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零月之初 > 第二卷
第二章 痕迹
作者:溪月溪雨  |  字数:5285  |  更新时间:2019-11-29 20:21:15 全文阅读

翌日,太阳初升,洛云等人正是吃着早饭的时候,外面来了一群不速之客,出去一看,是捕快,想必是昨天的事情被发现了的缘故,为首一人,腰上别着一块刻有‘捕’字腰牌,想来就是领头人了。

  不过也是,昨晚洛云与陈诀明商量了一下,他们不好处理这些还活着的山贼们,若是全杀了,也不方便收拾的,所以在辰时初的时候,便送去了信鸽,传递消息,可没有想到他们出现速度如此之快,更何况从这里走到天长县少说也要一个多时辰,可现在也不过辰时末,有点意思,两人相视一眼,一起走了出去,也让洛逸和李含雪两人感觉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外面阳光正好,见到他们出来,来人露出了一副恭敬的模样,但眼底里的一丝轻蔑,还是让两人有所察觉,他向洛云他们表明身份和来意,“在下叶三,是下面天长县的捕头,听说有人将这盗贼剿灭了,大人就派属下前来核实,毕竟这群人也算是在这附近肆掠很久了,给不少人带来了麻烦。”

  “你好,叶捕头,在下陈诀明,这位是我的朋友,洛云,我们都来自边境来的。”‘麻烦?’陈诀明眼底微寒,不经在心底里发笑,但是明面上也算是礼貌性的回答了一句,身份细节并未详说。

  洛云也只是向他们象征性微笑的点了点头,不愿做过多的回应。

  陈离寒接着说道“叶捕头速度挺快的啊。”眼神扫过他身后的一群人,又朝着还活着的一些盗贼看了一眼,这若有所指的模样谁看不出他的意思。

  叶捕头尴尬一笑,“这不是我们大人对着群盗贼天天关注着吗?两位可不知道这群盗贼在这附近肆意许久,危害了来往不少百姓,我们大人一届文官又不会打打杀杀,而且之前有找过上面的人也没有派人过来,反而是在这段时日里附近的村镇遭受了不少劫难,而且这附近的人那一个不关注着这里,所以——”

  叶捕头絮絮叨叨一大段话,但他话还没有说完,他们也已经猜出了大概,大抵是想说,那官员的无能为力,以作为推脱。

  可他们又不是傻子,在还未到此处便从其他的村子得知了消息,这里的盗贼自五年前出现后,竟是没有任何人来解决,更奇怪的是,盗贼从没有进入过天长县城中,看他们腰间均别着一把不知道多废的刀,和参差不齐的身高,这些盗贼居然不敢闯进去,只是这里面天长县令与山贼到底有什么关联,两人并没有想要探究这里面的详情的时间。

  待叶捕头说完后,陈决明就做出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向着他们告辞,叶捕头也是很感谢两人这般识时务,甚至还想邀请两人一起去县衙坐坐,当然这都是客套话了。

  “呃,两位侠士这就要走了?不去府里坐一坐?”叶捕头用试探的口吻说道。

  “不用了,替我们问大人好就可以了,告诉你们大人希望下次经过这里的时候,这民道也安稳了。对了你们顺着这里直走,找到一个地下室就可以找到他们这些年他们所占据的财宝。”洛云指着中间的屋子说道。

  待洛逸将马车牵出来,她顺着就坐进去了,李含雪已经坐在里面等着了,陈决明也是毫不犹豫的也跟了上来。

  路上。

  “这捕快有点意思,来的速度还真是一点也不慢,我还准备多拿点东西走呢?”回想起这捕快对他们的一番过分的恭敬行为,和她在很早之前就得到了情报来细想,这问题还不是一般的大,但是两人却没有权利管这边,也没有时间去做这件事。

  “你可得了吧,昨天晚上还没有满足啊。”对于她这个凡是去一个地方就要带点东西走的个性,陈诀明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毕竟都是脏物啊。

  “哎哟,别提了,我拿的都是那些廉价一点,没有什么特殊标志的,即便是典当什么,也值不了多少钱,更何况我这是为小逸考虑,啧,别提这个,我问你,为什么不去直接管管这官匪勾结的勾当?”洛云笑了笑,似乎还是有些遗憾。

  “正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种勾结盗贼的官员,在这外面更是数不胜数,哪里可以完全清除,而且这里面有些人都是有着大背景,不能轻易得罪,我清楚自己的能力和所处的位置,又不是二愣子,傻头傻脑的就冲上去。”陈决明耸了耸肩说道,又觉得三个人待在一个马车里有些闷,又到外面,和洛逸坐在一起了。

  “说的是有道理,不过这个国家都这样了,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做事,明明有更好的地方可以选择不是吗?”洛云笑着说道。

  “因为我出来的时候这个国家离我最近,而且在这里做出成绩才能更好的证明自己,倒是你呢?”

  “因为这是我的国家。”

  “是吗?那你努力,可不要被人比下去了。”

  “你也是。”

  结束谈话,洛云拉开身边的帘子看着窗外,太阳已经被山坡挡到了一边,他们所在的这一侧是没有阳光的,只是稍微能看清楚路而已。

  “小逸,待会儿,走官道吧!时间不早了,不能耽误,明天就要到。”洛云说道。

  “好,还有一刻钟的路程就离开民道了到官道上了。”洛逸昨日就已经看好了行程,自是推测出了大概的时间点。

  实际上,除了刚开始离开兰城的时候,他们走的也是官道,只是在路上遇到过一个被盗匪毁掉的村庄,洛云便想着时间充足,去民道上杀杀贼人,也算是做了一些好事,但她也得提前收到情报才敢动手,否则万一遇见了不可抵挡的对手却也麻烦,因此她们一路上有时候在官道上,有时候在民道上,这样是陈离寒这么快就赶上他们的原因。

  随后,洛云也不再交待什么,一般来说上了官道也快很多,安全很多,也就干脆的躺下坐在看书。

  ······

  一路无话

  入夜,他们住在了离目的地不远处的一个镇子上,这个镇子看着倒是平和,倒是让洛云等经历过战争厮杀之人,有几分感慨。

  “姐姐,吃饭了,我叫店小二送到了外面的院子里。”看着还在看书的洛云,李含雪叫到。

  “嗯,知道了。”洛云回答,便将书本做了一个记号,就放到了桌子上,从房间里走出来,四处一看并没有看见陈决明,只有洛逸和李含雪坐在那里。

  “陈诀明呢?”她问道。

  “哦,决明哥哥好像是出去了,似乎有点事要做。”听到洛云问起,李含雪说道。

  “这样啊!”洛云说道,知道他是有着自己的事情来做的,便也没有多问,更何况她要是正想知道什么问也应该问他本人才是。

  另一侧。

  “事情查的怎么样?”黑暗中,陈决明穿着一身黑色夜行衣站在树林中,对着身边一个黑衣人问道。

  “并没有任何发现,只不过在之前便听说这个村子附近有一个名为青魂的帮派,不知道少主所发现的是不是他们。”黑衣人回答。

  “青魂?虽然他们也不算是什么好人,但也没有做过明显的恶事,而且人家扎根在此地,到底也是有不小的势力,我们还是不要管太多,你们也小心行事,万不可得罪别人。”

  “今晚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要出手他们应该早就开始行动,更何况少主来这边并没有几人知晓。”黑衣人又道。

  “没事,只希望一切安好,你们还是注意一下外面,有些事情不得不防,记陈方。”陈决明又道,只是此刻的语气也严肃了很多。

  “是的少主。”陈方立即回答。

  稍稍了解情报,得知青魂算不得大恶之辈后,陈决明就踏着轻功离开了这里。

  与此同时,陈决明并不知道那所谓的安稳,在洛云这边大概是在说笑话,因为她的屋内正上演着一处大戏。

  一刻钟之前,洛云指点了一下洛逸一些的招式之后,回到了房中,只是刚刚进来,便发现房间里藏有人,便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一样,在旁边的香炉里放了点熏香,又端起茶杯喝上一口,片刻后,黑衣女人便突然发功,两人对了两招,却因为地方狭窄,她的身法也没有了用武之地,只得那人打坏了桌子。

  此时,黑衣女人正用剑对着洛云,除此之外,还有几个黑衣人躲在暗处,观望这一切,随时准备出手,只是面对这样不利的情况,洛云那样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却也让黑衣女人感到几分疑惑和不解。

  “你笑什么?”黑衣女人问道。

  洛云没有立刻回答,摸了一下那被黑衣女人划成两半桌子,切口光滑平整,可见这个女人的剑法很好。

  “我问你笑什么?”黑衣女人又问,语气显得有几分急促。

  洛云抬头看向她,微笑道“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你们组织如果也像你这样的话,最好解散了,不然可是会招来杀身之祸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听你的话好像知道我们要来一样。”黑衣女人并不愚笨,注意到自己出现后她居然毫不在意神情,甚至一点担忧之色都没有流露,现下只觉得有几分怪异,可是他们待了这么久也没有见到什么奇怪的事情,更不用说她还有人质在手。

  “有人告诉我这里是青魂的地盘。”洛云靠着椅子说道。

  黑衣女子不做否认,心里却是微微一沉,他们组织做事一向小心,且鲜有人知晓,而且这名字在外很少有人知晓,他们所常用的大都是另一个。

  “你可要知道,你的弟妹都在旁边,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便会先你而去,而且你现在好像也没有武器吧!”黑衣女人威胁着,颇有几分色厉内荏的味道。

  “哦?我还以为你要说点什么,原来是想趁我手中没有武器,和用我的家人来威胁我嘛!不过你若是这样想,却是很难制约我的,毕竟我这个人把自己的命看的比谁都重呢?更何况你觉得我没有武器你们就收拾得了我吗?”洛云缓缓说道,正想喝茶时,突然又想到,自己当时只护住了一本书和手中的茶杯,此刻已经空了,不由得摇头浪费。

  只是她这一摇头,却让黑衣女人产生了一种洛云这是看不起她的表现,心中一怒,朝着暗处使了一个眼色,让暗处的人准备向洛云出手,但是此刻的洛云却收起了笑容,一脸淡然的看着黑衣女人“你们就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吗?”

  “你又是什么意思?”黑衣女人皱着眉头问道,对着旁边没有动静的两人心里也有几分不满。

  “老大,咱们用不了内力了。”一个黑衣男子走了过来,只可惜脸上蒙着布,也看不清脸色,但透过他的眼神,洛云也想得出,他的心情现在一定非常的郁闷。

  内力,是武者修炼之根本,以心法为主,无论是江湖游客,还是军中士兵,无不修炼以增强自己的实力,但是内力一旦无法使用,由此带来的后果便是力量的下降,这对于处于战斗的一方来说,无疑是巨大打击。

  “你做了什么?”黑衣女人皱着眉头,一下子就看向了坐在椅子上的洛云。

  “不过是下了一点药而已,不过你们放心,这药杀不死人,只对一定范围内的人有影响,当然影响深度可是百分百的,你们可不要妄想从我手中讨好。”洛云脸上是一道浅浅的微笑,在这昏暗的屋子里倒是格外渗人。

  “阿爹说的果然没错,长得漂亮的女人绝对不是好惹的,你是不是早就下了药,不过这药是要时间才能发挥得了,你故意将我的话题带偏,应该是在拖延时间吧!”黑衣女人愤愤的说道,这个时候也终于想起来了,洛云一进来就点熏香的原因,看了香炉两眼后,更是愤怒自己的不小心,此时她虽没有了内力,却也还是用力打翻了香炉。

  “没错,不过只对了一半,毕竟这药效却是十分的快,只要一点时的时间就差不多了,问你话,只是单纯的问你话而已。”洛云撇过倒地的香炉,也没有想要将香炉扶起来的心思,毕竟作用已经起了,更何况这东西也不是说熄灭了就没有了作用,更何况她的实验也挺成功的。

  “那你现在想做些什么?”黑衣女人问道,她并没有带太多的人,在洛云房中的带着她不过三人,其他两人房里只有一人,虽然如此她的压力依旧很大,她觉得洛云只是看着很平易近人,可她的那眼神却不是她看得透的,此刻也有些后怕了起来,为什么自己不听哥哥的劝告。

  “你放心好了,我对你没有兴趣,只想和们帮主谈一些事情,不知道姑娘可否带些话?”洛云道。

  “谈什么,我爹可不是那些一般的盗匪,不会为你做些伤天害理的事情的我也不会让他去自首的。”黑衣女人死死的看着她,眼底里的不喜全然不加掩饰。

  “哈哈,你这丫头一天到晚想些什么呢?我只是要你帮我给你们帮主带一些话而已,又不是要他现在来见我,我自己都没有空呢?对了,你说帮主是你爹,那就更好办了,怎样答应不?”洛云大笑,只觉得黑衣女人并不像最开始见到的那样冷漠,反而更为可爱了。

  “你,我如果不答应会怎样?”黑衣女人问道,还是有些看她不顺眼。

  “不答应,自然走不出这个屋子了,我的事情可不是那么多的人可以知道的。”洛云的语气平淡,但黑衣女子却不觉得对方是在糊弄他们,洛云的眼神绝不会是一个开玩笑的眼神,她相信只要她敢这样做,她就绝对走不出这个屋子。

  “你就不怕我阿爹的报复?”

  “我做事从来都是有两手准备的,敢杀你,自然有本事杀他。”

  “那你就不怕我阿爹拒绝你。”

  “不怕,因为你阿爹绝对不会也不能拒绝。”

  听着洛云的回答,话语里带着一丝不容拒绝的语气,黑衣女人仔细想了想反正自己也不是一定要来杀她的,只是来看看情况,这杀了远处那群盗贼的人是何人而已,毕竟那边的人也是有着背景的存在,既然目的达到了,便也不在意这些了。

  “好,我答应你,不过之后我们该怎么联系你。”黑衣女人问道,似乎想要从洛云口中套出话来。

  “这你不用担心,我相信帮主总有办法的。”洛云又道,心里很是自信。

  套话失败,黑衣女子接过洛云手中的信件,便准备离开。

  “对了,这封信除了你的父亲其他人都不能看,其他人我不太相信。”洛云又道。

  黑衣女人表示知晓,但她没有要打开信件检查的意思,反正她总是相信她爹的,便叫着众人离开这里。

  只是她不过刚刚走出洛云的屋子,便觉得一身轻松,面对那家伙的压力比起她阿爹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他人也是如此,离开屋子后身体轻松了很多,内力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他们也算是武者,悄悄离开还是没有问题的。

  看着她们最后一个人也离开这里,洛云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计划总算是有了盼头,回头看了一眼旁边被打落在地的香炉,稍作收拾,这才吐出了含在口中的一颗细小珠子。

  恰好此时,陈决明也回来了。

  “饭放在你的房间里了,自己去吃吧!有事也别找我。”

  说完洛云便在陈诀明惊异一般的眼神中关上了窗户,他有些莫名其妙的挠了挠头,她这又是犯了什么病?谁没事找她,那不是吃饱了撑着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