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零月之初 > 第一卷
第一章 起始
作者:溪月溪雨  |  字数:6975  |  更新时间:2019-11-26 15:06:09 全文阅读

元武2588年,诸国混战,百姓颠沛流离,家庭不再圆满,战争连连,死伤无数。

  直到有一天,其中一些实力强大的家族依靠其底蕴,屹立在战争中不倒,十年后,而在这里面那些有着野心和有更强大实力的五大家族则是建立了大国,部分弱小的国家则在里面颤颤微微中生存。

  只不过这并不代表结束,而是一切序章的开始。

  而在那场大战三百年间里,整个大陆依旧不安稳,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安于现状,他们所求的远超目前所拥有的,在他们之中有的人所追求的权力与地位,在那个时候掀起了一番血雨腥风,一时之间,星辰异变,乱世浮沉。

  而他们的故事也是在从这个时代,开始。

  ——前言

  初春时节,乍暖还寒,龙鳞国北方的人还穿着厚实的冬衣,而在龙鳞国南部边省之地,一处驿站之中,一排排身穿铁甲的士兵站在四周,面露冷冽之色,那寒光铁刃让普通民众望而却步。

  正是入夜时刻,早早点亮的橘红色的烛光给驿站带来了些许暖意,在二楼屋内,一个身穿普通服饰的中年人坐在桌旁,他的五官端正,俊美非凡,尤其是在烛光的衬托下,眉间之中的锐气,甚是有几分威严,而他眼中的那一抹哀愁之色,却让他柔和了许多。

  中年人的对面,站着一个穿着官服的老者,神色恭敬,但细细看过去,却可见他脸上眉头微微皱起,似有愁绪“陛下,臣近日星象异变,恐是不祥之兆,还请陛下速回皇城,主持大局。”

  听着他此番言论,中年人神色不变,反而是死死地盯着老者,感受到他的注视,老者匆匆的低下了头,不敢与之直视,即便是如此,老者也感觉自己仿佛被看透彻了一般,身体忍不住发颤。

  撤下了视线,中年人苦笑道“呵呵,回不回去又有什么意义,这万里江山早已非我所有,面目全非之下,我回去又有什么意义。”

  “陛下。”听到这话,老者跪在了地上,头深深的低下,却也看不清楚脸色“陛下是龙鳞国的皇帝,还请三思。”

  中年人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只是提眼看了一眼窗外,没想到现在是三更天了,他略感疲惫,右手摸着左手手指间的戒指,略感无奈,“罢了,回去吧!明天一早就回去,现下朕已经乏了,你且退下吧!”说完,他便往里屋走去。

  “是。”老者低头退去。

  待老者离去一个多时辰后,躺在床上的中年人缓慢的睁开了眼睛,皱着眉头四处打量了一下,便找准了方位,悄悄的从窗户的另一侧跑出,到了不远处的一座老旧的房子外。

  老旧的房子并不破旧,只是有些凄凉,少了许人气,中年人看着这窗户里露出的昏暗的烛光,露出了一丝柔情,轻扣响了房门,又对着里面轻声呼喊“月灵,我来了。”

  约莫是听见外面的动静,屋里很快就有了轻微的声响。

  “翼,不是说今晚有事不来了吗?这是出了何事?”女子的声音空灵清脆,却又带有一丝淡淡的温柔,待房门开启,出来的是一个气质出尘美貌女子,她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挨着房门,昏暗的灯光下,可以看见她那盈盈细腰,她身穿一身素色长裙,披着一条淡蓝色的绣花披肩,柳眉弯弯,淡蓝色的眼睛灵光流转,饱含深情,红唇轻微上扬,宛如画中仙子。

  “最近有太多的事情了。”他的语气里颇有几分无奈。

  “进来再说吧!被人看见了就不好了。”女子眼珠转动看了看四周,见到并没有其他人跟过来,便放下了心来,放下了帘子,往屋内走去。

  “唉!”看着女子的背影,龙天翼心头微动,似乎是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跟随女子走进屋子,他便看见女子已坐在桌子边上,在昏暗的烛光之下,绣着小孩子的衣服,因不知道是男是女,所以都绣了一些。

  可是她越是这般,他越是愧疚。

  没有人知道在千月灵怀了他的孩子之后,他有多自私的想带着千月灵与她怀里的孩子,逃离那个充满阴谋的地方,可是,他走了,那些在皇宫里的孩子和妃子该怎么办,那些因他而死去的兄弟姐妹又如何?月灵又该怎么看他,他不能就这样的丢下这个国家独自逃亡。

  坐在千月灵的身边,他不知道对她如何说起这件事,和他一起离开,那样只会给她带来危险,让她一个人待在这里,那样又无法做到一个身为爹,身为相公的责任。

  他不久之前便已经告诉了千月灵他的身份,以及一些让他为难的事情,千月灵也不是一个愚笨的女子,这些日子她总是旁敲侧击问他一些问题,他就明白了,千月灵怕是知道了些什么,可她毕竟只是一个普通官宦人家的女儿,再怎么聪明,又如何在那样的环境下护自己周全,他已经不能再失所爱了。

  他此刻虽然后悔自己南下,自己的冲动,可是他决不能退缩,哪怕到时候又会面对那样的情况。

  他不安的抬起头,看见千月灵正好看了他一眼,眼里充满了鼓励和信任,心头一动,或许他不应该自己去决策她的去留,至少,她对自己的未来有选择的权利。

  许是想通了,看着千月灵的眼里也有了一丝变化。

  “对不起,月灵,我——”龙天翼的话音未落,便被千月灵打断,她神色坦然的说道“你是这个国家的皇,无需对任何人说对不起,哪怕是我,更何况这也是我的选择不是。”

  千月灵语气淡淡,龙天翼本就有些愧疚的心,更难受了。

  千月灵出身太守之家,家境一般,是小妾所生的女儿,亲生母亲留下了几个婢女后,在她五岁那年去世,她也没有了依托,平日里生活谨慎小心,不会轻易得罪人,而外在的美貌,让她不得不退缩,鲜少出门,好在她生来聪慧,称她为天才也不为过,懂得审时度势,家里内外倒也不会为难与她,她也能不受母亲的管制而受限。

  后来她遇到了龙天翼,也是这次意外的相见,竟然成为了两人的开始,他们的交往,很是小心,除了两人的心腹外无人知晓,这一来二去,竟是相识了三年,对于他,千月灵也曾迷茫过,但他确实是一个可以依托的人,只是事情变化太快,在龙天翼告诉她他的身份的时候她虽然吃惊,却也不意外,也是因为他周身的气质与常人太过不一样,哪怕他刻意的掩饰,周身的气势和气质,却难以忽略。

  直到后来她怀了孩子后,他们既是欣喜,又是忧愁,结合近日来的情况,千月灵也隐约猜出了,龙天翼,这个高高在上的皇帝,她的相公,恐怕也有着无法摆脱的事。

  可她从来不会后悔她的决定,眼睛低垂,她似乎在思考着些什么。

  “月灵,相信我,无论用什么手段,我也会守护你和孩子。”看着低垂着头颅的千月灵,龙天翼的心里微微苦涩,脸上分外无奈,他其实很后悔走出皇宫,后悔遇见了她。

  “翼,你是不是太小瞧我啦。”千月灵抬起头,看着他,美丽的眼眸略显俏皮。

  “我-”龙天翼刚想说话,千月灵又开口说道“你莫不是以为我是天真到傻,我独自活了十几年,岂能那般轻易被打倒,翼,给我一点信心,也是给你一点,好不好。”

  千月灵的语气温柔,让龙天翼原本有些焦急的心,也缓和了很多,他也觉得自己是担心过度了。

  淡淡烛光之下,龙天翼就这样看着千月灵在那里慢慢的刺绣,一针一线,他甚至自私的就想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就好了。

  只是这不过是他的想象而已,片刻后,一只袖子便已经绣好了,千月灵稍稍整理,又看向了龙天翼。

  “我该回去了。”他开口道,眼里尽是不舍。

  “嗯,那我送送你。”千月灵浅笑。

  两人走到门口,龙天翼看了她好几眼,似乎有些抗拒,他转身看着千月灵,两人对视,眼眸里是对对方无法掩饰的爱意。

  “月灵。”他猛地抱向千月灵,千月灵也是回了他一个拥抱,嘴角微带笑意,脸上却落下了一滴泪水。

  “明日我会派人接你一起走,你,今晚好好睡一觉,莫要伤了身子。”龙天翼在她耳边说道。

  “你也小心。”千月灵说道。

  两人松开了手,又互相看了一眼,龙天翼这才离去,看着他的背影,千月灵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紧紧抓着门框,直到他的身形彻底消失不见,她才回到了屋子里。

  然而就在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的阴暗之处,一个黑色身影正看着龙天翼离去的方向,片刻后,轻风吹拂,黑影也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六年以后。

  微风细雨,鸟雀和鸣,恰逢春末夏初交替之时,下过一场下雨过后,龙鳞国御花园里风景一片秀丽,几个年纪大小不等,最大不过十一二岁,最小的不过是五六岁,衣着华丽的衣服女孩正在低声私语,身后跟随者几个穿着简单却精致的女婢。

  其中一个身穿碧色的衣裙,年纪最小的女孩叫龙心蕊,是柳贵妃的女儿,她站在一边,乐呵呵的说道“诶!二姐、六姐你们知道吗?前几日那个龙心月,闹了好大的笑话呢!”

  “此事整个后宫都闹得沸沸扬扬,谁不知晓,”说话的是站在中间的最年长的少女,约莫十一二岁,身材娇俏,面容姣好,看着龙心蕊的眼里似乎是在提醒她“好在都压下去了,并没有传到外面去,不然这要是让外人知道了,又会惹出多少笑话,不过——蕊儿,你还是注意一点,她毕竟还是你的姐姐,礼仪上可不能乱,被外人知道了又该如何想。”

  “我才不认她是我的姐姐。”龙心蕊反驳道,脸上露出几分不屑。“我的姐姐只有才不是这种没有用,又惹祸的废柴呢!而且在这个皇宫里谁敢说我。”

  听此,龙心烟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她们是同父同母,但因为龙心蕊自小体质特殊,一旦受伤,身体就会出现淤青,严重的时候,伤口不容易凝固,极易出事,所以母妃对自己这个妹妹也是格外宠溺,因此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或许她是想引起父皇的注意,可是这方式太过的危险了,不仅伤了自己,还伤到了外人。”模样娇弱的女孩是六公主龙心雨,她微微皱着眉头说道。

  “切,一个野孩子而已,万一她冲到了我的面前,看我不收拾她,六姐,你就是太善良了。”龙心蕊,撇了撇嘴又道。

  “蕊儿说的有几分道理,她终归是一个野丫头,没有什么地位,无需担忧,不过我们还是少说这些闲话,毕竟父皇只给她关了一个月禁闭,并没有说其他的。”龙心烟年纪明显高与两人,说的话到有几分威严。

  她随手便摘下一朵茉莉花,又道“六妹,我听说你最近不是睡得不太好吗?记得找宫人种一些放到屋子里定会好些,也可以采些,研制成花粉,装到荷包里,对你有好处。”

  “明白。”她知道大姐是不想再接这个话题了,便顺势而下接过这话,而她确实最近睡眠不太好,但是仅仅用这个还是不够的,心里也是盘算着下次让人去找刘太医过来看看,他是她的常用大夫。

  “姐姐,你们——算了,我不理你们了,我找别人去玩。”龙心蕊看着龙心烟和龙心雨都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心里有些难受,却也不敢在自己的亲姐姐面前发脾气,只好拜别了她们,便带着自己的丫鬟离开了。

  “我们也回去吧!你的身体受不住这样吹。”见到自家妹妹离去,龙心烟淡淡的对龙心雨说道。

  “那六妹就恭送二姐了。”龙心雨的头低垂,再次抬头时,看见的只是她的背影。

  “咳咳,二姐依旧是如此的高傲啊!”她的脸上露出些许笑意,她不觉得龙心烟有什么失礼,反而是有些欣赏的。

  “六公主我们回去吧!您的身体可要注意休息的,不能受凉。”一个宫女看着她脸色如此苍白,赶紧扶住她说道。

  “不,我们先去佛堂,我想先去上一柱香,最近心里总是慌慌的,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似的。”她淡淡的说道,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情况,就是一个用药罐子养大的人,但是也是因为这样,她自小就十分懂事,对一些事情也比常人敏感一些,而她最近看见了父皇面露愁色,虽然只有一瞬间,可是她依旧是担心。

  “是,六公主殿下。”

  ······

  清幽阁一处角落。

  “七妹,听说你和一个外头来的小子打了一架,你没有事吧。”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看着五六岁的女孩脸上的伤痕,满是担忧的说道。

  “哼,你觉得我像是没有事情的样子吗?都怪你。”说着,女孩儿睁大眼睛,脸颊气鼓鼓的说道,漂亮的大眼睛怒瞪着他。

  小男孩看着她,一时语塞,还能跑过来和他说话,脸色粉嫩嫩的,那里像是有事,但是她这又白又嫩的小脸蛋,真是可爱极了,他可不能把她弄生气了,不然以后就没有可爱的脸蛋捏了,他眼珠子在眼里转了一圈说道“好好,我的好妹妹,回头三哥替你教训他好不好呢?”说着男孩的手就往女孩的脸上捏去。

  “三哥,我又不是白痴。”小女孩躲开了男孩的手,看着他故作伤心的模样,嘟着嘴说道。

  “那你想怎么办?”小男孩皱着眉头,总不能就这样放她出去再找那人打一架吧!父皇的命令他可不敢违抗。

  此时女孩的眼里闪过一抹精光,小声的说道“三哥,不如你叫我武功吧!这样我就不会受伤了,而且我快六岁了,不违背规矩的。”

  在他们国家,凡是年满六岁的皇室子女都可以修炼武功,而她也快了。

  小男孩犹豫了一会儿说“可是你万一再去找那人打架怎么办?”

  “放心吧!三哥,我又不是白痴,现在我都在受罚了,还去找别人麻烦干嘛?我就是训练身体啦。”小女孩心头一动,立刻对着男孩扬起了天真的笑容。

  “可——那好吧!不过你要注意一点,要让你的婢女在一旁看着,不要受伤了,我回去就找你可以练习的武技。”他想了一下,在皇宫中,反正每个孩子过了六岁生辰后都会被父皇根据天赋给予相应的心法,而自己这个妹妹的生辰想来也快了,想来现在教给她一点武技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之后禀告父亲就行了,他如此安慰自己。

  “哎呀!三哥,你担心什么,该担心的是我好吧!”小女孩有些无奈的说道,自己堂堂一个公主居然被一个大臣的公子嘲笑了,还好有一个外来的小子帮她说话,不然不知道的以为是她先挑起的事端呢?母妃只怕也是要惩罚自己的吧。

  想到这里,她已经记不得了那个小子的相貌了,只知道他很无奈的跟在一个比他年长的小子身后,当然年长的那个小子是没有帮忙的,“三哥啊!你知道那个帮助我的人是谁吗?”

  “我怎么知道?我今早才回来,都不知道宫里来了什么人,要我帮你打听一下吗?”男孩问道。

  “哦,算了,以后有机会见到他再说吧!”女孩摇头,反正他们以后未必会再见,对方想必也不会对这件事记在心上。

  “好了,月儿你自己小心,等我找到那本书就来找你哦!我先走了,不然母妃就要发现了。”小男孩笑眯眯的挥挥手,转身就离开了,生怕被人发现,因为他的母妃,水烟儿是不允许他们之间有交往。

  “嗯,三哥再见。”看着小男孩离开后,小女孩眼中收去了天真之色,反而是有几分如同大人一般的成熟和无奈,然而没有过多久,她又变回了之前的模样,坐在一个石椅上认真的练习书法。

  她所在的清幽阁是龙鳞国玉都皇宫中一处最为偏僻的宫殿,而且极为萧条,除了一棵老柳树,和一口井之外,也唯有石桌石椅了,分配在这里的下人也只有两个婢女和一个嬷嬷,不过好在这几人也不是什么贪婪之辈,不然这日子过的可不好了。

  她一边练字,心中却是有着千般思考,自打她几年前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她便发现了,虽然身为一个公主,可是在这样一个地方,她并没有选择的权利,未来,自由,都需要她自己争取,尽管她已经和不少人有了联系,可是心中的危机从未消散。

  但是让她有些好奇的是,在这个如同冷宫一般的宫殿里,自己的母妃却是一点也不抱怨,只在土壤较为肥沃的地方种了一点菜免得饿肚子仅此而已,貌美年轻的她也不像其他嫔妃那样争抢着父皇的宠爱,闲下来只是教她一些琴棋书画,免得她落后了,遭人白眼。

  由此她又想起了,自己的母妃千月灵,说起容貌声音远胜宫廷中的其他妃嫔,性子也一向温婉,理应是受到宠爱才是,至于为何不受待见,只有一条让她觉得比较可信的流言,就是自己的母妃身份低微,是一个太守的妾室所出,而且因为容貌太过的美丽,引得众人嫉妒,自然而然出现了那些宫廷中的闲话之景。

  可这却让她想起了一件怪事,这所谓的父皇虽然对自己不甚关心,但每次她闯祸了也只是小惩,有时候,和母妃散步的时候,似乎总是避开他的路线,偶尔碰上了,也不说话,千月灵只是拉着她站在一边对着他行礼,而皇帝在经过的时候她却是常常感受到了一股视线,然后很快的就消失了。

  有时在清幽阁,千月灵提及自己这个父皇龙啸天的时候,都是称呼他的名,而不是尊称陛下之类的,如此种种,让她觉得母妃和父皇之间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但为什么要回避着对方呢?

  她想若是问他们本人,估计是不会说的,而这皇宫里又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的一切,最后她只能等待时机了,不过龙月从来没有想到过,她永远都等不到那个时机。

  ······

  不多时,贴身婢女玲儿跑了过来,对着她说“公主殿下,云妃娘娘叫您过去。”

  “诶?该不是要教训我吧!都过了这些日子了。”她嘟囔道,前几日她想要出去探查情况时不小心被那个臭小子给发现了,最后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事情闹大,此番去见母妃她估摸着多半是问她这件事,得想好理由,介于母妃很看重她的仪表姿态,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才去找千月灵。

  走进屋内,一抹洁白的美丽身影进入龙月的眼中,然后她乖巧的说道“母妃,月儿来了。”

  ······

  龙鳞国,玉都。

  紫安正殿之中一群身穿深蓝色官服的大臣都面露严肃的脸色,对着上方的帝王报告近来的事端。

  听着众大臣的报告,他的眉头微皱,可是这些都算不上好消息。

  “陛下,西南方有妖魔出没,还请速速派兵镇压。”

  “陛下,北方蛮族出没,已经毁了不少村庄,还请派兵救急。”

  “陛下,暗灵国与惠玉国开战,惠玉国请求支援。”

  “陛下,南城渡河一带发生水荒,请速速救急。”

  “陛下,南国——”

  “都给朕闭嘴。”龙天翼一阵怒吼,刹那间一股强大的威压压在众人身上,实力弱的甚至是已经起不了身子,龙啸天的心情极为烦躁,本就被那个神秘组织所影响,如今又发生这样多的事情,尤其是在他的身体突然恶化的时候。

  “陛下——”唯有一个穿着军袍的壮年人,丝毫不惧龙啸天的力量的影响,站在那里面不红气不喘的。“还请三思。”

  “好了,我都知道了,你们都先退下吧!今日朕还有事,这些事情朕会找人安排好的,到时候诸位爱卿可不要推辞。”看着这个男人,龙天翼眼中稍显冷静,散去了威压,使那些修为低下的大臣松了一口气。

  “是。”众人齐声回答,便依次退出了大殿。

  “天赐,你也退下吧!朕要静静。”看了壮年人一眼,眼里却带着一丝无奈,挥手让他离去,也让贴身太监拿起折子退了下去。

  大门紧闭,他看着空荡荡的大殿,龙天翼悲从心来,“一定要保护好我的孩子。”他轻轻地拂过额头,不知道是在对谁说话说道。

  恰逢大殿内一阵微风吹过,一旁的帘子在轻微的晃荡,似乎是应了他的话。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