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白毦手札 > 西极上军
第四章 街角奇遇
作者:八幡小明  |  字数:3438  |  更新时间:2019-09-03 12:50:30 全文阅读

手帕上的字应该不是胡乱编写的,起码我看懂了前两句。“西方上兵,昭烈所蓄”应该是与三国时期蜀汉皇帝刘备有关。那位颠沛半生最终在四川登基的草根皇帝,在中国民间享有极高的声望。老百姓说起刘备,总是一副脸上挂满眼泪的老好人形象。史书记载刘备则是能争惯战,杀伐果决的英雄。陈寿为其作传,方写下“机权干略,不逮魏武”的评语,后世之人也多以雄才论之。正因如此,其驾崩后群臣为其上谥号“昭烈”。昭烈皇帝刘备一生征战无数,其手下最为出名的,便是被诸葛亮称赞为“西方上兵”的白毦兵。

  前两句有据可查,大体是讲白毦兵的出处。后两句虽然字体简单,这业火、天门肯定不能按字面意思理解了吧。我抓破脑袋还没想出所以然,身侧响起一个声音:“能把这给我看看么?”那个老姚不知道几时从老板身边溜了过来。警官并未将手帕交出,只是展开给老姚看。

 “看明白了么?”警官问道。老姚摇摇头,表示自己看不懂,便转身离开。与他相邻的我却从他脸上察觉到一抹嘲笑的神情。

  难道他看懂了?这白毦兵虽是刘备组建的精锐部队,但它与同时代的虎豹骑、陷阵营、白马义从等明星部队相比可谓名不见经传。后人只能从诸葛亮书信中的只言片语了解这支部队,甚至其统帅陈到在史书中的记录也仅仅数行。很多人根本不会知道历史上曾经出现过这么一支部队。能看懂这涵义的人,要么热爱那段历史、要么有着深厚的历史功底。串联起昨天他和老板的谈话、今天办公室的遭遇以及老板的种种传闻,我几乎可以断定老姚和老板肯定跟盗墓有某种关系。看着老姚的背影我好奇地问身边的警官:“他不是重点怀疑对象么?怎么没人去给他做笔录?”

  警官笑了笑:“小伙子还很喜欢搞推理嘛。那个姚先生从昨天下午就和你们老板在一起,刚才你们的老板已经证实了。”哼哼!我就知道他们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小秘密。在揭开老板面具之前,我需要锁死证据链上最重要的一环。

 “请问,这手帕是从哪里发现的?”我继续追问身边的警官。以我多年阅读小说的经验判断,此方手帕必定来自董事长办公室,只是需要警官的证实。

 “财务室啊。”警官不假思索的回答。

 “哪?”

 “财务室!”警官斩钉截铁。

  搞铲铲!这么与众不同的物件难道不应该压在董事长的办公桌下么?这样的白绢出现在财务室那真真是暴殄天物。警官同志,你这么操作,让我的侦探游戏怎么继续下去啊!

  不知怎么我心情居然特别失落。看着还在做笔录的老板,体态圆润、文质彬彬,怎么看都不像偷坟掘墓的材料。我恐怕是想得太多了。

  哎,你要真的是摸金校尉该多好!

  经过勘验,公司的资料文件、员工个人财产均未失窃。警察叔叔们由此推断此番作案是针对公司或者公司内部个人的恶意报复。那些报纸和手帕在他们看来不过是混淆视听的烟雾弹,毕竟这种匪夷所思的烟雾弹不仅只出现在小说中。对于他们来说这案子不复杂,只需要物业的监控配合现场的取证就能锁定并抓捕罪犯。对我而言,侦探游戏也该结束了,毕竟神秘莫测的暗号只存在于小说中——静下心来想想,且不说老板跟盗墓的关系,就是我自己的推理都是漏洞百出。

  老板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和愤怒。十几年商海沉浮让他早已修得处变不惊。出于现场勘察和灾后重建的需要,老板决定全体员工带薪休假一个月。

  放假这事用刘朝阳的话说就是大灾之后有大爱,他恨不得拉着我拜倒在老板的脚下,再献上几句肉麻的歌颂。我打消了他幼稚的念头并告诉他与其此时去歌颂,不如趁老板收回成命之前赶紧离开。

  突如其来的假期其实让人有些手足无措,特别是我这种孤家寡人。听见同事们已经开始讨论旅游行进路线时,我才认识到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将成为乏味的孤魂。

 “荆轲君有何打算?这可是一个月的假期。”刘朝阳凑上来,笑呵呵地问道。放假的快乐让他的普通话格外标准。

 “没打算,不知道去哪。朝阳君可有什么打算?”面对漫长的假期,我发现我是一个略显乏味的人,我能想到的仅仅是打打游戏、看看小说、睡睡懒觉,如是而已。

  刘朝阳说自己也是没什么计划,本来是想回家探亲的,但是双亲现在应该在北京打工,回家也没亲可探。“那你可以去北京看他们啊,顺便还可以参观哈北京。”我能理解那种离开父母漂泊的感觉。

  朝阳君摆了摆手,说道:“我去了,吃喝拉撒都会让他们操心。再说北京消费挺贵的,我那点工资肯定不够。”我看见他眼角已泛起泪花。

  2014年7月12日

  我的故乡南川,古称隆化(并非董存瑞舍身炸碉堡处),旧时为巴蜀通往贵州的门户之一。虽经历千年沧桑,依旧是中国西南地区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市。

  在重庆盘桓两日,我邀刘朝阳来到了我的家乡。在安顿好后,我请他到城中转转。南川城区不大,城中也没有什么景点可供游玩。在我看来,跟河南人谈论文化底蕴,始终是在班门弄斧。走着走着,我们还是转到了一处城墙遗址。

 “这里算是南川的文物了,据说有几百年的历史。”我指着道旁树立的石碑向朝阳君介绍。心中想着献丑、献丑,你们那边动不动就是上千年的,我们可惹不起。回身看时,朝阳君正对着城墙遗址上搭建的房屋苶呆呆发愣。

  我不知所措,正想着如何化解尴尬。就听不远处有人在大声呵斥,引得路人纷纷驻足围观。我赶紧拉上朝阳君去看热闹,你要是再在这遗址面前看下去,我没法向本地文化局交代了。

  街角已经围了很多人,一个男人站在店门口,举着一根拐棍,大声地叫嚷,似乎在驱赶什么。这是一家收古玩的店铺,说是收古玩,其实更多的物件都是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的纪念章或者是几枚袁大头。那位大声呵斥的男子,应该是店铺的老板。我和朝阳君挤开人堆,发现那男子脚边还蜷缩着一个人,蓬头却不知是否垢面,身上破破烂烂,像是要饭的。

 “有撒子就好好说,不要动手打人呢!你看你把别个打成什么样子了。”有正义的人劝说。

 “不是我打的哈,我只是赶他出来。”店铺老板赶紧解释。

 “好好说撒。虽然别个是告花子(叫花子),你也不应该这样对人,不地道!”对于欺负穷苦人的事,南川人民还是挺有正义感的。

  见群情激奋,店铺老板连忙收起了拐棍,一脸苦瓜地向大家解释:“我不是欺负他。刚才他拿了一个啥子佛像到我这里来,一个劲地往我身上推,可能是要卖给我。我问他是哪里人,他不说;问他东西是哪里来的,他还是不说。我看那东西应该是个老东西,就不知道是他从哪里偷来的。你们大家说,我要是收了,隔两天警察找上门,我还要背一个销赃的罪名。”言语间还是瞧不起穷苦人。乞丐又怎么了,朱元璋还是要饭的出身呢!

  听了店铺老板的话,我才发现地上那人的手边有一尊石像。本着看热闹不怕出人命的精神,我蹲下对那人说:“可以把你的玩意拿我看哈不?”

  那人抬头,果然是一脸泥垢,脸颊上还有明显的血渍。他上下打量着我,也不答话,只是将那尊石像立着捧在怀里让我看。说是石像,其实是浮雕。虽然某些地方破损严重,还是能大致地看清楚雕刻的人物。人面牛角,赤脚獠牙,六只手各持兵器,怒视前方,甚是威武。这雕的不是神佛,应该是什么夜叉或者金刚。

 “这雕得还是挺逼真的啊。你说是吧,荆轲君。”刘朝阳俯着身子,仔细地看着雕刻。我问朝阳君看出什么门道没,他也摇摇头。

 “你这个卖要多少钱?”我也是嘴欠,一个月光族还腆着脸问价格。他还是不说话,只是不停得打量我,应该是觉得我没钱买下他手中的神像。

  听我询问价格,老板赶紧催促我们另寻地方交易,不要妨碍他做生意,否则就报警。一听到报警,地上那人强挣扎着要起身离开。可以看出他腿上有毛病。旁边的老大娘看不过,急忙伸手扶他起来。边扶还边劝道:“你也是个可怜娃儿。既然人家店里面不收,你就走嘛。你看勒位小伙子都问了价格了,要不你就卖给他。”

 “对对对。还是老人家说话中听。”店铺老板频频点头,表情也由无辜变作了幸灾乐祸,“小伙子,你要当好人可以。但是不要说我没提醒过你,这个人身份可疑,说不定就是一个贼娃子。那东西肯说不清楚就是他偷的。要不然他一听我报警咋个就要跑耶!”

  那乞丐抱着神像,瞪了一眼老板。又看了看我,看了看众人,随后伸出了五根手指可劲地摇晃。

 “五千?”我也不敢往五位数问。想想所有的积蓄只有不到三千块,我真为我刚才的询价后悔。万一他真卖我了,我特么该怎么办!

  他摆摆手,从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不想他还是个哑巴。旁边有人劝,让他五千块就赶紧出手。他不为所动,咿咿呀呀地比划着什么。我正欲询问,他却突然背过身,在人群中努力地寻开一条路,带着神像,转过一个街角便不见了踪迹。

  众人留在原地面面相觑,有说他是小偷的;有说他可怜的;也有嚷嚷着该报警的(你TM刚才怎么么不报警)。我带着朝阳君准备离开,脑子里还想着那尊神像。忽然想到在某本书上看到过类似的造型:一头六手,兽角獠牙......

  应该是传说中的“兵主”蚩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