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零月之初 > 第二卷
第一章 路途
作者:溪月溪雨  |  字数:6784  |  更新时间:2019-11-27 19:28:53 全文阅读

元武2898年七月

  距离龙鳞国变乱十余年以后,诸国混乱,征战频繁,西北方向,蛮兵突起,各国边界更是民不聊生,而病重在床仍旧指挥着国家的皇帝龙天翼,赫然派遣自己的大儿子龙思域随同安将军安德言前往西北方向征战。

  一时之间,国内外沸腾,传言龙天翼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本该是大儿子龙思域接替皇位的他却是突然间派往前线征战,这是不是要说明接替皇位的不是大皇子龙思域,而是三皇子龙思源呢?

  然而龙思源自小外出求师,从未回来过,也没有人知晓他是否还是活着,又或者他是想把皇位传给自己的女儿,可如今除了龙心烟之外,其他人不过是平常之资,那他究竟是想把皇位传给谁?虽说在他们国家有着女子当皇的条例,但实际上到现在却没有一任女帝。

  旁人无从知晓帝王之心,但在皇帝休息的安宁殿中,一个身穿华服的妖艳男人正恶狠狠的盯着龙天翼,那眼神可怕的几乎是想把他吃到肚子里,而这人就是假扮成皇后刘倩的人莫虚,十多年过去了,容貌依旧。

  “白首,你们这是何意,莫不是想要放手了。”莫虚满是不解和愤怒的扭头看着那个坐在旁边的白发太监白首。

  只见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端着茶轻轻的喝了一口,这才抬头看着莫虚,用着阴阳怪气的声音说道“上头的安排,我不过是照做而已。”

  “哼,照做?怎么不提前说一声,那孩子虽然是那人的骨肉,但是你们难道看不出他的用处,到让我狼狈了许久。”莫虚满是不屑,眼见自己就要将他儿子毁掉,可他们居然背着他来这一招,这到底是何意。

  “莫虚,你逾越了。”听着他这宛如质问的话,白首那满是皱纹的脸上竟是露出了一丝杀意,莫虚顿时心头一颤。

  一时间,他瞪大眼睛看着白首“难不成你们这是要过桥拆河吗?”

  “你多虑了,只是上头让我提醒你,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而我们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那可不是你该管的。”收起眼神,白首随手将茶杯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然后转身离去,然而对于龙思域的事情却没有半分要解释的意思。

  白首的离去并没有让莫虚心情好转,他用手用力锤了一下桌面,心里极为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拥有的,从来都不是他的,虽然他不在意,可是这处处受到制约的感觉依旧让他感到恼火,尤其是他们这几年来的动作,让他产生了不安。

  “咳咳——”

  听见身后传来的咳嗽声,莫虚随即换上了另一幅面孔,“你可要活到最后,我不会放弃的。”

  然而此话,龙天翼仿若未闻,只是一直躺在床榻上,身体的疼痛已经让他难以起身,唯有躺着方能轻松些许。

  然而在莫虚离开大殿之后,龙天翼提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隐隐作痛,但比起昨日已经好了不能再多了,可是这样的日子还要继续,在一切都还没有结束之前。

  移开了手,任由一个刚刚走进来的侍女给他上药,他抬头看着空旷的大殿,平静的眼里带着一丝悲伤。

  ······

  “驾驾驾,吁——”白云镇附近的一个小道上,少年驾着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

  “逸,怎么停车了?”片刻后,一双雪白色的小手从里面探出,是一个扎着两个辫子的少女,少女的声音轻柔,似乎担心吵到什么,她探头探脑的看了两眼远处站着的几人,好似是明白了什么,不等洛逸解释,又回到了马车之中叫喊那个躺着正在熟睡的少女。

  躺着的少女,年纪比他们大上些许,头发随意的散落在身上,挡住了面孔,靠着车板的位置放着一把用黑色布包裹的长剑,扎着辫子的少女无可奈何的看了一眼躺着的少女,心里却是十分的佩服,这么乱的路,也就她能平稳入睡,虽说一路很是麻烦与她,可是她自己和外面的少年洛逸实力可都不太行的。

  所以——

  “姐姐,醒醒。”她推着洛云的肩膀说道。

  “怎么了,又有什么事啊!我才睡多久,别打扰我让我继续睡。”她迷迷糊糊的说道。

  见到她依旧不愿起身,李含雪就在一边嘟着嘴,扯着她身上的被子,道“姐姐,你再这样,我以后就不给姐姐做饭吃了。”

  洛云晃然,瞬间起身,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头发散落过后,露出一张清美的面孔,眼睛明丽,耳朵微微一动,隐隐听到外面轻微的声响,“好啦!好啦!小雪儿,你别生气了,我就起来。”

  她打了一个哈切,后用一根绳子把自己的头发捆住,才出去。

  “现在什么情况?小逸”她打着哈切对洛逸说道。

  “前面,好像就是之前那村子里的人说的盗贼,现在应该是踏入了他们的地盘了,似乎是拦下了我们,你赶快处理吧!”洛逸冷冷的说道。

  瞧见他这副模样,洛云只得无奈一笑,抬头看向前方,不远处几个大汉横在前方,虽然没有要上前的意思,可他们的手中都提着武器,将道路堵得严严实实的,洛云不禁轻笑了一瞬,片刻之后,便听见前方马蹄声的传来。

  她的眉头微皱,听起来数量还不少,但是那又如何,人数再多也没有,只见她嘴角微微勾起,对着身边的洛逸说道,“小逸,把我的剑拿过来。”

  躲在马车里的李含雪早有预料,在洛云直接出去后,她就拿好了,等着她开口,便把那一把裹着黑布的剑递给了她,看着前方的人,脸上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片刻后,那几个站着的男子后面冲出了一群面露凶光的男子,有的人骑着马,有人在后面跑着,手中还拿着各式武器,身上散发着鲜血的味道,想来他们是刚刚干了一点事,每个人背后或多或少还装着一点东西,数量貌似还不少,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头上扎着一条小辫子的男子,便是村里人口中一个的领头人,越熊。

  待他们稳稳的立在他们面前,洛云也算是可要尽情的打量了这群人,马匹一般,不耐久,武器一般,太丑了,人也一般,除了那些看起来很凶恶的样子外,什么也没有,徒有外形。

  许是洛云的眼神太过露骨,引起了领头人的注意。

  “小姑娘看什么,是不是迫不及待跟爷走了。”越熊咧开嘴笑,身后的李含雪却是频频皱眉,眼里是说不清楚的厌恶。

  “你们长得这么难看,还想带走老娘,怎么不去猪圈里的猪比比。”洛云笑着说道。

  洛云的笑的很明显,嘲讽的口气,在场的人只要不是聋子,便都听得清楚,“小丫头,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是吧!敢讽刺大爷我,若是赶紧道歉,之后的时间里一定让你们好过一些,不然的话,哼哼——”越熊心有怒火,却满不在乎,在他看来,他们几人完全是他们的囊中之物,即便是有什么功夫,就他们那副瘦弱的模样,又能有多少本事,眼神不禁落在洛云的身上,那腰,应该很好掌握吧,想到这里,他不禁用舌头舔了舔嘴角。

  察觉到越熊不加掩饰的眼神,洛云也不生气,反而是对着不远处的丛林说道“我说跟了我们一路,是不是该帮帮忙了?”

  ······

  片刻后,却什么人也没有出现。

  “姐姐?”李含雪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倒是越熊露出一副不屑的眼神说道“小丫头,知道惹怒大爷我了,便想着声东击西,好逃跑是吧!”

  洛云却也没有理会他,继续向那个方向说道“若是你觉得你头上的那几根毛可以不要了,我不介意帮你理个发。”

  就在越熊要发怒的时候,一个黑发男子从丛林堆里站了起来,手上还提着一把剑,他晃了晃脑袋,清理掉头上的叶子,不满的说道“你既然知道我来了,为何不早些说,害得我在这里被虫子盯了好几口。”

  “诀明哥哥?你怎么在这里?莫不是一路跟着我们吧!”李含雪瞪大了眼睛,还是很惊讶在这里看见他,倒是坐在一旁的洛逸,神色淡然,想来也是早知晓这些事情的。

  “哈哈,这个嘛,稍后再解释,现下先把麻烦解决了,不然你姐姐铁定要把我头发拔掉。”陈诀明笑了笑,又指了指旁边的这群山贼。

  倒是一直备受忽视的越熊越发的愤怒了,“啊——,可恶,你们以为多了一个人就能干过我的兄弟们了,居然在老子面前聊天?我倒要看看今天是你们解决我,还是我解决你们。”

  越熊话音刚落,便让自己的属下一分为二,抓住他们,但是相比之下,他们这里有三个人,所以来的人倒是多,但这领头人还算是有点小聪明,先去抓位于外围的陈诀明,毕竟他是他们一行人中看着比较想战斗力的那一个。

  “唉,真是,不就是聊个天吗?连这点度量都没有,算什么男人。”洛云似是嘲讽的说了一句。

  恰好的是她这句话刚好落入了刚刚靠近的一个小兵身上,看着她满是瞧不起他们的模样,小兵竟也不退缩,直接冲到她的面前,就当他的手要触碰到洛云的身上时,她叹了一口气,一剑划过,凡是靠近五米的人接倒在地,至于生死,洛云也懒得去挨个检查。

  “他们看起来好弱啊。”李含雪侧着头,似乎很不满意这群山贼的实力。

  “不是他们太弱,而是你姐姐我太强了。”洛云轻笑道。

  看她这得意洋洋的模样,李含雪白了她一眼,不想理会她,转身就走进了马车中,“快点处理吧,天快黑了,我们还得寻找住处呢。”

  听到这话的洛云抬起头,看着四下的天色,看起来天是快黑了,想到这里,她一剑划过,刚刚准备偷袭的人已经倒在了地上,而另一边的越熊战绩也不太好,身边的小弟一个个都倒下了,可他们竟然连对方的衣服都没有碰到,随着人数的减少,他更是觉得自己这是看走眼了。

  “各位,是我越熊有眼不识泰山打扰了诸位,现在咱们都停下可好,也免得脏了你们的手。”越熊一把拉过身边的人,向后退去道歉。

  “······”见到他后退开去,陈诀明也没有追逐,只是扭头看向了洛云“你怎么想?”

  “他们为非作歹五六年,不知坑杀多少过路平民、商客,也不知诱拐了无辜少女,你觉得我们就这样路过便好了?”洛云冷笑道。

  “也对,这点就足以判他们死刑了。”陈诀明思考后说道,手中的剑还在滴落鲜血。

  见到洛云和陈诀明眼里越发坚定的神色,越熊又往后退了一步,大哥大姐,是小的不对不该抢你们,可是我也没有做什么坏事啊,就是抢劫而已——

  “哼,抢劫。”洛云又是一声冷笑“一月前,你曾经带人去了五湖村,那里粮食收成并不好,你却依旧抢了他们的食物,还打断了对方当家人的腿,甚至将一个还未成年的少女掳走,可是后来,那少女的尸体居然被人发现在乱葬岗,身体上伤痕遍布,你,还觉得自己是无辜的?”

  越熊眼神一闪,憨笑道“这个我确实没有出手啊,我想都是下面人自作主张,你说是不是瘦猴。”说着他便将一个体型偏瘦的男子退了出来,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看着瘦猴。

  “老大我——”瘦猴刚想反驳,却被越熊的眼神唬住了,不敢再开口说话。

  “是不是你的错,嗯!”越熊怒目而视,好似真的很愤怒。

  瘦猴不由得打了一个颤,不敢直视越熊的眼睛说道“是,老大,都是我的错,我——”瘦猴话语未绝,一道飞镖便刺入了他的喉咙,飞镖带着的鲜血,擦在了越熊的身上。

  洛云收起手,打了一个哈切,这两人无聊的表演太过无聊,“好了,别装了,你们只有两条路,要么战死,要么自杀。”

  “臭丫头你这是什么意思?”看到瘦猴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倒地,越熊觉得这是在打他的脸面,这让以后小弟还怎么服从他。

  “你傻么?字面上的意思呗。”洛云有气无力的说道,而后回到了马车上对着陈诀明说道“决明,剩下的交给你咯,我知道你处理的好,我昨晚没有休息好,得睡美容觉了,加油啊。” 

  “······,你咋不想我这一路赶上你们有多累吗?”陈诀明叹了一口气,可是这条船是他自己要上的,就不能轻易下船了,看着一脸警惕的越熊,陈诀明不禁勾起了一抹笑容,刀剑划过后,四下倒地的皆是尸体,至于那些实力低微的人便成为了搬运尸体的免费劳动力了。

  待他们清理出一条可以前行的路后,洛逸便牵着马离开了,一旁的陈诀明却还在收拾尸体。

  “姐姐,决明哥哥什么时候来的?”李含雪坐在马车里,笑着说道。

  “根据我的感受就是这两天的功夫。”倒在座椅上,洛云打着哈切说道。

  “来找我们是有什么事情吗?”洛逸牵着马问道。

  “这我哪知道,我有不是料事如神,更何况真的有什么事情必然会来找我说的,你也不要担心,还是专心学业才是。”洛云说道。

  “可是姐姐我们就这样离开是不是不太道义啊!”李含雪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出自己纠结半天的话。

  “什么道义不道义的,我又不是故意的,更何况是他自己愿意做的。”洛云摆了摆手,“还有别吵我了,我还要继续补觉呢。”

  ······

  自愿的?李含雪又陷入了沉默,回想起这一年来的生活,这个陈诀明好像还真的是自愿的?不过姐姐好像从来没有给对方反驳后悔的机会就跑路了吧,想到这里,李含雪不禁为陈诀明表示同情。

  而倒在一旁的洛云却早已陷入了熟睡之中。

  梦中,大雾弥漫,她茫然的走在路上,远远的看见一棵已经不知活了多少年的古树,下方有一口古井,紧邻的便是一个破旧的屋子,细细看去,在门口一个女子,如梦如幻,也不知在那里待了多久,之后会往哪里去,她想要看清那人的模样,却怎么也无法靠近。

  “啊——”

  一声惨叫响起,她立即被惊醒。

  “发生了何事?”她对着身旁问道,却没有见到李含雪,脸上微凉,伸手一摸眼角有一滴眼泪,茫然无措,仿佛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站在外面一脸欢愉的李含雪,听到马车里的声响,就从马车外探入头来说道“姐姐,你醒了啊!决明哥哥已经把寨子里的山贼解决了,我们进去吧!”

  听是陈诀明后,洛云并不觉得意外,揉了揉头发道“哦,好。”在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就从马车里走出。

  入眼前之景,山寨门口,稍有凌乱,大半之贼人已经被捆住了的,只有少部分人倒在地上没了声息,四周的味道也并非那般浓郁,她又看了看四处,这寨子周遭的风景倒也算是不错,让她突如其来的悲伤好了很多,当然这要除却那些山贼的怒骂声。

  那些被捆在地上的山贼见到洛云散发而出,不堪的话语瞬间而至,一旁的李含雪也皱紧了眉头,看样子刚刚也少不了被他们言语攻击。

  “再说话,就宰了你们。”洛云微怒,直到洛云散发的杀气笼罩着他们,才让这些闹腾腾的山贼顿时安静了下来,再没有人敢开口说话。

  陈决明这样站在寨子门口,笑眯眯的看着她“哟,醒了,睡得可还好。”

  “本来还不错的,只是闻到了你的臭味,被臭醒了。”跳下马车,洛云半开玩笑的说道。

  “你说谁臭啊!我每天都有洗澡的好吧!”陈决明皱了皱眉说道,似乎不喜欢。

  “谁问我,就是谁呗!”

  “算了,我说不过你。”说着,陈决明转身便踏进了寨子里,鼻子还悄悄的闻了闻身上。

  瞧着他的小动作,洛云只在后面捂嘴轻笑,然后转身对着正在喂马的洛逸说道。

  “小逸,快点弄好。”

  洛逸没有回应,洛云也知道他有自己的算盘,便不管他,拿起随行包袱就带着李含雪进到了寨子里,好在寨子里面还是干净的,不然还要收拾一番,她又问了一番小雪儿,得知这寨子里还有些好东西,不禁神色一动。

  只是考虑到陈决明正坐在桌子边喝着酒,她暂时打消了自己脑袋里的那番心思。

  天色已晚,李含雪便拿着一些随身携带的部分食物,带去了寨子后的厨房,做起饭来,洛云自己则是走到了陈决明的身边坐了下来。

  “这酒不错。”尝了一口酒,洛云称赞道。

  “废话。”他白了一眼,似乎是觉得洛云这话很是多余,又或者是十分认定自己这是好酒。

  如此,洛云轻笑,又将剑拔出,拿出抹布用酒擦拭起剑来,“你这次是有任务经过这里的吗?我记得我出发的时候你可还不在坞城。”

  “嗯。你出发后不久,我就回来了,至于我来这边的事情也没有几人知晓。”看了她一眼,陈决明说道。

  “是吗?那你要去那里,需要我帮忙吗?”她抬头说道,并不在意陈决明后一句。

  “不用,一些小事而已,你不用担心。”陈决明不在意的摇了摇头。“不过我若是找你,你可别拒绝。”

  “你倒是一点也不客气。”洛云轻笑。

  “那我有事,你会不帮吗?”陈决明反问道。

  “这个也得看情况不是,若是你做了恶事,或者对手很强,我去了也只是送死的情况那我大概是不会来的,当然我会提前给你做衣冠冢的。”洛云眨了眨眼睛说道。

  “······”陈决明。

  “那你跟着我,应该不会是要跟着我一起走的吧?也不知楚飞给你说了什么任务,还有点好奇呢?”收起剑,洛云单手撑着下巴,眼神似有似无的看向他。

  “别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陈决明似乎有些无奈“楚飞副将交代过了,这事不能告诉任何人,当然包括你,但我可以告诉你我要去的地方是玉都,会路过青云古都,至于旁的,恕我暂不能说明。”

  “既然如此机密,那你还跟着我,难不成是太无聊了?找我聊天?”洛云神色淡淡,露出一副他不说明白就不放他走的样子。

  “······”沉默片刻,陈决明也知道无法忽悠过去,他扭头看了一眼四周,这才低声说道“楚副将告诉我,这次你回去恐怕有麻烦,所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说着,他就从衣服里拿出一个小竹筒递了过来。

  洛云面色平静,从他手中接过竹筒,略略看了一眼里面的东西后,就收了回去,扭头说道“原来是这个,本来我以为这一趟会很麻烦,看样子,楚飞这人也挺不错的嘛,虽然没有它我也能处理好。”

  “······,那你还我。”

  “送出的东西岂有收回的理由,劳烦你跑这一趟咯。”洛云脸不红心不跳的发言,引得陈决明一个白眼。

  洛云喝酒正欢,他却是懒做理会,抬头看向天边,天色已经暗淡了许多,落日余晖微红,映照着大地,树林缝隙,阴影界限。此情景,竟是让他回想起了当初他从家里逃出来时的模样,带着不甘和向往,踏上了人生的旅途。

  那之后很久,他遇见洛云,而她也是确实帮了他不小的忙,因此她若是有什么事情的话,能帮忙的自然也会帮,只是洛云突然说出的下一句话,就让陈决明心里突然产生的一丝感动消失了。

  “话说真的不能说你的任务吗,咱都是同生共死的战友了,稍微透露一点呗!”洛云笑眯眯的说道,那眼神看的陈决明身体发寒。

  “不行。”他咬着牙说道,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身就走进了屋子。

  看方向,好像是去这寨子的宝库,洛云眼神一变,随即就跟了上去,“等等我啊,我也有些好奇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