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零月之初 > 第一卷
第八章 最后
作者:溪月溪雨  |  字数:3824  |  更新时间:2019-11-26 15:10:46 全文阅读

印花宫,为龙啸天的英妃上官琴所居住的地方,院子略大,种着一个有着各种各样的花的花圃,其布置比起御花园也是不遑多让,金顶红门,极富美感,只是除此之外整个宫殿都较为的简单,没有其他的多余装饰,即便是上面写有印花宫的字也是刻上去,再加了一点防水彩墨而已。

  简单却精致,在花圃里只有少数几个穿着浅绿色宫衣的宫女在其中交谈和修剪这些花。

  屋内,上官琴一副慵懒的靠在贵妃榻上看着书,可她明明虚岁近三十,容貌却比起那些十七八岁的少女还要美上几分,头上戴着几样鎏金的饰品,身上穿着一件月白色的绣花长裙,气质高贵典雅,这模样比起皇后竟也不遑多让,一旁只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宫女在服侍她,容貌上虽比不得上官琴,但也是一等一的绝色之人。

  不多时,一个穿着淡蓝色宫衣的宫女快步走了进来,模样普通,步伐稳健有力。

  上官琴提眼看了她一眼,问道“外面情况如何?”

  “他们消息封锁的很好,奴婢昨晚上到处探寻,没有得到什么有利的消息。”蓝服宫女跪着回答。

  “将你知道的事情都给本宫说说,指不定有什么可取之处。”上官琴又道。

  “是,奴婢昨晚上,在那叛乱前后,按照娘娘的吩咐去了皇后的寝宫凤霜宫,梅园,炎龙阁,以及紫安殿,只是紫安殿和凤霜宫把守较严,奴婢只知道陛下在皇后宫中,也只有皇后伺候在身边,除此之外只有几个太医去过,至于梅园,我在那边发现了柳贵妃的人,叛乱之后我发现那边有一些之前没有的,后被掩盖的脚印,只可惜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探查就听到有人过来了。”

  “炎龙阁呢?”

  “什么也没有发现,虽然发现那边有密道,却是没有找到机关,但是奴婢在听到了附近传来声音之后,就退出去了,看见的只有柳贵妃和皇后的两个婢女。”

  “听着你这样说,合着皇后与柳溪这是联手了?本宫虽然不清楚这其间的细节,还有皇后她们到底有什么阴谋,但只要细想,这绝对不是皇后或者柳贵妃她们两人单单就做出来的,指不定背后有什么人在支持她们,又或许就是她们背后的人在搞鬼,那些突如其来的刺客,怕是和皇后她们有很大的关系,可是这样却远远不够。”上官琴分析道,心里却也感叹龙天翼最后竟然败在两个女子手中,只是上官琴也不知道的是,龙天翼早就有所行动了,所做之事远远不只是如此,他看的是更远的未来。

  至于她自身,虽然有一定的势力,可是这终归不是自己的国家,她再有能耐也毫无作用,尤其是在生下了龙心灵之后,处处受到别人的监视,得到的信息只是更少了。

  “真是烦心,这么多年还要谋划这些东西,要不是为了灵儿,这个地方我又何必留下,早就。”想到这里上官琴不由得揉了揉额头。

  “娘娘忌语,当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那些人想必很快就会对娘娘出手了,您还得早做打算。”蓝衣宫女又道。

  “本宫自然是知晓的,只是本宫这势孤力薄,皇帝也被他们控制,现在恐怕早就封锁了宫门不允许任何人出宫,如果本宫不是惠玉国嫁过来的公主,只依着妃子的身份只怕早就像那千月灵一样死在了昨晚上的叛乱之上。”上官琴喝了一口茶道,脸上露出一抹深思,昨夜情况混乱,她即便是早已发觉不对劲,也无法探出更多情报,而这宫女也是她早就安排好的。

  “就是因为娘娘有这样一层的身份,所以才不用担心。”蓝衣宫女道。

  “希望如此,我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等了,等待一个机会的出现,只是也不知道会有多久,五年?十年?亦或是二十年?只是这个国家怕是坚持不到那个时候吧!”上官琴看着窗外露出了一脸忧思,也不知道是在想着何人。

  “只是本宫绝对不会坐以待毙,本宫记得父皇在我嫁过来的时候,曾经给本宫挑选了一批密探放在这玉都城,牧云,以后若是有机会出去就联系他们,总有一天会还击过去的。”上官琴想了想,便对着蓝衣宫女吩咐道,只是对此也没有抱有太多期望,但是路总归是人走出来的,皇后她们做了这么多需要用谎言掩盖的东西,破绽只会越来越大,总有一天她会找到的,现在她也只好等着。

  “是的,娘娘。”牧云回答,之后就她退了出去。

  午时过后,万里无云,龙天未将龙心月从马车上抱了下来,看了一眼前方,有几分担忧。

  “皇叔,莫要担忧,月儿已将皇叔交代的记住了,待月儿修炼有成,便会返回。”相处的短短几个时辰里,龙心月就从龙天未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部分经过,可是她隐约觉得龙天未似乎并不真切,不知道在隐瞒什么。

  “那里可不是人呆的地方,你年纪小,皇叔本该给你一个更好的去处,可是皇叔无能,能做到的极其有限。”龙天未微微惆怅,看着龙心月一副懂事的模样,他对那个计划竟是有了几分后退之心,可是一回想起自己死去的母亲的兄弟姐妹,那一点恻隐之心也消失了。

  “我都清楚的,皇叔,可是无论哪个地方再怎么可怕,我现在也没有退路了,倒不如拼一把,去博得一个好的结果,不是吗?”龙心月侧头一笑,心里也想通了几分,她虽然不喜欢战争,可是她不可能抛下自己的母亲就这样不管不顾,至少她要做到的是活下去并找到幕后之人。

  如今的玉都已经不安全了,那些人可以为了权力与地位隐忍多年,这才找到了他们最薄弱的时机发起进攻,这背后恐怕有很多人的参与,更不用说他们残忍的手段,光是她所见,便已经有数十人身亡,而那些她所看不见的地方,又会有多少人死去,她不知,心里却无限悲伤。

  “好孩子,我能帮助你的也只有这些了,你将这匕首拿好,往南边的村落走去,你把这个拿给一个乞丐老头看看他就明白了,自然会带你走的。”龙天未这样说道,对于她流露出的伤感仿若未觉,而后就从腰间取出一把做工精致的匕首递给了龙月。

  赶紧收起情绪,接过龙天未递过来的匕首,龙心月仔细端量着它,匕首匕柄上一颗樱桃大小蓝宝石,上面添有一些小颗粒紫色的宝石,边缘的装饰是鎏金镶嵌的花纹,鞘上只有一只狼的图案,轻轻的拉开它,刀刃微微发亮,看上去十分锋利。

  “另外你还要记得,在那里你想要活下来,想要变强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就要抛弃你原本的模样,无论是付出何种代价,你也要记住人死即灯灭,命没有了,那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龙天未露出一副严肃的模样。

  “知道了皇叔,这话你路上已经说了几遍了,我耳朵都听出茧子了。”龙心月嘟着嘴道,略有不屑,在诡异的地方,总会有破解之法的不是。

  “唉,我言尽于此。”龙天未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以后的时间里多加小心,时间不早了,皇叔必须走了。”

  说完,龙天未便坐上了马车,快速驶离,看着龙天未渐渐远去的马车,龙心月略有惆怅,她就这样和过去说告别了吗?

  转身看向自己要去的方向,隐隐感觉到几分不安,总觉得她一旦踏入后,便是万丈深渊,又摸了摸怀里的玉佩,那是她母妃千月灵给她的,而她一摸着玉佩不觉就回想起了千月灵倒在她眼前的景象。

  “罢了,反正也没有其他选择了。”说着,她便快步离去。

  另一边,龙天未所在的马车里,龙天未似是劳累过度一般,脸色苍白了许多。

  “王爷,你又何必多走这一遭,让老奴去送公主殿下就是,现在你体内的毒素越发厉害了,如果不是燕太妃娘娘将毕生内力传给你,现在早就,唉!”驾驶着马车的老者感叹道,不用看,听后面的动静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不一样,这孩子心思通透,天赋过人,那边的人既然指定了她,我也不能让她在最后连一个希望也没有,经过那边的的训练,她一定会变强,国家已经这样了,六哥也不复往日风光,而那些人只怕也不会放过我,即便已经成了这副模样,回头一定会有动作,如此想来我何不放手一搏,或许有些希望不是?”龙天未虚弱的说道。

  “天赋过人?难不成比起当今的陛下天赋还好?罢了,宫廷之事老奴不懂,只想殿下还是多注意身体就好,不要辜负死去的燕太妃的一番苦心。”老者没有接触过龙心月,先前也不过多看了几眼没有交流,所以也没有看出什么,而且他忠心的是燕太妃和龙未云两人,如今燕太妃早已逝去,唯一的主子也只有龙天未了,至于其他人则要看龙天未的吩咐。

  “本王不会轻易的丢掉自己的性命的,于老放心便是。”龙天未道,可话虽如此,他的心里却有了一丝动摇,为了报仇,却背叛了哥哥,将信任自己的亲侄女送入了地狱,他做的对吗?

  可是这样的动摇不过片刻,他便放宽了心,不管以后会如何,他也不会为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而后悔。

  只不过,除了龙心月是他经手送走的外,那一个被江湖人带走的侄子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出现,而另外两个天赋异禀的侄子侄女却是不知道下落,想来应该是他七哥的手笔,虽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这般隐蔽的,但他寻思着既然能做到如此,那么七哥应该不可能只留下这几个毫无势力的孩子才对,只是他和龙啸天平日里也甚少接触,对于他手下的势力也不甚了解,这样查下去也难免招人怀疑,倒不如静观其变。

  不过,他又想到了那个有心利用龙心月的侍从,到底是谁?身上也完全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好在他现在的情况并不被人知晓,也算是较为稳定。

  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要赶紧回去,免得被人怀疑,至于他和龙月走过的那条密道,想来现在应该已经自毁了,等他们打通密道,也不知道是何时了,而那个时候线索早就没了,他们绝不可能查出。

  如此这般,宫廷政变有一段时间后,皇宫内部也渐渐的平静下来,龙天翼依旧是皇帝,那些人并没有就此将他除去,只是将他控制,却以他身体受创唯有不方便见外人为由,鲜少上朝,让皇后刘倩指挥大局。

  之后的数十年里,朝堂上下却陷入了极大地波动之中,不断有人从高高在上的位置上跌落,也有人从底层上升,但无论时局如何变化,龙鳞国的平静已经被打破了。

  此外龙鳞国的百姓也陷入了一个极大地混乱之中,原本平静安稳的生活陡然转变,而在西北、北部、以及南部边境也战乱频发,硝烟四起,有人这样提及这突然的变化,是那场宫廷叛乱打坏了帝王的仁心,丧失了德心。

  但无论战争怎样发展,始终都不会翻起太大的波澜,就如同有人在操控这一切一般。

溪月溪雨
作者的话

题目点题 第一卷,也就是序言总算是写完了,原本只准备写个一两章节过渡一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写了这么多?所以就单独列了一卷,或许这里面还有不完善的地方,之后有机会我就会改改,另外,这里面人物塑造并不是十分全面,只描述了少数几个关键人物(呃,也许不算是关键人物,毕竟这只是序言),有的人可能在后面出现的频率较少。 那就先这样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