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绝世战神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断壁崖
作者:一杯假酒  |  字数:3054  |  更新时间:2019-10-05 11:07:53 全文阅读

只见在碎石山最高处的一块石头之上,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对着战天台点了点头。

在秦辉上了战天台之后,这老者便注意到它的存在。

“不愧是敢修炼霸拳的人,果然是有很高的天赋。”

当秦辉解决战斗之后,这老者,身子一闪便消失在这巨石之上,当然这一切没有人能没有,以这老者的实力,隐藏他的身影,简直是小菜一碟。

只见李狂嘴里不断的咳出血,但他还是激动的点了点头,张开嘴准备开口回答秦辉。

但是还没等到他说出话,他眼睛猛的闭上,整个身子栽倒在地面之上,看到这一幕之后,一旁的林夕迅速的扶着她的身体,一脸惊恐的开口。

“李狂师兄,李狂师兄。”

见到眼前的情况,秦辉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将李狂背在身上,迅速下了战天台,往家的方向赶了回去。

叫李狂放在自己的床上之后,秦辉便便开始大致的检查李狂的伤势,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连秦辉顿时也震惊。

李狂的身体,此时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丹田受损,筋骨断裂,现在能够保命的唯一方法,就是废掉修为,此后不在运用真气。

只见李狂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秦辉的面色之后,有气无力的开口道:“秦辉,我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没多大点事。”

在说出这句话之后,李狂的眼角就流出了两道眼泪,他又怎能不知道自己身体当前的状况呢?

让一个修士放弃运用真气,简直比杀了他还要惨。

“秦辉哥哥,不然我们现在赶紧去万兽山,多拿一点兽兽的内丹,然后去宗门里换取丹药,为李狂师兄治病好吗?”

林夕也是眼中噙着泪水,声音沙哑的开口。

听到这林夕开口之后,秦辉暗自摇了摇头道:“没用的,一般的丹药根本治不好李狂的伤势。”

“秦辉,你不需要再为我操劳了,因为我做的已经够了。”

看着躺在床上的李狂,秦辉心中就无比痛惜,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的父亲,他林辉可以说没有一个挚友,而这李狂,却是非常对秦辉的性格。

想罢之后秦辉转身就走出了房。

“秦辉你要去哪里?”

“断壁崖!”

听到秦辉开口之后,李狂身子一翻趴在床上,林夕是因为她,这个姿势不舒服,想要换个姿势,其实不然,在刚刚听到秦辉开口之后,李狂眼中满是泪水,为了避免林夕发现,他只能这样做。

烈焰宗可是有着深厚底蕴的宗门,在烈焰宗内,有一处秘法之地,可谓是宗内上下人士皆知,虽然连中下的地址,知晓这个秘法之地,但是外门中从未有人,敢进去挑战。

别说是外门,就连内门弟子也很少有通过那秘法之地的考验,能够通过那秘法之力的人,往往是宗门内大力培养的核心弟子,因此但凡是能够通过那个秘法之地,那个人定能在宗门内如鱼得水。

而此时此刻秦辉所去的地方,就是这秘法之地,这个地方则位于断壁崖。

站在断壁崖的下面,秦辉心中暗自想道:“此次去断壁崖,无论成功与否,我一定要尽自己最大的,毕竟我的身上可是背负着李狂的希望,我一定不会让他失望。”

想要进入秘法之力,首先得上到断壁崖之上,在这有一个规矩,断壁崖没有铺路,所以,只要是想来挑战的人,必须在不动用真气的情况下,上到断壁崖,一旦你动用了真气,被断壁崖上的长老发现。

不管你是谁,都会被直接逐出师门,先前有一个内门弟子,因为想要上来挑战秘法之地,却在上断壁崖的时候动用了真气,虽然宗门内有长老说情,但是依旧没有在烈焰宗留下来。

宗门内外门弟子不是没有想来挑战的人,只是当他们看到这断壁崖的时候,就害怕了起来。单单是这个崖,他们就爬不上去。

而此时此刻,秦辉双手双脚并用,缓缓的向崖上爬。

大约两个时辰过后,只见秦辉站在断崖上,双手双脚同时流血,那血液顺着他的手指脚趾往下流。

在那断崖之上,却是有一个通道,此时的秦辉站在通道面前,大声开口:“弟子是烈焰宗外门弟子,此次上来是因为有点事需要求助宗门帮忙。”

在听到秦辉的声音之后,石洞内顿时传出一声轻咦之声,紧接着,一声沧桑而洪亮的声音发出。

“哎,难道烈焰宗现在已经没落了吗?就连外门弟子都想要挑战,算了算了,你进来吧。”

听到这声音之后,秦辉没有丝毫的愤怒,却是如同长老所说,外门弟子想要挑战这秘法之力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随即秦辉缓缓的进入石洞之中。

始终一片漆黑,在行走了有几分钟的时间之后,请问突然看到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坐在一个蒲团之上,在老者的身后,有三道石门。

“不知你是来为何事?”

“我朋友受伤严重,我急需一颗能够治疗他身上上市并且将他的丹田恢复如初的丹药。”秦辉急忙开口。

“但要有是有,不过凭你这炼气期的修为,恐怕是过不去,但是既然你上到了这断壁崖,便也能给你一次机会,不过我要问你,你真的考虑清楚?”

老者虽然看起来老,但是声音却有力无比,在老子说出这句话之后,只见他双眼猛的睁开,眼中散发出一道精光,根本不像是老年人应该有的眼神。

“不论成败与否,我一定要尽自己的最大的努力。”秦辉一脸坚决。

“罢了罢了,去吧,最右边那道石门,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秦辉点了点头,推开最右边那道石门,走了进去。

一瞬间面前突然豁然开朗,面前的场景和刚刚的湿度大为相反,没有一点昏暗,反而有草有树,有山有水。

在这个平台的最中间,有一颗垂着的古树,在那古树旁边,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一张古琴。

秦辉前脚刚踏上去之后,那身后的石门顿时便关闭了,在石门即将关上之时,秦辉二中再次传来刚刚那老者的声音。

“能让古琴中五弦的任意一弦响起就算通关。”

不过,对于身后出现的情况,请回到没有过于在意,他的双眼直直的盯着面前的古琴。

五弦古琴,其上的五根弦分别对应宫商角徵羽五个音,不仅如此,这5根弦还与金木水火土相互照应。

秦辉知道,这个挑战一定不会太过简单,于是心中也并未慌乱,坐在古琴的旁边,一时间静静地观察着面前的古琴。

过了一会儿之后,秦辉抬起手,没有任何真气加持,拨着最下边最细的那根弦。

这不是不知道,一试之下,秦辉才知道这古琴的绝妙之处,在没有真气加持的情况下,就算是他这强健的体魄也没有办法拉动最细的那根弦。

见到金贤不为所动之后,秦辉顿时发动起灵根,缓慢的将真气涌到自己的右手之上。

大概用了两成真气之后,这琴弦才开始稍微有了一点点的弧度,见状,秦辉猛的一松手。

可就在这个时候,秦辉只感觉有一股比刚才自己更加强势的真气,瞬间便落在了秦辉的身上。

秦辉身子一个踉跄,整个人迅速向后倒去,随即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胸口传来一阵剧痛。

缓了一会儿之后,秦辉再次坐在古琴的面前,此次却是用了三层真气,将那琴弦弯到一定的弧度之后,再次松手。

只见比刚刚更加强的真气,再次向着秦辉的身子落了过来。

而此时的秦辉身子早有准备,迅速推后向着旁边一夜而去,但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分,只见他左臂之上,衣服划烂,流出了一道鲜血。

“我就不信。”秦辉拨动第而根琴弦,可结果依旧是如此。

注意着古琴的威力之后,秦辉眉头一皱,缓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哈哈大笑道:“正好,我正愁没有人进行战斗,就拿着古琴来磨练我的身法吧。”

在尝试数次之后,秦辉竟然站起身来,退到距离古琴一定距离的地方,随之猛的对着古琴所在的地方打出一拳。

那拳影直接打向古琴最后的那根弦,只见那根最细的弦丝在拳影的攻击下,立马向后弯曲,当到达一定的弧度之后,直接向着秦辉所在的方向弹了过来。

秦辉,真气暗涌,再次挥出一拳与刚刚那弹射而回的拳影相交。

只听见轰的一声,两道拳影相交,顿时消散,但秦辉却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被弹回来的拳影,威力被扩大了数倍不止。

看来这个地方,还能够磨练我的拳法。

在想罢之后,秦辉没有丝毫停留,一瞬间就对着古琴所在的地方挥出数十拳,拳影打在古琴的不同位置。

也就是一瞬间,便有数十道拳影,向着秦辉所在的方向冲了过来。

只见秦辉手脚并用,拳法和身法同时运作,但即便是这样,依旧有一道拳影打在了他的身上。

秦辉嘴里传出一声闷哼,脸上的战意更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