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逍遥圣唐 > 隐于世
第四十五章 心有灵犀
作者:公上晨  |  字数:2749  |  更新时间:2019-10-21 21:51:20 全文阅读

  “你!”

  广昊气得全身发抖:“夔泽,你若还是拜火教的火律主教,你便告诉他,这间屋内有没有狐妖!”

  关我屁事......夔泽神情淡漠:“既然赵神甫说里面没有狐妖,那自然没有。莫不成他还能框我们?”

  赵玉树从现身起,风轻云淡的冷脸没有一丝惊慌,说明了一切尽在他掌握。他们不了解赵玉树的性格秉性,夔泽作为大祭祀殿下的亲信之一,对他可是了如指掌。

  他是里面没有狐妖,那自然没有。

  即便有,最后也不会有。

  “混蛋!”

  头上丝丝冒着热气,鼻子尖上缀着几颗亮晶晶的汗珠,眉毛怒气冲冲地向上挑着,广昊这个嫩头青显然思想极为单纯,以为他俩串通一气,顿时愤怒到了极点。

  “放肆!”

  夔泽无精打采的眉目间射出刀锋一般凌厉的杀气。

  “拜火教火律第一十三条,下属祭祀对主教大人出言不逊,当受火刑惩戒,你可知晓?”

  “哼~你莫要用那教规唬我,只要今夜赵玉树他不把妖狐交出来,闹到大祭祀殿下那里我们也丝毫不惧。”

  “没错,你我心里一清二楚。”

  荀稷也是脸色铁青,他没料到夔泽会是这样的态度,盯着他的眼神极为不善。

  “那是既定的事实,也是铁证。你是火律主教,就应该站在公义的一方。”

  很多事情不管是真是假,如果只是听,都会心存怀疑而已。但如果亲身经历,那就完全是两回事了。

  事实胜于雄辩。

  一双眼陷在阴影里,夔泽沉默下去,摸了摸头上的绿色,神色有了几分挣扎。

  赵家屋内确实有狐妖的气息。

  这确实是事实。

  赵玉树说里面没有狐妖,他可以相信,但这妖气是无论如何都骗不了他的。

  就好像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第二天女方哭啼啼跑出来指责对方欺负她,就算男子口口声声说他是无辜的,可又有谁信呢?

  你们的确同处一室过,这是事实!

  今夜狐妖在赵家,这是事实。

  赵玉树昨夜在赵家,这也是事实!

  他怎么可能为了刻意向一位风灵天才示好,而自欺欺人,侮辱自己灵格?他没有那么下贱,何况他还是位列拜火教八大主教之一的巨头,地位尊崇,受万民敬仰。

  夔泽自然明白,光是凭这一点便足以对赵玉树地位产生极大的影响。

  月黑风高杀人夜,身上背负残杀教内人员的嫌疑,第二天又传来包藏狐妖的谣言。

  倘若大祭祀殿下知道会怎么想?南宫歆知道会怎么想?拜火教祭祀们知道会怎么想?

  尽管最后赵玉树仍能拥有以往的风光,但在所有人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疙瘩,一个永远无法化解的疙瘩。

  夔泽知道其中的厉害,如果真的是那样,他又有什么理由阻止荀稷进入赵家?

  何况他还背负着两名拜火教祭祀的命。

  就看你如何缓解今晚的危机了......气氛似乎有些凝滞,夔泽垂着头叹了口气,抬头望向悄悄露出的圆月,心想我只是个打酱油的,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我不会插手,也插不了手。

  ......

  ......

  秋风起,凛冽而刺骨,像锋利的刀子一样,划过他那张白皙冰冷的脸庞,没有留下任何风霜,只是不断的烙下深深的岁月的痕迹。

  “要我跟你说几遍呢?”

  既然现身,自然拥有现身的底气。赵玉树周身散发着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邪气:“我家没有狐妖。”

  “哈哈~这妖气浓郁的离谱,你要和我睁眼说瞎话到什么时候?”广昊毫不留情的斥责反击,言辞激烈,声音响亮高亢,丝毫不留余地。

  眼神冷冽,眸底冰寒一片,幽幽的目光,仿佛寒冬里的一缕梅香,清冷中透着一种莫名的妖艳。赵玉树认真道:“如果没有怎么办?”

  广昊不耐烦回道:“我自当磕头给你赔罪。”

  “好~”

  赵玉树狡黠一笑,唇角轻扬,两个隐约的酒窝里,凝着莫名其妙的揶揄之意。

  他那并不高的笑声里,藏着一份令人捉摸不透的诡谲。

  “这可是你说的。”

  随后他身形涣散,消失在原地。

  “慢着!”

  广昊见此就要动身,却有无数火灵在他面前咆哮,夔泽慵懒地努努嘴:“待在那别动。”

  “混蛋,他是在叛逃!夔泽你若让他跑了,我回去定将禀告叔叔,把你打入火牢!”

  “你一而再、再而三出言无状,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夔泽彻底冷下脸来,目光灼灼的盯着广昊,浑身寒气逼人,三丈之外都觉得冷。

  “不要真的以为我不敢动你。”

  “你...”

  广昊只觉寒风直往自己脖颈里灌,令他骤然打了个寒颤。

  夔泽是知微上境的火灵大能,散发的杀气却冰寒入骨,证明对方不是在开玩笑。

  “冷静点。”

  荀稷拉了拉广昊,示意他冷静下来。

  “我怕他使诈!”广昊心急如焚,在原地疯狂跺脚。

  “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夔泽略显疲倦的说道:“倘若他真的那样做了,岂不是如你们所愿?”

  荀稷沉默不语,他自然早想清楚了其中的因果关系。

  广昊张了张嘴巴,霎时恍然大悟。

  不管赵玉树是带着狐妖逃跑,还是进入赵家偷偷隐去狐妖的气息,都只能说明他心里有鬼。

  因为赵家里的妖气是无论如何都瞒不住的。

  那是狐妖的妖气,那是铁的事实。

  如果他真的那样干了,不要说他们,身为拜火教主教祭祀夔泽也要改变立场。

  不过既然他敢这么做,自然说明有他的底气。

  夔泽也彻底放下心来,疲惫的面容看似没有任何变化,仿佛在思索什么,又仿佛头脑放空,什么都没有想。

  ......

  ......

  一室寂寂,相对而立的男女,她的脸庞微微侧过,怔然无语,空气中气息静谧,紧张难言。

  “嗯?”见妲己久久没有回答他的疑问,若水嘴角噙着淡淡笑意,轻轻提醒了一声。

  “北方...”

  妲己神色一闪而逝,微妙而复杂,令人难以洞悉。他想告知少年她的狐妖身份,又怕说出来会失去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心里一时犹豫万分。

  忽然此刻院子里响起了一道风声。

  妲己很快明白那风里传达的意思。

  那道风让她走。

  “我得走了。”

  妲己一双远山般的黛眉,微微蹙起,眉目间似乎隐含着一丝淡淡的哀愁。

  “啊?”

  搞不懂这女人为什么说走便走,若水露出一丝慌乱。

你说你从北方来,那北方不是妖族之地又是什么?我问你自然是想让你亲口说而已,不就是身份吗...为什么要有那么多的顾忌呢?

唉,女人呐......

  理了理身上的衣裳,妲己起身的那一瞬间不知道若水的目光落在她脸上,足足凝固了片刻,眼神异常复杂。

  “明天见。”

  若水下了床,脚踏木屐,长身而立,抬头送别的笑容暖如冬日,开口间,两排牙齿闪烁着明亮的光润,唇角牵扯出优美的弧度。

  “苏妲己。”

  我可没有告诉他,我姓苏......

  转身走向门前的俏丽身影明显僵住,轻轻颤动的睫毛,映衬着晶莹的光泽,美目宛若灵动的秋水,清澈而欢快,明亮而纯净。

  原来他早就知道了我是谁......

  是啊,那样一个出类拔萃的少年郎,他若是不知道我的身份,又怎会和我倾心而交,传道于我?

思绪万千,心中涌动着千言万语,终是化为了妲己回头深情一眸。

  少年在月光下的身形,宛若万千星辰中最为耀眼的一颗星星,明亮而耀目,带着飞扬的星辉,在万千目光的注视下,散发着丝丝缕缕的天宇光辉。

  不出千年,他将是华天最亮的那颗星!

  淡淡的柳眉,弯曲成一抹远山的姿容和音韵,妲己含笑的眼里,有着灿若繁星的明净和闪亮。笑意在眼底荡漾,使得她的整个容颜都显得那么温婉可人。

  二人四目相交,那心有灵犀的目光中,暗含着多少惺惺相惜,还有那相依相偎的痴恋,都在他们那如鲜花般绚烂的眸色里,纵情的燃烧着,闪烁出繁星般的璀璨光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