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绝世战神 > 正文
第九十章 对战薛天贵
作者:一杯假酒  |  字数:2986  |  更新时间:2019-11-06 13:40:04 全文阅读

就在那血红色将要完全消散之后只见那站在秦辉对面的血刀,顿时喷出一口鲜血,直接突出一口精血。

在吐出这口精血之后,那原本即将要消散的,血红色顿时再次覆满天空,此时此刻在这天空中,一半金色,一半血红色。

在两者挥出自己的招式之后,那战天台的地面之上却是在一瞬间被打出了数道沟痕。

那战天台本来就是有坚硬的奇石所制,更是有烈焰宗内的长老施以结界,所以能够将这战天台在地面,打出这数道沟痕,就已经证明了战天台上两人的实力到底有多么恐怖。

看到这一幕之后,那原本坐在看台上脸色有些忧郁的烈炎子顿时猛的站起身来,整个人,直直的盯着那战天台之上,眼睛似乎都不带眨的。

“难道今天这秦辉真的要折损在这里了吗?”

烈炎子更是清楚的能够感受到,那血刀一刀打出来出来的狮子威力巨大,虽然秦辉那金色小剑也不甘示弱,但是两者相比之下看起来显然是那血刀的血,红色狮子更胜一筹。

所以此时此刻烈炎子顿时心里有些后悔,他万万不该同意这秦辉云的内门弟子再次相战,如果今天这钱会真的折损在这里,那对于她烈焰宗来说可谓是一大损失。

说是迟那时快也就是一瞬间两人的招式顿时便碰撞在一起,在这战天台的正中间擦出了一道火花。

这道火花直刺云霄,直接将两人的身影给覆盖在其中,那所产生的火花更是四散而出,向着战天台擂台周围之间喷射而出。

见到这一幕之后,那在场的所有弟子顿时身影一闪一个迅速的撤离到这战天台10米之外的地方。

秦辉带给他们的惊喜实在太多,一路斩杀到这个地步,但即便如此,恐怕秦辉面对着血刀依旧是不敌血刀。

那血刀那一刀上所夹杂的刀势,正是那血刀自己所能够理解的,虽然比不上秦辉的那一道剑势,但是毕竟,此时血刀的修为远不是秦辉此时能够比拟的。

所以说两者之间的修为差距足以弥补这对于各自的武器的理解。

约莫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那位于战台正中间所爆发出来的光芒却顿时消散,露出了两人的身影,只见两人,此刻纷纷手中拿着自己的武器站在原地,丝毫看不出来这一招谁胜谁负。

两人四目相对依旧是保持着这个样子可大约在过了5个呼吸的时间之后,那站在秦辉对面的血刀有气无力的开口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之间不一样,你对势的理解远不如我对他的理解,你只是把势夹在自己的刀法之上用来提升自己这刀的威力,可我不同,我的剑势就是为了杀人而生。”

“明白了!”

在说出这一番话之后,那一旁的血刀身子猛的一灾直接重重地摔到了地面之上,只见他脑袋一位整个人彻底死去。

看到此时此刻的这一幕之后,在场的所有弟子顿时安静起来,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秦辉竟然能够江浙,在内门弟子中排名第六的血刀给直接击杀。

又一个烈焰宗的天才就此陨落。

“好兄弟,你实在是太棒!”正在这种人,不开口的时候,突然站在台下的李狂顿时大吼一声,在此之后双手更是不停的鼓掌。

那原本安安静静的场面被这李狂打扰了一番之后,那战天台吓得所有人顿时竟然跟着李狂这个动作纷纷鼓起了掌来。

惊为天人!

“啊......”见到这秦辉胜利之后呢,站在一旁的若静顿时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他心中那悬着的石头终于再次放了下来,不知为何这秦辉每一场战斗都会让着若静如同面临生死选择一般。

见到这一幕,那原本站在看台上的烈炎子,顿时眉头上表现出了一丝轻松之色,随后再次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但随后只见烈炎子再次的摇了摇头,他不知道这对于他烈炎子火车对于宗门来说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以现在秦辉的天赋来看,如果给他时间的话,那秦辉绝对比这钱见长老要强上数百倍不止。

此时的秦辉不带任何犹豫,再次转头看着那站在擂台下面的薛天贵。

“你这内门弟子第1人到底要躲到什么时候?还是刚刚那句话?是天才还是废物?只有证明一下才能知道,如果你们内门弟子中还有谁要提着薛天贵出战的话,那么尽快来,别磨磨唧唧!”

听到秦辉再次说出这一番话之后那站在战台附近的内门弟子中前五的存在一个个更是眉头紧皱,并不开口说话。

虽然他们的实力比刚刚上场的血刀要强上不少,但即便如此,他们如果想要真正的击杀血刀,恐怕也要费很大的功夫,绝对不会像此时的秦辉如此这般轻松。

那站在战台下的薛天贵顿时也心中10分清楚,这秦辉此时此刻只能被自己所解决,恐怕其他的人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这样的能力。

想到这里之后那薛天贵便也不再犹豫直接大步一块,直接上了战天台之上。

“你真的以为你能够杀了雷雨和血刀就能有资格挑战我了吗?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我们之间真正的差距到底有多少。”

“你还是废话这么多,如果真正的天才是靠说废话,爬上去的,恐怕你现在肯定能够畏惧烈焰中的第1位不是位居朱雀国的第1位。”

秦辉的这一番话可谓是将那薛天贵脸打得啪啪作响,此时的薛天贵顿时脸色一变,眼中闪出了一种狠毒之色。

他今日一定要杀了这个秦辉,来留下自己的面子,否则的话以后他在烈焰宗绝对会被人给嘲笑。

可正在这个时候坐在看台上的烈炎子顿时咳嗽一声,拍了一下自己面前的桌子,紧接着大声的开口。

“好了,这次的生死战就这样结束了吧,你们毕竟都是我连宗内的天才,每一个都要为我烈焰宗以后考虑,你们当中谁是任何一个,都是宗门的损失,所以这一次比试,只切磋,不下死手。”

当然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那在场的所有人顿时便能够清楚的明白,这烈炎子显然是为了保护秦辉而说出的这一番话。

毕竟薛天贵可是内门弟子中第一人,远不是那先前的雷雨和血刀能够比拟的,为了此时的秦辉安全着想,那烈炎子还是开口这样说道。

毕竟在他心中秦辉的地位已经得到足够的重视,这秦辉所表现出来的天赋更是让烈炎子大吃一惊,如果此事真的让他秦辉折损在薛天贵的手里可以说是最为致命的。

听到烈炎子开口说出这一番话之后,那薛乾贵的脸上带着一丝不屑,随后双手抱拳对着那坐在看台上的烈炎子:“宗主,自始至终,我薛天贵在擂台之下并未开口多说一句废话,可是这回却是接二连三的挑战我的底线,身为内门弟子的第1人,我薛天贵的修为也并不是纸糊的,而是众所周知的,所以此战我不会退。”

薛天贵在开口之后,顿时将自己全身的责任撇的一清二楚,好似所有的错误都是秦辉办出来一样。

“真的是好一个说法,我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会这样和宗主说话,难道你先前多次想要置我于死地也是我秦辉咎由自取的吗?难道就因为我一个外门中人想要去夺得那内门弟子的令牌,就因为这我就该死了吗?”

此时的秦辉也不甘示弱,将自己心中的想法顿时倾诉了出来。

看到站在擂台上的两人不干不休的样子之后那坐在看台上的烈炎子再次叹了口气,却是如同这薛天贵所说,他乃是内门弟子第1人,他的身份,可不是别人能够随意进行羞耻的。

“罢了罢了,秦辉这场战斗就这样结束了吧,你退下吧。”

看到擂台上的薛天贵不甘示弱的样子之后,那坐在看台上的烈炎子再次开口,他这一番话显然是从侧面保护秦辉这个姓名,毕竟秦辉就算再强也不可能会是这薛天贵的对手,两人的修为差距在那里摆着,那可是一道难以跨过的鸿沟。

“宗主,看来你依旧不相信我秦辉此时的实力,仍然是认为我肯定会败在这薛仁贵的手中。”

秦辉脸上闪过的一丝凝重之色,眼神直盯盯的看着他坐在看台上的烈炎子。

“秦辉不是我烈炎子有意的要看轻你,乃是这薛天贵的实力却是在你之上,他可是有血祭之法!”

血祭之法就是在一瞬间祭出自己的血液,使得自己的修为再次提升,原本就是凝气期修为的3层的薛天贵,如果在使用这种血祭之法的话,恐怕秦辉更不是他的对手。

站在战台上的薛天贵听到烈炎子开口之后,顿时脸色出现了一丝不悦,显然是有些生气着烈炎子将自己的独门技法告诉了秦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