了我的意见,老龙又火急火燎往灵堂敢去。这小子确定是够急的。我招呼朝阳君一起过去看看。我这边步子还没迈开,就被人叫住了。

  叫住我的是桥上纳凉的几位老大娘,没等我开口询问,其中一位大娘先问我是不是来处理李凤兰丧事的。我点头称是。本以为她接着会说几句安慰的话,不曾想她张口便让我们赶紧离开。我不知所以然,另一位大娘插话道:“李凤兰死了,我们都很难过,平时多好的一个人耶,没想到被冤魂厉鬼缠身,死得那么惨。”

  冤魂厉鬼?我心中一惊,联想起逝者的死亡姿势,莫非真的是......想到这,我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光,这特么都21世纪了,我居然还相信世界上有鬼。我摆摆手,说道:“大娘,现在都讲究科学了,哪里来的牛鬼蛇神。”

 “你年纪轻轻的懂个啥子!”一位白发苍苍的大娘突然站起身呵斥道,“这个太平镇以前就闹鬼,就在白云滩那边,那个鬼还经常到镇子里面来害人嘛。”

 “哎呀!王大姐,你遇到人就吹这些。白云滩那边是佛祖的圣地,是保佑我们一方平安的。你楞个说,小心菩萨怪罪。”她边上的一位大爷赶紧出声制止,边说边起身向后方连连作揖。王大娘听后,气得连用手中的烟杆敲打着栏杆,指责身边的人根本不晓得太平镇的过往,现在白云滩那边没有镇压恶鬼的了,里面的东西自然要跑出来害人,说完便起身离开。

  我听几位老人的对话一会神佛、一会鬼怪的,就跟听《西游记》、《聊斋》差不多。不过他们口中的白云滩的传说我倒是听小姨讲过。太平镇作为三县交界之地,自然往来频繁。相传很久以前,太平镇还没有架设桥梁,过往客商皆靠摆渡过河,两岸居民也多以摆渡为生。久而久之,两岸的摆渡人就因摆渡揽客起了冲突,进而发展为两岸百姓之间的冲突,双方都想兼并对方,独霸渡口的摆渡生意。弥勒佛祖云游至此,见两岸百姓相互对立,便现身点化众人,使两岸百姓化干戈为玉帛,从此相安无事,共同经营渡口。人们为答谢弥勒佛祖的感化,特此在双方交界的白云滩修建了一座弥勒寺。从此太平镇路通人和,风调雨顺。当地老百姓、往来客商多到弥勒寺敬香还愿,寺庙香火极为旺盛。只是后来几经战乱,加之建国后破四旧运动,弥勒寺彻底荒废。至今连残垣断壁都没剩下。

  光是传说,基本是老套路了。我能从全国各地找出不计其数相同流程的民间传说。其无非是表达当地百姓的一种美好愿望,顺便给寺庙贴贴金。对于我这种历史半桶水的家伙来讲,还是从传说中听出了一些过往历史的真实。可是刚才王大娘所说的恶鬼传说,我确定是头一次听说。出于好奇,我向桥上的几位老人问询,大家都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知道曾经镇子上有妖魔鬼怪作祟,便没有了下文。

  不知道是什么动力驱使,我放弃了去帮老龙的念头,拉着朝阳君就去追已经离开的王大娘。最终在一个小山坡上赶上了——别看老人家,头发白完了,两条腿走得可是不慢。见我们追赶上来,大娘一面平和,问我们什么事。我忙将手中的烟,双手递上,问大娘关于恶鬼的传说。大娘点着烟,夸我们这些后生还算懂事,便说起了太平镇的过往:

  故事还是围绕着白云滩。

穿太平镇而过的是黎香溪,溪水行至白云滩与另一条河水交汇。天然形成一个Y字,白云滩恰好坐落Y字头上。很久以前,太平镇还属于某个不知名的小国,国王便居住在白云滩旁的山上。那国王是个三头六臂的怪物,将太平的青壮年编练做军队,将老弱折磨致死做成军粮。有一天不知发生了什么,国王突然消失了。老百姓获得了自由,推倒了国王的城寨,却因为没有人愿意在那居住,人们便约定白云滩为家中亡故之人的安葬之地。此后无管镇中的贫富贵贱还是过往暴毙者皆埋骨于此。

  此后太平镇兴起,镇中有户人家姓屈,算是当地土财主。屈财主的小妾过世了,便着人去白云滩寻阴宅,挑了几处都不甚满意,皆因屈财主想百年之后同小妾合葬一处,又不想周边安葬的是贫民。最后屈财主自己圈定白云滩山顶的一块地作为阴宅。几位风水先生都觉得不妥,说是坟墓独居山顶,凌驾众人之上,有脚踏万民、登天而去之意。屈财主命中只有富命没有贵命,埋葬在山顶对后世子孙不利。屈财主表示,自己为太平首富,理当登临高处,便仗着有钱有势强行在白云摊山顶修阴宅。

  修建阴宅的头一天便不顺利。墓穴还没挖好便有白鹤在人们头顶盘旋,发出哀鸣。鹤鸣凄凉,叫得人心发麻,干活的人也不敢继续。区财主只道是干活的人故意偷懒,便亲自上山督工。没多久,工人又来报告,说墓穴里挖出了东西。屈财主跑去一看,原来是一窝小老鼠。屈财主怒火中烧,说人还能被畜生吓死。便挥锄打死了老鼠,自己动手开挖。他没挖几下便遇到了一件硬东西,令人刨出来一看是一把古剑。风水先生上前辨认,道是先前残暴统治太平的国王留下的,是不详之物,此地也应作不详之地,说着便给屈财主讲了先前太平镇的传说。谁知听了传说的屈财主不惧反喜,说此地原先为君王所据,自然是龙凤宝坻,他更应该将阴宅建于此处。

  到了出殡的日子,众人将棺木抬上山。正欲安葬,头上又有白鹤盘旋哀鸣,众人皆惊,唯有屈财主连连称喜,说是白鹤也来为小妾送葬。众人不敢多惹是非,匆匆将小妾下葬了事。谁知几天之后的中午,突然晴空霹雳将屈财主的阴宅劈得四分五裂,屈财主小妾的尸体也被劈作一块焦炭。屈财主出重酬找人前去收尸,竟无一人敢往,原先的阴宅便成了禁地。此后没过旬月,镇上便开始闹鬼,先是屈财主全家一夜之间尽皆悬梁自尽,随后镇上陆续有人横死,死态尽皆是朝着白云摊方向,跪姿七窍流血。有人说看见屈财主家的小妾夜晚到镇上索命。这下镇上百姓不淡定了,请了许多能人异士前来降妖服鬼,俱是无功而返。最后还是一个游方和尚路过此处,指点百姓将屈财主的阴宅夷平,其上供奉弥勒雕像以镇压邪祟。镇上闹鬼的事情才平息下去,人们感念弥勒佛恩德,才逐步扩建,形成了后来的弥勒寺。

  王大娘讲完传说,我不禁倒提一口冷气。既为传说自然是虚虚实实,有没有恶鬼索命咱们暂且不提,真正让人不寒而栗的是王大娘提到了被恶鬼索命的人死亡时候的状态。七窍流血、跪姿......虽是炎炎夏日,我都觉得背脊骨发麻,不过我心中还有一些疑团未能解开。正当我要开口询问时,老龙的电话打过来了,说有要紧事让我赶紧过去帮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